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她现在什么都不稀罕了

她现在什么都不稀罕了

连衣水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嫁给薄钦呈之后,两年来,他们仍旧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再难攻破的心,两年了总会有些变化,可他仍旧铁石心肠,对自己犹如对待陌路人。放弃吧,为保住最后一点尊严,莫以桐主动提出了离婚。

主角:莫以桐,薄钦呈   更新:2022-08-17 17: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莫以桐,薄钦呈 的女频言情小说《她现在什么都不稀罕了》,由网络作家“连衣水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嫁给薄钦呈之后,两年来,他们仍旧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再难攻破的心,两年了总会有些变化,可他仍旧铁石心肠,对自己犹如对待陌路人。放弃吧,为保住最后一点尊严,莫以桐主动提出了离婚。

《她现在什么都不稀罕了》精彩片段

“慕小姐,恭喜你,已经怀孕一个月了。”

医生的祝贺声下,莫以桐的脸蓦地变得苍白,血色褪尽,小心翼翼的询问:“是检查错了吗?我是胃病......不可能怀孕,麻烦你再重新看一下。”

“慕小姐,你一个月前有过行、房吗?”

“有......”

“有做过措施吃过药吗?”

莫以桐想到薄钦呈归来的雨夜,又摇了摇头。

“那就对了。”医生匪夷所思的笑,“既然行、房了,又没有吃药,怀孕几率是很大的,怎么会不可能怀孕呢?”

莫以桐知道无从反驳,掌心在胸口攥紧,犹豫再三:“那,医生,你能不能帮我改一下单子,让我显示不怀孕,拜托了,我可以给你很多钱......”

医生皱眉:“慕小姐,我们是正规医院,动病人检查单是违法的,你要是没什么事就请离开。”

“下一位!”

莫以桐捏着单子,浑浑噩噩从医院出去,看着喧闹的大街,却有些不敢回去,她怕让薄钦呈得知他怀孕的消息,那个男人容下她已经是仁至义尽,这个孩子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拿掉。

指尖颤颤巍巍抚上腹部,她低头,真的很想把这个孩子留下来......

还没来得及想好对策,薄钦呈的电话就打过来,莫以桐踌躇再三接下,那头声音低沉发闷,“检查完了吗?回来。”

薄钦呈耐心很有限,一般让她回去,期间不得超过三十分钟。莫以桐坐车一路上都在忐忑,赶到别墅大厅的时候,薄钦呈正从三楼封禁处下来。

他今天穿着件丝绸睡衣,领口敞开,露出男人健硕蜜实的胸肌,头发梳理脑后,五官是叫任何人看一眼都过目不忘的俊美,也是这样万里挑一的特性,生生在六年前,套住了莫以桐的心,让她心甘情愿当了两年无名无实的薄夫人。

下楼时,他两指间夹着烟,到莫以桐跟前的时候,烟味扑过来,莫以桐想到自己怀孕了,下意识屏住呼吸,蓦地听到他在问。

“检查结果怎么样?”

莫以桐只将呼吸秉得更紧密,大气都不敢出,带着侥幸回答:“还......还好,没什么问题......”

“前两天在老宅干呕是因为什么。”

“胃病。”莫以桐抿唇,不敢去对薄钦呈的黑眸,“那段时间吃饭不规律,老、毛病了。”

说完之后,气氛异常的陷入了沉默,男人灼人的视线从上方投射,莫以桐咬紧下唇,双手恐慌的绞紧。

正当她以为暴露了,薄钦呈侧身往沙发去,“去做饭,饿了。”

莫以桐愣了愣,心中又不免带着几分侥幸,急忙去厨房忙碌。

她习得一手好厨艺,归功这点,除了去每月一聚的老宅,这是为数不多她能与薄钦呈安静相处的时候,薄钦呈喜欢吃她炒的菜,偶尔也会留在别墅尝菜,尽管很多时候,是为了看那个人。

半个小时后,三菜一汤做好,她给薄钦呈盛汤,然后坐在一旁,安静用餐。

她本是粗人,薄钦呈逼着她学会了优雅,如今她做到可以和薄钦呈一般,就是不能同他一样就连吃饭,都像是从画中出来,令人百看不厌。

饭后,她起身收拾碗筷,拿到薄钦呈面前的碗筷时,他突然开口:“我跟杨庆打过招呼了,今天你和他一起去。”

杨庆是薄钦呈的贴身助理。

莫以桐动作顿了一下,仓促问:“去哪里?是老宅那边叫我过去吗?还是她以前的朋友......如果不着急的话可以缓一缓等明天吗?我今天刚刚做完检查——”

“去医、院。”

薄钦呈眼皮也不抬一下,“莫以桐,我以为你会识趣吃药,这个孩子不能留。”

 

 


 

 

莫以桐僵在原地,眼圈腾地红了一圈,原来这个男人知道,他早在打电话的时候就清楚她怀孕的事了,可他一开始不戳破是为了什么?看她自以为躲过他眼线后的侥幸,再到现在濒临崩溃吗?

她紧咬住下唇,竭尽所能的平复心情,因为薄钦呈不喜欢她哭哭啼啼:“钦呈......我以后会乖乖听话,孩子......孩子能不能留下来?我保证他不会烦到你,等慕轻柔醒了以后我就带着他离开,保证对你而言,和世界上没有他一样。”

她声音的颤抖,未曾让薄钦呈又半点心软,反而黑眸覆上淡淡的嘲弄,看她:“莫以桐,别异想天开,如果不是因为你这张脸,你连当上薄夫人锦衣玉食的资格都没有,我可以容忍你偶尔的逾越,但能生下我薄钦呈孩子的,自始至终都只有轻柔一个,你还不够格。”

你还不够格。

真残忍啊,这五个字,比鞭子打在身上还疼。

怎么薄钦呈对她就这么狠呢?

莫以桐难以呼吸,大厅外传来动静,她抬头,杨庆已经来了。

薄钦呈耐心到底,发号施令:“杨庆,动作麻利点,带她去私、密一点的医院,不许透露出半点风声!”

莫以桐瞳孔震动,对方视她腹中胎儿为猛兽的态度,令她五脏六腑都痛得如同刀搅,“不要......钦呈,不要!”

薄钦呈熟视无睹,给杨庆眼神。

莫以桐脑袋一片空白,扑通给薄钦呈跪下。

“钦呈,我求求......我求求你!只要你让我生下这个孩子,你让干什么都可以,孩子生下以后我会马上送走!只要你肯放过他!”

她砰砰磕头,磕到满头是血。

薄钦呈只给一个嫌恶的眼神,“莫以桐,你真对不起你这张脸,如果是轻柔,她绝不会有你这么软的骨头!”

莫以桐想笑。

是啊,慕轻柔干不出磕头哀求的事,那是因为慕轻柔被薄钦呈深爱,是薄家继承人的掌心宠,即便昏迷数年,也仍然被不离不弃,可她算什么?

一个仅仅和慕轻柔长相一致的替代品,除了磕头以外,她还能怎么办?

“我只想把孩子留下来......”

“不可能。”好看的薄唇下,吐露出的是冷漠决绝的字句,他已经厌烦和莫以桐争论,转头对杨庆说,“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她带过去!不要耽误时间!”

杨庆闻言,立即上前,拽起跪在地上的莫以桐。

“不要!我不要去!”她奋力挣扎,泣不成声:“钦呈!我求求你了,你就这么容不下他,容不下这个孩子吗?他也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薄钦呈坐在餐位上不予理会,连半点眼神都不施舍。她口中的亲生骨肉,在他眼里连条狗都不如。

莫以桐陷入绝望,惨败的摔在地上,腹部一阵一阵的抽痛,小生命似乎也在努力,证明自己的存在,她泪一滴一滴掉下来。

“叮叮叮——”

就在这时,三楼的警铃作响,响彻整个大厅。

莫以桐愣住,还没反应过来,薄钦呈已经疾步冲上三楼。

这个警铃说明慕轻柔身体状态出现了改变,而慕轻柔出事,薄钦呈永远冲在第一线。

杨庆也马上动身上去,在薄钦呈身边贴身伺候都知道慕轻柔的重要性,重要到哪怕莫以桐现在急着去死,也要放在次位。

一晃神的时间,大厅已经无人。

莫以桐靠在门框,努力蜷缩身子去缓解情绪过激腹部带来的抽痛,“没事了宝宝......”

她密汗层层叠起,脸色惨白,唇角却带着几分庆幸的笑:“你安全了,妈妈会保护你。”

她要留下这个孩子,不顾一切,即便薄钦呈恨她。

 

 


 

......

薄钦呈确认慕轻柔无事以后,才从三楼下去,看到大厅空无一人,他皱眉问杨庆:“莫以桐人呢?”

杨庆也愣神,没等回答,薄钦呈的手机响了,是老宅打来的,他接下电话,那头传来薄夫人的笑声,“钦呈,你这孩子,有喜事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轻柔怀孕了,你快回来。”

薄钦呈到老宅的时候,莫以桐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小口吃东西。

薄夫人在一旁拉着她的手高兴,莫以桐看到他来,顿了一下,头低到了锁骨处,不敢与他对视。

他怒火中烧,气极反笑:“好!很好!”

软绵的兔子竟然也有反抗的时候,给他来这么一招。

莫以桐克制不住浑身发抖,薄夫人察觉到不对劲,皱眉瞪薄钦呈:“什么很好,你态度端正一点,轻柔都怀孕了,你不高兴吗?”

薄钦呈咬着牙,生冷的盯着莫以桐:“我怎么会不高兴,我高兴坏了。”

薄夫人笑,“是应该高兴,这是大喜事,你们结婚都两年了,终于有了动静,这无论是千金还是少爷啊,对我们薄家来说都是一桩好事。你小子可要盯紧一点,轻柔身体这么不好,要孩子出了问题,我拿你试问。”

聊着聊着,薄夫人想起来:“我厨房还煲着汤,我去看看。”

莫以桐后怕,也急忙起身,“妈,我陪你!”

“你站住!”薄钦呈冷眸泛着寒气,像是锁定猎物一般,危险的眯紧双眸,“我还有话要和你聊。”

薄夫人未曾察觉,只当小两口又在闹脾气,含笑攥着她的手安抚:“轻柔,你别紧张,其实你看钦呈表面上冷漠严肃,实际上他比任何人都高兴这个孩子的出现,毕竟他那么爱你,你们夫妻两个,好好聊一聊。”

爱?他当然爱,只可惜爱的不是她,是真正的慕轻柔。

莫以桐死命抿住唇,眼睁睁看着薄夫人前往厨房。

“啊!”下一秒,她手腕被男人大力勒紧上提,含着恐慌的双眸被迫对上男人生冷骇人的视线。

“莫以桐,是我以前看扁你了吗?怯懦的你竟然有这本事来忤逆我!”

不用想也知道,薄钦呈的恼火。

莫以桐声音发抖:“钦呈......我真的不求别的,我只想要这个孩子活下去......”

“你觉得我会信吗?”薄钦呈冷笑,眼里尽然都是嫌恶:“莫以桐,别以为我不清楚你可笑的心思,你都能宁可世界上没有莫以桐也要扮演轻柔,当我的妻子,生下我的孩子以后你会乖顺的离开?现在都敢这么忤逆我,保不齐以后会不择手段的选择曝光孩子,你这种女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犯贱了。”

莫以桐眼眶发红,他说话太狠了,像是一把尖刀扎入,又漠然的任其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就连她卑微的喜欢,也被称之为可笑的心思......

“我......”

“你什么?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留下这个孩子,莫以桐别告诉我,你只是爱我到想保留他,日后来怀念我?”他肆意嘲弄,“莫以桐,别异想天开,我没那么愚蠢。你最好听我的话马上去医院,要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薄钦呈的狠,她一直都明白。

莫以桐柔唇颤抖。

薄夫人从厨房出来,感觉到气氛不对劲,皱着眉头将莫以桐护在身后,“发生什么事了?”

薄钦呈动了一下薄唇解释:“没什么,她今天生我气,突然跑来了老宅,不过我们已经聊结束了,等下就带她走。”

“你要是当老公当的称职,轻柔能跑来老宅?说到底还是你不够好。”薄夫人丝毫不偏袒自己的亲生儿子,将莫以桐护在身后,安抚的说:“轻柔,别听他的,你要是不高兴,就住在老宅,我天天陪你出去逛街。”

“妈。”薄钦呈蹙眉。

莫以桐缩在薄夫人后方,忐忑的看了薄钦呈一眼,狠狠咬牙:“妈......我确实不想回去了,我在老宅陪你两天。”

话音落下,薄钦呈黑眸陡然酝酿起狂、风暴雨,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莫以桐在这一刻已经窒息了。

她不敢再言语,薄钦呈指尖一点一点收紧,被忤逆的燥意令他周遭气息泛冷,紧接着,他却突然笑出来:“轻柔,你还在怪我忙于工作不陪你是吧?好,这两天你既然想在老宅,我也留下来陪你,等你消气了,我们一起回去。”

薄钦呈的笑如沐春风,可与她而言,却宛如梦魇。

莫以桐陡然脸色大变,几乎要喘不上气,半晌才急促道:“你的东西都还在别墅——”

“没关系,将就两个晚上还是可以的。”

他每夜都要上三楼,陪着昏迷的慕轻柔聊天谈心,此时此刻竟然宁可将慕轻柔丢在别墅,也要盯着她。

莫以桐恐慌不已,薄钦呈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放过她对吗?

她有些绝望,也有些后怕,后面即便是躲着薄钦呈,最后晚上睡觉,还是要睡同一间卧房。

薄钦呈提前进去,她在卧房门口犹豫不决半个小时,最终硬着头皮推门进入,房间瞬间涌出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坐在阳台的男人穿着丝绸睡衣,风吹散他凌乱的发丝,黑眸浸入黑夜,亦如暗夜捕捉猎物的猛兽。

莫以桐瑟瑟发抖,他道:“过来。”

莫以桐颤颤巍巍前去,每一步后背的汗意都加上一层,还没等完全靠近,猛然伸出一只手,遏制住她的喉咙,一瞬,对上男人怒火滔天的黑眸。

“莫以桐,你好大的胆子!”

莫以桐浑身发抖,薄钦呈气得胸口炸裂,“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真不知道痛!”

他扒开她的衣服,冷风下,凉意刺骨,莫以桐打了一个激灵,马上反应过来,“钦呈!”

她慌张失措:“你干什么!”

“干什么?”薄钦呈手上力道不减,将她甩到阳台的桌子上,玻璃反射下,精致的脸一片冷漠的戾气:“你说呢?”

他掐住她两只胳膊背后,动作粗鲁。

“想要这个孩子不就是想缠上我,让我这样对你吗?否则你这种窝在贫民窟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被别的男人看上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多期待,每一次都贱兮兮的凑上来,今天我满足你!”

莫以桐惊恐睁大双眼,她的孩子会出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