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注定平凡不了

注定平凡不了

浅酌一杯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皇甫筱出生在医门世家,医术超绝又是掌权人,如今却被逼的一心求死……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竟魂穿古代,附身在一个孤儿身上。原主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竟还有人看中,皇甫筱看着司马槿那样貌堂堂活脱脱一个帅哥,心道这人莫不是眼瞎就是口味重,自己这吨位的都能看中。

主角:皇甫筱,司马槿   更新:2022-08-17 18: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皇甫筱,司马槿 的女频言情小说《注定平凡不了》,由网络作家“浅酌一杯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皇甫筱出生在医门世家,医术超绝又是掌权人,如今却被逼的一心求死……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竟魂穿古代,附身在一个孤儿身上。原主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竟还有人看中,皇甫筱看着司马槿那样貌堂堂活脱脱一个帅哥,心道这人莫不是眼瞎就是口味重,自己这吨位的都能看中。

《注定平凡不了》精彩片段

“打死你这个死肥婆,居然敢去祸害陈书生,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熊样……”

皇甫筱正要吼这个吵她睡觉的人,腹部就被狠狠的踹了一脚,疼得她呼吸一窒,睁开眼看到自己身处杂草堆里、而面前对她动手动脚的人一身农家古装时,整个人傻了。

我是谁,我在哪里?这是什么情况?我不是在家睡觉吗?

来不及细想,她又挨了一脚。

卧槽泥马,老虎不发威,当老娘是病猫么。

在这人又踢过来的时候,皇甫筱往外一滚,打算翻身跳起来给这人飞一脚。

然而,她翻半天都没翻起来,这特么就尴尬了。

低头一看,她又傻了。

这身躯怕是有两百多斤吧,这是猪吗?

她不想活了,看着面前凶巴巴的姑娘,她问:“你有刀吗?给我一个痛快,直接抹我脖子算了。”

没错,她想死,她想重新来过。

“神经病,你想让俺背上命案去蹲大牢,然后好让你继续勾搭陈书生,你想得美,俺才没有那么蠢。”

嗯,你不蠢,都把我杀了,我还能去勾搭陈书生,我踏马鬼魂去勾搭的吧。

突然,脑瓜刺疼,一大堆记忆涌进她的脑袋里,疼得她抱头打滚。

陈小妹被她吓着了,原本只是想教训教训陈筱这个死肥婆,没想要陈筱的命,这会儿见陈筱抱着头打滚,她吓得转身跑了。

十几分钟后,皇甫筱完全接受了原主的记忆。

原主陈筱,十五岁,母亲在她十岁那年病逝,父亲同年上山打猎摔下山崖尸骨无存。

之后原主就由大伯家养活,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谁都晚,不仅如此,还吃不饱穿不暖,活脱脱的奴仆一枚。

按道理原主不可能肥成这样,那么应该就是毒素了。

皇甫筱先给自己诊脉,手刚摸上手腕,就被人一掌劈晕,劈晕她的人抗起她就往山里去了。

李宸将人丢到自家主子跟前,咳嗽了一声,说实话,这个肥得跟猪一样的女人,他看着都想吐,更别说下口去啃了。

李宸不敢看爷的脸,说了一句“只找到这个,爷你凑合一下”后,快速遁了。

一身黑金衣袍的男人,肌肤红透了,一看就知道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男人双眼迷离地看着眼前一言难尽的解药,在药性爆发的边缘,他咬牙伸出手。

……

皇甫筱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感觉一身的骨头被拆了似的,作为鬼医,她很清楚自己这是被啃了。

她很想问问啃她的人是不是眼睛瞎,特么肥得跟猪一样,也下得去口,这口味是有多重。

皇甫筱想坐起来,可是一动就疼得她猛吸气,疼得她直骂人。

“玛德,让老娘知道你是谁,老娘一定找十个汉子草哭你……”

这个时候她好想空间里的泉水,饮一杯就恢复体力,还能治愈身上的伤痛。

哗哗~

额?

看着身处的空间,她眨了眨眼睛,低头看了一眼还是肥胖的身躯,看来空间跟着一起穿过来了。

她向喷泉爬过去,把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边爬边骂人。

“狗r的,老娘一定找十个男人草死你个狗杂种……”

翌日,陈家村河边洗衣服的地方,陈小妹刚把盆放下,旁边的两位大婶便唠了起来。

“听说村里的那个肥婆昨晚没回家。”

“没回就没回呗,像她那样,估计狗都不会啃她。”

“话不能这样说,好歹是个女的,黑灯瞎火的,还是能解解馋。”

“也是哈。”

……

后面调侃的话陈小妹没听进去,脑子嗡嗡作响。

陈筱该不会是死了吧?

越想越怕,陈小妹装着衣服的盆也不要了,站起来就往后山跑。

皇甫筱在天亮后才从空间里出来,因空间里的时间是外面的十倍,所以她实际上是在里面呆了五天。

这五天的时间里,她除了休息就是检查自身问题,一查就惊呆了。

原主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吗?

身上七七八八的毒一大堆,活到十五岁真的很不容易。

好在她有灵泉水,大部分的毒解了,但身上还有余毒,这个需要她自己锻炼加针灸,余毒解清,她就会瘦下来。

她看了一下,原主五官不错,瘦下来应该是个大美人儿。

虽然被狗啃了,丢了清白,但她不会为了这事寻死觅活,她要好好的活着,等哪天查明真相,她就狠狠的报复回去。

下山后,她寻着记忆回村,与跑过来的陈小妹碰到,四目相对。

 


陈小妹见她还活着,心底松了一口气,随之怒了:“陈筱,你昨晚死哪里去了?”

啧,还真是冤家路窄,既然你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筱懒得与她废话,走过去就是一脚,踹翻后又是一脚,边踹边骂:“让你踹我,真当本小姐好欺负是不是,老本小姐踹死你,看你还敢不敢踹老本小姐。”

陈小妹被踹得头一阵眩晕,疼得她哭都哭不出来了,才三脚人就晕了过去。

“没劲。”

陈筱很不得劲的鄙视了一下,抬脚从陈小妹身上跨过,有些喘地往原主家走去。她要减肥,这身体太影响发挥了,很担心哪天自己摔死。

原主家住村头,而她现处的地方是村尾,村庄不大,也就十几户人家。

村里人看到她,议论纷纷,皇甫筱边走边竖起耳朵听,大致意思就是她彻夜未归,不知跟那个男人私混,还有就是讽刺她胖、丑。

等她瘦下来,啪啪打肿这群人的脸。

哼!

……

“死丫头,死哪里去了?一夜未归,你还要不要脸了?”

回到家,刚进门迎面飞来一只鞋,而且还是一只带着浓重脚气的鞋。

皇甫筱连忙躲开,因为肥胖,险些没躲开,看着从耳边飞过去的鞋,她忍着作呕Y望,双眸直射对面气腾腾的中年妇女。

彻夜未归就问她要不要脸,感情这是认定她昨晚跟男人私混了,还真是亲伯娘。

“还敢瞪俺,看俺不打死你。”崔三娘拿起旁边的扁担向她招呼过来。

皇甫筱自然是躲开,可因为体格太大,躲过了第一下没躲过第二下,脑壳硬是被狠狠的敲了一下。

无数个星星围着她转圈圈,她转头看向原主伯娘,只说了一句话便两眼一翻,倒了下去,心底再一次坚定减肥的心。

崔三娘见人倒地,走过去用扁担捅陈筱,那肉随着她捅的幅度一晃一晃,见人一动不动,看到头下鲜红的血,吓得手中扁担掉地上。

“哎呀,死人了,孩儿爹你快出来。”

屋里就着花生米喝小酒的陈冲听到自家婆娘喊“死人了”,吓得手一抖,连忙放下装着酒的碗出去看。

刚出去崔三娘就扑了过来,揪住自家男人指着地上的陈筱:“死……死人了。”

陈冲脸一沉,狠狠的瞪了自家婆娘一下。

“吼啥吼,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不是?”

被吼的崔三娘听完自家男人的话,捂住嘴巴,一双眼睛看向大门,见没有人过来,她连忙跑过去把门关上,还捡起扁担抵住门,生怕有人路过推开门。

陈冲比较冷静,他向陈筱走过去,看了一眼脑袋下的血,血流得不是很快,说明伤势不大,他伸手去探陈筱的鼻息。

确定人没死,他回头狠狠刮了崔三娘一下,冷喝:“还杵着干啥,赶紧帮忙把人弄屋里去,把她头上血先止上。”

说着就在墙角抓了一把不知名的草,揉把揉把就按在陈筱后脑伤口上。

嘶!

陈筱被疼醒,她睁开眼看到皮肤黝黑的陈冲,想也没想就是一巴掌拍过去。

毫无防备的陈冲被拍扑在地面上,崔三娘见此,原本被吓破魂的人,立即又恢复了之前气焰嚣张凶巴巴的模样。

“死丫头,你居然还敢动手打你大伯,俺看你是皮痒痒了,俺今天非得打死你。”

这次她拿的是扫把,不会失手打死人,可劲的往陈筱身上招呼。

陈冲爬起来抢了崔三娘的扫把,生气的说:“够了,一大早就闹腾,你烦不烦?”

说完转头瞪了一眼已经站起来的陈筱,死丫头,刚才那一下拍得他脑袋发晕,他就想不明白了,明明没给她吃多少,怎么就长得这么胖,搞得他想把这个丫头嫁出去都嫁不出去,每每想起这事就头疼。

“昨晚死哪里去了?”作为长辈,他应该问清楚。

“被陈小妹骗进山里,然后迷路了,天黑我害怕就找了一个山洞睡了一晚上,天亮后才找到路出来。”

陈冲看她身上衣服有泥土,头发上还有干枯的松针,一身狼狈,便信了她的话,随便问了问陈小妹为什么骗她进山,她回答是因为陈余生后,陈冲就让她回房了。

陈余生就是被原主祸害的书生,十八岁,因为是读书人,身上有一股书香气,加上穿着跟农家人不一样,因此才格外的吸引人,基本村里大半的女性都喜欢陈余生。

其实原主也不是真的喜欢陈余生,只是被人怂恿去招惹陈余生,这个人她不会放过,会替原主收拾。

至于她身上的泥土还有头上的松针,在空间里的时候她不是没想过收拾一下,想着出去后还要应对一些人,便没有收拾。

这不,就用上了。

 


原主的房间是外面的一间房,也是这里最小的一个房间,大概只有十几平米,里面就一张木板铺成的床,床头的位置放着一个小柜子,大概长六十公分,宽五十公分,高六十公分。

里面装着的是原主的衣服,衣服只有两身,每个季节都是两身,没有一件没有补丁,好在是襦裙,就算短一些也没什么。

皇甫筱提着一桶水进来的时候把门栓上了,把窗户也关上抵住,确定不会被人看到后,拿了一身干净的襦裙进空间。

“哈喽!”

“谁?”

突然响起的萌娃声音,惊得她心猛的跳了一下,回头看到一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红色狐狸,她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抱紧衣服,一副仿佛对面的人……呸,狐狸是S狼的样子。

红尘见她这样,撇了撇狐狸嘴,嫌弃道:“就你这肥得流油的身躯,扒光了,小爷都不想看一眼。”

皇甫筱嘴角抖了抖,内心无比郁闷,她居然被一只红得跟姨妈似的狐狸鄙视了……不对,她的关注点不应该是这个,她应该关注的是这只狐狸为什么会说人话。

“小爷是此空间的守护兽红尘,而你是小爷我的契主,所以小爷说什么你能够听懂。”

“换言之,别人听不懂你说什么?”皇甫筱问。

“没错。”

皇甫筱明白了,不过她很好奇,这只狐狸是她以前空间就有,还是穿越过来后就有的。

“以前就有。”

“那我怎么没见过你?还有,以后不准读取我的想法,否则我把你做成烤狐狸。”

“小爷在修炼。”红尘略过她后面的话,紧接着就骂她,“你说你睡觉为什么不关窗户?你若是把窗户关上,就不会被射杀,不被射杀,小爷我就能够修得人身。

为了救你,小爷我是一朝回到解放前,我不管,你得补偿小爷我。”

“我又没让你救我。”

她就是故意不关窗户,因为她觉得活着没啥意思,想死了。谁知死是死成了,可特么又活了,而且还成了一头肥猪。

成为一头肥猪就算了,被人打,之后还被人草,草她的人长什么样子、是圆是扁也不知道,总之她的心情异常的不美丽,杀人的心是有的,但她嫌麻烦。

如今听到这一切都是这只红狐狸的手笔,她气得过去掐住红狐狸的脖子。

“谁特么让你救本小姐了,本小姐掐死你。”

红尘感觉呼吸困难,四肢不停的刨,前肢更是抓着皇甫筱的手。

就在红尘快没气的时候,皇甫筱松开了手,双眸瞪着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吸气的红狐狸。

“赶紧想办法把本小姐送回去,否则本小姐烤了你。”

红尘一抖,颤抖着说:“回……回不去了,而且这具身体本就是你的。”

“什么玩意?本小姐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红尘被吼得狐狸身抖了抖,然后小心翼翼地告诉她:“这是你前前前前前前世。”

“放屁,就算是本小姐前世,本小姐会这么丑?”

“是前前前前前前世,不是前世。”红尘给她纠正完后小声有心虚的说,“那里丑了。”

“你敢说我现在不丑?”

皇甫筱指着自己现在这样,一双眸子微微眯起,仿佛是在告诉红尘,你敢说‘不’字,本小姐就打肿你。

红尘自然是不敢说,但它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只要瘦下来就不丑了。”

皇甫筱没有理会这只红狐狸,捡起地上的襦裙走向喷泉。

红尘见她要去洗漱,很自觉的遁了,它可是一只很规矩的狐狸,绝不干偷看别人洗澡这种事。

洗漱好后的皇甫筱又向红狐狸问了一些关于空间的事情,从红狐狸那里她知道空间可以升级,而升级的条件就是找宝贝放进空间里。

想着自己现在的身份,她觉得升级空间这项任务有点艰难,因此她暂时放下升级空间,打算重操旧业,先把自己的名气搞起来,只要有了名气,还怕没有宝贝?

想着就有干劲,突然对生活充满了喜欢,不想死了。

就是这么任性。

至于那什么前前……前世,她懒得理会,鬼知道那只红狐狸是不是胡咧咧出来糊弄她的说辞。

从空间出来,外面也就几分钟,刚出来就听到外面大伯跟大伯母吵架的声音,大致意思就是现下农闲,大伯母想让大伯去镇上找点工做,而大伯不愿去,然后两人就吵架了起来。

现如今是秋收后,这个时候很多人家就会去镇上找活挣钱,她也想挣钱,至于如何挣钱,她心里有数。

首先,她得把身上的膘甩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