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下堂王妃手拿改嫁剧本

下堂王妃手拿改嫁剧本

桃奈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楚陌璃穿越到古代,成了辰王府里不受宠的王妃。不受宠是小事,她的眼睛竟然被渣男挖给了白莲花侧妃,入局就疼得她死去活来。幸亏楚陌璃有医疗空间,可以自己治疗。她要回自己的眼睛,以空间辅助,恢复视力。从此,她只想杀了这对渣男渣女,给原主报仇。于是,复仇路上,楚陌璃看中双腿残疾但貌如谪仙的摄政王,两人强强联手!

主角:楚陌璃   更新:2022-08-08 18: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陌璃 的女频言情小说《下堂王妃手拿改嫁剧本》,由网络作家“桃奈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楚陌璃穿越到古代,成了辰王府里不受宠的王妃。不受宠是小事,她的眼睛竟然被渣男挖给了白莲花侧妃,入局就疼得她死去活来。幸亏楚陌璃有医疗空间,可以自己治疗。她要回自己的眼睛,以空间辅助,恢复视力。从此,她只想杀了这对渣男渣女,给原主报仇。于是,复仇路上,楚陌璃看中双腿残疾但貌如谪仙的摄政王,两人强强联手!

《下堂王妃手拿改嫁剧本》精彩片段

浑身裂开一般的疼……

濒死的窒息感瞬间让她睁开了眼睛……

近在咫尺的脸俊美清隽、浓眉都透着戾气。

他满眼厌恶的掐着她的脖子。

“楚陌璃,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伤了若儿的眼睛。”

“你的眼睛,就要赔给若儿。”

什么眼睛?

楚陌璃甚至还没搞清楚状况,下一秒眼前一黑。

一道白光闪过,她闷哼一声,眼睛剧痛,血迹蔓延。

世界彻底陷入黑暗。

她怕黑,骤然袭来的黑暗让她下意识的蜷缩起身子,疼的咬破了红唇。

他抽身撤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薄唇轻启冷淡又无情。

“你的眼睛很漂亮,很适合本王侧妃。”

“楚陌璃,就凭这双眼睛,本王姑且容着你留在王府,但……别去若儿面前碍了她的眼,否则……”

他声音陡然阴凉。

紧接着门外突然传来侍卫急切的声音,“王爷,摄政王入府了……”

秦北辰倏地皱眉,眼里浮上一层警惕……

摄政王?

他来干什么。

他转身便走,而楚陌璃第一次知道,被生生剜掉眼睛,这么疼。

她再也看不见了。

楚陌璃她何其骄傲,她可是楚家万人之上的家主啊。

却一朝穿越,成了个草包花痴女不说,还被人剜了眼睛。

这能忍?

楚陌璃起身跌跌撞撞的追了出去,死死的抓着男人的衣角。

“把眼睛还给我!”

这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以至于刚才那几步用尽了她全部的力量,身形摇摇欲坠,只能靠拉着秦北辰才能勉强支撑住身子。

秦北辰转身,抓住她的手腕,一字一顿的开口:“楚陌璃,这么纠缠不清只会让我觉得你更恶心!”

语闭,他像是甩垃圾一般,毫不犹豫的甩开她的手。

“来人,王妃目无礼法,送去柴房关禁闭!”

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楚陌璃也终于体力不支,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刺目的阳光透过破漏的屋顶,照亮破败的柴房。

地上的人似乎有了意识,手指动了一下,卷翘的睫毛颤了颤,剧痛自眼眶中传出。

疼痛唤醒了楚陌璃的意识,她挣扎着坐起身子。

丹田内涌向脉络的暖意,逐渐恢复着她的身体。

腕间剔透如玉的玉镯隐隐发烫,散出微弱的红光。

无声的温养她的身体,修复丹田。

速度虽然缓慢,但她至少能行动了。

楚陌璃没想到她随身带着二十多年的玉镯也跟着穿过来了,这让她的心微微安定。

手掌结出一个繁琐的印,手腕上的玉镯散发着温润的光芒,一点点的修复着体内破损的灵脉。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她却浑然不知柴房外不远处的树后,轮椅上坐着个清隽冷漠的男人,正若有所思的盯着柴房,目睹了全部。

“终于出现了……”

他嗓音低沉,似带着无尽的冷意。

传闻中的废物王妃,竟能拥有传说中的神级暖玉。

“殿下,有人来了。”

暗卫掩护好主子,两人顺着视线看见恶仆气势冲冲的捏着鞭子踹开了柴房门。

房门被踹开后,长鞭狠狠抽在楚陌璃身上。

后背一阵剧痛传来。

“废物!别以为挖了眼睛就不用干活了!你一个废人,能把眼睛献给我们侧王妃,是你的福气!倒是我们主子心善,偏偏要来看望你!”

李嬷嬷挥鞭再次抽了下去,可这次,鞭子却被楚陌璃狠狠攥住。

“嘿!你这小贱人,如今胆肥了是吧!”

李嬷嬷想抽回鞭子,可鞭子被楚陌璃拽着,她竟抽不动。

这小贱人什么时候有这么大力气了?

“福气?”

楚陌璃冷嗤一声,手中用力,硬生生将鞭子夺了过来。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下一秒,她挥起鞭子,手起鞭落。


哀嚎声瞬间传遍不大的柴房,鞭子落在皮肉上的声音听的人牙酸。

原主即使是个天赋零的废物,却也是楚家嫡出大小姐。

再怎么样,也不该沦落到任由一个狗奴才随意打骂的地步。

李嬷嬷连滚带爬的逃出柴房,对着门外姗姗来迟的侧王妃告状道:“娘娘,老奴来探望王妃,王妃却好不恶毒,将奴才鞭打一顿!”

门外林若儿眸光一闪,勾唇走了进去。

“王妃姐姐,好大的威风!”

柴房门大开,楚陌璃淡然转身。

夕阳顺着她身后的窗外照射进来,像是给她渡了层金光,一身没来得及换下来的大红喜袍,被夕阳的余晖映衬的愈发的鲜红。

面上罩着的红色布条,衬得小脸越发的白皙红润,一时间美的让人不敢直视。

林若儿站在柴房门口眯了眯眸子,眼中划过一丝忌惮和嫉妒。

这个废物王妃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大胆,王妃来了,你还不行礼!”

许是因为主人在场,李嬷嬷这条狗叫嚣的越发猖狂。

楚陌璃扔了手中的鞭子,只听声音,便知是打哪儿来的小碧池!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后背的伤口还在火辣辣的疼,玉镯温养的一丝力量又被刚才那一鞭耗尽了。

她冷了脸色,容颜更显。

“这是连谁是正主,谁是妾,谁尊谁卑都不知道了。”

“就你也配自称王妃?要不是你厚颜无耻用老元帅的战功来换圣旨,王爷连看你一眼都不愿意!”

李嬷嬷冷嗤一声,嘲讽道。

一旁的林若儿打量着楚陌璃,心中的那股不安越发的强烈。

“嗯……怎么不配呢,我就算是没灵力也是楚家最尊贵的嫡女,出生就赢了那我有什么办法。”

楚陌璃这话虽然是对李嬷嬷说的,却让一旁的林若儿捏紧了拳头。

她自诩天赋异禀,要不是这个低贱的出身,楚陌璃连跟她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心里翻江倒海,但是林若儿面上却依然眉眼带笑。

“姐姐说的是,姐姐出身高贵,妹妹自然是比不上的,王爷心善心疼若儿,给了若儿这双眼睛是若儿的福分,倒是苦了姐姐了,这实在是让若儿于心不安。”

林若儿说着往前走了几步,一把抓住楚陌璃的手掌,一脸泫然欲泣的样子。

楚陌璃强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不适,扯出一个标准假笑。

“妹妹这话说的姐姐甚是感动,既然妹妹这么记挂着姐姐,这么不安,那不如就把这双眼睛还给姐姐吧。”

她说着抬手抚上林若儿的眉眼,白嫩的指尖还带着一丝凉意,明明她动作极具温柔,林若儿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面上的温柔面具再也维持不住,眼中透露出一丝阴狠。

楚陌璃虽然看不见,却能感受到她身上气场的变化。

满意的勾起唇角,她就喜欢看白莲花被撕破面具恼羞成怒的样子。

刚准备收回手,突然手掌被人一把抓住,眼前的人猛然跪下,眼泪啪嗒就下来了。

“若儿出身贫寒,本就不配和姐姐一起伺候王爷,但是若儿还有最后一个请求,求姐姐不要现在就剜走若儿的眼睛,若儿还想最后再看王爷一眼!”

说着竟然在地上磕起头来,皮肉和地板碰撞的声音让人听着就是一阵牙酸。

“求求姐姐了,求求姐姐了!”

地上的人还在哭着磕头,楚陌璃却有些无语的抬头,开始倒数。

“三……”

“二……”

“一……”

在最后一个音节落下的瞬间,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风一般的冲到她眼前,扶起地上的人,对她怒目而视。

“你这个毒妇,若儿好心来看你,你居然这么对她!”

“你这个毒妇,若儿好心来看你,你居然这么对她!”

楚陌璃和秦北辰的声音同时响起,两人说的话竟然分毫不差。

说完,秦北辰面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愣在原地。

“你,你怎么知道本王要说什么!”

“话本里都是这么演的,小白莲诬陷别人,她的大怨种情郎以为自己的情人被欺负,冲进来都是这套说词。”

楚陌璃一脸无所谓的开口。

但倏地,她耳朵微微一动,幻听吗?

她好像听到了……笑声?

树后,摄政王冷冷扫了一眼没憋住笑的暗卫。

旋即,他又定定看向那一身红嫁衣的女子。

“你要是没骂够我这里还有词,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若儿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本王定让你陪葬!”

“楚陌璃,本王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你这种心思歹毒的女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楚陌璃,你这个……”

“够了!”

她话说了一半,被秦北辰面色铁青的打断了。


“楚陌璃,你最好给本王老实待在这,别给本王到处惹是生非!”

秦北辰黑着脸,撂下一句狠话后拉着林若儿就往外走。

“王爷……”

不甘心的林若儿还想说什么,就看见了秦北辰阴沉的脸色,只好乖乖闭嘴。

还没走出两步,秦北辰的脚步就慢下来,凝眸看向林若儿,“若儿,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他语气微沉,林若儿被吓了一跳。

秦北辰毕竟是皇室中人,心思敏锐,没那么好骗。

而且他专门交代过,让她不要来见楚陌璃,省的惹事。

“王,王爷,妾身就是想过来看看王妃姐姐,没想到反而惹王妃姐姐不高兴了,都是若儿不好……”

林若儿委屈的低眉,眼泪梨花带雨的流下。

她没想到秦北辰会怀疑她。

看到这一幕,秦北辰也不好继续问下去。

“这几日你别去见她了,免得惹出事端。”

他说完,越过林若儿走向书房。

虽然林若儿一直以来表现贤良,可有些时候他也会隐约觉得不对劲,今日听了楚陌璃的一席话,他愈发觉得哪里不对。

不过更让他怀疑的,是楚陌璃突然的转变。

以往那个废柴草包在他面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如今竟然敢当众顶撞他?

如此想着,他侧目递给身旁小厮一个眼神。

小厮立刻明白,转身走了。

林若儿看着秦北辰的背影,掌心渐渐攥紧,指甲深深嵌入掌心。

楚陌璃,走着瞧吧!

柴房里,楚陌璃运转着灵力,探向整个院子。

她刚刚感知到了强大的气息,绝对不是错觉!

这个院子里,还有其他人!

树后,暗卫忍不住小声道:“好敏锐!”

摄政王望着那个三言两语把秦北辰气的脸色铁青的女人,不由眼里划过一丝浅淡的笑意。

“走。”

他转动轮椅,离开。

殊不知,他刚走。

楚陌璃就敏锐的看向了树后。

这个王府,还真是杀机四伏!

必须跑路!

运转完灵力,她发现丹田修复了大半,当下决定不再坐以待毙,起身就往外走。

她看不见,只能在王府院子里溜达,用灵力探查王府路况。

倒还真让她找到了王府犄角旮旯里有个……矮墙头。

楚陌璃激动了两秒,就是这里了!

她毫不犹豫开始爬墙的楚陌璃。

胜利和自由就在眼前!什么狗屁的王爷王妃,统统都跟她没关系!

楚陌璃暗暗给自己打气。

“需要帮忙吗?”

一道幽冷的声音传来。

“需要需要!”

楚陌璃眼前一亮,赶忙抬手想让对方托她一把。

紧接着她怔住了,脚下一歪,整个人跌落了下去。

下一秒,她落入一个冰冷的怀抱。

楚陌璃:……

“坐够了吗?”

清冷的声音传到耳朵里,掀起阵阵痒意。

楚陌璃下意识抬头,她看不清,隐隐约约只能感知到男人身上的温度特别低,但味道很好闻。

男人?

她倏地起身,警惕道:“你是谁?”

不待男人回答,身后侍卫一排涌出,尊敬的行礼。

“摄政王殿下。”

秦北辰自人群里走出来,见到楚陌璃和轮椅上的人瞬间眉头狠狠一皱。

却还得先恭谨道:“不知皇叔大驾光临有何要事?”

摄政王,皇叔?

楚陌璃嘴角抽了抽,脚步缓缓向后退。

“路过。”

“不巧,看到了辰王妃爬墙之举……”

男人淡淡的声音传到楚陌璃耳朵里犹如魔咒!

这混蛋男人,他就把她卖了?

爬墙?

秦北辰瞬间满脸怒色,冰冷的目光在楚陌璃身上扫过。

“楚陌璃,你又想干什么!”

此时的楚陌璃一身白衣,美眸被白纱遮挡,即使身上沾着稻草,挺直的背脊依旧显得清尘脱俗。

摄政王事不关己,饶有兴趣的看着。

谁知……

楚陌璃扯扯唇,笑了。

几个不知羞耻的大字脱口而出。

“干什么?爬墙能干什么?”

“无外乎,家花没有野花香。”

她弯腰看向轮椅上的人,模模糊糊的看不清,但凭着这声音,想必比狗王爷好看八百倍。

但他竟然出卖她爬墙。

那他也别想抽身。

“摄政王殿下?臣妾得谢谢您刚刚温柔的接住了臣妾呢。”

针落可闻。

侍卫们忙低下头,大气不敢出。

这位辰王妃胆子太大了,竟然敢说摄政王是野花!

辰王爷的脸色和绿帽子一样绿!

秦北辰彻底怒了,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楚、陌、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