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从默默无闻到世界首富

从默默无闻到世界首富

会飞的猫大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被歹人设计陷害,进了监狱,三年的牢狱之灾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打击。出狱之后,方炎被老天爷眷顾,偶开天眼,从此捡漏王便是他!任何珍宝都难逃他的双眼,从默默无闻,一直到世界首富,这就是方炎一个曾经蹲过监狱的传奇人生。

主角:方炎,陈岚岚   更新:2022-08-08 18: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炎,陈岚岚 的女频言情小说《从默默无闻到世界首富》,由网络作家“会飞的猫大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歹人设计陷害,进了监狱,三年的牢狱之灾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打击。出狱之后,方炎被老天爷眷顾,偶开天眼,从此捡漏王便是他!任何珍宝都难逃他的双眼,从默默无闻,一直到世界首富,这就是方炎一个曾经蹲过监狱的传奇人生。

《从默默无闻到世界首富》精彩片段

“我的天,方炎出狱了?”

“老天保佑,这个煞星终于走了!”

“三年了,这小子也该走了!”

蓝山市,霸总监狱。

方炎听着监狱里欢天喜地的呼声,不禁叹了口气。

三年了,他在霸总监狱整整蹲了三年。

没人知道他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

今天,终于熬到了刑满释放的日子。

三年的监狱生活,让方炎变化很多。

也不知道外面的父母生活怎么样,没有自己的陪伴,他们过的还好吗?

拿起背包,方炎打车向着家里赶去。

在回家的路上。

方炎想起了自己的狱友老李。

老李是个神秘人,总说自己祖上会占卜,打的一手好架,偏偏下的一手臭棋。

今天早上方炎出狱,老李神神秘秘的送给他一枚戒指。

还说这枚戒指是天外之物,能给他带来大运气。

一枚陨石戒指而已,能给他带来什么大运气?

方炎摸着这枚戒指。

突然。

吱——!!

出租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

“妈的,走路不长眼呀!”

“现在的年轻人,卧槽,当街亲嘴?”

出租车司机兴奋的大叫,而方炎却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手指。

刚才的瞬间,他不小心把自己手里的戒指捏碎了。

戒指的碎片,刺破他的手指,让方炎感觉眼前好似有电光闪过,甚至眼里的东西都变成了红色!

“怎么会这样?”

方炎抬头。

出租车司机尴尬的冲他笑了笑。

很显然,这个开车的胖子,是个老色胚!

方炎瞧着胖子那张贼兮兮的大脸,就想上去给他一拳。

就在这时,方炎惊呆了。

因为他扫到出租车的计价器,眼中竟出现了文字信息!

[老式计价器,数码不准,市场估值,60元!]

“咦?”

方炎大惊。

莫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再次转头看向开车的胖子,只见胖子的衣服上,竟也出现了文字信息!

[阿迪达斯,仿品,地摊货,市场估值,30元!]

“卧槽!!”

“真见鬼了!!”

方炎大叫。

胖子被吓了一跳,连忙脱掉身上的T恤衫,露出了肩膀上的纹身。

“哥们,你别吓唬人!”

“虽然你是号里的,但、但我也是有纹身的人!”

胖子叫着,抖着肩膀上的八爪鱼纹身的同时,还露出脖子上的大金项链。

方炎眯眼一看,只见胖子的大金项链旁边,竟然也有文字信息......

[越南沙金,合成品,市场估值,80元!]

方炎:“......”

方炎彻底惊呆了。

老李送的戒指,竟然能让他看到物品的价值?

卧槽!

真见鬼了!

叮铃铃!

就在方炎惊愕之际,他兜里的电话响了。

是母亲的来电。

“喂,妈,嗯嗯,我出狱了,挺好的。”

方炎接着母亲的电话,脸上露出了微笑。

监狱生活的三年,父母是看望方炎最多的人。

但最近的一年里,也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父母竟好久没来看过他了,包括今天他出狱。

“儿子,对不起,呜呜,妈妈......妈妈今天不能去接你了。”

电话里,方母突然哭了出来,只听她道:“儿子,你爸出事了,今早在工地搬砖的时候被砸了后脑,正在医院抢救。医生说手术费要50万,没有50万,人就活不成了,呜呜,妈没钱,我该怎么办?呜呜......”

“什么,50万!?”

“我爸他......”

方炎瞬间愣了。

他的父亲,是个工人,还是个小头头。

他不明白父亲好好的,怎么会去建筑工地搬砖?

在方炎的追问下,方炎的母亲讲起了事情的缘由。

原来这一年里,方炎的女朋友家,一直在向方炎的父母要彩礼钱,还说方炎出来他们就结婚。

年迈的父亲为了儿子出来能有个家,只好闲暇之余去工地搬砖挣钱。

哪想到,天不遂人愿,竟然被砖头砸中了脑袋,住进了医院。

方炎的女朋友叫陈岚岚,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方炎之所以进监狱,就是因为一个富少看上了陈岚岚,还要用强,被方炎出手打了。

结果富少家里动用了关系,将方炎送进了监狱,还找律师,卖掉了他父母的房子,差点让他们倾家荡产。

三年的时间,女朋友一次也没来过监狱,更别说探望方炎了。

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女人,只有在她没钱的时候,才会托人给方炎打电话,让方炎向父母要钱。

三年里,方炎不知道为这个女人向家里要过多少次钱。

如今父亲出事,陈家又要起了彩礼,这到是怎么回事?

方炎感觉头大,连忙问母亲:“妈,你们给陈家多少彩礼了,我爸出事,能不能让他们把钱拿回来,咱们先缓缓?”

“陈家要一百万,我和你爸这一年,已经给陈家二十万了,呜呜......”

方炎母亲哭着,接着道:“可是我今天去找他们,他们不但不认账,还把我打了一顿!”

“什么!?”

听到这里,方炎简直目眦欲裂!

一百万的彩礼,那是父母的命!

二十万......

那可是父亲的救命钱呀!!!

陈家不仅不认账,还打了自己的母亲!?

方炎早就知道陈岚岚的父母爱钱,但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不要脸!

深吸一口气,方炎强压着怒火,安慰电话里的母亲:“妈,这事你别管了,钱的事......我来办!”


挂断了电话,方炎目光一片冰冷,眼眸深处泛起了无穷的杀意!

随即,方炎下了出租车,向着陈家赶去。

陈家住在古玩街,开了一间古董店。

今日陈家的生意特别好,陈岚岚的父亲陈旺财,正坐在柜台里美滋滋的数着钞票。

“哈哈,老婆你看,还是唐二少有关系。”

“瞧咱家这生意,自从岚岚和他勾搭在一起,咱家这生意美的,啧啧,简直鼻涕泡都出来了!”

陈旺财看着手里大把大把的红票,眼睫毛都笑弯了。

他一上午卖出去十几件假货,每件成本几十块,卖价七八百,这利润,简直不要太火爆!

一旁陈岚岚的母亲刘梅,也是眉开眼笑。

刘梅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陈旺财数钱,突然想到了今天是方炎出狱的日子。

刘梅心里暗道不好,想起了早上方炎的母亲来要钱的事情。

做贼心虚的向店外看看,刘梅对陈旺财说道:“孩子他爸,今天可是方炎出狱的日子,早上我们打了徐红,你说他会不会来报仇?”

“哼!就他?”

陈旺财冷笑,收起了钞票。

看着老婆担心的模样,陈旺财笑道:“老婆,放心吧,方炎是个废物,三年前被唐二少耍的团团转,如今他出狱了,也是个废物!”

陈旺财话落。

“哐当!”

店门被人一脚踢开。

陈旺财和刘梅吓了一跳。

两口子向着门口看去,刘梅尖叫:“方炎?怎么是你!”

陈旺财表情尴尬,眼珠一转,连忙说道:“大侄呀,啥时候出来的,咋没告诉陈叔一声?呵呵,你是找来岚岚的吧?不好意思,岚岚今天不在,她上班呢!”

“陈叔,我不是来找岚岚的,我是来要钱的。”

“陈叔,我爸住院了,这事你知道,我也不想废话,二十万拿来,我转身就走。”

方炎站在门口,放下背包,缓缓眯起了双眼。

“啥?”

“二十万?”

陈旺财满脸鸡贼,进了腰包的钞票,打死也不能拿出来。

陈旺财那德性,方炎早就猜到了,他嘴角露出冷笑,走进古董店,一把抓住了陈旺财的头发。

“听说你们早上打了我母亲,还不承认我们家给的二十万彩礼?”

方炎笑着,转头看向刘梅:“今天早上谁动的手?哪只手!”

方炎话落,陈旺财两口子都吓尿了。

卧槽!

这小子是来报仇的!

他,他还真敢动手!

刘梅道:“方炎,你血口喷人,我们、我们没收你们家的彩礼!”

陈旺财大叫:“小子,你敢动手?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今天早上没人打你母亲,是、是她自己撞门上的!”

哐——!!

不等陈旺财说完,一只超大号的瓷瓶,就由上而下,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头顶。

一瞬间,陈旺财的脑门上肿了个包,血都呲了出来!

店里的客人们发出惊呼,匆忙向外跑去。

方炎眯着眼,从地上捡起一块瓷瓶碎片。

这碎片锋利如刀。

方炎指着那几个伙计叫道:“都滚开,这是我和陈旺财的事,你们谁敢过来,我就给你们开瓢!”

整个古董店里鸦雀无声。

陈旺财两口子再次被震住了。

我的天!

这还是三年前那个废物方炎吗?

这昔日的废物,如今满身匪气,这也太凶了吧!

这时,陈旺财的老婆坐在地上尖叫:“方炎,你竟然砸了我们的镇店之宝!这可是康熙御窑的珍品,清代双龙云耳瓷瓶,价值一百二十万,你赔,你给我赔!”

陈旺财也大叫:“我的宝贝!方炎,你今天不赔钱,老子命不要了,你甭想走!”

听着陈旺财和刘梅的喊叫声,店里的客人们也对方炎指指点点。

一百二十万的瓶子?

这可足够方炎喝一壶了!

方炎看了一眼地上的瓷瓶碎片。

这时地上的瓷瓶碎片旁边,又出现了文字信息......

[清代双龙云耳瓷瓶,景德镇奉真窑仿品,上世纪80年代出厂,市场估值,200元!]

“靠!两百元的东西,你们敢要一百二十万?”

方炎冷笑,从瓷瓶碎片里捡出了瓶底。

拿在手中一看,上面的出厂印章,还真是景德镇奉真窑。

一时间,方炎终于意识到自己好似获得了一种特殊能力!

这种能力,真的能让他看透物品的价值,简直让他在黑暗里看见了光明,甚至为他铺出了一条黄金大道!

陈旺财看着瓶底的印章,脸都绿了。

而店里的客人们,再次发出惊呼。

这就是他们的镇店之宝?

景德镇的奉真窑?

几秒后,店里的客人们发出怒吼!

“骗子!”

“退钱!”

“陈旺财,你开古董店,竟然卖假货?”

“连镇店之宝都是假的!”

“退钱!”

客人们吼声阵阵。

这年头谁也不傻,连镇店之宝都是假的,那其他东西能有好吗?

陈旺财吓的满头冷汗,看着大呼小叫的人群,暗道今天麻烦了。

就在这时,古董店外走进来两个人。

一男一女。

男的是唐二少,当年陷害方炎入狱的仇人。

女的是陈岚岚,方炎昔日的女友。

两个人甜蜜的手挽着手,那亲热的模样,简直让人害羞。

“咦?”

“方炎!”

看到店铺里的方炎,刚进门的陈岚岚惊呆了。

一旁的唐二少瞪大了双眼。

看着古董店里的方炎,唐二少大笑,不屑说道:“哈哈,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当年那个废物吗?”

“方炎,你出来了?看来三年牢狱让你吃了不少苦头!”

“妈的,还不快滚过来,给你家二少爷舔脚磕头!”

唐二少笑着,看方炎的眼神充满了得意。

方炎站在店铺中,咬紧了牙齿。

看着昔日女友和唐二少,方炎心中怒火中烧!

当年他为了这个女人,锒铛入狱。

当年就是这个唐二少,无耻动用关系,害他进了大牢。

甚至还骗走了他们家的房子,让他父母流浪街头!

如今三年过去了。

陈岚岚怎么和唐二少搞在了一起?

难道说当年的事......

他们......已经好过了?

方炎想到这里,瞬间眼睛都红了。

想着当年的种种,方炎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戴了绿帽,简直一颗红心喂了狗!

“陈岚岚,为什么?”

“当年我为了救你,打了这个混蛋,进了监狱!”

“如今我父母为你筹办彩礼,我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为什么!!!”

沉默许久,方炎瞪着陈岚岚的脸,终于发出了愤怒的大吼。


“为什么?”

听着方炎的咆哮,陈岚岚面露不屑,瞧了瞧身旁风流倜傥的唐二少,笑道:“方炎,别傻了,当初和二少去酒店开房,那可是我自愿的,都是你这个笨蛋坏了我们的好事!”

“还有你父母,他们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你是什么德性,竟然还想让我嫁给你这个穷鬼,呵呵,真可笑!”

“至于你们家给我的彩礼,是呀,我收到了,但我花光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哈哈,你父亲住院,关我屁事?”

“想要钱,没门,让他在医院里等死好了!”

看着店铺中愤怒的方炎,陈岚岚笑的灿烂,竟一点愧疚都没有。

此时方炎,气的额头青筋暴跳,恨不得将这个女人一把捏碎!

这就是他在监狱里盼了三年,深深爱着的女人。

这就是他父母省吃俭用,拼命攒钱,想让他娶回家的女人!

如今看清这女人的真面目,方炎突然觉得自己好可笑!

这时古董店里,陈旺财眼睛一转,捂着被方炎打破的脑袋,对陈岚岚大叫:“女儿,给爹报仇,他敢打我,我要打断他的双腿,让他知道我们陈家的厉害!”

“什么,方炎,你活腻了,你竟敢对我爸动手?”

听着陈旺财的叫声,陈岚岚当场吓了一跳。

直到此时,她才看见陈旺财头破血流的模样。

陈岚岚回头,看向身旁的唐二少。

唐二少正在得意。

三年前,他把方炎陷害入狱,因为方炎打了他一耳光。

如今三年后,这小子竟然敢在他面前装逼,他一定要打断这小子的双腿,让他生不如狗!

想到此处,唐二少对着门外摆手。

“你们几个进来,给我打断他的双腿!”

“妈的,一个垃圾也敢欺负老子的妞,真是找死!”

很快。

陈家古董店门外,走进来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

这几个人,全都是唐家的保镖。

看着这些五大三粗的壮汉,古董店里的客人,吓得瑟瑟发抖。

“唐二少?这可是蓝城有名的二世主!”

“完了,这个叫方炎的年轻人完了,竟然敢招惹唐二少,这回一定死透了!”

听着人们的惊呼,唐二少脸上笑容更盛!

方炎的目光,却变得越发冰冷。

看着向他走来的唐家保镖,方炎心里的愤怒已经到达了顶点。

今天无论如何,他也要拿回二十万的彩礼钱。

因为这二十万,能救他父亲的命!

“今天我只要钱。”

“我不想和你们动手!”

方炎想了很久,压下了心里的愤怒。

父亲躺在医院,他不想节外生枝。

如今他打了陈旺财,也算给母亲报了仇!

可偏偏唐二少这些人,此时怎么可能放过他?

在唐二少的冷笑声中,唐家几名保镖将方炎团团围住。

陈岚岚尖叫:“给我打!打到他跪地求饶,如同死狗!”

唐二少挥手。

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体重超过三百斤的胖子,目光轻蔑的看着方炎的脸,笑嘻嘻的说道:“垃圾,竟敢得罪我们家二少爷?今天老子打断你双腿,让你长长记性!”

胖子话落,猛然一拳向着方炎的脸上打去。

就在这一瞬间,方炎的目光变得无比犀利。

他再也忍受不住心里的愤怒,突然出手,一拳打在了胖子的脸上。

砰!

“给我滚!”

方炎怒吼,目光犀利如刀。

那三百斤的胖子发出了惨叫,满脸不可思议的飞出了店铺!

刹那间,古董店里的人们再次发出了惊呼。

唐二少目瞪口呆。

目光怨毒的陈岚岚,吓得发出了尖叫。

“你个死废物,竟然敢还手?”

唐二少暴跳如雷,对着周围的保镖们叫道:“一群垃圾,大家一起上,把他给我打成死狗!”

砰砰砰!

又是几声闷响传来,唐二少话刚说完,下巴就差点惊掉在了地上。

只见此刻的方炎,简直如同来自地狱里的野兽。

那一拳一脚之下,唐家的保镖们骨断筋折,四处翻滚。

要知道这些人,平日里可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竟然在身材干瘦的方炎面前,连一秒钟都没有撑到!

“怎么会这样......”

“这个垃圾......”

“这个垃圾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

唐二少目瞪口呆,整个人都傻掉了。

方炎看着自己青筋凸起的手臂,缓缓呼出了一口气。

和监狱里的那些囚徒相比,方家的保镖们简直就是弱鸡。

这三年里,方炎在监狱里大战小战不断。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从当初的青涩少年,变成了监狱恶棍。

没日没夜的战斗,更是让他练出了单手八百斤的握力。

在这样绝对的力量面前,没有人能阻挡他想要做的事!

“我再说一遍。”

“把…钱…给…我!”

看着面前吓傻的唐二少,还有陈岚岚,方炎隐藏着心里的杀念,再次沉声怒吼。

整个古董店内鸦雀无声。

陈旺财吓的躲到了桌子底下缩成一团。

唐二少两腿发抖。

陈岚岚半天才硬着头皮开口道:“方炎,你少吓唬人!钱我花了,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二少,你快出头呀,这个垃圾要骑在我们的头上了!”

陈岚岚话说一半,瞬间整个人惊呆了。

只见一脸愤怒的方炎,竟是大步向着他们走来。

来到唐二少的面前,方炎挥起了手,重重地一个巴掌扇在了唐二少的脸上!

“这一巴掌,是替我父母打的!”

啪!

“这一巴掌,是替我三年大牢打的!”

啪!

“这一巴掌,是替你今天犯贱打的!”

方炎话落,陈岚岚倒吸冷气。

再看发傻的唐二少,被方炎打得鼻青脸肿,满脸是血,连嘴里的门牙都飞了出来!

“方、方炎......你不想活了嘛,你信不信我再把你送进大牢!”

方炎冷笑,一把扯住唐二少的衣服。

“我相信,你们唐家有这个能力!”

“但你觉得,你们唐家虽然有钱,可你和你家人的命,又有几条呢?”

方炎笑着,看向手里的唐二少,嘴角的笑容越发邪恶。

唐二少吓得瑟瑟发抖。

直到这时,他终于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怪物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