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盛少缠妻太狂野

盛少缠妻太狂野

卿筱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嫁给盛君烈,叶灵心甘情愿吃一些爱情的苦。因为她相信,婚后他一定会慢慢爱上她。可是她没想到,原来一个男人的心可以这么硬,他丝毫不动情。三年无所出,婆婆羞辱她不如母鸡,小姑天天给她白眼,叶灵唯一的依靠就是盛君烈,可他从不会维护她。终于,她提出离婚。离婚后,盛君烈陪初恋做孕检,意外撞见叶灵带着三个孩子做儿保!

主角:叶灵,盛君烈   更新:2022-07-15 2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灵,盛君烈 的女频言情小说《盛少缠妻太狂野》,由网络作家“卿筱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嫁给盛君烈,叶灵心甘情愿吃一些爱情的苦。因为她相信,婚后他一定会慢慢爱上她。可是她没想到,原来一个男人的心可以这么硬,他丝毫不动情。三年无所出,婆婆羞辱她不如母鸡,小姑天天给她白眼,叶灵唯一的依靠就是盛君烈,可他从不会维护她。终于,她提出离婚。离婚后,盛君烈陪初恋做孕检,意外撞见叶灵带着三个孩子做儿保!

《盛少缠妻太狂野》精彩片段

“把药吃了!”

盛君烈披着衬衣,露出八块结实的腹肌,整个人既狂野又痞气,他嘴里叼着烟,居高临下地看着叶灵,朝她张开的掌心里躺着一颗白色药丸。

叶灵从办公桌上下来,双脚踩在地毯上时一软,她连忙扶了一下桌子,才看向男人掌心的药丸。

那是避孕药,她知道。

每次事后,他都会准备一颗避孕药盯着她吃下去。

他严防死守,生怕她会再怀上他的孩子。

可是他却不知道,她永远都不可能再怀孕了。

她抬起头,神色挣扎了一会儿,说道:“我昨天生理期刚过,还是安全期,可不可以不吃药?”

她体质特殊,对很多药品成分过敏,尤其是避孕药,每次吃完药胃里都要难受很久。

“不吃药?叶灵,难道你想给我生孩子?”盛君烈半眯的眼睛里,射出一道危险的光芒。

叶灵垂在身侧的双手逐渐攥紧,他一直都知道怎么刺痛她的心,她舔了舔发白的唇,“我没有……”

“你最好没有!”盛君烈突然逼近一步,冰冷的大手用力摁在她小腹上,戾气逼人,“叶灵,记住你的身份,给我生孩子你还不够格。”

叶灵瞳孔紧缩,心脏被狠狠攥了一下,她面无表情地拿走那颗白色药丸放进嘴里。

没有水,她把药嚼碎了干咽下去。

苦味在舌尖炸开,嗓子火辣辣的疼,却不及她心上的万分之一。

当初,他们奉子结婚,婚后一直相敬如宾。

直到她意外流产,自那以后,盛君烈就恨上了她。

他们结婚三年,他也折磨了她三年。

盛君烈盯着她吃完药,目光在她小腹处停顿了两秒,眉眼间的阴鹜更重,“今晚楚家的满月酒宴,你和我一起去。”

叶灵一愣,楚家……

难怪他刚才突然狂性大发,原来那封请柬是楚家送来的。

已经三年了,他还是谈“楚”色变。

叶灵心里有些悲凉,当年那件事在他们心里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只怕这辈子都不会消除。

“我知道了。”叶灵朝门口走去。

身后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盛君烈又大发雷霆了,他阴沉地盯着她的背影,像一头暴躁的雄狮。

“今晚你敢单独和楚钦说话,你试试。”

叶灵握住门把的手一僵,然后沉默地开门出去了。

......

楚家是帝都四大豪门之一,一场满月酒办得声势浩大。

他们不仅包下了帝都最奢华的六星级酒店,还邀请了帝都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

酒店门口,叶灵穿着低调的小黑裙跟着盛君烈从黑色迈巴赫上下来,楚家长子楚河领着他的娇妻沈月月站在门口迎客。

几个宾客围在沈月月跟前,逗着她怀里的小婴儿。

楚河一眼就看见他们,热情地迎了上来,“君烈,小灵,你们来了,月月,把小六一抱来给他们看看。”

楚河喜形于色,他拉着盛君烈的胳膊,脸上满是初为人父的兴奋。

“君烈,我跟你讲,奶娃娃可太好玩了,那么小一团,软乎乎的,抱在怀里跟没长骨头似的。不管我在外面多辛苦,回家看到他,心里都是满的,你和小灵可得抓紧生一个。”

盛君烈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只觉得刺眼,再看沈月月怀里粉粉的小婴儿,又觉得扎心。

他的脸色倏地沉了下来。

叶灵感觉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低气压,连忙把提前准备好的贺礼递过去,“楚河哥,嫂嫂,这是我们给小六一准备的礼物。”

“人来了就行,怎么还准备礼物?”沈月月娇嗔一句,“楚河,看看你妹妹,也太见外了。”

说是妹妹,其实叶灵和楚家人没有血缘关系。她从小在楚家长大,叶母又是楚河和楚钦的奶妈,楚家两兄弟就拿她当妹妹看待。

楚河笑着拍了拍叶灵的肩膀,觉得有点硌手,“小灵,你是不是瘦了,看着比上次见面憔悴了。”

此话一出,盛君烈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冷了几分,他冷嘲热讽道:“可能我没给她饭吃。”

“哈哈……”楚河干笑两声,没发现自己一直在盛君烈的雷区蹦哒,“君烈,你真幽默,那什么,你们先进去,我们一会儿就进来。”

盛君烈臭着脸往酒店里走,叶灵连忙跟上去,她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脸色,默默放缓了脚步。

一般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是她倒霉的时候。

宴会厅里,宾客云集。

盛君烈随便往那一站,都是鹤立鸡群的人物。

烟灰色西装完美包裹住了他的身躯,衬出优越的头身比,肩宽,腿长。黑色领带上夹着银色领夹,西服口袋上别了一方手帕,像个禁欲且高高在上的绅士。

只有叶灵知道,脱了衣服的他,完全和绅士沾不上边。

“君烈,你们怎么才到?”

盛夫人一身珠光宝气地走过来,挑剔的目光将叶灵从头打量到脚,她眉头皱成一团,“你怎么穿成这样?”

盛夫人一直瞧不上叶灵的审美,当初要不是叶灵怀了盛君烈的孩子,她绝不会让一个保姆之女嫁进盛家。

好在当年他们只领了证,没有大办婚宴,知道叶灵是盛君烈妻子的人不多。

叶灵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裙子,“我觉得还挺好的。”

“罢了,”盛夫人这会儿顾不上嫌弃她的穿着,她盯着叶灵说,“刚才你们进来的时候看到小六一了吧?”

“看到了。”叶灵说。

盛夫人也不跟她废话,直接说:“你们结婚三年了,第一年君烈说你要养身体,不适合怀孩子,现在都过去了三年,你是不是也该辞职回家准备怀孕了?”


盛夫人对孙子的事情一直很佛系,以前她的小姐妹中没有人升级当奶奶,她也不着急,

但现在楚夫人突然升了辈份,看她抱着小六一笑得合不拢嘴,她心里既羡慕又嫉妒。

也就佛系不下去。

叶灵抿了一下唇,没吭声。

她以为盛君烈会像以前一样,随便找个借口搪塞盛夫人,但是他也没说话。

她抬头望着他,宴会厅里亮堂堂的,映照得男人的眉眼俊美且冷锐,他沉默地盯着她,并不打算替她解围。

“我跟你说话,你看君烈做什么?”盛夫人等得不耐烦,语气都凌厉了几分,“明天你跟我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之后就留在家里备孕。”

“妈,”叶灵心里发苦,他们母子,一个催着她生,一个不要她生,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公司最近很忙,我抽不开身,等过两个月......”

“你有什么好忙的,难道公司少了你就经营不下去了?”盛夫人强势地打断她的话,“叶灵,你别忘了,当初我们同意你嫁进盛家,是看在你怀了君烈的孩子的份上,不想让盛家的种流落在外。”

叶灵当然不敢忘,未婚先孕将她钉在耻辱柱上,每次盛夫人提起这件事,她都羞愧难当。

盛君烈瞥了一眼她苍白的脸色,淡淡道:“明天我带她去医院检查,您就别操心了,楚姨好像在找您。”

盛夫人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转移了,她看了一眼朝这边张望的楚夫人,说:“她找我还不是为了炫耀她的小孙子,你们俩可得给我争气,到时候怀个三胞胎四胞胎,气死她!”

盛君烈:“......”

等盛夫人走后,叶灵的胃开始隐隐作痛,她低声说:“我去下洗手间。”

盛君烈皱眉看着她走远,心里没来由地升起一股烦躁,他从侍应生手里拿了一杯酒,一口气灌下去。

烈酒烧着胃,让他满腹戾气横生。一抬眼,他看见一道熟悉的高大身影离开宴会厅,那人不是楚钦是谁?

叶灵从洗手间出来,巴赫的钢琴曲回荡在走廊上,她不想回宴会厅,转身去了中庭。

夜色笼罩,中庭内灯光璀璨,只是不巧,她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人了,她刚要转身离开,就听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小灵。”

叶灵浑身一震,耳边乍然响起盛君烈先前的警告,她连忙加快步伐离开。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道阴影自身侧掠过,拦住了她的去路。

“小灵,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吗?”

叶灵闻声抬头,就撞进一双发红的眼眸里,那双眼睛受伤又委屈地看着她,她的心狠狠一抽,窒息般的难过涌上心头。

“楚钦,我们不该见面。”

她和楚钦是青梅竹马,楚钦比她大半个月,楚夫人生下他后,身体很不好,怕亲自喂养会拖垮自己的身体,只好忍痛断了。

后来叶母生下她,她吃得太少,楚夫人就把楚钦抱来给叶母喂养。可能就是因为这份独特的亲密感,让她和楚钦之间的关系一直很特别。

直到后来发生了那场意外......

走廊上光线很暗,衬得楚钦看她的眼神明亮而炙热,他激动地抓住她的手腕,“小灵,你别走,我......我好想你。”

刚才在宴会厅里,他远远看见她和盛家人在一起。他看得出来,盛君烈对她并不好。

他很后悔,三年前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选择了放手。

“楚钦,你喝多了。”叶灵用力将手腕从他掌心里抽出来,侧身越过他往前走。

“叶灵!”楚钦站在她身后,痛心道:“我知道你过得一点也不幸福,你以前很爱笑的,但是今晚我一次也没看见你笑过,你还要在我面前粉饰太平吗?”

叶灵脊背一僵,她还来不及说话,就看见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从暗处缓缓走入光中。

光影变幻,那人眉目冷酷且锋利,像是从地狱而来的修罗。

“哦?”盛君烈在叶灵身旁站定,大手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往怀里强势一带,然后转过身来面向楚钦,“她幸不幸福,看来楚二少比我这个老公还要关心。”

说着,他低头看着叶灵,抬手捏着她的下巴,漆黑的眸子里满是恶意,“不如,我们恩爱一下,让他放心。“

叶灵吓得不轻,胃里一阵痉挛,更痛了。

她没有忘记盛君烈对她的警告,现在被他撞见她和楚钦单独在一起,不知道他会怎么收拾她。

楚钦看他几乎要亲上叶灵,他嫉妒得红了眼睛,“盛君烈,你根本就不爱小灵,为什么不放她走?”

“谁说我不爱了?”盛君烈搂着叶灵腰的手一用力,两人的身体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他语气轻浮,“来,宝贝,告诉你的青梅竹马,每晚我都是怎么爱你疼你的?”

叶灵脸色一白,她听得出来此爱非彼爱,他想羞辱她。

楚钦不是傻子,他自然也明白,盛君烈故意在他面前羞辱叶灵,他怒不可遏,“盛君烈,你这个混蛋......”

“楚钦,你先走好不好?”叶灵打断楚钦的话。

她闻到盛君烈身上浓郁的酒气,知道他现在心情很糟糕,怕楚钦继续留在这里刺激他,最后倒霉的还是她自己。

“小灵,你就让他这么羞辱你?”楚钦痛心疾首道,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却被另一个男人这样对待,他真是悔不当初。

“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叶灵说,刻意强调了“夫妻”两个字。

犹如一盆冰水兜头浇下,浇灭了楚钦心头磅礴的怒意,他愣愣地看着像连体婴一样紧贴在一起的两人。

“对不起,是我多管闲事了。”楚钦踉跄着离开。

身后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很快那声音便消失在耳畔。

叶灵心里难过,忽然一股恶心感从胃里蹿了上来,她猛地推开盛君烈,冲到垃圾桶旁边干呕起来。

盛君烈愣了一下,然后气炸了,他死死盯着不停干呕的叶灵,口不择言道:“怎么,刚与旧情人见面,就嫌我恶心了?“


叶灵胃里难受得厉害,她一天没吃饭,吐出来的全是酸水,烧得喉咙痛,眼泪不自觉地滚落下来。

她蹲在垃圾桶旁边,突然悲从中来。

她怎么就把日子过成这样了?

盛君烈原本心情就极差,看她蹲在那里委委屈屈地哭,他俊脸黑了大半,瞳孔深处阴鹜一闪而过。

他跨步上前,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强势地将她从地上拽起来,“哭什么,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你还委屈上了是吧?“

叶灵已经很难受了,没想到他还在旁边冷嘲热讽。

“盛君烈,我讨厌你,你能不能从我眼前消失……”叶灵哭得鼻尖红红的,她明明怕他怕得要死,此刻也忍不住伸出爪子挠人。

盛君烈眼里戾气翻涌,刚才看她哭还有片刻软下来的心,被她这句话激起了全部的怒火。

“讨厌我,那你喜欢谁,楚钦么?”

盛君烈勃然大怒,将她强行往暗处拖,那力道仿佛要捏碎她的腕骨,“好,很好,今天我就让你知道谁才是你的男人!”

叶灵从没见过这样的盛君烈,就好像要吃人一样,眼看着他把自己往偏僻无人的角落里拖拽,她骇得手脚发凉。

他要干什么?

“你干什么,救、救命……”

声音刚喊出来,叶灵的嘴就被他捂住,她身材娇小,力气也小,根本不是盛君烈的对手,她没挣扎几下,就被盛君烈拽到角落里。

“嘶啦”一声,她身上的小黑裙被男人粗暴地撕开。

盛君烈原本漆黑的眸子此刻变得格外腥红,暴戾的眼神让他的脸看起来分外可怖,在夜色中,像极了阿鼻地狱里的索命厉鬼。

“叶灵,你给我记住了,我才是你的男人!”

他平生最恨被人背叛,就算这个女人不是他爱的人,但他用过了,就是他的,容不得她和旧情人拉拉扯扯。

“啊!”

叶灵胃里火烧火燎的痛,她死死咬住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惊动了宴会厅里的宾客过来围观。

盛君烈像烈火暴雨,摧残着柔弱的小树苗。

叶灵蜷缩在墙角,身上裹着一件烟灰色西装。

盛君烈,他总是在不合适宜的时候表现出他的体贴,反而衬得他刚才的暴行格外讽刺。

叶灵缓了许久,才撑着疲惫酸痛的身体站起来,她刚走出暗处,就看见叶母从走廊那边走过来。

她心里一慌,连忙要退回墙角躲起来,却已经迟了。

“小灵,我到处找你,你怎么躲到这里来了?”叶母看见她,眼睛就是一亮,她疾步走过来。

离得近了,叶母才看见她身上裹了件西装。她头发凌乱,脸上还残留着泪痕,嘴唇红肿破皮,脖子上全是遮掩不住的痕迹。

她是过来人,立即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她不仅没有担心,反而很高兴,“君烈真疼你啊,参加个宴会都憋不住,小灵,我跟你讲,你可要好好抓牢他。”

“妈!”叶灵身心俱疲,她妈的脑回路一向异于常人,她不指望她看出来刚才盛君烈对她施暴,好歹也别在这里说风凉话,“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了。”

叶母看见她的裙子都被撕碎了,好在西服够长,勉强遮住她曼妙的身体,“你肚子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叶灵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三年了,要是那个孩子没掉,现在都能打酱油了。”叶母越想越生气,伸手就在叶灵背上狠狠拍了一巴掌,“都怪你,连个孩子都保不住,要你有什么用?”

叶灵双腿酸软无力,差点被她妈一巴掌拍得栽到地上,她稳住了身体,眼泪倏地滚落下来。

她心里憋不住委屈,“孩子、孩子,你天天都念叨着孩子,你那么喜欢孩子,你找个人生啊。”

“你说什么混账话?”叶母气不打一处来,“我催着你生孩子是为了谁?当初盛家愿意娶你进门,就是看在你怀了他们家长孙的份上,结果你倒好,六个月大的胎儿说没就没了,君烈没和你离婚,已经是我们叶家祖上积德了。”

叶灵红了眼眶,外人这么说她就罢了,连她亲妈也这样说,当年也不是她要爬上盛君烈的床。

她深吸一口气,压住心里拼命往外涌的酸涩,“是,我应该感恩戴德,应该惜福,应该好好侍候他,抱稳这条金大腿。”

叶母终于察觉她的情绪不对劲,她打量着她的神色,“小灵,你是不是和君烈吵架了?”

“我们能吵什么架?”叶灵在心里冷笑,她和盛君烈吵架,根本就是以卵击石,他用暴力单方面就能碾压她。

用他的话说,不服气,他就“做”到她服气为止。

叶母松了口气,话题又绕回到孩子上,“你看小六一多可爱啊,你赶紧和君烈生一个,你俩长得这么好看,生出来的孩子肯定也特别漂亮。”

叶灵不想听她孩子长孩子短的,转身就往酒店大门走去。

“嗳,小灵,你在听我说话没有?你要在盛家站稳脚跟,就得给他们家生个长孙……”叶母话音未落,一头撞在叶灵背上。

叶灵快要被他们逼疯了,盛夫人逼她生孩子,她妈也逼她生孩子,可她们怎么不去问问盛君烈,他到底想不想要孩子?

她猛地转过身来,眼睛通红地盯着叶母,“你别逼我了,我生不出来,这辈子都生不出来,你满意了?”

叶母被她歇斯底里的样子吓到了,她刚想说点什么,目光瞥见不知何时站在叶灵身后的男人。

她脸色微变,急忙迎上去,“君、君烈啊,小灵她胡说八道,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盛君烈阴沉着脸,一步一步走到叶灵面前,他将近一米九的身高,给人极强的压迫感。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