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女人三十要立业

女人三十要立业

逍遥云端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顾潇的父亲操劳一生,给她遮风挡雨,将她宠成了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女。最终被狗男人骗婚骗心,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今生,顾潇下定决心强大自己,先立业再成家,不会因为狗男人而放弃对家庭的向往,也不会再被狗男人欺骗,辜负了家人的爱护与信任,这一世换她来守护家人。

主角:顾潇,江淮   更新:2022-08-17 17:5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潇,江淮 的女频言情小说《女人三十要立业》,由网络作家“逍遥云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顾潇的父亲操劳一生,给她遮风挡雨,将她宠成了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女。最终被狗男人骗婚骗心,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今生,顾潇下定决心强大自己,先立业再成家,不会因为狗男人而放弃对家庭的向往,也不会再被狗男人欺骗,辜负了家人的爱护与信任,这一世换她来守护家人。

《女人三十要立业》精彩片段

“啊!”

“顾潇!!!不要!!!”

顾潇被新婚老公失手推下二十八楼,享年三十岁。

---

“哐当!”的一声,杯子坠地,紧接着是瓷器碎裂的声音。

顾潇猛然睁开双眼,眼前竟是一片漆黑。

这是哪儿?莫非是阴间?

不待回神,耳边便传来一阵男女争吵的声音。

“潇兰,你讲讲道理好不好......”

“顾长远,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还是那句话,要么她辞职,要么你辞职。”

“你听我解释,如晴进厂那是因为托了厂长的关系,而且我只是个副厂长......”

“如晴?顾长远,你叫的可真亲热。”

黑暗中,这一男一女的声音实在熟悉极了,也亲切极了,但心中却又不敢相信。

顾潇愣了一会儿,她再也躺不住了。

倏然起身,朝着声音的方向往楼下奔了出去。

声音是从一个亮着灯的房间传出来的。

她径直走过去,透过虚掩的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两个熟悉的身影。

此时房间里的两人纠缠在一起,似乎在争夺什么东西。

顾潇抬手,对着自己的手背狠狠的咬了一口。

好疼,这不是梦。

她推开房门,冲进房间对着里面的人大喊了一声,“你们别打了。”

一边说,一边冲过去想要拉开二人。

“啊!”

顾潇被顾长远的胳膊肘一甩撞倒了。

二人见状,皆是吓了一大跳。

潇兰忙蹲下身子,去看顾潇,“哎呀乖乖,摔哪儿了,让妈看看。”

“丫头,没事儿吧?”顾长远也蹲过来问道。

望着眼前的两位至亲,顾潇的眼泪忍不住吧嗒吧嗒往下掉。

她抬眼看了看爸爸,又转头看了看妈妈,情绪再也绷不住了。

用力的将潇兰搂进怀里抱住,“妈......呜呜呜......”

顾长远叹了口气,又凑近了些,伸手轻轻顺着顾潇的后背,安慰道,“丫头快别哭了,我们以后不吵了......”

顾长远和潇兰都以为,女儿此时哭成这样,是因为刚才看到他们吵架的样子被吓着了。

顾潇看了一眼顾长远,又伸出一条胳膊将他也抱住,“爸爸妈妈,你们说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呜呜呜......”

“傻丫头,你以为你在梦游啊。”潇兰被顾潇的话说笑了。

“快起来,地上凉。”顾长远伸手要将顾潇扶起来。

顾潇刚站起来,脚腕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疼......看来真不是做梦......”

“哪儿疼啊?”潇兰一脸紧张。

顾潇指了指右脚脚腕,“这里疼。”

“别动别动,看来是脚扭了。”

顾长远二话没说,蹲身在顾潇跟前,“丫头,上来,我背你回房间。”

望着爸爸宽阔的肩背,顾潇的眼泪忍不住再一次涌出来。

顾长远背顾潇上楼梯的时候,顾潇问他,“爸,今年是哪一年?”

听女儿这么问,顾长远忍不住笑了,“零五年啊,怎么了?”

“那我今年几岁?”顾潇又问。

顾长远低低的笑声,笑得肩膀后背一抖一抖的。

“臭丫头,你这又是在玩什么把戏,是在考我吗?嗯,再过一个月该满十五了,怎么样,爸爸的回答可还满意?”

听到满十五这一句,顾潇的心陡然一沉。

十五岁......

顾潇明白了,她这是重生了,回到了二零零五年。

上一世,她的妈妈潇兰,就是在她满十五岁生日那天,发生了意外。

顾长远背着顾潇回了自己的房间,扶着她在椅子上坐好。

又在她跟前蹲下身,检查她的伤势。

顾长远小心翼翼的握着女儿的脚,动作轻柔的卷起她的睡衣裤脚。

“忍着点啊,我看看肿了没有。”

潇兰拿了红花油快步走进来,“我拿了红花油,赶紧拿这个揉揉。”

顾长远从潇兰手里接了红花油,便上手给顾潇揉。

“嘶......”顾潇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潇兰见状,一巴掌拍在顾长远的手背。

“哎哟,你能不能轻点儿。”

一边说着,还是觉得不放心,拍了拍顾长远的胳膊,“你起开,我来弄,笨手笨脚的。”

顾长远看了潇兰一眼,默默的让开了位置。

不过仍旧不放心的在一旁看着,那紧张的神情似是他才是那扭伤的人。

顾潇心里知道,一般扭伤之后应当冰敷,过了12小时之后才能抹这些跌打类的药酒。

可她贪恋眼前一家三口的温馨场面,不忍打断这一幕。

眼前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令她不敢轻易打断。

生怕她一打断,这梦就忽然醒了。

扶着顾潇在床上躺好后,潇兰帮女儿掖好被角,柔声道,“乖乖啊,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上学呢。”

顾长远伸手抚了抚女儿的短发,轻声道,“这红花油效果很好,明早起来保证不疼了。”

夫妻二人准备出去,顾潇突然叫了一声,“爸妈,今晚你们两个能陪我吗。”

一听这话,潇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傻孩子,多大了还要我们陪。”

顾长远在潇兰身边小声说,“要不,今晚你陪她睡一晚。”

潇兰闻言,拿胳膊肘捅了回去,“你记得把房间收拾干净。”

说完,扭身就进了屋。

一米二的单人床,母女俩挨挨挤挤的躺在一起。

顾潇侧身,手臂环着妈妈的腰身,紧紧的抱着。

潇兰轻轻拍了拍女儿的手,轻声哄道,“快睡吧,明早还要上学呢。”

潇兰将脑袋拱到妈妈的怀里,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听着耳畔的心跳声。

没多大一会儿,头顶便响起了潇兰均匀的呼吸声。

第二天,意料之中的,顾潇的右脚肿成了馒头。

顾长远在一家鞋厂当副厂长,一大早就出门上班去了。

潇兰望着女儿肿成馒头的脚长叹一声,思虑过后,用家里的座机往学校打了通电话,给顾潇请了一天病假。

潇兰在街上开了家杂货店,店里请的一个人这几天正好休假。

顾潇腿脚不方便,潇兰只好把顾潇带去了店里。

顾潇觉得,当个伤员挺好的。

不用上学,还能得到妈妈的悉心照顾。

一整个上午,顾潇都觉得心里像是吃了蜜糖一般。

中午时分,母女俩在对面餐馆叫了两个大碗饭,边吃边聊。

这时,里屋电话响了,潇兰连忙放下筷子去里屋接电话。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好好好,我马上过去。”

顾潇自是听到了里屋的动静,见潇兰一脸焦急的出来,赶紧问道,“妈?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潇兰眉头紧皱,“你爸在厂里被人打了。”


从里屋提了包出来,又跟顾潇交待,“乖乖,你好好在店里待着,我去你爸厂里看看。”

还不等顾潇问清是怎么回事,潇兰已经出门骑了摩托车瞬间没了踪影。

顾潇冷静的想了想,爸爸是个忠厚之人,被人打好像就只有那一次。

如果她没记错,那一次好像是爸爸和一个同事因为一个女人动了手,对方借着一点酒意拿着玻璃杯砸了爸爸的头。

而那个女人,名叫柳如晴。

她是爸爸的初恋情人,昨晚她爸爸和妈妈吵架,提起的那个女人便是她。

好在那次爸爸的伤势不算严重,额头上也只是皮外伤。

虽是得知了事情的结果,,但顾潇此刻还是很担心,很想要去看看情况到底怎么样。

但苦于此时腿脚不方便,正常走路都成问题。

她站在店门口,正焦急万分,一个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少年忽然映入眼帘。

顾潇觉得这少年看着眼熟,忽而发现那人竟渐渐朝她走来,最终在她跟前停住了脚步。

顾潇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试探性的问,“你是江淮吧?”

这人名叫江淮,虽然两人是大学毕业才成了号朋友,但他的的确确是顾潇从幼儿园到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乃至大学的同学。

更重要的是,他打小就暗恋顾潇。

因为顾潇身边一直有一位优秀的男朋友,所以到她身死都没有对她正式表白过。

虽然,在上一世是再熟悉不过的人,但猛然看到十几岁的他还是有些恍惚。

毕竟未来的他和现在的他看起来几乎有些天壤之别。

十几岁的江淮是书呆子矮挫丑,三十岁的江淮职场精英高富帅。

大概是并没想到顾潇会这样问,江淮诧异了一下,片刻之后才对她点了下头。

顾潇盯着对方看了好一会儿,目光停留在江淮头上看起来刺刺的小平头,笑着说了一句,“小江总还挺可爱。”

听到顾潇忽然这么说,江淮疑惑的看向她,“你说什么?”

被江淮这么一问,顾潇忙笑着摇头,“没什么。”

江淮看了顾潇一眼,垂下眸子,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到额弧度。

江淮忽然想起此来的目的,“对了,我姑姑在人民医院当护士,刚才她打电话来说,你爸受伤了......”

顾潇急忙问道,“那你姑姑有没有说,我爸伤的严重吗?”

江淮道,“你别担心,我姑姑说了,顾伯伯的伤势不算严重,皮外伤,有轻微脑震荡。”

顾潇点了点头,心道她没记错,就是那次事故。

顾潇抬眼看了江淮的一身校服,有些疑惑,“对了,今天不是上课吗?你怎么......”

江淮淡淡笑了笑,“我听老师说你生病请假了,作为班长,我代表老师和同学来看看。”

顾潇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江淮看了一眼顾潇的脚,想了想,说道,“如果你实在担心顾伯伯,我可以骑车送你去医院看看。”

闻言,顾潇诧异的看向江淮。

江淮指了指对面的餐馆门口,“我爸的摩托车,我可以载你过去。”

顾潇顺着江淮手指的方向,果然见对面餐馆门口停放着一张男士摩托车。

虽然知道爸爸的伤情没有大碍,但她心里仍旧是很担心。

不光担心爸爸的伤情,还很担心那个女人是否也在医院......

顾不得想太多,顾潇当即决定道,“好,你帮我把店门关一下,你带我去医院。”

江淮看了一眼顾潇的脚,仍旧有些担心,“你的脚......。”

顾潇耸耸肩,“一点小伤,没事,你赶紧的,先帮我关店门。”

“好。”

关好了店门,江淮到对面骑着摩托车过来这边。

一个没防备,顾潇就被人连人带拐的拦腰抱上了摩托车。

顾潇:“......”

江淮:“你脚伤不轻,如果因为我带你去医院,造成你脚伤更严重,我会自责的。”

这番话,算是江淮对顾潇刚才这番无礼动作的解释。

听了这话,顾潇只得哦了一声。

江淮把顾潇放在后座,自己则坐在前方驾驶的位置。

“搂紧我的腰,我要加油门了。”江淮语气自然。

上一世,顾潇跟江淮的交集并不多,对他唯有的印象,就是他是他是同班同学,是班上的班长。

而且,上一世,从没有见过江淮骑摩托车。

所以,她并不知道江淮的车技如何。

略加思索,还是伸手搂住了江淮的腰身。

搂腰这动作会让她犹豫,倒不是因为什么男女有别的原因,而是她知道,江淮打小就一直暗恋她。

“你骑慢点儿,安全第一。”

出于安全第一的考虑,顾潇觉得自己有必要嘱咐一句。

江淮骑车车速挺稳的,一路上让顾潇觉得很有安全感。

文成人民医院。

之前给潇兰打电话报消息的是她的一个朋友,也在鞋厂上班。

不光是顾长远被打的消息,还有前两天柳如晴进厂的消息,都是那人偷偷告诉她的。

潇兰骑着摩托车几乎是飞车一般的速度,还先顾长远一步赶到了人民医院。

潇兰看到顾长远头破血流的样子整个人都吓傻了,直到医生检查后出了结果她才松了一口气。

皮外伤,有轻微脑震荡,输两天消炎药就可以回家慢慢养,不过一段日子不能跑跑跳跳。

对比潇兰之前看到顾长远那副头破血流的样子,这个结果潇兰已经很满意了,对着医生连连道谢。

拿着医生开的缴费单从诊室走出,才走到门口,忽然一个女人朝她冲来,一把抢过了她手里的单子。

“潇姐,我来付款就好。”

那女人抢了单子就要跑,潇兰见状,一把拉着对方的胳膊将人拽了回来。

潇兰盯着女人上下打量了一阵,疑惑问道,“你是谁啊?”

心里有了七分猜测,可这会儿却不能百分百确定。

女人被潇兰盯的有些不好意思,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手劲儿却又拗不过潇兰。

“我是顾厂长的同事,今天这事儿因我而起,我......”

不用女人把话说完,潇兰对此人的身份已经了然。

“你就是柳如晴吧?”潇兰发问道,不过手依旧没有松开。

对于柳如晴,潇兰从来都是只听说过,却从未见过。

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人就是她。

女人点了点头,声音细如蚊呐“我是,你......能不能请你把手先松开,你弄疼我了......”


潇兰轻笑一声,伸手将柳如晴手里的缴费单拿了回来。

松开对方的胳膊,冷声道,“我不想看到你,你走吧。”

“啊!”柳如晴摔倒在地。

“潇姐,你......嘤嘤嘤......”

一句话未说出,柳如晴拿手掩着口鼻,竟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听到动静,好些人朝这边看过来。

“她怎么推人呢。”边上一人小声议论。

“仗着自己是副厂长夫人,竟然欺负人。”

潇兰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由得瞪大了双眼。

她刚才松开对方的胳膊,分明只是手腕带了一小点儿推劲儿。

怎的,这倒成了被她推的了?

“什么?我根本没有......”潇兰无比冤枉。

柳如晴从地上爬起来,对着潇兰低低的抽泣,“潇姐,我不怪你,都是我的错,如果顾厂长不是为了替我解围,那他就不会受伤,我......我......”

一边哭着一边又要从潇兰手里抢单子,“潇姐,就让我去付医药费吧,不然,我、我这心里真的过意不去。”

潇兰对柳如晴有所防备,自然不能让柳如晴从她手里抢了缴费单。

“好你个柳如晴,是我潇兰小看你了......”

“好了好了,别吵了。”

顾长远听到动静,一手举着吊瓶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同时间,有护士走过来,没好气冲几人说了一句,“这里是医院,要吵架麻烦到外面去吵。”

柳如晴一看顾长远从病房走出来,忙疾步走了过去。

一手手搀扶着顾长远的胳膊,一手将对方手里的吊瓶接了过来,一脸担忧道,“长远......”

似乎是意识到不妥,忙改了口,“嗯......顾厂长,您怎么能出来了呢,医生说了,您是轻微脑震荡,得多卧床......”

嘴里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搀扶顾长远往病房走。

顾长远看了两米开外的潇兰一眼,伸手推开柳如晴搀着他胳膊的那只手。

长长的叹了口气,语气温和,“小柳同志,今天的事情不怪你,作为你的上司,我有责任和义务维护职员的安全。”

又低头看了一眼柳如晴手里的缴费单,伸手拿了过来。

又继续说道,“你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医药费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早些回去吧。”

潇兰冷冷的望着自己的丈夫和柳如晴,鼻端哼了一声,冷嘲道,“顾厂长,您对下属还真是体贴入微啊。”

“阿兰,就不能少说两句。”

顾长远闻言,对她使了一个眼色,意思这里人多,不要让人看了笑话去。

潇兰固然心里有气,可心里也明白。

毕竟这里是医院,有什么私人恩怨,也不好在这里处理,不然反倒让外人看了笑话。

狠狠的盯了柳如晴一眼,迈步走到顾长远跟前,从柳如晴手里接过了吊瓶,便要搀扶着他进病房。

顾长远对着其他人交代,“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们了,你们也先回去吧。”

说着,也对柳如晴使了一个眼色,让她赶紧离开。

柳如晴和几个同事一道准备回厂里,到了医院门口,却被人叫住了。

“柳小姐。”

叫住柳如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顾潇。

柳如晴听到有人叫她,循声望过去,见对方竟然是两名学生,不由得有些疑惑。

柳如晴盯着顾潇看了一会儿,疑惑道,“小姑娘是在叫我?”

顾潇也毫无惧色的回望着她,点了点头,“没错,是我在叫你。”

说完,看了和她一道的两名男子,又道,“你让你的同事先走吧,我有几句话想跟你单独谈谈。”

柳如晴略微皱了下眉头,想了想,还是照着顾潇说的话做了。

待两名男子离开后,顾潇让江淮也回避了。

柳如晴率先开口,“你......是顾潇吧?”

柳如晴是个聪明的女人,她虽然没有见过顾潇,但仅凭顾潇刚才说的话和她的容貌,便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柳如晴能猜到顾潇,顾潇并不觉得奇怪。

顾潇勾了勾唇,淡然开口,“柳小姐,你很聪明。”

“谢谢。”

柳如晴望着顾潇,一时间并猜不到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顾潇拄着拐杖,上前一步靠近对方,淡淡一笑,“可你的聪明,却是用错了地方。”

柳如晴皱了皱眉,不解道,“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顾潇冷笑一声,“听不明白是吗?那我便来仔细的解释给你听。”

手里的拐杖重重的在地面上敲击了几下,划重点道,“我们一家三口现在很幸福,请你不要妄想破坏这个幸福的家庭。”

一听这话,柳如晴脸上的微笑瞬间有些僵硬。

她不悦道,“顾潇,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我跟你爸爸只是同事,而且你爸爸是我的上司......”

“别骗人了,你骗不了我爸,也骗不了我,我不仅知道,我爸跟你是同事,我还知道,多年前,我爸跟你是恋人关系,但最终你们并没有走到一起,是什么原因你还记得吧,需要我提醒你吗?”

柳如晴似乎没有想到这些话会从一个小姑娘嘴里说出来,而且这个人还是顾长远的女儿,气势还这么的咄咄逼人。

“你知道的还挺多的,不过那又怎么样,就因为这个,你就觉得我想破坏你的家庭?”

顾潇歪着脑袋,目光锁定对方的双眸,一字一句咬字道,“如果不是,那最好。”

短短几秒钟,顾潇看到柳如晴的脸色是一时红,一时白,颜色煞是好看。

顾潇往后退了两步,与她保持了些微距离。

冲她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正常人都知道,不管是已婚还是未婚,分了手的恋人或夫妻,以后都不要见面的是最好,因为只要有一人不能安分守己,到最后会毁了两个家庭,毁人家庭,必遭天谴!”

最后八个字,顾潇几乎是咬碎了一口银牙往外吐出。

听着顾潇说的一本正经,柳如晴觉得有些好笑,更多的是有些好气。

分明对方还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对着她说起这些竟有些气势压人。

柳如晴略微弯了弯腰,冲她眯眼一笑,“顾潇啊,你说的这些话都是你跟电视里面学的吧?告诉你哦,小孩子不要看太多电视剧,电视里面很多东西都是骗人的,你不要轻易相信,知道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