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情深不知你专情

情深不知你专情

我吃西红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自从爱上了秦远益之后,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放了我吧”!一腔真心被利用,爱入骨髓,却被男人当做移动血库……伤心绝望,她远走他乡,却因为破产再度找上秦远益。本想着死马当活马医,谁知男人竟要娶自己,甚至叶清涟还发现当年事情的真相,原来一切都是因为他要更好的保护她。

主角:叶清涟,秦远益   更新:2022-08-08 18: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清涟,秦远益 的女频言情小说《情深不知你专情》,由网络作家“我吃西红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爱上了秦远益之后,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放了我吧”!一腔真心被利用,爱入骨髓,却被男人当做移动血库……伤心绝望,她远走他乡,却因为破产再度找上秦远益。本想着死马当活马医,谁知男人竟要娶自己,甚至叶清涟还发现当年事情的真相,原来一切都是因为他要更好的保护她。

《情深不知你专情》精彩片段

加国的夜空圆月高挂,世人皆说月是故乡明,在这盛夏的季节里,在异国求学的叶清涟还是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

十分钟前,她刚刚接到父亲特助偷偷打来的电话,秦世银行总裁秦远益以叶氏集团急需周转资金贷款为要挟,强迫叶父说出她在加国的地址。

叶清涟去洗了一把脸,重新收拾好自己的思绪,拿起手机,缓缓地按下一个又一个数字,那号码她已经没有保存在手机里,只是四年过去了,依然那样清晰地刻印在脑海中。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传来的是她熟悉而清冷的声音:“您好,哪位?”

清涟用力地咬着下唇,等她松口缓缓吐字时,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深深地牙印:“是我,叶清涟!”

秦远益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加快,抬手按了按疲倦的额角,知道他这个私人号码的人不多,这四年来,每个陌生号码打进来,他都会有一种莫名地紧张,可惜的是,那基本上都是广告推销拔出的流水号。

但他的声音并没有什么变化,平缓如常:“找我有事?”

“对,我爸急需秦世银行的贷款,希望你能高抬贵手,行个方便!”叶清涟说这话时,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地颤抖,简单的几句话,似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虽然不在眼前,秦远益成为秦世掌权人后,那强大的气场还是让她失去了与他对峙的勇气,只剩下卑微的恳求。

这时秦远益的嘴角微微上扬,脸上露出一个不可察觉的笑容,徐徐说道:“我知道,叶氏跟汇达银行的贷款已经到期,急需要两亿八千万周转资金来偿还之前的债务。”

他的话云淡风轻,让叶清涟忍不住有些焦急起来:“你要怎么样,才肯把贷款批给叶氏?”

秦远益这回轻笑一声,非常平和地说:“很简单,你马上回来跟我结婚!”

“你真的不肯放过我?”叶清涟绝望地问。

秦远益变得有些不耐烦,把手中的笔重重地摔下,“如果你想救叶氏,就听我的话,我让你回来就回来,没那么多废话。”

叶清涟知道,此时她除了屈服,已经别无选择:“好,我答应你,天亮就买机票回来,不过你也要保证,一定要让叶氏顺利度过难关。”

秦远益听到她答应后,偷偷地松了一口气,很爽快地说:“一言为定!”

给秦远益打完电话后,叶清涟也没了睡意,连夜收拾行李,除了证件和随身的衣服书籍,其它家私她都没法带走,只能留给房东来处理。

最后一次独坐在异国的窗前,看着圆月落下,接着是霞光万丈,然后太阳在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她默默地在想,秦远益就像就是他的毒品,染上后,她一生都难以摆脱。

叶清涟在晨曦中出门离开,昏黄的路灯下留下修长的斜影,带着落寞和无奈。

经过10多个小时飞行,当叶清涟重新踏上越城这块土地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三点多。

她站在大转盘前等行李,心里还是惦记着家里的事,拿出手机准备给父亲打个电话,因为担心父亲会阻拦她回来,所以上飞机前,她并没有再联系任何人。

只是号码还没有拔出,就已经有电话进来,是秦远益的号码,叶清涟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接听键。

在清涟印象中一向温文儒雅的秦公子,鲜有这样焦急慌乱,接通电话后,只听到他劈头就问:“你在哪,离开机场没有?”

叶清涟拿着手机愣了一下,心里闪过一丝疑惑,过去就算她跟秦远益最亲密如胶似膝时,也未见他如此紧张过自己,刚下飞机电话就追来了。

这时,行李刚好转到她的脚边,她一手吃力把行李箱从转盘上拖下来,一手拿着手机说:“刚下飞机,正在拿行李,让我先回家看看,我人已经在这里,你也该履行自己的承诺了。”

秦远益的车刚在机场国际到达大厅门前停下,就推门大步流星地往里面跑,同时不忘提醒手机那头的人,声音干脆利落:“你先不要出来,我带你走贵宾通道,今天机场刚好有记者……”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听到手机里边一声惊呼,接着是让人绝望的喧哗声。

“咦,那不是叶家二千金吗?没有想到今天没有等来XX明星,却有更猛的料……”

在叶清涟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记者们已经蜂拥而上,紧紧地把她包围在中间。

“叶二小姐,令尊昨天晚上突然宣布,叶氏因为无力偿还汇达银行三亿贷款,已经申请破产清算,你现在回来,是不是也是因为叶家衰败,影响到你国外的学业无以为继……”

叶清涟呆站在那里,大脑里边已经一片空白,耳边反复回响着“叶氏破产”这四个字,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紧赶慢赶地飞回来,最终还是晚了一步。

秦远益带着四个保镖赶来了,秦世集团最高掌权者的出现,再次吸引住记者的注意力,场面陷入更加疯狂的混乱。

两个保镖在前面开路拔开人群,两个殿后,主仆五人来到叶清涟的面前。

叶清涟看到秦远益,顿时怒目圆睁,刚要开口说话,肩膀上突然多了一只手臂,再顺势一带,她整个人就落入他的怀抱里。

秦远益低头沉声说:“没事,跟我走!”

叶清涟被秦远益护在身侧向外突围,保镖依旧在前面开路。

长枪短炮还在乱闪,他们面前也有话筒在不断地晃动,拥挤的人群让秦远益失了耐性。

他突然间停住脚,冷眼看着前方开口说:“四年前,叶清涟小姐就是我的未婚妻,请你们不要再骚扰我们,否则不排除秦世会采用法律手段……”

他的声音不高,却带着极强的威胁力,众记者一下子安静下来。

但未婚妻三个字,刺激了叶清涟本来敏感的神经,她胸中小宇宙彻底爆发,抬起头来,冷声对着记者说:“我从不认识秦远益先生!”

她说完,没有去看秦远益那黑得如锅底一样的脸色,只是想甩开他的手臂就要自己往前走去。

不过她没有成功,右肩的骨头反而被捏得生疼。

 

 


叶清涟的话,再次让记者们震惊,但秦远益强大的气场散发出来的戾气,让大家也不敢再多言。

秦远益此时真的很想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女孩就丢在这里不管,但看着周围的记者,还是决定送佛送到西。

他转头看着她,声音带着冰雪一般的寒意:“你会来求我的!”

说完,他的右手五指更加用力地捏住她的肩膀,几乎要把她的骨头捏碎,以此警告她不要再开口乱说话。

叶清涟被他控制着身体,也挣脱不了,暗暗咬牙,左手抬起横过他的后腰,五指用尽全力去掐他左臂上的皮肤。

两人并肩前行,怪异的动作让人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暧昧。清涟因为用力,脸色泛红,突然有个识时务的记者说了一句,“叶小姐是害羞了!”

叶清涟闻言,刚要开口否认,只是秦远益的动作更快,侧身低头,直接就用双唇堵住她的嘴。

清涟的身体,顿时如触电一般地酥软,分开四年,那味道依旧是那样熟悉。

秦远益吻得很专心,长舌敲开她的贝齿,让她无处可逃。

他的吻温柔里藏着霸道,清涟的大脑再次空白,闭上眼睛,顺从地配合他加深了这个吻。身体永远是比理智要诚实的,她的双手,如果不是秦远益怕她会反抗推开而紧紧用臂弯束缚着,她现在,大概会情不自禁地环上他的腰。

就在清涟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时,秦远益才放开她。

他的双唇因为激烈的深吻而微微发红,声音却没有一丝温度:“我们走!”

他再次护着还在情迷意乱中的清涟往外走,两人刚才的动作已经说明一切,秦远益的强大的气场,更让人有着一种生人勿近的震摄力,记者纷纷配合着保镖让道。

机场外面,一辆黑色卡宴正在贵宾停车区候着,秦远益拉开车门,直接就把叶清涟推进去,关门,再绕到另一边上车。

身材高大的保镖隔开了跟随而来的记者,领头的人阴沉着脸,对着记者喝了一声:“够了!”

清涟的目光落在座位上有点凌乱的财经报上,上面的头条正是越城名门一朝陨落——叶氏集团昨夜突然宣告破产。

新闻的标题深深刺痛了叶清涟的眼睛,她指着报纸厉声问:“这算怎么回事?你答应过我一定会帮叶氏度过难关的!”

秦远益脸上的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冰冷如霜,但他的内心里却是波澜澎湃,他不愿意却也不得不承认,他已经失信于她。

他没有想到,事情的结果会是这样完全超出他的掌控,他纵横商场十多年,第一次遇到这样比他更狠绝的人,狠得不惜玉石俱焚。

他的眼睛看着窗外,他还是不愿承认自己的失败,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叶氏集团气数已尽,回天乏术!”

这话气得叶清涟觉得有一口气在胸口呼不出来,堵得她肺都要炸了:“秦远益,我从来不知道你是如此卑鄙,居然用这样的手段把我骗回来,真后悔四年前我是如此荒唐,天真地相信你,还帮你坐上秦世银行总裁的位置上,你大概也忘了,当初叶氏,也曾经出过一份力!”

秦远益的脸变得有些苍白,刚毅的脸上红唇轻启,吐出四个字:“问心无悔!”

这四个字,在叶清涟听来,就是在撒赖否认,她的怒气再次到达一个新高,突然间打开车门锁,就要推门下车,离开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

车子还是机场速高速上行驶,秦远益见状,顿时大惊,手疾眼快地双手抓住她的肩膀往后拉。

清涟的手还握在车把上,她被身后的力量拽住,在惯性的作用下,身体跌落在一个怀抱里。车门也顺势重新关上。

她那坚硬的头颅撞在他的胸膛上,她听到一声闷哼。

她的心弦有所触动,猛然坐起来,看到他的脸色更加的苍白,唇色也比之前淡了不少,目光落在他衣袖下,露出的半截手臂上,白皙的皮肤上面有一块刺眼的青紫。

她知道,那是刚才她掐的,他的身体也跟以前一样,很容易就皮下出血。

她咬着嘴唇,那句“你没事吧”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秦远益凌厉的训斥:“你不要命了,这么多年过去还是那样任性!”

他的右手还是护在她的肩上,虽然司机已经很有眼色地把车门都锁上。

叶清涟扭头看着窗外,紧紧地咬着下唇说:“我不要你管,我要回家!”

说完,她顺手拿开了他搭在她肩上的手臂。

秦远益也没有再跟她计较,身体笔直地坐在那里,双手交叠在膝上,缓声说:“安静点,现在就送你回去。”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车厢里沉默得让人压抑,清涟尽量让自己的思绪平静,不在他的眼前落泪。

她的眼前,又浮现出六岁时初见粉雕玉琢的小男孩,他拉着她的手,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声音说:“我妈说了,你长大后就是我老婆,从今天开始,我来保护你,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的!”

接下来的十六年里,清涟一直盼望着长大,成为他的新娘,自己就可以永远被保护在他的臂膀之下,只是二十二岁那年,一场变故,无情地粉碎了她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黑色卡宴停在叶家别墅小区外面,清涟正要推门下车,秦远益再次叫住了她:“你先回家看看,有困难,可以给我电话。”

叶清涟一声冷笑,“秦远益,我恨你,我一生最愚蠢的事就是真心实意地当你的女朋友,最后才知道,所谓的爱情,不过都是你和秦家人的一场阴谋!”

叶清涟说完,拉着司机刚从后备箱取下的行李箱,飞跑着进了小区。

秦远益看着她的背影,喉结动了一下,却没有发出一个字来。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才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派人暗中保护清涟小姐,有任何闪失,唯你是问!”

离开了秦远益的视线,泪水无声地淌过清涟的面颊,刻骨铭心的初恋就像一个外面被纱布盖着,里面早已经溃烂的伤口,今天纱布突然被揭开,再次让她痛彻心扉。

她坐在小区花园的凉亭里,拿出纸巾缓缓地擦去脸上的泪痕,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向着叶家别墅的大门走去。

推门进屋,看到里面已经乱成一团。

父亲的特助罗书恒正在指挥着下人在收拾家中的细软,她刚要开口问“这是怎么呢?”,随后又想到,这房子是登记在父母名下的,叶氏已经破产,这里自然也属于银行清算的范围。

最先看到她回来的是姐夫邓强,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面前,眼中冒着三丈高的怒火,厉声骂道:“二妹,你还知道回来!”

 

 


叶清涟心里是瞧不起这姐夫的,邓强原本不过是叶氏集团的一位部门经理,却有幸得到太子女叶清溪的赏识,成为叶家的乘龙快婿。

他成为叶家一员后,一步登天,升职至公司副总,那气焰就迅速高涨起来,叶清涟对他嗤之以鼻,却架不住姐姐清溪喜欢他。

清涟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冷冰冰地说:“这是我家,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

邓强一声冷笑,“你还有脸说这是你家?你又为这个家做了些什么,当初秦家好好的婚约,你说不要就不要,还一张机票就逃到千里之外,留下一个烂摊子让我跟爸收拾,现在好了,秦远益报复我们,说断贷就断贷,叶氏在一夜之间破产,你就觉得高兴了。”

叶清涟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你作为公司副总,公司经营不善,让公司上了银行规避投资风险的黑名单,难道就没有一点责任!”

这是清涟还在加国时,通过父亲的特助了解到的,要不,秦远益也没有能耐,掌控住叶氏的生杀大权,但他这样趁人之危,还是让叶清涟痛恨到了极点。

邓强突然发怒,在清涟完全没有提防的时候,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到她的脸上。

清涟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痛,邓强用了很大的力气,她嘴里也有了血腥的味道,用手擦了擦嘴角,五指上看到一抹殷红。

动静太大,惊动了其它人,罗书恒首先跑过来,看到叶清涟脸上五个清晰的手指印,脸色一沉,厉声问:“邓强,你是怎么回事,居然敢对二小姐动手,马上放开她!”

罗书恒是叶氏集团的老人,先是跟着清涟爷爷做事,后来就一直跟随她父亲,他姐弟仨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更是疼爱到了极点。

这时叶清溪也过来了,她用双手分开两人,皱眉看着丈夫,柔声说:“强子,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也不该对二妹动手,她总归是我们叶家的一份子。”

邓强又是一声冷笑:“哼,你把她当叶家一份子,她眼里就根本没有这个家,当初她未婚夫当上秦世银行总裁,正是叶家可以求其庇护沾光的时候,她却悔婚,叶家今天落得这样的下场,她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叶清涟被那巴掌打得头晕脑胀,对于他们在说什么,暂时没有力气去倾听,只是随手拿过桌上的纸巾,轻轻擦去自己嘴上的血迹。

罗书恒是看不过眼的,他上前揪住邓强的衣服,狠狠地说:“如果你再敢说二小姐一句不是,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你记住,无论任何时候,你都是姓邓,不姓叶,叶家还轮不到你来耀武扬威!”

叶清溪看着罗书恒凶神恶煞的样子,心里也害怕,却摆出叶家大小姐的架子,壮着胆子说:“罗书恒,你放开他,你也不过是叶家的下人,更没有资格说强子!”

看着双方剑拔驽张的样子,叶清涟只觉得头痛欲裂,她冷眼看着邓强,虽然很想把刚才那巴掌还回去,只是姐姐在,她只能先咬牙忍着。

她心里明白,这样僵持下去,罗书恒是要吃亏的,就柔声对他说:“罗伯伯,你放手,我有点不舒服,你陪我上楼去好吗?”

罗书恒闻言,马上松开手,回来站在叶清涟身边,就要扶她上楼去。

两人走开几步,清涟才悄声问:“我妈呢,怎么没有见到她?”

罗书恒神色变得更加晦暗,低声说:“夫人听到消息后,受不住打击,头晕的毛病又犯了,现在正在楼上躺着,李医生在陪着她。”

说完,他看到叶清涟高高肿起的脸,更加地心疼:“你先上楼休息,我去拿冰给你敷脸,这里的事交给我们就行,你不用管了,我知道,秦世的事不能怪你,只能怪秦远益那小子太无情,怎么说,秦叶两家也算是世家之交,他怎么就能见死不救!”

叶清涟的脚步还没有踏上楼梯,别墅外面又传来一阵喧哗,听到一个还带着几分稚气的男声在尖声叫喊着:“姐姐,姐姐快救我!”

听到叫唤声,叶清涟跟罗书恒同时沉了脸。

“是少爷,这小祖宗又惹事了。”罗书恒不安地说。

叶清涟停下脚步,转身叹气:“我们去看看吧。”

叶清潇是叶家的唯一的男丁,叶震山老来得子,所以她从小就娇贵得很,清溪清涟姐妹俩对这小弟也是宠爱万分。

清潇十四岁时,就已经是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如果学校不是看在叶氏也是捐赠教学楼的一分子,大概早就把他开除出校。

去年他18岁高中毕业,又是靠叶家出钱买分,才勉强把他送入他两位姐姐的母校岭南大学。

学校熟悉叶家的老师都不敢相信,这个嫖赌饮荡样样精通的男生会是叶家的儿子,要知道清溪清涟在学校读书时,都是年年拿一等奖学金的,清涟后来更是凭着自己的能力,考取了国外名校的全额奖学金,直接留洋去了。

在别墅门口,叶清涟看到清潇像小鸡一样被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揪住衣领站在那里。

叶清涟上前一步,冷眼看着那两个男人缓声说:“我是叶清潇的姐姐,有什么事跟我说,你们先放开他。”

那两人打量着叶清涟,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这副尊容,会是叶家的女儿?”其中一个稍胖一点的人说。

那瘦子却笑笑回应:“你不要看她这半面西施的模样,胚子里也是个美女!”

叶清涟现在看起来很狼狈,半边脸肿着,她张嘴说话都觉得疼,只是清潇是她弟弟,父亲不在家,母亲又在病中,姐姐的性格懦弱,至于那唯利是图的姐夫,更是不可能指望得上的,现在也只有她来出面了。

她昂首挺胸地站在那里,夕阳照在她的身上,散发出一圈金黄的光茫:“有事说事,别废话!”

她努力地回想当初看着秦远益在谈判桌前的样子,他说过,跟敌人谈判,无论对方多么地强大,首先自己就不能在气场上输给对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