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回到一九九零做厂长

回到一九九零做厂长

呆呆的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这个时候,夏立军被人陷害,连妻女都保不住,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自杀,顷刻间家破人亡。一场梦惊醒,一切回档一九九零,所有悲剧都还未发生……这一世他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机遇,在这个黄金年代,抓住商机创业致富。

主角:夏立军,刘扬芳   更新:2022-08-17 17: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立军,刘扬芳 的女频言情小说《回到一九九零做厂长》,由网络作家“呆呆的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这个时候,夏立军被人陷害,连妻女都保不住,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自杀,顷刻间家破人亡。一场梦惊醒,一切回档一九九零,所有悲剧都还未发生……这一世他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机遇,在这个黄金年代,抓住商机创业致富。

《回到一九九零做厂长》精彩片段

腊月二十九,漫天飞雪。

窗外玻璃上堆积了一层厚厚的雪砾,甚至能看到屋檐垂下来的冰柱子,屋子里更是冷至冰点。

炕上的人身上就盖着一层翻着棉絮的碎花被子,他冷的直抽着冷气,身子不住的哆嗦。

夏立军除了觉得冷的浑身僵硬,还觉得脑子里一阵刺痛的厉害,他艰难地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他这是在哪儿?

无数的记忆片段在他的脑海中重组,夏立军猛地抱头倒吸了一口冷气,眼中渐渐恢复了清明之色。

两世的记忆交叠重复。

并没有令他感到紊乱。

反而,让他异常的清醒。

他......重生了!

重生到了遍地是黄金的1990,这是一个随便一抓就是一把钱,处处是商机的时代。

外面的天色黑了。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

周围每家每户笼罩在过新年的喜庆之中,四处张灯结彩,染上了热闹的气息。

唯独夏立军家冷清的过分。

屋子里除了一张炕,还有一台简单的灶,台上的水壶里的水烧的翻滚,灶台里满是刚熄的火星子。

低矮的炕头上,铺着的被子被单都是花花绿绿的碎花,因为盖的太久而被磨损了边角。

炕上墙壁上贴着的财神像斑驳不堪,墙壁周围都是坑坑洼洼的小洞。

这个破烂的小屋,熟悉又陌生。

一股酸意从夏立军的鼻尖涌了上来,他的眼圈渐渐泛红,心中一阵绞痛。

就在今天。

过年的前一天,妻女选择了轻生。

都是因为他!

都是他的错!

回想起前世的记忆,夏立军哭的泣不成声,他使劲地捶胸顿足,心中悲痛万分。

家里本就家徒四壁,前世就是因为他被罚了两千块钱,这强大的压力让妻子喘不过气来这才选择轻生。

而之所以被罚款,是因为夏立军撞见了老板娘同车间主任在偷情,那两人怕事情败露这才陷害他。

让夏立军不仅有了两千的债务,还进了牢里待了整整三年。

等他再回来时。

这里早就物是人非。

他的人生还有青春不仅就这么断送了,一同断送的还有他的家庭,他的妻女。

要知道,他的妻女多么无辜。

一想到这里,夏立军的眼中满是怒火,他愤愤地将眼泪水摁干净,穿上布鞋就要出门。

现在既然老天爷让他重生,那他一定要把这个仇报了!

刚走到了门口,木门猛地从外被人打开,一个穿着厚袄子的女人站在门口,她的双眼通红。

女人的手里还牵着个小娃娃,小娃娃虽然也穿着厚袄子,却也架不住小脸冻的通红。

两人看起来风尘仆仆。

他们便是夏立军的妻女。

冷不丁看到妻子那张熟悉的面容,夏立军的眸光一颤,嘴唇抑制不住地在哆嗦。

“老......老婆......”

他怔怔地向前走了两步,心中百感交集,抬起手来想要去触碰记忆中的那张脸。

前世在冰冷的牢狱中,妻女的面容无数次在夏立军的梦中出现。

本以为再也见不到妻女了。

夏立军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的眼中满是惊喜,恨不得将妻子搂入怀中述说他的思念。

哪想刘扬芳下一秒嫌弃地躲过了他的触碰,脸色难看至极,语气满为嫌弃。

“亏你还心安理得的在家里睡大觉,我跟楚楚在外面东奔西跑。”

“马上就要过年了,家里一分钱都没有,肉也买不起,难不成这个年啃红薯条子吗!”

楚楚站在了刘扬芳的身旁,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纯真,她激动地欢呼起来:“红薯!”

“楚楚饿了,想吃红薯!”

“爸爸可以给楚楚蒸红薯吗?”

家里实在是穷的揭不开锅,平日里一家三口吃的都是咸菜馒头。

偶尔吃一顿豆腐,或者红薯都算得上是一顿好的伙食。

别人家里炖了肉,院子里弥散着一股肉味时,能闻闻都算是过了一顿肉瘾。

看着女儿听到吃红薯都能这么开心,夏立军忍不住呼吸一滞,心口弥散着无尽的心酸。

尤其是楚楚身上还是一件穿了两年的旧衣服,家里抠抠搜搜度日,别说是衣服,就连买针线都难。

看的夏立军心中一阵发堵,自己真是个废物,竟然让两人过这样的日子!

嗓子眼像堵着一团棉絮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无比地痛恨自己。

为什么他这么的无能!

竟然让老婆孩子跟他受这样的苦。

“借到钱了吗?”

话刚一说出口,夏立军就后悔了,从刘扬芳的神情中判断。

钱的事,估计没着落了。

刘扬芳的面色一凛,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刚出去借钱,一个愿意借给她的人都没有。

这也就算了。

还白白地受了一顿羞辱,委屈在心中升起。

看着眼前这个窝囊的男人,刘扬芳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夏立军的鼻子破口大骂。

“借到了什么!”

“夏立军,嫁给你以后我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这几年过的越来越不是日子了。”

“别人谁家过年不是大鱼大肉,就我们家这样,都怪你不思进取,你要是争口气......”

“我们娘两也不至于这么丢人,活的这么地窝囊......”

在最后的那一瞬,刘扬芳彻底崩溃了,泪水绝堤一般涌了出来。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身子不断地颤抖。

满肚子的委屈无人可说。

一旁的楚楚懂事地搂住了刘扬芳的身子。

“妈妈,不哭。”

女儿越懂事,夏立军心中越发的苦涩,他的目光一狠,坚定地握紧了双拳。

“一会无论你听见了什么,看到了什么都不要相信,一定要等我回来!”

“我一定会让你们过年吃上肉的!”

对于当下发生的事情,夏立军也没有把握,他不确定能不能拦得住这消息。

现在只能给妻子打个预防针。

听到这话的刘扬芳,不由得苦笑一声:“还能有什么比没钱更坏的消息?”

吃肉?

几乎是想都没想,刘扬芳的眼中满是失望。

“你真以为肉是白捡的不成?”

“你还有心思在这骗人,我真是受够你了!”

 


对上刘扬芳那双满怀失望的双眼,她的神情满为的不信任,令夏立军越发心酸。

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想要开口解释。

但是又好像怎么样都解释不清。

夏立军最终还是无奈地保持了沉默,他俯身摸了摸女儿头,露出了一抹安抚的笑容。

“爸爸现在出门就给你去买好吃的,你在这乖乖等爸爸回来。”

小孩子并不会想那么多。

楚楚眼中流露憧憬之色,她兴奋地跳了起来,激动地拍了拍手:“好啊!”

那张被冻的通红的小脸上满是欣喜,她眨着大眼睛期盼地看着夏立军。

“爸爸,有没有冰糖葫芦。”

“隔壁家的二牛给我留了一根葫芦棍子,上面的冰糖渣子啃起来都甜丝丝的。”

“楚楚想吃葫芦。”

童言无忌。

对上这么一双童真的眼,夏立军的喉头哽咽:“有,什么都有,给你买很多根。”

一旁的刘扬芳听了这话嗤之以鼻,权当夏立军只不过是在许诺空头支票。

还没等她继续说话。

夏立军已经出门了。

见男人的背影渐渐隐入了夜色之中,刘扬芳更为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

她的眉宇之间覆上一片阴霾。

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现在吃饭都吃不起了。

每天都在因为捉襟见肘而在烦恼,这样的日子又有什么意义?

刘扬芳的双眸黯然。

离开后的夏立军正在前往厂子,这所皮鞋厂离他家并不是很远,走了几里路就到了。

他之前就在这里上班。

撞破了老板娘跟车间主任的丑事以后,那两人为了封口给了他一百块钱。

就算不收那一百,夏立军也不会多管闲事把这件事给捅出去,他又不蠢。

为什么无端给自个去拉仇恨?

偏偏就是因为那两人太不放心了,在用钱贿赂了他以后,再陷害了他。

夏立军万万没想到这两人报复起来这么狠。

既然上一世,你们让我家破人亡。

那这一世,我必然要让你们百倍偿还!

去往厂子的这一路上,夏立军的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念头,他的眼中满是坚定之色。

许是因为肚子里的怒火在腾腾燃烧,夏立军走路的步伐也越来越快,转眼就到了工厂门口。

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留在厂里加班不回家过年的员工也回了宿舍,整个厂里空寂一片。

偶尔也只能听到几声狗吠。

夏立军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偷摸到了车间主任的办公室,办公室里的灯没熄。

从窗户口可以看到里面有两道人影在晃动,隐约之间还有说话声,夏立军俯身贴在了门上。

他心里又是止不住地鄙夷。

这两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真是**!

办公室里的两人正贴着门大喘着气,倒是门外的夏立军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咱们商量一下正事。”

“你能说出个什么正经事来。”

陈大华冷哼了一声,“夏立军的事,你真以为给他一百就能让他封口了?”

冷不丁听到这个名字,陈大华顿时没了好语气:“一百还不够他封口的,小心他贪心不足蛇吞象。”

放在这个年代,一个月厂里的员工也就三四百,一百块真的也算不少了的。

“可我还是觉得不放心,要是他一个不小心就说漏嘴了,倒霉的可是咱们两。”

“到时候咱们可就来不及了。”

别说陈大华没什么好担心的。

但是这对于王梅兰来说可不一样,她好不容易勾上厂长,做了老板娘。

对她还算不错,至少每天都是好吃好喝地供奉着。

如果突然这种生活没了,让她摔入泥坑里,这是王梅兰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

一时间,她更加慌了。

“要不咱们把厂子里的那些机器弄坏,让他背了这个黑锅?”

“那个穷鬼到时候还不上钱,肯定会被抓进去,等他在局里待的时间够长,出来的时候谁还记得那点破事。”

看出了王梅兰的担忧,陈大华先一步已经想好了对策,他说这话时没有丝毫的罪恶。

好像理所应当一样。

原本只不过是想下套把夏立军炒了,哪想到这种办法,王梅兰有些犹豫不决:“这样会不会太狠了?”

进过局里蹲过的人。

到时候出来了,大半辈子也是被毁了。

陈大华可不像女人那样扭扭捏捏,他当下一口直接咬定,语气坚定:“必须要这么做!”

“不然他还会有说漏嘴的风险,这就是个定时炸弹,只要进了那个里头他才会安分!”

仅仅是隔着一扇门。

两人的谈话内容清晰地像是贴着夏立军的耳边说的,他气的浑身发抖。

好几次心中升起要冲进去同这对奸夫**撕破脸的念头,但都被他给压了下来。

凭什么这两人逍遥自在,他就得撑到这对**犯下的错?

这辈子,他绝对不会再让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对!

绝对不能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

夏立军的目光坚定。

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更大的代价!

他的双眸气的通红,咬牙切齿地从牙缝中挤出来一句话:“定时炸弹?”

“今天我就给你爆一次!”

 


两人既然已经将这个事情盘算下来,陈大华便打算等一下就去弄坏机器。

怎么样才能抓到这货的把柄?

不然光靠着夏立军的一张嘴,确实很难让众人对他的话感到信服,说话真要讲究真凭实据。

但是这个年代还没有手机,夏立军更没有相机这些,压根就找不到证据。

到底怎么办才行?

这边的夏立军心里愁的正在发慌,哪想从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道好听的女声,吓得他六神无主。

“哥,你在这儿干嘛?”

冷不丁从后面响起这么一道声音,让夏立军的脊背都在发凉,他浑然哆嗦了一下。

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

从脚底涌上来的一股寒气,直冲向了他的头顶。

完了!

要穿帮了!

办公室里头的两人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声音几乎是一瞬间戛然而止,没了动静。

眼前这位称呼夏立军为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厂老板的亲妹妹谭小雅。

谭小雅不仅长相生的清纯靓丽,气质更是脱俗于常人,就跟大明星一样。

她还是大学里的高材生,这次待在厂里是因为她才毕业,正是找工作的好时机。

厂老板不忍心她去外面受苦,就在厂里给她安排了个职位。

谭小雅平日里也很平易近人,同厂里的员工都是亲热地称呼叔和姨,一点也不会让人感到生分。

厂里不少的年轻人,渐渐地也动了心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把谭小雅作为他们的梦中情人。

谭小雅这一路上走来,小脸都被冻的红扑扑的,衬托的那双眼睛更加炯炯有神。

她的脖子上还围着一圈黑色围脖。

就算是穿着厚重的袄子,也丝毫不难看出她的身材曲线,足够令人心动。

办公室的门一打开,站在门口的陈大华刚一看到门口的谭小雅时,眼前一亮。

“小雅你怎么来了?”

只不过他的目光落在了一旁夏立军的身上时,陈大华的脸色直接拉黑下来:“你来这干什么!”

看得出来,陈大华对于夏立军只剩下厌恶还有嫌弃,恨不得再也见不到这个人。

不过还是让他失望了。

反应过来的夏立军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急忙地解释道:“陈主任,这不是快过年了,我来找你有点事。”

“天色都这么晚了,过来碰碰运气看你在不在,没想到我今个运气真不错。”

说完,夏立军还不忘傻笑了两声。

那笑声听到了陈大华的耳中,像是对他的嘲讽,他的脸色黑的跟锅底有的一拼。

有事?

按道理来说,夏立军就是个厂里最为普通的一个小员工,跟主任这些八竿子都打不着。

能有个什么事,让他一个小员工亲自跑一趟?

几乎想都不用想,陈大华已经揣摩出来了什么事,看向夏立军的目光冰冷。

那双眼里忽然闪过了一抹晦涩不明的光。

稍纵即逝。

快的令人捕捉不到。

陈大华的脸色一变,换上了一副和颜悦色地表情,忙拉开了门打开来。

“有啥事进来说,外面冷。”

不过接下来两人谈的事情,两人心知肚明,如果有谭小雅在场的话多少不方便。

虽然不知道这两人搞什么鬼,但是谭小雅也知道看人脸色,她不好意思地看了夏立军一眼。

“我来这里,就是看陈大哥屋里头还亮着,以为你忘记关灯了。”

“还不知道陈大哥这么爱工作,回头我一定要跟我哥好好说说。”

“既然两个大哥都有事要谈,你们尽管去说,我去转转,最后检查下厂里。”

这姑娘不仅人好看。

也会说话。

才两三句话就把陈大华哄的眉开眼笑,不过要不是夏立军在这里,他心里多少更开心点。

“回头等哥涨工资了,一定请你吃饭。”

夏立军没有说话,他的嘴角拉起了一抹讥讽的弧度。

等门一关上。

陈大华就像是换了一张脸,脸色顿时铁青一片,目光都像是带着森森的冷意。

“不是已经给了你一百了吗,你怎么又来了?”

做戏要做全套,夏立军皱巴着脸,满为苦涩地叹了一口气:“陈主任,你帮帮我吧。”

“我过来就是来找你预支点工资,明天就要过年了,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

“如果不是因为真的没有办法,我也不会来找你的。”

从眼中挤出了几滴湿润的眼泪,夏立军的模样看起来窝囊又狼狈,他耷拉着眉眼,真像那么回事。

真是个废物!

凭什么预支?

这狗东西真是好大的胆子!

从肚子里骤然升起了一股怒火,陈大华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人,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别太过分!”

“前两天刚给你预支一百,现在已经预支不了了!”

都怪家里的开销挺大。

再加上欠了亲戚不少的钱,临近年关都是来催债的。

所以那一百消耗的很快,夏立军身上哪还有剩下的。

不过他现在借钱也不是主要的目的,他主要是为了想彻底地激怒陈大华。

夏立军给陈大华使了一个眼色,无可奈何地耷拉着身子,满目惆怅:“既然陈主任没有办法。”

“那我就只能去麻烦其他人想办法了,小雅人那么好,一定会帮我去跟厂长说情通融一下的。”

顺着夏立军的目光看去,陈大华便看到隔着窗户玻璃外站着的一个娇小的人影。

外头的谭小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看到陈大华看着她,她咧开嘴笑了笑,忙挥舞着手打着招呼。

陈大华的脸上挤出了一抹僵硬的笑。

该死!

是他小看了夏立军这个废物!

竟然敢威胁他!

他沉重地叹了一口气:“立军,这点小事何必去麻烦厂长呢,不就是预支工资,我替你垫付了。”

“这也是看你过年不容易,不过这可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可不能再预支了。”

他的语气中暗含警告的意味。

夏立军权当未闻,他连忙感激涕零地连说说着谢谢。

殊不知,陈大华的脸上闪过一抹狠厉之色,他的目光森冷。

这可是你逼我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