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后拐个夫君养起来

穿越后拐个夫君养起来

苏小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意外穿越到古代,沈南宝成了家中一贫如洗的农家女。不仅此时正赶上饥荒,她还有一对软柿子爹娘,经常被人欺负。虽然情况很糟糕,但沈南宝十分乐观,只因为她有穿越金手指,神秘空间中,万物应有尽有。可她的好日子还没开始经营,一群无良亲戚就找上门,强行逼迫沈南宝给堂姐替嫁,新郎是瘸腿书生,家徒四壁。看着书生的俊俏模样,沈南宝想都没想,带着空间嫁进门!

主角:沈南宝,江未臣   更新:2022-08-08 18: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南宝,江未臣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后拐个夫君养起来》,由网络作家“苏小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穿越到古代,沈南宝成了家中一贫如洗的农家女。不仅此时正赶上饥荒,她还有一对软柿子爹娘,经常被人欺负。虽然情况很糟糕,但沈南宝十分乐观,只因为她有穿越金手指,神秘空间中,万物应有尽有。可她的好日子还没开始经营,一群无良亲戚就找上门,强行逼迫沈南宝给堂姐替嫁,新郎是瘸腿书生,家徒四壁。看着书生的俊俏模样,沈南宝想都没想,带着空间嫁进门!

《穿越后拐个夫君养起来》精彩片段

“二姐,你就别睡了。咱们今天再找不到吃的回去,爷爷真的要把你当成废物一样,塞给那来讨债的江家秀才了。”

“是啊,二姐姐。你不是说你天生是富贵命,要嫁去大户人家当少夫人的吗?再偷懒不起来的话,你就只能当一辈子农妇了!”

耳边闹嚷嚷的,吵得沈南宝不得不睁开眼睛。只是目光所及,她看到的是刺眼的阳光,透过树枝缝散落下来。

紧接着,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她记得自己刚刚接手外婆的麒麟集团,成为华夏刺绣非遗文化继承人。结果在去出差的路上,突然天塌地陷,接着她就失去意识了。

再醒过来,自己就变成了这个为爬上树去采野果子,而摔死的沈南宝了。

这个沈南宝比她还小五岁,今年十五,是山脚下的佃户沈家的二女儿。

而这沈家穷得叮当响不说,爹娘也都是老实巴交的。家中两儿两女,除了沈南宝这个怪胎不好惹,其它三个都跟爹娘一样好欺负。

而沈南宝的不好惹,其实也是在村子里闹得臭名远扬的。

全是因为已经及笄的沈南宝到了说人户的时候,她仗着自己生得好看,非要去说大富大贵的人家。跟自己家门当户对,或是好上一些些的,都被她给骂走了。这自然这把那些人户和媒婆都得罪得透透的,她的名声也就跟着臭了。

接收到这些信息,沈南宝整个人都懵了!

这个原主,连她都不喜欢不起来,更别说别人了!

见沈南宝不说话,在她身旁的沈小山和沈小双就抓着她不停的摇晃。

“二姐,你怎么了?”

“是啊,二姐。你从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是把脑子摔坏了不成?”

“别动我!”

沈南宝还在思考问题,被晃得烦躁。

眼前站着的这两个大眼睛水汪汪的小团子,是原主的龙凤胎弟妹,两人今年五岁。

眼下被她这么一吼,就双双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见他们泪眼汪汪的,身上穿的衣服也全是补丁,沈南宝也狠不下心了。

她只得放软了语气,转移话题:“那江家秀才不是你们那堂姐沈喜宝的未婚夫婿吗?跟你们二姐……跟我有什么关系?”

而那女孩小双则委屈的吸了吸鼻子说:“爷爷说了,喜宝姐温柔贤淑,以后肯定能说个好人家。不能叫江家那么穷的人户给领走了,那样太吃亏了!”

男孩沈小山也跟着点头:“是啊,爷爷他们都说二姐你脾气不好,也不会干什么活。所以换你嫁去江家最为合算!”

“让我吃亏就是划算,这么道理?”

原主在家里这么不受待见,沈南宝更加傻眼了。

看她气鼓鼓的,沈小山就道:“二姐,你不答应也不成了,爷爷都带着人去咱家说定这婚事儿了!”

沈小双也跟着附和:“就是,咱爹也说了。与其让你好高骛远,挑了东家挑西家的,不如让你跟着回江家。虽然江家穷些,但是至少人品不差,也免得你以后没人要。”

毕竟沈南宝好吃懒做,还自视甚高,这可是十里八村都知道的事情。

“我可不干!”

这么偏心的一家人,沈南宝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她一骨碌就从地上爬起来:“谁爱嫁谁嫁!”

她在现代连恋爱都没谈过,结果一来就要被封建包办婚姻迫害,谁嫁谁是傻子!

可见她要跑,这两个小团子却死死的拉着她:“二姐,回家的路不是那边。你跟我们回去,说不定还能阻止呢!”

“就是,你就是跑了。这到处都在闹饥荒,你又能去哪儿?”

而这两个小团子看着小,力气可一点也不小。

再加上他们说的话也有道理,这年头的人都饿得扒树皮吃了,自己一个人跑出去肯定也活不下去。

故沈南宝只能半推半就的,让他们给拽下了山。

等她们到了沈家院门外,这都还没有敲门呢,就听到沈家的小院子里,传来一个老头子的怒吼声!

“老二家的,今天不管你答不答应,这南丫头都得跟着江家后生走!这拖得越久,对咱们谁也不好!”

难不成还要江未臣这个穷酸秀才,接着在他们沈家白吃白喝的住几个月吗?

而老爷子话音刚落,紧接着一个妇人就哭诉起来。

“公爹呀,这亲事原本定的就不是我们家二丫头,怎么能让她去代替嫁人?二丫头虽然不成器,可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舍不得呀!”

这一家人闹哄哄的,是商量着真要让沈南宝代替大房闺女沈喜宝,去嫁给江未臣那个穷秀才。

沈南宝站在院门口,就开始梳理这人际关系。

这沈家老爷子和老太太一共有两儿一女,大儿子沈方清,二儿子沈方林,三闺女沈芳莲。

大儿子沈方清生了一儿一女,大女儿沈喜宝,二儿子沈家栋。

至于他们二房,总共四个儿女。大儿子沈家安,她沈南宝排行老二。余下的就是沈小山和沈小双这对龙凤胎。

而这三闺女沈芳莲嫁到马家,生了两子一女。

这沈老爷子和老太太嘛,向来就是偏心大房一家,也把沈喜宝当了心肝子疼的。

当然不舍得她嫁去家道中落的江家,吃一辈子的苦。

只是她沈喜宝不肯吃苦,原主就要吃吗?

原主爹娘那么老实,肯定也干不过这个武断专横的沈老爷子。

而她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要活下去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暂时当好这个沈南宝了。

想明白了这个,沈南宝直接推开门进了院子。

恰好这时,一道清冷带着一丝孤傲的声音传来,“那就退亲。”

据说当年江家是京城回来的富商,因为路遇劫匪家产被洗劫一空,所以一家子一路乞讨回乡,差点没活下去。

是沈老爷看他们一家子气度不凡,不是池中之物。这才留他们吃了顿饭,有了这一饭之恩。

而江家也是知恩图报的,回乡之后特地派了人来。送了定亲的玉佩,才这结下了这门亲事。

只是没想到这不过短短十载,当初元气大伤的江家不复从前不说。而且越发落魄,连温饱都图不上了。

所以再来说这门亲事,沈家老爷子当然想着要草草打发了。哪里舍得把眼珠子一样养大的大孙女,嫁给这个江未臣?

即便这个江未臣有秀才的功名,配一个小小的农户家的女儿,还是绰绰有余的。

可他跑到大房家白吃白住了近三个月,也把他最后的那点本钱和优势,全部都耗尽了!

而沈老爷子一听这话,就眼珠子转了转:“江家贤孙啊,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沈家不是不守承诺的人家,这亲事哪能说作罢就作罢?”

“你就把南丫头带走算了,我们大家面子上都好看!毕竟你就算是闹着要退亲,当初你们给的定亲的玉佩也让我们家卖了,救了急了,也退不了给你了!”


江家当初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给的玉佩肯定也值点银子。

可这些年来大房家买田买地,还盖了瓦房,过得风光无限。花的这些银子恐怕就是这卖玉佩的钱了。

沈南宝推开门才看到江未臣。

他穿着灰色的对襟长袍站在那里。剑眉星眸,轮廓挺拔,唇红齿白。瘦长的身躯看着很高,明明衣着朴素,气质却更像个贵公子。

这样貌,叫沈南宝都惊艳住了。她先前定死了不嫁的主意,瞬间就动摇了!

这么好看的男人,其实也不是不能嫁。

“南丫头!”一看到沈南宝回来了,她的娘亲张绣娘就赶紧把她拉到跟前。

“你别着急,你要是不愿意嫁的话,爹娘不会逼你的。你别闹,千万别闹!”

这丫头心气高,做梦都想嫁进大户人家当少夫人,肯定不会答应这婚事!

而沈家老爷子和沈家老大一看到沈南宝回来了,两人的脸色就有些不自然。

站在一边角落,装出一副不忍心样子的沈喜宝,更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见他们这等反应,江未臣垂落在两侧的手指捏了捏,神色间倒是十分从容。

演了三个月的戏,也是时候落幕回去向爷爷交差了!

反到是沈老爷子见正主都来了,他便摆出长辈的威严来,打算直接敲定此事:“这嫁人的事情向来都是家里长辈说了算,轮不到她一个小丫头片子不答应!”

沈南宝一听,则不卑不亢的开口。

“当初江家没有落魄的时候,你们帮了人家。想着攀高枝,就定下这门亲事。但如今江家落魄了,你们又舍不得把沈喜宝嫁给人家。还要我去给你们收拾烂摊子,你们想得美!”

“这婚,你们要么让沈喜宝去嫁。要么就卖房子卖地,把卖玉佩的银子还给别人。大房的事情跟我们二房无关,别以为我爹娘老实,就能随便让你们当成软柿子捏了!”

她声音不大,却句句掷地有声。

江未臣闻言,眸子暗了暗。

这村子里头的人都说沈南宝自私愚蠢,毫无自知之明。如今瞧着,却不大像!

“你……你……”

沈家老爷子在家中一向独裁惯了,现在突然被个孙女这么顶撞,他气得直哆嗦。

“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丫头,要不是我这做爷爷的想着你,你能嫁给秀才?”

“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你自己的名声,这村里哪个好后生还愿意跟你说亲?不嫁去江家,你就等着在家里面当一辈子的老姑子吧!”

“我嫁不嫁得出去不由你来操心,当初分家的时候,你们二老可是把我爹娘给赶了出来的,什么家产也没我爹娘的份。所以现在你们家的事儿也跟我家没关系!你们还不走?再不走我可就赶人了!”

不管沈老爷子怎么说,沈南宝都不为所动。

她还一把甩开张绣娘的手,捡起一边的扫把,作势就要打人。

“你……你想要干什么?你这死丫头,敢跟我这个爷爷动手,你就不怕天打五雷劈吗?”

看着沈南宝的举动,沈老爷子和沈老大都吓了一跳。

两人一边朝后退,一边吼。

可沈南宝却不管他们说什么,依旧态度强硬:“我今儿就赶你们了,我倒要看看这老天爷劈不劈我!”

看沈南宝这个样子,这是真六亲不认了。

一向惯会表现自己的沈喜宝,急忙冲过来拉住了她:“南宝妹妹,我知道这件事儿这么安排,是真委屈你了。可是你这样对爷爷动了手,这要传了出去,你的名声就更坏了。”

“你听堂姐一句劝,这事儿就交给长辈来处理。难不成爷爷和二伯,还会坑了我们小辈吗?”

沈喜宝一发话,这通情达理的样子,可把沈南宝衬得更加的蛮不讲理,忤逆不孝了。

沈老爷子和沈老大也频频点头:“就是,我们喜宝说这话才是正理儿。你一个只知道撒泼攀高枝的死丫头,你懂什么呀?”

“呵呵,”沈南宝一把甩开沈喜宝的手。

“既然堂姐这么善解人意,就不应该因为自己嫌弃江家穷,不肯嫁。就挑唆了爷爷出面让我替嫁,闹得家宅不和了。”

“倘若往后有村子里头的人问起我,今日我沈南宝怎么会冒着被唾沫星子淹死的风险,要对爷爷动了手。我也会如实告诉村子里头的人,这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好让这十里八村的人都晓得。咱们沈家的姑娘啊,就没一个省油的灯!”

反正玉石俱焚,谁也别想独善其身!

“你……你……”以往沈南宝虽然泼辣不好惹,但始终是个没脑子的,容易拿捏。

所以沈喜宝才敢出面,以为自己正好逮着这个机会,可以表现一把。

可如今却被突然开窍的沈南宝给拿住了话头,她闹得面红耳赤,也没能再说出半句的道理来。

沈老爷子见自家大孙女吃了亏,就要冲上来帮忙:“沈南宝你这个死丫头,你要坏家族的名声,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敢打我你试试!”

见这老爷子冲过来,沈南宝拿着扫帚,毫不犹豫的就把他们给赶到了院子外。

周围的邻居听到动静,都在自家门口伸长了脖子看稀奇。

沈南宝却视而不见,只是看着沈老爷子和大房父女道:“我爹娘给你们面子,我沈南宝可不会给你们面子!”

“你们再敢跑到我家来发号施令,让我替沈喜宝嫁人,我对你们不客气!”

丢下这话,沈南宝就转头回了院子。

沈老爷子和沈老大父女站在院门口,三个人都羞愤得面红耳赤的。

“这个死丫头,她这是发的什么疯?”

“是啊,她居然连爷爷您都赶,她可真是被二叔宠得无法无天了!”

但不管他们在外面说什么,沈南宝都当没听到。

她拿着扫把回到院子里,看见江未臣还站在原地没动。

沈南宝就把扫把放到一边,过来就伸手拉过江未臣到院子门口,有些话话自然不能让爹娘听到。

只是她这一拉江未臣,才发现他走路竟然还有些跛脚,瞬间就明白了沈喜宝的用意了!

这位英俊秀才落了残疾,以后怕是不能参加科举了。沈南宝那种自以为是的女人,哪里肯嫁一个没有前程的穷秀才?

看他眸光盈盈,实在是有些可怜又可惜,沈南宝的心咯噔一下就软了许多。

“要不这样,我答应嫁给你,但我们得把我大伯家花你的银钱要回来,不然也太便宜他们了,你说行不?”

江未臣没错过她眼中的怜悯,更是瘪嘴放低声音,神色落寞。

“可,可我如今跛脚,以后也不能考官,干活也不怎么方便,实在不是良配。”

沈南宝只觉得他这副表情配着这张脸,更让人心疼。

“无事,我养你。”一个人而已,她怕还是能养得起的。


闻言,江未臣眼神中掠过一丝惊讶。是实打实的惊讶,因为他从未见过女子说要养一名男子的。

“这恐怕于理不合。”

沈南宝却完全不在意:“我说合就合。”

反正原主的名声也不好听,也找不到什么好姻缘了。现下江未臣长得实在符合她的心意,平时能养养眼也不错了。

接着沈南宝就开始低声安排:“但是我会跟我大伯说,要把定亲的银钱给我,我才愿意嫁给你。”

江未臣听着她的语气,像只狡猾的小狐狸。他有点忍不住想笑:“可那样对你的名声不好。”

沈南宝却冲着他眨了眨眼睛:“我名声本就不好,这算不得什么。”

经历过生死,于她而言,什么名声都是身外之物罢了。

看她打定了主意,江未臣便没再开口。

他只是转头回了院子,有礼节的对着沈方林和张绣娘微微扶手。

道了句:“小侄今日冒犯各位了,告辞。”

说完,他这才转身离开。

沈南宝则把人送到门外,叮嘱着道:“记得我说的话。”

“好,就听姑娘的。”闻言,江未臣就回头冲她灿烂一笑。

他那双眸子仿佛纳尽了灿烂星河,笑起来就像四月春风撩人,百花烂漫,勾人心魄。

把沈南宝的心都笑乱了。

只是他这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看得沈方林和张绣娘两口子心里头有些五味杂陈。

而等江未臣一走了,特别机灵的沈小山就跑到院门口去,把院门给关上了。

人都走了,就剩下他们这一家子。

沈方林这才叹气道:“南宝啊,虽然江家穷了些,可是这个江未臣长得一表人才,还是个秀才,也不错了。虽然他跛脚不能科考,但也可以在村里当个教书先生什么的,你以后日子也能松快一些,你嫁给他也没什么不好的。”

沈南宝听完,就沉声点头,“好,我答应。”

沈方林本来准备了一箩筐的话要劝沈南宝,可这还没说出来她就答应了。他当然惊讶了:“那,那你可不要反悔。”

张绣娘虽然也知道这算是门不错的婚事,但还是红了眼睛。

沈家虽然穷,可是却特别疼女儿。

这让沈南宝想到自己的爸妈,所以是既心酸又感动。

哪知就在这时,张绣娘的肚子突然就发出一声咕噜咕噜的响声。

沈南宝都还没反应过来,张绣娘就浑身一软,直接倒了下去。

“娘,娘,你这是怎么了?”

张绣娘这一倒,可吓坏了沈南宝和两个小团子。

而沈方林见状就冲了过来,急忙查看了一番。这才叹气道:“你娘这是饿昏了,南丫头你快去想些法子,给你娘弄点填肚子的东西来!”

“好,”看沈方林着急忙慌的,把人给抱到了屋里去。

沈南宝就凭着原主记忆,直接跑进了沈家的灶房。

只是沈家已经断粮一两天了,她翻箱倒柜了半天,也只找出一把多糙米来。

沈南宝只能把米往砂锅里一扔,然后加了水煮起来。

只是她边烧火,边无奈。沈家这么穷,可怎么活下去?

不过她愁得不行的时候,她一抬头就看到灶台边的地方,居然凭空出现一道亮光。

她觉得好奇,就伸手去碰了碰那亮光。哪知道突然有一股强力,就把她吸进了亮光后头的一扇门里。

紧接着,她整个人就从灶房里,一下子变幻到了眼前这树木茂密,土壤肥沃的原始森林。就连空气里,都有那种万物生长生机勃勃的味道!

见这一幕,沈南宝睁大眼睛!

老天待她不薄,这还真有金手指!

她就急忙冲过去,扒开眼前的草丛一瞧。

只见茂密的草丛后,什么鲜嫩的野草,野菜,蘑菇野果什么的,居然应有尽有!

而且这些东西个个长得鲜嫩水灵,还挂着露珠,十分的诱人。

沈南宝就咽了咽口水:“太好了,这下应该可以挺过一阵子了。”

只是她每摘下一个蔬菜或水果,她头顶的进度条就减少一点点。

等她一顿狂轰滥炸之后,这空间里就响起来系统提示音:“叮,首次采摘成功,空间物资消耗:百分之十。剩余物资:百分之九十。物质耗费完毕,须宿主完成任务收集能量,方可恢复物资储备。目前空间等级:初级。”

“还有百分之九十,那短时间内是饿不死了。”听到这个系统报告,沈南宝就放心了。

她赶忙把自己身上的外衫脱下来,用自己打满补丁的外衫做成的小包袱,包了满满的一包袱野菜野瓜野果这才从空间里头出来。

只是她刚现身,沈小山就从灶房门口跑进来。

扯着她的裙摆喊:“二姐,有吃的了吗?咱娘饿得厉害,人都快不成了!爹爹已经去找郎中了!”

“有了有了,咱赶紧过去。”

就张绣娘饿得那脸颊凹陷的样子,人都晕了,沈南宝当然知道她挺不住了。

那就赶紧抱着怀里的东西,直接去了张绣娘的屋内。

这一进门,沈南宝也没多说。

她赶忙把布包打开,拿出一个最嫩的甜瓜来,转头就递给躺在床上的张绣娘:“娘,你先吃这个垫垫肚子吧。”

这瓜一递到她面前,浓郁的瓜果香气,一下子就把虚弱不堪的张绣娘给馋得清醒过来。

她一睁眼,看到沈南宝带回来的琳琅满目的瓜果野菜,张绣娘顿时就惊呆了!

“丫头,这些东西你是去哪里找来的?怎么会有那么多?”

“噢,就是东边的那片树林的一个山谷里找到的。我不怎么记路,走出来就记不住了。”

怕张绣娘看出来破绽,沈南宝就胡诌了一个理由。

张绣娘自然不怀疑:“这瓜,看着就好吃啊,可辛苦咱们南宝了。”

只是这样的好东西,张绣娘根本就不舍得吃。

她只是把这瓜掰开两半,直接塞给了凑过来的沈小山和沈小双。

“你们吃,娘还扛得住。”

“都是娘没用,让你们跟着饿肚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爹娘当然都是疼孩子的。

沈南宝可看不得这样的,就赶紧拿起两个瓜,塞给了沈小山和沈小双。

“这里还多着呢,大家都有的吃。娘你也吃一点,不然身体熬不住。”

“是啊,娘亲,你饿坏了我们也心疼的。”

沈小山最机灵了,听到沈南宝这么说,他赶紧把那半个瓜还给了躺在床上的张绣娘。

沈小双也紧跟着把瓜塞回去。

“娘你也多吃点,大哥已经去许家讨工钱了,说不定他今日就能带着粮食回来了。”

他们大哥沈家安,原本在镇上的许家码头做苦力,赚点辛苦银子。

可前半个月被赶了出来,欠下的三个月工钱也没给。家里的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他就琢磨着去把工钱要回来。

这不去了大半天,这人到现在还没回呢。

“这银子还不知道能不能要回来呢,”说起这事儿,张绣娘就无奈叹气。

怕她忧思过度,身体会更挺不住。沈南宝就安慰她:“既然是咱们该拿的银子,当然就得讨回来。总之我们占理,就不怕要不回来!”

今天的沈南宝,好像不太一样了。说起话来有理有据,还懂事了。

张绣娘很诧异,就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