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薄少晚上奶兮兮

薄少晚上奶兮兮

浔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夜之间,顾晚的父亲落马。为了帮助身陷牢狱之灾的父亲,她趁男朋友劈腿的机会,设计接近了那个全城都不敢靠近的大魔王薄言渊。一夜荒唐之后,顾晚本以为自己会陷入被他报复的危险,可她发现,白日里手段狠辣的活阎王,一到了晚上竟是奶叽叽的黏人精。而顾晚原本只是想和他谈利益合作,如今却逃也逃不开,被他缠得死死的!

主角:顾晚,薄言渊   更新:2022-08-08 18: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晚,薄言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薄少晚上奶兮兮》,由网络作家“浔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夜之间,顾晚的父亲落马。为了帮助身陷牢狱之灾的父亲,她趁男朋友劈腿的机会,设计接近了那个全城都不敢靠近的大魔王薄言渊。一夜荒唐之后,顾晚本以为自己会陷入被他报复的危险,可她发现,白日里手段狠辣的活阎王,一到了晚上竟是奶叽叽的黏人精。而顾晚原本只是想和他谈利益合作,如今却逃也逃不开,被他缠得死死的!

《薄少晚上奶兮兮》精彩片段

夜幕降临,天空飘起细细的雨滴。

顾晚看着手机上的甜蜜合照,点了删除。

她那个交往八年的男朋友,今天正和千金小姐订婚,而几个小时前,她刚在他们的订婚现场大闹一场。

刚抬起头,民宿旁的灌木丛中就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昏暗的灯光下,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缩在那里。

顾晚迟疑了一瞬,还是打着伞试探地上前。

“先生,您不舒服吗?请问需要……”

话音未落,蜷缩着的男人突地抬起了头。

那是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冰凉凉的,看不出丝毫情绪。

顾晚被这阴鸷的神色惊了一下,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然而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猛地攒住了她的腕子,将她拖入了草丛之中。

翌日一早,顾晚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回想着昨夜的疯狂,浑身都酥麻了起来。

男人的身上带着天然的危险气息,如同野兽般纯真又直白的欲念毫不留情地尽数迸发出来。

她缓缓转过头,一张五官精致的俊脸映入眼帘。

男人的半张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发丝柔顺地贴在前额上。

情报里可没说,这男人的情绪变化会这么大。

顾晚拢了拢身上的被子,靠在床头轻轻阖上眼。

神色复杂地望了眼身侧的男人,揉了揉眉心。

尽管她的动作已经足够小心,还是吵醒了浅眠的男人。

薄言渊缓缓睁开眼,墨色的眸子在触到女人光洁的肩膀时骤然一紧。

自从那次出差,他就经常在夜晚失去理智和记忆。

杨明刑总说他是鬼上身,非要拉他来Z市拜拜,没想到吃了药还是发生了这种事。

“抱歉,我会补偿你。”

薄言渊的声音带着暧昧的沙哑,被子自然地随着他撑起的身子滑落,露出坚实的八块腹肌。

顾晚眸子微动,不动声色地侧开脸。

薄言渊沉着脸从钱夹中抽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需要随时都可以找我,我……会对你负责。”

顾晚垂下眉眼,看着名片上方正的黑字。

“薄言渊,薄氏集团负责人……原来你就是那个经常上新闻的商业奇才容城大魔王。”

她勾了勾唇,不卑不亢地看向薄言渊,“世界还真是小,既然是薄先生,我想,你现在就可以履行责任了。”

薄言渊眉头微蹙,不解地抬眼望向她。

顾晚打开手机,一张电子请柬赫然出现在眼前。

“这是我劈腿了的前男友的婚纱照,这个新娘叶可可……想必薄先生是认识的。”

薄言渊神色漠然,只是轻轻颔首。

“她与薄家有过婚约。”

“我只想跟薄先生在明面上签订协议成为契约夫妻,好给那个给我戴绿帽的男人好看而已,放心,不会对薄家和您的财产造成一分一毫的损伤。”

顾晚明媚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像只诱惑的小狐狸。

“如何?”

薄言渊微微抬眼,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他确实需要一个契机,让那些潜藏在暗处的东西跳出来。

眼前的女人虽然遭受了一场打击,却依旧沉着冷静,目光澄澈,倒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

“可以,协议我来拟定。下周二,你去薄家别墅找我。”

顾晚不在乎地点点头,贴心地递上外套。

薄言渊一言不发地穿好衣服,若有所思地望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目送男人颀长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顾晚的电话突兀地响了起来。

她瞥了眼屏幕,瞳孔微缩,迅速接起。

门口,杨刑明焦急地在民宿抽着烟。

见薄言渊出来,他才松了口气,把烟掐灭迎了上去。

“要是让老爷子知道我带你来寺院拜拜就把你弄丢了,他得扒了我的皮!”

薄言渊只是淡淡瞥了眼二楼的窗户,沉声开口。

“帮我查个人。”

目送两人上了一辆纯黑的迈巴赫,顾晚敛起眸子,纤长的羽睫掩去眼底的淡漠的恨意。


“妈。”

“小晚,你玩的怎么样?什么时候回家?”

顾晚靠在床头,看着凌乱床单,轻轻摇了摇头。

“我突然接到了公司的出差业务,不能回家了。”

妈妈在那头关心了几句,轻轻叹了口气。

“你爸爸要是还活着,也会为你欣慰的。”

顾晚猛地攥紧指尖,又缓缓松开了,垂落在床上。

“是么。”

……

Z市不算大的机场大厅内,挤满了旅行回程的旅客。

顾晚坐在快餐店的椅子上,搜索着容家别墅的导航。

“你好,能拼个桌吗?”

清朗的男声响起,顾晚微微抬眸,正对上一张笑嘻嘻的俊脸。

顾晚轻轻点了点头,便不打算理会他了。

得了允许,男人冲远处招了招手。

“阿渊!这边这边!”

顾晚身子一顿,抬眸望去。

神色凉薄的男人一身休闲西装,穿过人群向这边走来。

四目交汇,两人皆是一愣。

杨刑明像是看出了什么,八卦的目光在两人之间转了个圈。

“你们认识?”

顾晚勾起唇,大大方方地挽住薄言渊的手臂。

“我是阿渊的女朋友。”

薄言渊漠然瞥了女人明媚的侧颜一眼,没有言语。

杨刑明瞬间瞪圆了眼睛,指着两人结巴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真真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顾晚笑盈盈地靠近了些,“我这工作经常出差,都没来得及跟阿渊说,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呢。”

她抬起头,歪着脑袋看向薄言渊,眉眼弯弯。

“还真是巧呢,你说是吧,阿渊。”

薄言渊面色没什么变化,只是从菲薄的双唇中挤出一个微不可闻的“嗯”。

“啊,快登机了,我们去登机口等着吧。”

大脑宕机的杨刑明甩了甩头,看着亲昵离开的两人,迅速掏出手机偷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他们的朋友群里。

震惊!万年厌女症薄言渊居然谈恋爱了!

圈子里的朋友立刻响应起来。

该不会是被他之前那个未婚妻叶可可未婚先孕给他戴帽子的事情给刺激的吧!

杨刑明神秘兮兮地回了个“不知道”,便跟上了两人的脚步。

飞机冒着细雨稳稳落地,头等舱的薄言渊却不见了踪影。

顾晚倒是不在意,一个人提着行李去了薄家别墅所在的小区。

薄家别墅位于市中心最高档的别墅小区,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硬生生辟出了一块被高楼大厦围绕着的世外桃源。

门卫看着面前笑意盈盈的女人,眉头紧蹙。

“你说你是来找薄少爷的?”

“对。”

顾晚大大方方地点头,“我是他的女朋友。”

保安嗤笑:“每天都有不知好歹的女人排着队上门说是薄少的女朋友,快滚快滚!”

顾晚敛起眸子,脸上的笑意却丝毫不减。

薄言渊没有出现下命令,恐怕就是为了给她一个下马威。

“如果您不信,可以亲自打电话问问薄言渊。”

“什么事要问他?”

一道柔和的男声打断了顾晚的话。

顾晚回头望去,眼中闪过一抹思虑。

是薄言渊同父异母的弟弟薄言信。

薄言信是薄言渊的继母所生的儿子,外表清秀,却是个万花丛中过的花花公子。

她勾起唇角,热情地上前打了个招呼:“你好,我是你哥的女朋友,虽然我比你小,但是你还是要叫我嫂子。”

坐在车上的薄言信看着这个毫不怯场的女人,突地轻笑出声。

“想不到那个冰块,还能找到这么有趣的家伙。”

车门啪地打开,薄言信轻轻抬了抬下巴。

“上车。”

车子缓缓驶入别墅,顾晚垂下眉眼,小心观察着身边的男人。

虽然同薄言渊有几分相似,可面容要更柔和几分,多了些雌雄莫辨的阴柔之美。

尽管已经是初夏,他却还穿着一件看上去就十分厚重的黑色高领毛衣。

也难怪能当个花花公子,将小姑娘迷得团团转。

“薄言信!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把女人带回家!”

还没进门,薄家夫人陈沐蓉的呵斥就传了过来。

顾晚微微眯起眼。

这小三上位的陈太太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在这张脸上,儿子都这么大了,依旧风姿绰约。

她鄙夷地上下打量了顾晚一番,嗤笑出声。

“小姑娘家家还是多为以后作打算,别以为仗着年轻就可以为所欲为,不然到时候残花败柳了,就只能变成花泥了。”

顾晚眨眨眼,突然上前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妈!”

陈沐蓉一惊,刚想呵斥,就看到她自来熟地端详着自己的手来。

“保养得可真好,完全看不出是有这么大孩子的人,怪不得能将阿渊教育的这么好呢!”


薄言渊刚一进门,就听到了一连串的彩虹屁。

他看着一副自来熟样子的女人,眉头蹙起。

“阿渊,你回来了!”

顾晚却像是丝毫没有察觉一般,自然地上前挽住男人的手臂。

感受到衬衫下传来的温热触感,薄言渊眉心皱了皱,却没有推开。

在陈沐蓉错愕的目光下,薄唇轻启:“这是我的未婚妻顾晚。”

陈沐蓉怔了怔,眼中闪过一抹狠戾。

这个怪胎不是讨厌女人吗,哪里冒出来的未婚妻。

若是让他结了婚,那阿信的继承权,恐怕彻底没戏了!

陈沐蓉面色一沉,挤出一抹笑意。

“阿渊什么时候有了女朋友,也不说一声,快坐吧。”

顾晚乖巧地应声坐下,亲昵地贴在薄言渊身侧。

薄言渊身子一僵,睨了他一眼,没有躲开。

陈沐蓉打量着这个看上去没什么城府的女孩,笑意盈盈地开口。

“阿渊终于找到伴儿了,我们阿信什么时候也能找个正经女朋友就好了。”

话音刚落,薄言信眉头就蹙了起来。

他莫名其妙地瞥了眼神色奇怪的母亲,将手机递到她眼前。

方才他就觉得这个女人有几分眼熟,果然。

豪门婚姻惨遭前女友搅局。

新闻正中央的超大幅照片上,正是叶可可的婚礼现场。

顾晚一脸小狐狸般的笑容,翘着腿坐在第一排,看着屏幕上打了马赛克的视频。

那正是叶可可和她那个劈腿的前男友各自和别人偷情的珍藏记录。

陈沐蓉眼睛一转,对顾晚更加和气了几分。

叶可可这么一闹,无异于在直接打薄家的脸,虽然让薄言渊吃了瘪,但说出去薄家脸上也不会光彩。

如今出现这么个小丫头愿意站出来挽回薄家的颜面,她自然高兴,说到底,她能和薄言渊结婚,不是为了赌气,就是为了他的钱,不足为惧。

“小晚是吧,把这里当你们的家就好,阿姨去给你切些水果。”

薄言渊冷眼看着装模作样的继母进了厨房,眼中闪过一道暗芒。

顾晚的目光倒是停在了薄言信身上。

这个有几分阴沉的男人真是很奇怪,天气这么热,还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感受到她的目光,薄言信微微侧目,勾起轻笑。

“怎么,擦亮了眼睛想要抛弃我大哥,跟我跑了?”

还真是有够可以的。

顾晚神色丝毫未变,做作地搂住薄言渊。

“怎么会呢,我家亲爱的又帅气又多金,我会牢牢抓住的。”

几乎是立刻,顾晚就感觉到了手底身子的僵硬。

他缓缓抬起头,目光冷漠而轻蔑。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做出如此低级的挑衅。”

薄言信身子一震,不屑地轻嗤一声,别过头去。

薄言渊若有所思地扫过这个弟弟,起身上楼。

顾晚本想跟上,可书房大门却毫不留情地在她面前阖上,堪堪擦过她的鼻尖。

她摸了摸鼻子,识趣地没有敲门。

慢悠悠地走下楼梯,钻进厨房。

“妈,我来帮您切!”

看着这个热情满满的女孩,陈沐蓉眼中闪过算计。

这样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傻丫头做了薄言渊的妻子,还不任她拿捏?

想到这里,她方才听到薄言渊要结婚的不悦一扫而空,主动拉着顾晚到处转悠起来。

“这是餐厅,一会小晚你留下吃饭吧。”

“这是储藏室,还是不要进去了。”

“还有这里……”

她脸上透出几分掩饰不住的鄙夷。

“这是阿渊的房间,有些怪是不是,阿渊就是这样的孩子。”

看着简洁得几乎有些简陋的纯黑色房间,顾晚轻轻摇了摇头。

“很适合阿渊。”

陈沐蓉嘲弄地笑了笑,正要开口,门外便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眼睛一亮:“正好,我们家先生回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