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都市仙医陆寒

都市仙医陆寒

弄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不学无术的陆寒,每天都在做着不劳而获的梦,终于因为借高利贷而被沉了河!索性老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生死间他觉醒了上古传承,从此废柴逆袭,人生开挂走向巅峰。花都美女如云,让多少男人趋之若鹜,可陆寒却烦恼自己身边的美女太多了,不知道选谁好。

主角:陆寒,张歆   更新:2022-08-17 17: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寒,张歆 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仙医陆寒》,由网络作家“弄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不学无术的陆寒,每天都在做着不劳而获的梦,终于因为借高利贷而被沉了河!索性老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生死间他觉醒了上古传承,从此废柴逆袭,人生开挂走向巅峰。花都美女如云,让多少男人趋之若鹜,可陆寒却烦恼自己身边的美女太多了,不知道选谁好。

《都市仙医陆寒》精彩片段

“浩哥,你再给我几天时间,欠你们的钱我一定还!”

陆寒跪在地上,神情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身体不由自主轻微颤抖。

李浩抽了一口烟,蹲下身,将烟气喷在陆寒脸上,然后拍了拍他的脸,轻笑道:“陆公子,不是我不给你时间,老板那儿我也不好交差啊,你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抵押?”

陆寒艰难的吞了吞口水,脸上泛起苦涩:“公司我抵押给你们了,房子,车子我也抵押给你们了,再也没有其它东西了……”

“既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将他扔下河里喂鱼!”

李浩站了起来,挥了挥手,立即有两个壮男上前,往陆寒的头上套麻袋。

陆寒打了个哆嗦,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起身就跑!

他才二十多岁,人生还没享受过,不想这么早就死去。

只是他刚跑出去,便觉得脑袋一痛,头发已经被人给抓住,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

“胆子不小啊,还敢跑?”

李浩将烟头杵在陆寒的脖子上,顿时一股烧焦的味道传出。

“啊……”

陆寒痛得眼泪都出来了,但他被人抓着,根本就动弹不了。

“做干净一些!”

李浩说完,转身准备离去。

两名壮汉提着陆寒拖向河边拖。

“浩……浩哥,等等,我还有个未婚妻,我可以向她借钱。”

陆寒急忙喊道,生死关头,他想起了这个指腹为婚,但从未见过面的未婚妻。

李浩眉头一挑,来了点兴趣。

“行,那你给她打电话!五百万,一个子都不能少。”

陆寒脸皮直跳,他不过只借了一百万的高利贷,结果三月时间不到便成了五百万,打死他都还不出来,可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保命要紧。

拿出电话,翻到保存但一直没有打过的号码,陆寒手指有些颤抖的按了拨号键。

“嘟嘟~”

手机响了两声便被挂断,陆寒看了李浩一眼,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急忙又拨了一遍,这一次直接出现了忙音。

“看来你的未婚妻并不想管你啊。”

李浩挥了挥手,两名壮汉再次拖着陆寒向着河边走去。

“浩哥,我求你了,你再给我几天时间,我还不想死啊!”

陆寒声嘶力竭的大叫,脸上充满了绝望。

李浩根本不理他,重新点了根烟,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老板,陆家那小子已经被搞定,不会再出现了。”

说完,将手机收起,转身离去。

陆寒被装入麻布口袋内,上面栓了两块巨石,两名壮汉将他抬上一艘渔船,驶向着河中。

“噗通!”

几分钟后,陆寒被扔进了河中,在石头的拉扯下,直接向着河底坠去。

大量的河水灌进了他的口鼻,他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

渐渐的,陆寒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像是有一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眼前白茫茫一片,耳内听不到任何声音。

无数脏水从他的嘴里呛出,形成水泡,咕噜噜向上飘去。

他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开始不自觉的痉挛,脸上泛起乌青之色。

陆寒的挣扎越来越小,最后犹如死去一般,没有了动静。

突然!

一道光芒从他的胸前的玉佩散发而出,那是他母亲留给他的遗物,很快这团光将他包裹在内。

与此同时,一道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置之死地而后生,我的传承终于找到继承人了。”

陆寒并没有听到声音,他现在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玉佩缓缓融入他的胸膛,最后消失不见。

一股力量托着他冲出水面,落在了岸边。

……

望江市,金辉大厦,天妍集团。

“今天会议到此结束,散会。”

秦慕烟合上手中的文件,起身向着办公室走去。

她的办公室十分宽敞,整面的落地窗,可以让她将望江市的景色尽收眼底。

将门关上,秦慕烟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颈,拿出了手机。

看到上面被自己拉黑的陌生号码,她皱了皱眉,就在这时,手机响起,她看了一下是自己爷爷打来的。

“爷爷。”

秦慕烟接通电话。

“慕烟啊,小陆和你联系过没有啊?”

电话里传出秦明德有些苍老的声音。

秦慕烟脸色有些难看,“爷爷,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搞这指腹为婚的事!”

“呵呵,做人要有信用,他爷爷救过我一命,当年可都是说好了的,你可不能让我失信于人,否则我这老脸往哪里搁。

再说了,陆寒那小子我见过,一表人才,挺精神的!年纪轻轻的就开了一个网络公司,你俩在一起应该有共同话题,再过三天便是周末了,我安排你们见次面如何?”

秦慕烟真想将手机给扔了,但秦明德从小就疼爱她,在几个兄弟姐妹中对她最偏心,闻言只好道:“爷爷,见面可以,不过谈不拢的话,您就别勉强我了了成吗?”

“行行行,只要你肯见面,至于后面的事,以后再说!”

秦明德说完便挂了电话。

秦慕烟揉了揉自己眉心,头疼不已,坐回到自己的老板椅上,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堆资料。

第一张资料上有着陆寒的照片,上面有从幼儿园开始到他开公司,每一件事都清清楚楚写在了上面。

“金陵叶家三公子不进入家族集团,却跑到望江自己开公司,难道是因为父母双亡,被排挤了吗?”

秦慕烟看着资料喃喃自语。

……

“唔。”

陆寒缓缓睁开眼,只感觉浑身无力,全身好像跑了马拉松一样酸痛无比。

“咦?你醒啦!”

一道清脆的女声传入他的耳内。

陆寒扭头看去,就见一具白花花的身姿出现在眼里,陆寒吓了一跳,怎么会有个不穿衣服的女人在自己面前?

但很快,白花花身体消失,变成了人体骨架和无数的血管,以及跳动的内脏。

陆寒正惊愕间,双眼陡然感到一阵刺痛,眼泪都冒出来了。

这时,又听到那声音道:

“你怎么哭了,哪里不舒服吗?”

陆寒正想回答,可骤然间,无数信息疯狂的在他的脑海里喷涌而出,几乎快将他的脑袋撑爆。

足足过了十多分钟,他才逐渐将这些信息消化,满脸震惊……


“我居然获得了上古传承!”

陆寒喃喃自语,感觉自己像在做梦一样,而刚才之所以能看到白花花的身体,是因为他拥有了传承中的透视功能。

“你没事吧。”

梁秋珊奇怪的看着陆寒,他脸上的神色不停的变化。

激动,兴奋,惊讶,十分复杂。

她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莫非自己救回来的是个神经病?

陆寒重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没有多少家具,看上去有些贫穷,最后眼光落在梁秋珊身上。

一抹惊艳划过。

居然是一位难得一见的美女。

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让人看一眼便忍不住沉沦进去,高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唇,好似精致的瓷娃娃一般。

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看上去十分清爽,特别让陆寒多看几眼的便是那一双大长腿,笔直纤细,自己也算是见过不少美女的人,但眼前这少女却给人一种特别清纯的感觉。

想到自己刚才不惊艳的透视,那雪花般的肌肤仿佛又出现在眼前,陆寒的心跳有些加速。不过他知道自己这透视眼暂时不能用了。

那是需要消耗灵气的。

就刚透视那一下,几乎让他眼睛都刺瞎了……

“谢谢你救了我。”

陆寒诚恳的说道。

梁秋珊听到陆寒说话正常,稍稍松了口气,露出甜甜的笑容。

两人交谈了一阵,得知梁秋珊是望江大学高三学生,说起来也巧,自己还是她的学长。

有了这层关系后,两人倒是亲近了不少。梁秋珊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学长,你怎么会被人装到麻布口袋里?”

陆寒顿时想起了李浩,双拳紧握,眼里闪过一丝寒芒,猛地站了起来!

“学妹,大恩不言谢,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号码,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找我。”

陆寒从西装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还好装名片的盒子防水性好,名片还能使用。

抽出一张放在桌上,陆寒便离开了。

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按照传承所说,他必须找个安静的地方修炼,感应灵气!

提高自己的境界,这样才有可能报仇。

“哎呀,你还有伤,怎么……”梁秋珊看着陆寒离去的背影,走到桌边拿起名片,若有所思看了一眼放进了包里。

……

望江市,城北朝阳小区,三栋二单元一楼,这是陆寒父母留给他的老房子。

他自己买的已经全部抵押给了李浩,唯有父母留给他的这间房子,他一直没有抵押。

开门,一股霉味迎面扑来,自从父母车祸去世后,他便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三年了,看着房间内熟悉的一切,他鼻子有些泛酸。

重新打扫一遍后,他盘膝坐在地上,按照《吞天决》的运行功法,开始感应这天地间极其稀薄的灵气。

这《吞天决》按照传承所说,乃是一种极为霸道的功法,可以吞噬修道者的发出的灵气,修炼到巅峰更是有无穷的妙用。

陆寒这一修炼便是数个小时,但他没有察觉到丝毫气感,不由失望之极。

难道是自己的资质不够吗?

他起身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正想泡一袋方便面,视线却落到了电视柜上面放着的一串红色的玉石手链。

那是他母亲花大价钱从一个珠宝商那里买来,还到寺庙里请了高僧开光,为的就是保陆寒平安。

睹物思人,陆寒眼前似乎出现了母亲的笑容,他缓缓走过去拿起手链,只觉眼睛感到一阵温热涌来,就见玉石手链中有丝丝气体漂浮而上,缓缓映入他的双眼。

紧接着一条信息浮现在眼前。

‘鸡血石手链,古董。’

正当陆寒感到诧异之时,一股异样的舒适感传来。

进入双眼的气体好似有灵性一般,在陆寒体内按照《吞天决》的运转路线流窜。

陆寒一惊,连忙坐下,仔细感应。

在那头发丝般的灵气运转下,他渐渐的感觉到了天地间的灵气。

这些灵气十分的驳杂,蕴含了大量的其他物质,进入陆寒丹田后,被《吞天决》过滤,最后只剩下很小的一部分。

数个小时后,陆寒结束修炼,只感觉神清气爽,全身说不出的舒坦。

“嗯,这什么味道这么难闻?”

陆寒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身上不知何时沁出了一股黑污,将他的全身覆盖,那恶臭的气味让他差点吐出来。

他赶紧洗了个澡,感应了一下自己的境界,按照传承所说,自己现在已经踏入了凝气一层。

不仅五官的敏锐比起之前提升了不少,就连身体素质都强悍了许多,他感觉自己现在的力气,就算是一头牛,也能一拳轰倒。

“叮铃铃~”

电话声响起,陆寒顺手接通。

“秦爷爷。”

“小寒啊,这个周末有空吗?”

秦明德的和蔼的声音传来。

“有啊,怎么了?”

“我想让你和慕烟见一面,你俩都互相不认识呢。”

陆寒愣了一下,和未婚妻见面?

他想起秦慕烟挂自己的电话,自己倒要去看看这个望江第一美女到底有多傲气。

“行啊,秦爷爷。”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会让慕烟将地址,时间发给你。”

秦明德说完挂了电话。

陆寒摇了摇头,吃了点东西继续修炼。

第二天,陆寒从打坐中醒来,他一夜都在修炼,可修为没有什么增长。

“速度太慢了,如今的天地灵气太稀少,看来我还得去寻找玉石。”

有了鸡血石手链的经验,陆寒将注意打到了古董上面。

换了一身休闲服,陆寒摸了摸口袋里的钱,吸了一口气,向着古玩街走去。

他以前为了附庸风雅,和一些大人物搞好关系,没少来这条街,但买的都是赝品,几乎成为了这条街的笑柄。

当他路过树苑咖啡屋时,突然听到一声惊呼,接着便是一个女子声音响起:

“抢劫啊!”


听到女子的喊声,陆寒一怔,这都和谐社会这么久了,居然还有在大白天抢劫的,急忙看了过去,就见一穿着黑色衣衫的瘦小伙子,手里拿着一个女式包,正在玩命飞奔。

在他身后追着一名时尚女子,但由于穿着高跟鞋,又是包臀裙的职业套装,根本迈不开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包消失在拐角处。

苏沁雪几乎要抓狂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出来谈生意居然会遇到抢劫。

本来在公司也能谈,但她太厌倦公司里的死板了,便想着放松一下,选了树苑咖啡屋的户外桌子。

正等着客户过来,结果就发生了这种事,包里的钱她没有多看重,她在乎的是包里的珠宝设计图,那可是她熬了几个晚上,专门为高端定制客户设计的。

眼见追不上,苏沁雪赶紧拿起手机报警。

陆寒见状想都没想,拔腿便追了过去。

这一跑动起来,他才知道凝气一层对自己的身体改造有多大,太快了,完全超越了他以前的速度,不过几秒钟便拉近了和抢劫犯的距离。

黑衣小伙听到身后的风声,回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刚才都还没有人在后面追自己,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赶紧加快了速度,他可是学校运动会的长跑冠军,耐力非比寻常,以前抢劫过不少单身女士,都因为跑得快而得手。

但三秒钟后,他的脸色便变了,自己引以为傲的速度在对方面前连屁都不是,陆寒已经超越了他,将他拦了下来。

黑衣男子见状,顿时从兜里掏出一把水果刀,恶狠狠的道:

“小子,我劝你少管闲事,否则今天爷让你见见血。”

陆寒咧嘴一笑,手一伸,黑衣男子只感觉眼前一花,接着手上一轻,他手里的刀和包便全部到了陆寒手中。

“我靠,魔术师吗?”

黑衣男子惊呼一声,知道今天遇到高手了,立即转身冲入旁边的商场内,转眼间消失不见。

陆寒也没有兴趣去追他,拿着包往回走,刚到拐角,便和苏沁雪撞在了一起。

苏沁雪直接撞进了陆寒怀中,两人顿时贴在了一起,陆寒立刻感受到胸膛被一团温软贴住,弹性惊人。

苏沁雪正要发怒,却瞥见陆寒手中的包,脸上顿时一喜,向后退了一步。

“你帮我把包追回来了?”

陆寒这才有空打量面前的女子,一头黑发简单盘起,肌肤胜雪,瓜子脸上因为跑动而沁出了几颗香汗,本是冷艳的脸庞,看上去居然有些楚楚动人。

眉如远黛,眸似星辰,一身得体的职业装,将她的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性感的同时又显得干练。

“你是苏沁雪?”

陆寒眯了眯眼,没想到望江市珠宝行业,排行第三的雪瑞珠宝集团的千金会出现在这里。

苏沁雪见对方认出自己,也不意外,她自从去年从国外学习完珠宝设计回国后,便担当起了雪瑞珠宝的代言人。

公交车上,电视广告上,可全是她的身影,望江市可能很少有不认识她的。

“谢谢你,将我的包追回来,我请你喝杯咖啡。”

苏沁雪看了看时间,距离和客户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会,便准备感谢一下。

陆寒没有拒绝,苏沁雪请客的咖啡,可不是谁都能喝得到。

这次,没有在户外,苏沁雪选了一个卡座。

“不知先生如何称呼,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苏小姐,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这是我的名片。”

陆寒说着,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苏沁雪接过,轻念出声“明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陆寒挠了挠头,“已经破产倒闭了。”

苏沁雪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将名片放入了自己的包里。

突然,她的眼神一顿,脸上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陆先生,你手上的手链能给我看下吗?”

陆寒将手链递了过去。

苏沁雪立即从包里找出鉴定珠宝用的工具,一番操作后,看着陆寒的眼睛道:

“陆先生,你这手链乃是罕见的六面血极品鸡血石,不知能否割爱,卖给我。”

陆寒伸手将手链拿了回来,摇了摇头,“抱歉,苏小姐,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遗物。”

苏沁雪一愣,随即感觉有些惋惜。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如此极品的鸡血石,想要自己收藏,不过既然是陆寒母亲的遗物,她自然也不好强求。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陆寒觉得这苏美女,似乎并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平易近人,她的语气并不冰冷,但总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苏小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谢谢你的咖啡。”

陆寒见苏沁雪不停的在看时间,知道她还有事,识趣的告辞离开。

苏沁雪点了点头,拿出手机道:“加个好友。”

陆寒感到很意外,这种级别,这种身份的美女居然主动要加自己好友,莫非对自己……

但下一秒,他便知道自己想错了,加上好友后,他立即收到了十万块钱的转账。

陆寒无语,这是摆明了不想欠自己人情。

出了树苑咖啡屋,陆寒双手插在裤兜里,溜溜达达的向着古玩街而去。

“哟,这不是陆寒吗?听说你公司破产了,还有钱来买古董?”

刚到古玩街,没走几步,身后便传来有些戏谑的声音。

陆寒皱了皱眉,这个声音他很熟悉,自己上大学时便一直和自己不对付。

他缓缓转过身,突然神情一滞。

只见身后站着一男一女。

男的穿着一身名牌西装,带着金丝眼睛,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样子,此刻正一脸玩味的看着陆寒。

而在男子身边,则是一名面容姣好,身材高挑,烫着一头大波浪的美女。

见陆寒的眼神一直看着张歆,赵宏扬眉头一挑,皮笑肉不笑的道:

“怎么,不认识了?她可是你的初恋,不过,现在是我女朋友!”

“老公,说什么呢,人家才不是他的初恋,他这种人也配。”

张歆搂着赵宏扬的胳膊摇晃,看向陆寒的眼神充满了鄙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