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那个坏蛋醒了

那个坏蛋醒了

小豪和小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张宇是风靡全国的游戏大鳄,他不仅拥有一个庞大的游戏帝国,身价甚至早已过了几千亿。一场意外,他死后重生。再睁眼,他竟然成了落魄的富二代。不仅被后妈骗光了家产,还带着妻子女儿过着苦日子,眼看大佬的人生如此落魄,张宇势必要东山再起。虽然前世的荣耀已经不再,但他今生通过努力,照样可以达到前世的不凡成就!

主角:张宇   更新:2022-08-08 18: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宇 的女频言情小说《那个坏蛋醒了》,由网络作家“小豪和小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张宇是风靡全国的游戏大鳄,他不仅拥有一个庞大的游戏帝国,身价甚至早已过了几千亿。一场意外,他死后重生。再睁眼,他竟然成了落魄的富二代。不仅被后妈骗光了家产,还带着妻子女儿过着苦日子,眼看大佬的人生如此落魄,张宇势必要东山再起。虽然前世的荣耀已经不再,但他今生通过努力,照样可以达到前世的不凡成就!

《那个坏蛋醒了》精彩片段

浓烈的消毒水味道刺激着鼻道,明晃晃的白光强烈映入眼帘,照射着张宇的瞳孔生生作痛。

胃中传来炙烈的呕吐感,可空空无物的胃中没有任何东西可吐,只有胃酸翻涌,烧的胃中疼痛难忍。

他挣扎着起身,望着眼前所在的地方,此刻他正坐在个白色担架床上,看样子,应该是医院病房。

难道是昨晚喝醉,醉倒路边,被自己员工送到医院来了?

“护士,护士……”

张宇用手撑着额头,脑袋里还因昨晚喝的酩酊大醉,猛烈发胀,并传来一阵阵如针扎的强烈刺痛。

“妈妈,那个坏蛋醒了……”

一个扎着马尾辫,看样子只有五六岁的女孩,突然出现在病房门口,她小手抓着泛黄的门框,对外面走廊喊了一声。

坏蛋?

张宇目光惊惑的望向她,有些不明所以。

难道昨晚自己喝醉后,做了什么错事?

就在他努力回想昨晚的情景时,一个身穿白色长衣,长裤的年轻女人牵着女孩的手从外面走了进来。

望着她,张宇不由得感觉惊艳,精致的瓜子脸,画过的柳眉,高高的俏鼻,长得很漂亮,而且还给人一种楚怜的感觉。

同时,她身材无比的好,虽然略显消瘦,可凹凸有致,极具曲线与匀称美。

只是她身上的衣服,因为洗过太多次,即便被烫熨过,也有一些褶皱。

生活条件,应该不是很好。

“谢谢你送我来医院,待会儿等我秘书来了,我会让她给予你们一些钱作为回报。”

张宇盯着她看了几眼,脸上露着善意的笑容说道。

年轻女人脸上带着浓烈的害怕表情,保持警惕的拉着女孩的手,听到这番话,她眼中不由得露出了很是疑惑的神情。

张宇翻找了下自己手机,没摸到,又摸了下身上,发现没有钱包,他穿上拖鞋,有些不好意思的对面前年轻女人说道。

“那个什么,你能不能借我点……”

年轻女人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她拉着小女孩急忙退到墙边,双手紧紧护着自己女儿,语气害怕的说道。

“你要干什么?又想问我要钱去赌?我没钱……我真的没钱了,你不要打我……”

去赌?打你?

张宇顿时懵了,心想啥跟啥啊,我只是想跟你借点钱把医药费给了,然后等我秘书来了再还你……

而且,我从来不赌博。

“这位美女,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跟你借点钱,不是……”

他话还没说完,头就猛然的剧烈疼痛了起来,一股股记忆就像洪水般,在他脑中如放幻灯片般在他脑中浮现。

这女人叫周静雅,是他妻子。

小女孩叫张洛洛,是他女儿。

他本是张氏建筑公司的太子爷,也叫张宇,身为董事长的父亲去年娶了个后妈。那女人心如毒蝎,趁他父亲得绝症入院,就联人设局,骗走了他与他父亲所有的的股份。

那女人执掌公司后,就将他们全家赶出了所住的别墅。

现在他们一家住在一个老城的廉价出租房中。

而这个张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迷上了赌博的恶习,还输掉了公司所有股份。

被后母赶出家门后,他脾气变得更加暴躁,每天一喝醉就打周静雅母女,还常常逼周静雅拿钱给他出去赌博。

甚至之前,他为了拿到后母许诺的十万,还要在出院书上签字,放弃对他爸的治疗。

活脱脱的一个畜生!

张宇喘着粗气,瞪大的双眼,不敢置信的望着面前自己的妻子与女儿。

我……我这是重生了?

昨晚车祸的场景,猛的在张宇脑中出现,就像惊雷般,在他心中骤烈炸响。

他现在确定自己是重生到了这个同名张宇身上,并拥有了妻女。

可关键是他不想重生啊,他本是费凰游戏集团的董事长,作为国内最年轻的杰出企业家,世界闻名的游戏大鳄,他坐拥几千亿财富。

然而现在,他却成为了一个被抛弃的废物富二代,这落差也太大了吧!

“那个什么,你能不能先借……”

张宇脸上露着浓烈的尴尬之色,虽然前世他是上万名员工的老板,是游戏大鳄,但身为单身钻石王老五的他,面对自己这个白得的妻子,却感觉很是紧张。

“我求求你了,我真的没钱了,你别问我要钱了。爸现在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需要大量医药费,你别逼我了行嘛,我真的拿不出钱来了。”

“要不,你把我拉去卖血吧,我只求你别打我跟女儿了。”

周静雅听到他又要问自己要钱,长久以来的巨大压力从她心中强烈袭来,她当即就崩溃了,伤心无比的痛苦了起来。

他经常这样,开口就要钱,要不到钱,就暴躁的动手打人。

“坏蛋!你又欺负妈妈!我打死你这个坏蛋,打死你!”

张洛洛也瘪嘴痛哭着,伸着小手就捶打着张宇的大腿。

张宇非但不生气,脸上还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想要将她抱起怀中,安慰自己这个如瓷娃娃般可爱的女儿。


“你要干什么!张宇,你不许碰洛洛,否则,我跟你拼命!”

周静雅见他要对自己女儿动手,她双眼顿时瞪大,一把将张洛洛紧紧抱入怀中护着,眼角挂着泪水,双眼泛红的凶厉瞪着他。

张宇也是无奈了,用手挠了挠头,忍不住笑着说道。

“你别担心,我不会伤害她。还有,你放心吧,我不会再问你要钱。”

虽然刚才,他还接受不了自己重生的事实。

但现在他也是想明白了,既然改变不了,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前世,他能靠自己双手打造一个浩大,辉煌的游戏帝国,这世,他一样可以。

周静雅紧紧搂着张洛洛,脸上挂着泪水,目光惊异的望着面前这个让她感觉陌生的男人。

“张忠临的家属,出院证明弄好了,来签字。”

护士拿着出院证明,脸色冷淡的从病房外面走了进来。

周静雅脸色一紧,赶紧拦着张宇,表情急切无比的望着他说道。

“你不能把爸接出院,他这病能治好的,没钱,我们可以想办法,但你不能让爸白等着死啊!”

张宇没有说话,径直朝护士那边走去。

“张宇,我求求你了,你绝对不能干这么畜生的事!你要敢放弃爸的命,我就跟你离婚,就算你打死我,我也绝不会跟你过了!”

周静雅紧紧拉着张宇的手腕,痛哭着喊道。

张宇挣脱开她的手,走到护士面前,盯着护士鄙夷无比的目光,他接过出院证明跟笔。

周静雅满脸的绝望,身体顿时就瘫软到了地上,此刻她对眼前这个冷漠的男人,已经绝望到了极点。

咔拉!

张宇一把将手中的出院证明给撕了,撕成碎屑,扔到旁边垃圾桶,他脸色坚决的对护士说道。

“护士小姐,我爸不出院,就算砸锅卖铁,卖血卖肉,作为儿子的我都会筹够钱,治好他的病。对不起,耽误你工作了。”

他说完,走过去将张洛洛抱起,又将周静雅拉起,搂着她的腰说道。

“走,媳妇儿,我们去看看爸,然后回家……”

下公交,走了十几分钟的路才到所住的老城区。

脏乱的环境,破旧的建筑,无一不透露着这里的贫穷,落后。

走进筒子楼,望着周围所有邻居投来的鄙夷,嘲讽,不屑目光,张宇面色平静,搂着周静雅肩膀就上楼。

站在门口,等周静雅用钥匙打开门进去,望着屋内的情景,他忍不住皱眉。

这远比他想象的还要贫苦。

潮湿腐烂的墙面,一张老旧的沙发,两张桌子跟几根凳子,几个胶盆,一个红铁皮水瓶,整个家连电视机跟冰箱都没有。

见张宇皱眉,很不高兴的样子,周静雅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害怕的表情,朝后面退去,紧紧搂着张洛洛说道。

“你……你别发火,我这就去煮饭,很快就会好,别打我们。”

见她这般卑微,张宇也是忍不住笑了。她有这种反应很正常,因为前张宇就是经常那样对她们母女的。

他上前微笑着用手捏了捏自己女儿的脸颊,对周静雅说道。

“我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打你们。你整天都在医院照顾爸,也挺累的,带女儿去坐着吧,我去做饭。”

望着说完话,就径直朝厨房走去的张宇,周静雅满脸惊愕,嘀咕道:“他这是怎么了,表现特别不正常啊。而且,他会做饭?”

前世作为钻石王老五,张宇除了忙碌事业,厨艺也很好,空闲就会给自己做饭。

望着无比简陋的厨房,他忍不住摇头,也不禁感叹这母女的生活过得真苦,米袋里的大白米不到一碗,地上的袋子只有颗表皮已经发黄的白菜。

熬粥,做了个炝炒白菜跟白菜汤。

他端出去放到桌上,让她们先吃,说自己有点事便出了门。

并不是他不想吃,粥只有那么点,也只够她们母女吃。

凭着记忆,张宇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来到了张氏建筑公司大厦外面,他径直朝大门走去。

“喂喂,你想去哪里!”

可还没走到门口,就被两个穿着淡绿色制服的保安追过来,拦住。

张宇望着面前拦着自己的保安,说道:“你们认不得我是谁嘛,居然拦我。”

“原来是张少爷啊,我还以为是路边哪个偷鸡摸狗的小瘪三,想偷摸进我们公司偷东西呢。不过张少爷,对不住,程董发话了,从此以后你都不能再踏进公司大厅一步,这里也跟你没丁点关系了。”

他们眼神鄙夷的望着张宇,摆着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其中一人说道。

他们口中的程董,就是他后母程金莲。

张宇望着他们,脸上带着一抹冷色,说道。

“你给程金莲打个电话,说她让我办的事都办好了,她会让我上去。”

两个保安微皱着眉头,对视了一眼,刚才说话那人摸出手机到旁边打了个电话,然后走过来脸色谄媚说道。

“张少爷,程董现在就在办公室,您可以上去。”

张宇冷哼了声,大步朝前面大门走去,对待这种阿谀奉承,狗眼看人低的看人狗,他瞧不起,也定然没好脸色。


上楼,来到董事长办公室外面。

他刚走去就看见十几个穿着社会,身上描龙画虎的男人站在里面,眼神冷蔑的望着他。

一个穿着身黑衬衫,脖子上戴着个玉佛,胸口上纹着条龙,满脸横肉的光头坐在沙发上翘着腿喝茶。

张宇认识他,他就是在赌场里设局,坑了前张宇几百万的那人。

“听说你把你那个死鬼爹给接出医院了,这样才对嘛。你就该听我的,你那个死鬼爹得的是癌症,继续在医院治下去也救不活他狗命。还不如让他自生自灭算了,你也能减轻生活压力。”

程金莲穿的人模狗样,坐在办公椅上,刻薄的脸上露着淡淡笑容说道。

这死女人,当初为了钱引诱他爸,与他爸结婚,成天装贤惠恩爱,现在她夺走了自己家的家产,就这副恶态。

简直让人作呕。

“抱歉,我没有按照你说的那么做,我爸现在还好好的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医生说他有痊愈的可能。我今天来,是向你要钱的,十万,你一分不少的要给我。”

“不然,我能让你在那个位置上坐不稳。”

张宇脸上露着淡笑,目光深邃的望着她,说道。

前世身为游戏大鳄,论手段,程金莲在他面前就是渣……

听到这话,程金莲跟光头都是脸色一变,紧张的气氛顿时在整个办公室里升腾。

“小子,程董是给你脸了是吧,你现在已经不是太子爷了,只是条沦落街头的狗。如果你皮痒痒了,想让人给你松松,劳资可以帮你!”

光头撑起身,手上把玩着匕首,眼神冷厉的望着张宇,声音冰冷的威胁道。

站在他旁边那些手下,也顿时站不住了,脸上也都露出了阴沉的表情。

“想动手啊?行啊,我就知道会有现在这种情景,所以在来之前就提前报警了,他们也很快就到。”

“你碰我试试,你们敢碰我一下,到时我要的就不是十万了。”

面对他们的威胁,张宇丝毫不惧,脸上还露着淡淡的笑容说道。

“草!你都成这个狗样了,居然还敢威胁劳资,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光头怒着脸,一把将匕首插进木桌中,起身走过去了,想要收拾张宇。

但却被程金莲叫住,她望着张宇,目光中露着奸诈的神采,说道。

“张宇,说到底你就是想要钱而已。你虽然无能,废物,就是个吸你那个死鬼爹血的垃圾,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后妈。”

“看到自己儿子变成这个狗样,我心里也极为不好受。这样,我给你钱,就当施舍你的,拿着那些钱就走吧,以后别让我在看见你。”

她说完,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叠用纸条包扎好的钞票就扔到了地上,还摆手,让张宇去捡。

张宇心中不由冷笑,这臭女人居然跟他玩儿这手小孩子都不玩的小把戏。

看似她是想羞辱自己,但如果他捡了这个钱,那程金莲绝对会告他敲诈。

如果是以前那个赌博成性的张宇,绝对会毫不犹豫捡地上这钱,然后再被送进监狱,蹲几年。

但他不会。

“后妈?你也配啊?你当初不过是我爸的秘书,靠身体与不要脸欺骗我爸的感情而已。这钱,我不要,我不会给你告我敲诈的机会。”

“另外,我说的那十万,你今天还必须要给我,因为这原本就是我家的钱,只是被你给骗走了而已。”

“程金莲,别以为你跟这男人设局,骗走了我跟我爸的股份,你就彻底将我家的财产紧握在手中了。如果我告上法庭,状告你欺骗我爸的感情,所谓婚姻就只是你一早为贪我们张家的家产而处心积虑的阴谋,还有你与这男人合伙设局骗走我跟我爸的股份,你说法院会判你赢,还是我赢?”

“至于证据,法院的人查查你的背景,还有你跟这男人的关系,就都有了。所以,那十万块钱要不要给我?”

张宇走过去,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平静的脸上带着淡淡笑容,目光深邃无比的对程金莲说道。

走出自家公司的大门。

张宇抬头望向头顶的大口,故意拍了拍面前的皮包,然后大步朝外面走去。

站在楼上窗户前,望着下面的程金莲满脸的阴沉与狠厉。

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张宇脸色平静,他之所以前来向程金莲索要这十万,是为了给他父亲治病,还有他创业也需要资金。

但他了解程金莲,她绝对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后面肯定麻烦不断。

至于打官司,他那是唬程金莲的,像这种官司没个几年根本打不下来。

有那个时间,他挣得钱,能比最后得到的多千倍,万倍。

所以,他没必要舍西瓜,捡芝麻。

去医院一次性交了六万的医疗费用后,他走进了自己父亲的病房。

望着躺在病床上,睡的正熟的张忠临,张宇声音极轻的说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