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九天仙帝

九天仙帝

说一段神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自从夺得了九天第一神器之后,余凡这个青羽大帝成了香饽饽,当然大家的目光都在拿把第一神器——镇魂古琴身上。一次震撼天地的争斗,青羽大帝被九天十帝围追堵截,为保灵识,他被迫转身重生。如今他只是一名青楼乐师,一点点调养生息,直到被封印的记忆解除。

主角:余凡,杨思语   更新:2022-08-17 17: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余凡,杨思语 的女频言情小说《九天仙帝》,由网络作家“说一段神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夺得了九天第一神器之后,余凡这个青羽大帝成了香饽饽,当然大家的目光都在拿把第一神器——镇魂古琴身上。一次震撼天地的争斗,青羽大帝被九天十帝围追堵截,为保灵识,他被迫转身重生。如今他只是一名青楼乐师,一点点调养生息,直到被封印的记忆解除。

《九天仙帝》精彩片段

“臭丫头,身为醉仙楼花魁,居然敢跟这穷乐师私奔,好大的胆子!”

“赵公子哪一点儿比不上这穷乐师,人家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可比这穷乐师好千倍万倍!”

“给我打死他!断了杨思语的念想!”

雨水打在余凡脸上,脸上的血水被无情地冲刷在地上。

“思语……”

视线越来越模糊,只看见那抹红色的身影被强行带走。

余凡是醉仙楼的乐师,与花魁杨思语日久生情,早在暗中私定终身。

未曾想到赵将军之子赵明看上杨思语,与醉仙楼沆瀣一气,对杨思语逼婚。

余凡不得不犯险潜入醉仙楼,将已穿上红装的杨思语带走,两人远走高飞,找一个谁都寻不到的地方。

但还是被追上了,不仅杨思语被抓走,余凡身负重伤。

别说再去把杨思语抢回来,余凡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唔!”

余凡突然感觉大脑一阵疼痛,一股强烈的痛楚不断**着大脑。

头痛又犯了,自从余凡记事起,脑袋总会莫名其妙的头痛,寻遍城内的医师都找不到原因,还耗尽了余凡全身的家当。

不过这次的疼痛,比之前更甚。

也许是身体重伤的缘故,伤上加伤,恐怕真撑不过这一劫了。

“青羽大帝,交出镇魂古琴!”

“想夺镇魂古琴,尔等也配!”

“狂妄!这九天第一魂器,你也配拥有!”

“哈哈哈!九天十帝都齐了,这么想要镇魂古琴,先听我一曲断肠!”

记忆疯狂地拥入余凡的大脑,原来自己的前世竟是九天仙帝,为保神器镇魂古琴陨落,转世重生成现在的自己。

九天十帝!

迟早会重回九天,找你们算账!

余凡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势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连忙盘腿坐起身,消化前世的记忆。

“嗯?不对,仙帝转生,应该一出生便有前世记忆,我的记忆竟被人封印了。”

余凡露出疑惑的表情,记忆封印,能有这等手段的人,修为必定不会低。

应该与自己的身世有关,看来这一世自己的家族不简单。

可惜对家族的一切,余凡没有任何了解。

他只知道自己是被一对老夫妻在山中捡到,身边只有一块带着余凡二字的白布。

收养自己的老人,早在数年前相继去世,若不是余凡对乐器有着无师自通的天赋,怕是要饿死街头。

余凡不再去想自己的身世,自己没有任何线索,只能以后想办法。

余凡摊开手掌,先凝结自己的丹田,现在最严重的是将杨思语抢回来!

“镇魂古琴!”

“居然还在!”

余凡感受到自己丹田内的异样,没想到竟是藏着镇魂古琴,此物怎会随自己重生。

自己伤势能快速恢复,应该与镇魂古琴有关。

余凡将镇魂古琴取出,不过手中的镇魂古琴竟黯淡无光,应该是损坏严重,已经没有原本的威能。

可尽管如此,还是比那些寻常的魂器要强大,毕竟镇魂古琴是九天第一魂器,十帝都要觊觎的宝物。

余凡闭上眼睛,将手轻放在镇魂古琴上。

不知道为何,手指竟不自觉地拨动起来,弹出的琴音,正是九天六大神曲之一的断肠曲,余凡曾经练过无数遍的琴曲!

余凡全身心融入琴音中,不知不觉中,自己的修为竟随着琴音突破。

当手指停下,只剩下余音时,余凡才睁开眼睛。

他的修为,竟达到练气期六层!

“这镇魂古琴竟自成功法,有点儿意思,不愧是九天第一魂器。”余凡惊讶地看着镇魂古琴。

通过琴音修炼,竟能像功法一样**丹田运转,将琴音转化成丹田内的灵力。

不过镇魂古琴破碎,威能十不存一,所以无法将断肠曲的效果完全转化。若是将镇魂古琴修复,弹完这曲断肠,余凡的修为将飞一般提升!

“练气期六层,足够了。”

余凡站起身,将镇魂古琴背于背上。

如果他记得不错,赵明身边的武者,最多只有练气期七层,能够对付!

思语,等着我……

醉仙楼内挂满红彩,布置得十分隆重。

赵明可是王城大将军家的公子,就算是纳妾,也得是最高规格。

金州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都来到醉仙楼,谁不想趁机与赵明攀上关系,若是得到赵明赏识,说不准能到王城混口饭吃。

王城才是荒海王朝最核心的地方,赵将军能在王城混得风生水起,可见其在荒海王朝的地位之高。

“恭喜赵公子得此等绝色佳人!”

“杨思语美名早已盛于荒海王朝,能成赵将军之子的妾侍,实乃大幸。”

“听说醉仙楼的乐师觊觎花魁美色,也不照照镜子,就他也能与赵公子比?”

“是那个叫余凡的乐师吧?早就发现他看花魁眼神不对,没想到竟敢在大婚前掳走新娘,真是胆大包天!”

一位位宾客落座,对于杨思语他们是再熟悉不过。

想听杨思语一曲,可得花费上千铜币,但能见杨思语一眼,确实值得。

整个荒海王朝都知道金州城的醉仙楼有一位倾国倾城的佳人,其容貌堪比九天之上的仙女,多少人为一睹芳颜,千里迢迢赶来金州城!

此等佳人,能嫁给赵将军之子,也算是一段佳话。

鸨母正热情地招呼着客人,醉仙楼上下都没闲着。

“诸位!”

一道通红身影走到中央,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此人正是赵明,也就是今日婚宴的主角。

而在赵明身后,还站着两个身穿铠甲的男子,这二人就像两座大山一样护着赵明,片刻不离赵明一步。

赵明扫过众人一眼,然后笑着说道,“诸位,今日是我纳妾之日,我甚是高兴。”

“今日来宾,姑娘费用,我买单!”

赵明话落,下方掌声雷动。

众人纷纷看向醉仙楼的姑娘,醉仙楼的姑娘排成一排,笑盈盈地走入宾客席中。

“赵公子,到时候了吧?”醉仙楼的楼主刘奇谄媚地走到赵明身旁,搓着手笑道。

赵明瞥了刘奇一眼,笑着点头,“这次没问题了吧?”

刘奇连忙笑道,“赵公子说笑了,之前都是意外,那穷乐师怎能与赵公子比。”

“我已吩咐手底下的人严加看管,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刘奇口中的话刚说完,两道身影撞破大门,跌在醉仙楼内。

这二人,是被人踹进来的!

 


“何人竟敢在赵公子大婚之日闹事!”

刘奇气得怒吼一声,他才刚与赵明许下承诺,居然就有不长眼的家伙找事。

真当醉仙楼好惹么!

所有人的目光望向已被撞碎的大门,竟有人不长眼睛,在这时候闹事,活得不耐烦了吧?

门外雨声潇潇,偶尔雷声轰鸣,电光闪烁。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照出门外的黑影。

“余凡!”

刘奇震惊地看着门外的余凡,他记得余凡已经被打得只剩一口气,怎么一副没事人的模样。

难不成只是一个长得像余凡的人而已?

“这就是那个乐师?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找上门。”

“呵,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跟赵公子抢女人,他配么!”

“醉仙楼的人怎么回事,还不把这小子赶出去!”

宾客议论纷纷,在吃席前还能看一场好戏,他们可求之不得。

刘奇连忙朝着赵公子谄媚道,“赵公子放心,我这次肯定处理干净!”

赵明冷漠地看了刘奇一眼,一个小小的乐师三番两次闹事,他的脸往哪搁?

余凡背着古琴踏入醉仙楼,目光与赵明对视在一起,冰冷无比。

“余凡!你小子是真找死不成!”

“之前看你为我醉仙楼卖命的份上,我好心留你一命,你别不识抬举!”

刘奇带着醉仙楼的打手冲到余凡面前,指着余凡劈头盖脸地骂道。

余凡看了刘奇一眼,直接抚琴坐于地上,古琴摆于两腿之上,动作行云流水。

刘奇等人疑惑地看着余凡,这家伙是要做什么?

难不成是为婚宴奏乐?

刘奇想到这里,立马笑着转过头,“赵公子你不必担心,我想是这小子知道自己配不上花魁,所以特来弹琴奏乐,为您赔罪来了。”

赵明听后冷笑一声,“既然如此,那就饶他一命。”

“赏他几个铜板,我大喜之日,一视同仁。”

刘奇连连点头,“赵公子大气,小的知道怎么做。”

刘奇回过头,脸上的表情立马换了一副,对余凡警告道,“余凡,别给我整幺蛾子,好好弹一曲。”

“若是让赵公子高兴,金银财宝,少不了你的!”

“要是不识趣,你小命不保!”

余凡不过一个小小乐师,凭什么与赵公子作对,作对的下场只有一个死!

余凡手掌轻抚琴弦,面无表情说道,“我来此,只为带思语走,拦者格杀勿论。”

刘奇听后脸色铁青,这余凡果然还是来闹事的!

“给我打!”

“给我打死他!”

刘奇指着余凡怒吼道,既然余凡找死,那就怪不得他!

几个打手立马冲上前,对付手无缚鸡之力的乐师,还不是轻而易举。

余凡猛然抬头,指尖已经拨在琴弦上。

“一曲肝肠断!”

“赏你们!”

余凡拨动琴弦,琴音如剑,穿过几个打手的身体。

几个打手直接僵在原地,一个个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刘奇郁闷地看着这些打手,怎么一个个都不动了?

“混账!给我上啊!”

“一个余凡,你们怕什么!”

还没等刘奇反应过来,几个打手的身体倒在地上,皆七窍流血,死于非命!

“什么!”

刘奇吓得瘫倒在地上,余凡才拨动了几下琴弦,他的人怎么都死了。

“是魂器!”

“这小子竟是武者!”

赵明身后的两人立马走上前,没想到这小小的金州城,竟有如此年轻的武者。

武者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对抗的,醉仙楼的打手被一击毙命,也只有武者能够办到。

“这小子是武者?你们确定?”赵明震惊地问道,一个武者,就算只有练气期一层,也不可能在小小的醉仙楼当乐师啊!

“少主,我们不会看错,这小子用的是魂器。”

“魂器比宝器更加稀有,是专门针对灵魂的兵器。”

“既然他能使用魂器,那肯定是武者,不会有错。”

两人走上前,目光死死盯着余凡。

今日是赵明的好日子,就算是武者,也不能坏了赵明的好事!

“小子,没想到你是武者,要是你愿意为赵将军卖命,今日之事可一笔勾销。”

其中一人朝着余凡喊道,武者极其稀有,在荒海王朝不超过百位。若是能将余凡吸收到赵将军帐下,赵将军必定有赏。

“是龙虎二将,他们居然想收编余凡,这个余凡真是武者?这怎么可能!”

“应该没有错,余凡刚才靠弹琴杀死醉仙楼的打手,不是武者怎么可能做到。”

“没想到这余凡居然藏得这么深,居然还是武者,加入赵将军帐下,岂不是要平步青云,一飞冲天!”

众人震惊地望向余凡,武者对于寻常人而言,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荒海王朝能稳定百年,靠的就是这些强大的武者,能在战场上以一敌百!

若是余凡识相的话,肯定会选择加入。

余凡抬起头,目光落在龙虎二将身上。

这龙虎二将便是赵明身边的武者,两人皆是练气期七层。

“我说过,我今日是来带走思语的,谁都阻止不了。”余凡漠然开口。

想让他加入赵家军,痴人说笑!

龙将听到余凡的回答冷哼一声,“愚蠢,竟敢与赵将军为敌,不降的话就去死吧!”

龙将率先出手,余凡如此年轻,修为必定不高。

余凡见此快速拨动琴弦,萧瑟琴音响起,回荡在醉仙楼内。

龙将的身体僵在原地,全身开始颤抖起来,他的七窍也开始流血。

这是什么琴曲!竟连他都挡不住!

虎将见到龙将的异样,立马踏步上前,朝着余凡一拳轰出。

“装神弄鬼!受死!”

余凡猛然起身,抱起镇魂古琴,抬腿便是一脚。

虎将被余凡这一脚直接踹飞,魁梧的身躯撞在墙上,口中吐血不止。

余凡一步跃到龙将面前,朝着龙将的胸口重重一掌。

龙将猛吐一口鲜血,身体跌在地上,宛如一条死狗。

全场一片死寂,一个个瞪大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余凡。

这余凡,竟把龙虎二将给击败了!

这怎么可能!

 


“龙虎二将,死了?”

“不会吧,这余凡何时有这本事了,连赵将军帐下的龙虎二将都能杀死!”

“我刚才出口嘲讽他了,会不会也被他杀死啊!”

宾客们慌张得后退,一个个露出惊恐的神色。

在他们眼中,余凡已经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要不是余凡就站在门口的位置,他们早就玩命逃出去了。

赵明脸色铁青,龙虎二将在父亲帐下,虽算不上厉害的角色,但好歹是小有成就的武者。

两位武者,居然被余凡如此轻易杀死,这余凡怎么会这么厉害。

现在怎么搞?

逃么?

余凡抬起头看向前方身披红装的赵明,然后一步跃到中央的舞台上。

见到余凡离开门口的位置,那些宾客赶忙逃走,谁还管赵明的死活。

余凡冷漠地盯着赵明,眼神中的杀意丝毫没有遮掩。

赵明咽了一口口水,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余凡,你要是敢对我动手,我爹肯定不会放过你!”

“我爹乃荒海王朝大将军!手握荒海王朝重权,手底下千军万马,而且他最疼我了!”

余凡听后笑着摇了摇头,赵明也就只能把自己老爹搬出来了,没有这个爹,赵明什么都不是。

区区一个下界王朝的大将军而已,自己要是怕了,还称什么仙帝!

“任你千军万马,抢我女人,你就该死。”

赵明吓得浑身发颤,余凡是真要杀他,连赵将军的名头都压不住余凡,胆子也太大了吧!

“余凡!你莫要做傻事!赵公子可是赵将军的儿子,你敢杀他,赵将军定不轻饶你!”

“这样,我让你把杨思语带走,前提是别伤了赵公子!”刘奇连忙大喊道,要是赵明死在醉仙楼,醉仙楼脱不了干系。

就算赵将军将余凡碎尸万段,醉仙楼也活不下去,所以赵明绝不能死!

余凡没去理会刘奇,指尖轻触琴弦,一道尖锐琴声迸出,没入刘奇耳中。

刘奇浑身一颤,眼睛瞪的如鸽子蛋一般大小,然后身体僵硬地朝后倒去。

想让余凡放了赵明,这话实在好笑。

要不是这个赵明,余凡与杨思语怎会沦落到私奔的地步。

管他赵明背景有多强大,今日赵明之命,他取定了!

余凡一把抓向赵明,等杀了赵明,再将杨思语带走。

“不!不!”

赵明惶恐地后退,他可是大将军的儿子,怎么能死在这里,绝对不行!

就在余凡即将抓到赵明的时候,一道刀光划过,余凡皱眉后退,缩回手臂避过这一刀。

黑影从上方落下,一把抓住赵明的身体,朝着门口奔去。

“想跑!”余凡轻声喝道,翻转镇魂古琴,指尖快速拨动琴弦,琴音如剑,压向黑衣人与赵明。

赵明痛苦地捂住耳朵嘶吼起来,黑衣人愤怒地瞪了一眼余凡,拎着赵明冲出醉仙楼。

余凡缓缓抬起手,眼神中闪过一抹寒意。

“筑基期!”

带走赵明的竟是筑基期的武者,赵大将军居然还派如此一位强者守着赵明,这是余凡没有意料到的。

不过今日杀不了赵明,不代表以后杀不了。

就算被救走又如何,赵府就在王城之中,赵明还能逃到哪里去!

余凡起身翻转古琴,将古琴背于肩上,快速上楼找到杨思语的房间。

打开房门,角落里几个丫头瑟瑟发抖,看着余凡的目光充满恐惧,生怕余凡杀了她们。

余凡没理会这几个丫头,快步到床边。

杨思语端庄地坐在床边,头盖红纱,哪怕看不见正脸,也美得像一副画。

“思语!”

余凡连忙抓住杨思语的手,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

掀开杨思语头上的红纱,发现杨思语脸色惨白,已经没了意识。

“中毒!”

这正是中毒的表现,是谁给杨思语下的毒!

余凡立马看向那几个丫头,愤怒地吼道,“告诉我,是谁给思语下毒!”

其中一个丫头颤抖着说道,“是一个黑衣人,他蒙着面,我们也不知道他是谁。”

余凡眯起双眸,怪不得这黑衣人是从楼上跳下来的,原来一直躲在楼上。

可此人为何要给杨思语下毒?既然是赵明的人,没理由给杨思语下毒才对!

余凡指尖摁在杨思语的手腕上,此毒毒性并不强,但会使中毒者重度昏迷,若是没有解药就不会醒来。

余凡深呼一口气,一把将杨思语抱在怀中,大步走出房间,走出了醉仙楼。

抱着杨思语跑了一段路程,余凡到了一座小院外,然后抬手敲了敲房门。

“谁啊!大半夜还来抓药,烦不烦啊!”

门被打开,露出一张青秀的脸。

“余凡?思语?”女子见到余凡与杨思语后露出惊讶的表情,连忙将余凡拉入院子内。

女子名为李诗诗,是金州城的医师,与杨思语私下关系极好,也是杨思语唯一真心的朋友。

李诗诗让余凡将杨思语抱到自己的床上,看着昏迷不醒的杨思语,脸上满是担忧。

“我去抓几副药材,看看有没有用。”李诗诗刚要转身去抓药材,却被余凡叫住。

“不必了,思语中的是毒丹,那是专门为对付武者的丹药,寻常的解毒药材起不了作用。”余凡叹气道。

李诗诗双眸闪烁,无助地看着杨思语。

她当然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也知道余凡带杨思语私奔,却被醉仙楼的人抓回去的事情。

不过余凡居然把杨思语带出来了,这让李诗诗很好奇,难道是赵明那狗东西良心发现?

应该不可能,如果是良心发现的话,杨思语也不会成这副模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李诗诗犹豫一番问道。

余凡倾吐一口气,然后背上古琴,看向李诗诗说道,“帮我照顾思语一段时间,我去拿解药。”

李诗诗震惊地看着余凡,余凡今日怎么这么爷们!还是她认识的柔弱乐师么?

“好。”李诗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应下。

杨思语也是她的好朋友,总不能不管杨思语。

余凡背着古琴踏出屋子,然后一步跃到房顶,朝着城门的方向冲去。

李诗诗看得目瞪口呆,余凡什么时候会飞檐走壁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