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老公我错了

老公我错了

萌囧包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沈知心不知好赖,作天作地,作死了最爱她的男人,最终也将自己作到狗男女的歹毒计谋中,死状凄惨!重活一世,沈知心脚踹渣男,恶斗渣女,华丽逆袭,复仇虐渣。为了挽回被她伤透心的爱人,十八般武艺她一一尝试,转身发现傅承景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

主角:沈知心,傅承景   更新:2022-08-08 18:5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知心,傅承景 的女频言情小说《老公我错了》,由网络作家“萌囧包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沈知心不知好赖,作天作地,作死了最爱她的男人,最终也将自己作到狗男女的歹毒计谋中,死状凄惨!重活一世,沈知心脚踹渣男,恶斗渣女,华丽逆袭,复仇虐渣。为了挽回被她伤透心的爱人,十八般武艺她一一尝试,转身发现傅承景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

《老公我错了》精彩片段

阴雨连天,梅雨季节,南城已经接连下了半个月的雨。

墓园,一座新墓前,站着一位少女。

她目光复杂地看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男人的冷峻深邃,不怒自威,那拒人于千里之外清冷的眼神,让作为妻子的她无数次感到害怕。

三年前,沈知心被迫嫁给傅承景。

三年中,她无数次策划过逃离这个可怕的男人。

却从来没有成功过,每次都被傅承景的人抓回来,严加看管。

没想到,最终她却以这种方式跟他告别。

“傅承景,你为什么要救我?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你就不会死,你是不是疯了!”

沈知心冲着墓碑上的照片吼着,眼眸不觉开始发红。

一个月前,沈知心被人绑架。

傅承景刚得到消息,就只身冒险前来营救她,没想到被早就埋伏的人围攻,他以一敌多击退了对方。

没想到对方持枪对准了沈知心。

傅承景想都没想,用肉身护住她,却被歹徒一枪命中了心脏。

傅承景的人随后赶来,沈知心活了下来,傅承景却因为失血过多死亡。

明明她已经成功地逃离这个男人的束缚和钳制,为什么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开心?

反而心脏深处,丝丝泛疼,难受地每晚都辗转反侧。

“沈知心!没想到你躲到这了!”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沈知心一个转身,只见宋易安和妹妹沈思语出现在面前。

刚才她大概是太过悲伤,以至于没听到有人过来了。

沈知心擦了泪,激动地上前道。

“易安,我怎么都联系不上你,这一个月,我东躲西藏,实在没地方去了,你带我走吧,带我离开南城,我再也不想回来了。”

见沈知心靠近,宋易安眼中没来由地出现一丝厌恶。

沈思语一把推开沈知心,尖酸刻薄地怒斥。

“沈知心,你给我滚开!离易安哥哥远一点!”

沈知心被一把推倒在地,膝盖立刻磕破了皮,鲜血直流。

“思语,你……”

沈思语冷漠地瞥向沈知心,亲昵地靠在宋易安的怀里,得意地道。

“实话告诉你吧,易安是我男朋友,我们交往已经五年了,我现在怀了易安的孩子!”

“什么?易安明明跟我……”

在和傅承景结婚之前,沈知心和宋易安就已经交往一年了,没想到他居然早就和同父异母的妹妹勾搭在一起!

“呵,要不怎么说你蠢呢?易安喜欢的一直都是我,哪知道你那短命的妈死前居然留下秘密遗嘱,要等你结婚才能让你继承财产,我跟易安商量,让他故意接近你,没想到快要成功的时候,却被傅承景截了胡,居然娶了你!”

沈知心大受打击,她不敢相信,但宋易安冷漠的表情告诉她,是她轻信了此人!

“之前有傅承景处处护着你,我们才下不了手,没想到你自己作死!

既然你也快要死了,就让你死个明白吧!绑架案是我们策划的,我们以你为诱饵,果然傅承景就上钩了,还为了你死了!

现在傅承景死了,看谁还能帮你!受死吧!我的好姐姐,只有你死了,你的财产才能顺理成章地归我们!”

沈思语阴险狠毒地看向沈知心,瞥向一旁的宋易安,一边害怕地后退,一边不住地摇头。

“易安,不,你不会这么做的,不要……”

“易安,怎么还不动手?傅家现在恨她入骨,杀了她,没人会管!她死了,那五千万的财产,就是我们的了!”

“你们想要干什么?”

沈知心害怕地转身就逃,宋易安掏出一把刀,狰狞地一步步逼近。

可惜她还没逃几步,就被宋易安像抓小鸡一样死死地抓住衣领。

“易安,我为了跟你在一起,做了那么多,你不能对我……”

沈知心看着那把明晃晃的刀,哀求道。

宋易安嘴角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刀刃抵在她的喉咙处。

“沈知心,你可真天真!事情变成这一步,怪就怪你太蠢!去死吧!”

手起刀落,一阵剧痛传来,沈知心的喉管被割破,鲜血喷了一地。

“趁她还没死,多给她几刀!拖了我们三年了,要不然我们早结婚了,真是可恶!”

沈思语夺过刀,狠狠地刺进了沈知心的腹部!

一刀不够,还加了几刀!

很快,沈知心便失血过多,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微弱,她逐渐涣散的眸子落在墓碑上那张黑白照片上,眼前的世界变得昏暗。

在傅承景死后的一个月,沈知心死在了他的墓碑前。

…………

傅家,佛堂。

沈知心被罚跪在傅家列祖列宗面前。

一个小时之前,她明明被杀害,以为就此死了。

没想到再次睁眼却重生了!

还重生在了她和傅承景结婚第二天。

至于为什么被罚跪,这件事在南城可造成了巨大的轰动,也成了她在傅家的污点。

“少奶奶,少爷到底哪点配不上您?他是南城最大家族傅家的继承人,一表人才不说,婚事也是他亲自定下的。您怎能因为不想结婚,就在众多宾客和媒体面前,羞辱傅家?您这是捅了多大的篓子,您知不知道?”

一旁的管家红姨在那痛心疾首地道。

作为南城最引人瞩目的男青年,傅承景放着那么多富家千金不要,点名只要沈知心。

沈知心家世地位比不上少爷也就算了,做的事还这么不让人省心。

脾气也是出名地犟,本来只是让她认个错,没想到跪了一天一夜都不吭声。

沈知心咬了咬唇,道:“红姨,我知错了,傅承景现在人在哪儿?是不是去公司了?”

看到她在自己苦口婆心劝导之下,终于知道错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红姨叹了口气道:“少奶奶,你在这跪了一天一夜,少爷在外面守了一天一夜。”

想到傅承景在危难时刻,冲到自己面前,挡住了子弹,倒在了血泊里。

沈知心难受极了,她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到傅承景了。

现在疯狂地想见到他!

“我现在就去找他!”沈知心从蒲团上起身,冲出了佛堂。

看她动如一阵风,红姨叹了一口气,少奶奶多半又是找少爷胡搅蛮缠去了。

这门婚事,傅家上下本就不看好。

沈知心刚冲出佛堂,看到不远处一道身影,鼻子莫名地一酸,脚步就顿住了。


那道身影此刻正孤寂地伫立在园中的一棵劲挺的松树下,他身材修长,腰板向来很直,如同松树一般。

远远地看过去,那道浓眉下藏着不少愁绪,还没靠近,就能感受到他浑身散发出来的冷寒气质,外界关于他的传说很多。

有人说他手段狠厉,做事不讲情面,也有人说他城府很深,谁也摸不透他的心思。

正是因为对他有着太多恐惧,沈知心一直惧怕不敢接近。

婚姻三年,她做了无数的荒唐事,本以为他会因此怒而离婚。

没想到,他却为她丢了命。

沈知心不觉眼睛一红,“傅承景!”

男人听到她的声音,立刻背过身去,冷漠寒冷地背对她。

说来也是她作死,以她犯的错,足以死千百次。

“傅承景,昨天的事,我道歉,我不该在婚礼上……”

她准备好好跟他认个错的,可傅承景根本不理会她,连瞥都没瞥她一眼,抬腿就要走。

沈知心急了追了上去,跑到傅承景面前,双手张成个一字,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么近距离地看过去,傅承景的五官,她是看的清清楚楚。

哪怕是前世,沈知心也必须承认,傅承景长得很好看。

浓眉之下,是一双深邃地摄人魂魄的眼,往往扫视别人一眼,令人生畏。

高高的鼻梁让他的五官看起来更加立体。

再往下,是他的薄唇。

他总是很少说话,多以沉默为主。

说起来,他也才二十七岁的年纪,性格却沉稳如石。

不苟言笑、雷厉风行、杀伐果断,都是他的代名词。

不知怎么了,想到红姨说的,他在佛堂外守了一天一夜,她看着他,竟然心跳加速。

脸上也很快浮上了滚烫的红云,一直连到了耳根子。

内心太过愧疚,沈知心没控制好情绪,哽咽出声。

“傅承景,我知道错了,长辈让我罚跪,我认了。我也想跟你道个歉,说声对不起。”

傅承景眉头一蹙,似乎完全不认为她是要认错。

“说完了?”男人冷冷道。

“啊?”沈知心有些懵,他怎么好像一副根本不信她的样子?

要说,也是她以前劣迹斑斑,在他面前撒谎,乃是常事,这次他不会以为她也在撒谎吧?

“说完了,就让开。”

他的语气非常不近人情,从刚才到现在,他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这让她无法把那个为她而死的傅承景和面前这个对她爱理不理的傅承景联系到一起。

他定是怒了,因为她从刚才靠近他开始,就感受到他身边五米之内的超低气压。

但是,她不会像以前那样惧怕退缩了。

沈知心拉住了傅承景的手臂,忽略了他眼中片刻的惊愕,她认真地道。

“傅承景,从前都是我错了,我在佛堂面前想清楚了,既然我们已经结婚了,以后的事我……”

关键时候,她居然卡壳了,傅承景那道深潭的眸子,让她突然一窒。

“一夜就想清楚了,你以为我还会信你的把戏?”男人唇角冷漠地一勾。

闻言,沈知心一时心塞。

“那你怎么才肯信我说的是真的?”她抬起头,与他四目对视。

傅承景的鹰眸盯视她,似乎要看透她刚才那么做的目的。

“除非你能把戒指找到……”

他这么一说,沈知心心下一凉,昨天结婚典礼上,她不但当众出丑,还将结婚戒指扔了。

关键她是铁了心地不想结婚,扔戒指的时候,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傅家的佣人那么多,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结婚场地那么大,上哪儿去找?

可如果这是傅承景信任她的唯一方式的话,那她……

“好,这是你说的,要是我找到了,你必须信我一次。”

她瞪着圆眼睛,认真地冲他道。

傅承景既没答应,也没反对,转身离开。

沈知心看着他的背影,冲他喊道。

“傅承景,别忘了你的承诺!我一定会把戒指找回来的!”

走廊拐角处,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看到向这边走过来的傅承景,鞠躬恭敬道。

“主子,昨天沈知心大闹婚礼,闹得满城皆知,老太太被气得不轻,您看这事……”

“我会处理。”

“主子,云深多嘴一句,沈知心不会就此罢手的,您真的认为她会为了得到您的信任,去找戒指吗?她根本就是个扯谎精!趁结婚证没领,您反悔还来得……”

话音未落,男人一道如寒刀般的眸子扫向面前的下属。

“闭嘴!”

每次只要有人在傅承景面前提起沈知心的不好,就被男人冷厉的眼神给自动击退。

云深实在不清楚,天下那么多好女孩,为什么傅承景都看不上,却看上了一个沈知心!

此时,烈日当空。

一片绿色的草坪上,一位少女正弯着腰,在草丛里寻找着什么。

夏日炎炎,三十七八度的高温,让人难以承受。

更别说,少女从上午九点一直找,现在都已经下午三点半了,还是一无所获。

怪就怪她当时脑子进了水,才会把傅承景专门为她定制的五克拉鸽子蛋钻戒扔了!

现在找的时候,简直要了她的命!

汗水将她的头发都浸湿了,黏在一起,脸颊也晒红了,眼前都开始冒星星了。

衣服也不知道被汗弄湿了多少回。

“少奶奶,这里太晒了,您又不打伞,再这样下去,皮肤会被晒地脱皮的!”

一旁的女佣道。

虽然傅家没一个人喜欢不知好歹的沈知心,但没奈何她是少爷看中的人。

要是被晒的晕倒了,或者怎么样了,少爷那里该怎么交代?

也不知道沈知心是哪根筋坏了,在这找了几个小时的戒指,连午饭都没吃。

“打伞会影响视线,现在温度已经在慢慢往下降了,你要是嫌热,就先走吧。”

傅承景是个说话算话的人,既然他说了找到戒指就会信她,那她就得非找到戒指不可。

不对啊,她记得昨天差不多是往这个方向扔的,怎么会找不到呢?

难道是别人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把戒指给踢到别的地方去了?

沈知心决定换一个地方找,“小微,你就在这这里找,我去那边找。”

“是!”

沈知心走到一道蔷薇塑成的花墙边,低着头眼睛一眨不眨,认真地找着。

突然,地上出现一个影子,就在她身后。

她一个转身,就看到那个她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男人,宋易安!


“知心,你在这里找什么?”宋易安上前就要抓住沈知心的手。

与此同时,她感受到附近的气息与刚才有所不同。

似乎傅承景也出现了,只是隐在她此刻看不见的地方。

她猛地收回手,往后退了几步,谨慎地看向面前的男人。

前世,四年真情,全都喂了狗!

为了宋易安,她处处与傅承景为敌,做了多少不可饶恕的事!

而她最憎恶的男人,那个处处谨小慎微的傅承景,却为她送了命。

人哪,死了一回,才知道,遇到的是人是鬼!

见沈知心戒备地看着自己,宋易安眼中闪现一丝异样。

昨天她不才大闹婚礼,目的不是为了离婚,好和他在一起吗?

在宋易安眼里,沈知心徒有漂亮的脸蛋,却比猪还蠢,这样的人,怎么能配得上他!

心里那么想着,嘴上他却道:“知心,你怎么了?”

此时,沈知心的重点根本不在宋易安身上,满脑子都在想,要是这次再被傅承景误会了,他们之间的信任关系就再也无法修复了!

她冷漠地瞥了一眼面前的男人,全然没了往日的热情。

“没怎么。既然我已经和傅承景结婚了,你就不该再来找我,我不想被他看到了,会误会。”

“知心。”宋易安还以为沈知心只是在闹脾气,上前哄道。

不远处,蔷薇后,那道深邃的眸子闪现一道寒光。

男人身后的云深,分明感受到了近距离的死亡威胁,直逼而来!

却不料,沈知心又后退了一步,似乎对宋易安的靠近很是厌恶。

“你耳朵聋了吗?我让你离我远一点,你没听见?还有,我现在已经结婚了,你能不能别叫的这么亲热,恶心!”

“恶心?你说我恶心?”宋易安完全没想到沈知心会突然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

“没错!我们既然已经分手,就该断个干干净净!”

“知心,你这是怎么了?你昨天结婚之前,还不是这么说的,你说要让傅承景讨厌你,好早点跟你离婚,届时你会重新跟我在一起,你忘了吗?”

蔷薇花后,男人垂下的手,握成了拳,额头上的青筋也在尽显。

云深在心底默念,沈知心啊沈知心,你婚前乱来也就算了,婚后也该出轨,你这是吃了豹子胆啊!

这事让傅承景捉个正着,可不会像昨天大闹婚礼那样,就那么算了!

“你在放屁!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你拿昨天的话来要求今天的我,是不是太可笑了?”

“知心,你说话怎么这么……粗鲁……”宋易安被沈知心的态度转变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要知道,沈知心母亲名下那么多资产,如果不早点行动,这个秘密被沈知心知道,可就糟糕了!

“我本来就粗鲁,你不知道吗?实话告诉你,昨晚我和傅承景睡了……”

闻言,宋易安愣在了原地。

不远处,云深看着主子的背影,不禁冷汗涔涔。

昨天沈知心明明在佛堂跪了一夜,怎么可能跟主子睡过,这丫头真是说谎成性。

“睡……睡过?知心,你……不是说要为我守身?”宋易安一副受打击的模样。

沈知心冲他露出一个假笑,双手叉腰,霸气地道。

“为你守身,那种假话你也信?你以为昨天我大闹婚礼,为什么傅承景没找我算账?当然是因为我给了他我最重要的东西,也是经过昨晚,我才确定,傅承景才是我要找的男人。

长得帅不说,技术还好,我完全被他征服了,现在我想跟他一起好好过日子,请你别再来骚扰我了!要是你再来烦我,让傅承景知道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知心,你……”宋易安被骂的脸色变成了猪肝色。

傅承景是他吃了一万个豹子胆都不敢惹的男人,就是见沈知心,也只敢偷偷摸摸的。

那句技术好,被完全征服了的话,让那个刚刚还浑身散发阴郁之气的男人,顿时怔住了。

云深分明看到了,主子的耳朵浮上了红云。

沈知心啊沈知心,你可什么都敢说!

“还不快滚!”沈知心一点都不给面子骂道。

宋易安很是不甘心,总觉得沈知心那么蠢,怎么会突然态度大转变?

这里面一定是有内情的。

“傅承景,你来了!”沈知心装作很开心地向不远处招手。

宋易安做贼心虚,买来得及应证,就飞也似地逃窜了。

“呸!”沈知心看着那道背影,啐道。

狠心杀了自己的人,光是听对方说话,她都恨得牙痒痒。

她刚重生,很多事情还没整理好,等她忙好了,再来好好整他!

来不及想多,沈知心继续低着头,找寻钻戒的影子。

天色渐晚,要是再找不到戒指,她恐怕连傅承景的面都见不了了!

蔷薇后,云深看着主子怒意渐消,深邃的眸子还一直盯着在草丛里翻找的沈知心。

看到沈知心为找戒指,吃了这么大的苦头,云深幸灾乐祸道。

“主子,沈知心根本不可能找到戒指的,毕竟,昨天……”

傅承景一个杀人般的眼神投了过来,明明烈日当空,周围却冷得让人不禁寒颤。

“谁说她找不到,戒指分明就在那儿。”

傅承景指了指距离沈知心两米内的草坪处。

“嘿嘿,主子,您可真健忘,戒指已经被我找……”

旁边,又一个杀人的眼神传来,云深立刻点头如捣蒜。

“主子您说的对,您说戒指在那,就在那!”

与此同时,随着云深一个抛物线的动作,一枚银色的戒指在太阳下闪着耀眼的光,落在了草坪上。

没过一会,草坪处,传来少女的雀跃声。

“戒指!我找到了,我找到戒指了!”

“哈哈哈!太好了,我就知道只要心诚,一定会找到的!”

“傅承景,这下你总该相信我了吧?”

“哎呀,太阳好毒,肚子也好饿,我得赶快回去!”

云深拨打了个电话,“喂,红姨吗?为少奶奶准备点去暑的汤和丰盛的食物,用完餐,请美容师去少奶奶的房里,为她做晒后修复。”

“她哪来的那么多事?”红姨不禁抱怨了一句。

云深看了一眼已经走向远处的傅承景的背影,“这都是主子的意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