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他的娇妻很温柔

他的娇妻很温柔

萌咖啦卡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原主身边一大把极品亲戚,外面还有许多找茬挑衅的恶狼……面对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温柔的陶艺师苏韵,开心的大叫道“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做泼妇了”!谁能想到之前还唯唯诺诺,连反抗都不会的村妇,现如今成了十里八村的狠角色。

主角:苏韵,高骏,徐员外   更新:2022-08-17 17:5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韵,高骏,徐员外 的女频言情小说《他的娇妻很温柔》,由网络作家“萌咖啦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原主身边一大把极品亲戚,外面还有许多找茬挑衅的恶狼……面对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温柔的陶艺师苏韵,开心的大叫道“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做泼妇了”!谁能想到之前还唯唯诺诺,连反抗都不会的村妇,现如今成了十里八村的狠角色。

《他的娇妻很温柔》精彩片段

“徐员外,这小脸和身材不错吧,她这长相在方圆几里都是出了名的好,你娶了她,保管你哪哪都满意,保不齐明年就生个大胖小子。”许王氏一脸殷勤的说着。

一旁的徐员外猥琐地看着床上的女人,他之前就注意过许王氏已故大儿子的这个媳妇,除了生两个孩子外,其他的无可挑剔。

床上女人的小腰,他光是看着都有一种**的感觉。

要是抱住怀里,那滋味……

徐员外的手已经按耐不住,不安分的摸上了那小腰上。

许王氏见他那模样,想着这事儿指定成了,脸上的笑容又多了几分。

许王氏识趣的退出了房门。

“那徐员外,我就先走了哈,您慢慢享受。”

……

沉睡中的苏韵,迷迷糊糊中,感到一双咸猪手正抚摸着自己,她毛骨悚然间陡然睁开眼。

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盯盯着面前的男人,吓得男人一个激灵,滚到床下去。

苏韵陡然睁开眼,怔了一下,猛地看向四周。

这是哪里?

刚刚那个老男人是谁?!!!

她转头,就看见地上坐着一个**的老男人,吓得慌忙摸着自己的身体,还好,衣服还在,心才安了下来。

此时她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今天许王氏会好心带她上街买布匹,说什么给孩子做新衣裳,原来是要为了这个!

苏韵沉着脸,想到许王氏都能将自己给卖了,家中的两个孩子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她起身急忙往外走。

徐员外眼疾手快抱住苏韵,“别跑啊,小美人,让爷好好疼你。”

身后传来的体温,让苏韵恶心,她冷喝:“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徐员外双手在苏韵身上捏来捏去,“高家娘子,你就从我了吧,你当家的不是早就死了么,现在你拖着两个孩子怎么过得下去呢,来我这里,我保准你们不愁吃穿。”

苏韵深吸一口气,稍冷静,双眸扫一眼,瞥见了桌上的花瓶,她腾出手来,抓起狠狠砸向身后的人。

砰——

徐员外惨叫,倒在地上,捂住流血不止的头,“啊,你竟敢打我?你可是我花钱卖来的!”

他气恼不过,凶神恶煞想要再次扑上去,突然两眼一翻,便昏了过去。

苏韵惊惧喘气,蹲下,手指伸到他鼻翼,感觉到还有呼吸声,松了口气后便仓皇逃离。

徐府大院距许家不算远,几分钟的路程就到了。

苏韵满头大汗,推开那破烂不堪的大门,就看见许王氏拎着哭泣的暮暮,而许芩用膝盖抵住地上的朝朝。

苏韵的身体因为**的缘故,现在还是十分虚弱,但看见眼前的画面,她瞬间清醒了几分,大声质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朝朝看到救星来了,顶着鼻青脸肿的小脸,抬头激动喊着:“娘,快救暮暮,她们要卖掉暮暮。”

听到这句话,苏韵难以置信的看着许王氏,“你不但把我迷晕卖给一个老男人,转头竟然还要将自己的亲孙女卖掉,你还算是个人吗?不怕遭报应吗?”

许王氏一开始本来就打算卖掉苏韵一个人,谁知徐员外瞧暮暮这小姑娘和她娘有几分神似,自己看着也喜欢,想着一并买了。

许王氏一点也没有觉得对不住死去的大儿子,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苏韵整个人气的浑身直抖,冲过去从许王氏手里夺暮暮。

许王氏当然不肯松手,回旋躲开,抱着暮暮在院子里跑,就是不撒手,吓得手中的孩子一直哭。

院子里的声音太大,引来邻居在一旁议论纷纷。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许老大才过世不到一个月,怎么闹成这样?”

许王氏转头就骂道:“关你们什么事,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吧,少管闲事。”

她转头,对苏韵不满道:“你胡说是什么,我那是因为老大托梦给我,不忍心你孤儿寡母,给你找了一个有财有势的相公,你嫁过去后就坐着享福,岂知你不但不感谢我,倒还怨起我来了!真是个白眼狼!”

苏韵震惊的看着这个女人,简直厚颜**,连自己死去的大儿子都不放过!

怒上心头,苏韵突然冲向厨房,抓着一把菜刀,跑了出来。

许芩浑身哆嗦,松开了朝朝,苏韵把朝朝揽住,看见他脖子上的手印子,她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

苏韵发疯一样,将菜刀架在许芩的脖子上,“好啊,那我就给你们点颜色看看。”

许芩脸色惨白,双腿直哆嗦.“啊!苏韵,你要干什么?快点放开我!”

话才刚落下,刹那间,许芩的脖子就出现了一丝血痕,痛意令她恐慌,“娘,救我,她疯了,苏韵她真的疯了。”

许王氏也没有料到一向脾气温和的苏韵,今日会有如此举动。

她立即眼睛发红的瞪着苏韵,“你最好赶紧把芩儿给我放开,不然我要你好看!”

苏韵从嫁到许家,一直是个没脾气的,整日只知道忙家务,许王氏料定苏韵根本不敢怎么样,所以才不怕她……

 


苏韵见许王氏仍不肯撒手,直接将刀往许芩的胳膊上一挥,顿时皮肉外翻,白色的皮底下喷涌出鲜血。

“啊!”

一声惨叫,许芩脸色更加苍白,两腿哆嗦个不停,要不是背靠着苏韵,此刻怕是已然瘫坐在地。

“娘,快救我,她真的想杀了我,你快放了那个小崽子吧。”

许王氏瞪大眼睛,完全没料到苏韵会这样做,她的性子根本不是这样的啊,难道是护犊心切?

许王氏心生出几分忐忑,但还是冷着脸呵斥着,“苏韵,你胆子是不是未免太大了,那可是你的姑子,你想造反吗?”

苏韵冷笑,“你扪心自问,你们干的这些事儿是一个奶奶和小姑该做的吗?我劝你最好放了暮暮,不然我一个不当心,手上就多了一具尸首。”

说着,果真手抖了一下,许芩又嚎叫一声。

许王氏咬着牙,死死瞪着苏韵,一副不愿意善罢甘休的模样。

许芩忙哭着哀求:“娘啊,我要疼死了,你快放了她吧。”

这时,晕过去,又醒来的徐员外匆匆的赶来,扒开了一群正在门外看戏的村民。

徐员外大吼一声,“许王氏!”

许王氏闻声转头,看着头上包裹纱布的徐员外,感觉情况不妙,心虚的说道:“徐员外您怎么来了?”

徐员外恶狠狠看向苏韵,一只手指着头上的纱布,“我怎么来了,你看看你的好儿媳干的好事!”

许王氏心里犯怵,担心银子被追回去,冲着苏韵吼道:“你好大的胆子啊!竟敢把徐员外打成这个样子。”

苏韵不为所动,冷着一张脸道:“你们最好不要再打我们的注意,否则,就跟许芩一样的下场。”

徐员外这才注意到被苏韵制住的许芩,看到她手臂上,脖子上的刀痕,吓一跳。

他在定睛看了看苏韵,惊觉这女人并不好惹,根本不是许王氏说的那样温顺的性子。

苏韵看着他那个怂样,很满意这个效果。

她冲着徐员外咧嘴笑,“哈,或许,徐员外你也想要试试?”

徐员外被这笑容吓退两步,突然转头看向许王氏,怒吼道,“你家这个儿媳我可是担待不起,你赶紧把银子退给我,这门亲事就此作罢。”

许王氏心里咯噔一下,忙面带讨好的笑,“别,别啊,徐员外,今天苏韵就是受了点**,她平日里可听话了,不这样的。”

徐员外想想就后怕,虽然这个女人长得是不错,但他可不想把命搭在她身上。

“算了,你还是把银子还给我,还有我头上的医药费一并给我,我拿了钱就走人。”

许王氏哭丧着脸道:“徐员外,你这伤也不是我打的啊,谁打的你找谁赔,这可跟我们没关系啊。”

这时,门外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怎么了?家里这是怎么了,怎么那么多人?”

许王氏窃喜:“这是当家的回来了。”

从人群迈步走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穿着糙布衣,是许王氏的当家的,许舟年。

他是个老家庄稼汉了,当选过村长,但落选了,有点能耐,就是比较好面子。

许芩看到自家老爹,带着哭腔喊道:“爹,快救我啊,苏韵要杀了!她疯了!”

许舟年看到自家闺女浑身是血,一脸惊讶,忙看苏韵,说道:“有什么话好好说,把刀放下,别伤害芩儿!”

苏韵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件事跟他肯定脱不了干系。

便道,“我也不想这样,自我嫁到许家,一直安分守己,不说为这个家做出什么贡献,可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结果,娘竟然要把我和暮暮卖给人做妾,你们这样做,真的不怕报应吗?”

这话一出,围在大门外的村民又开始讨论起来。

许舟年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我们什么时候要把暮暮卖掉了?你娘也是为你好,才给你找的人家,至于你怎么想我们呢……反正,你好好想清楚,这门婚事错过了就没了。”

徐员外听了这话,认为许舟年是能做主的,便对他说:“不管她嫁不嫁,我反正不娶了,我可不想再次流血,快把银子和医药费给我。”

许舟年心的在滴血,他不想到手的银子就这样飞了,可这么多人看着,他也不好说些什么,暗叹了一口气,转身进屋,不一会儿就拿一个钱袋子走出来,递给徐员外,“这些应该够了吧。”

徐员外仔细清点了一番,点了点头,“好,差不多,剩下的就当我吃个亏,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家事你们自己处理。”

许王氏心里像是滴血一样难受,更加憎恨苏韵,狠狠的把手中的暮暮扔在了地上,“都是些赔钱货!”

 


苏韵看见暮暮仰头倒在地上,心疼不已,赶紧松开许芩,冲过去抱起孩子,上下检查一圈,还好没有什么大碍。

“暮暮,朝朝,跟娘回屋!”

这场闹剧,算是结束了。

大院门口围观的人也散开了,各回各家。

堂屋里,许王氏一脸不高兴,“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路神仙,让我们老许家摊上这样的儿媳妇,真是家门不幸。”

许王氏像个怨妇一样,在许舟年面前唠叨。

“老头子你也是,这件事你明明就是答应的啊!怎么就放过了那个女人,这回到手的银子全飞了。”

许舟年一边抖着烟杆上的灰,嫌弃的瞥了一眼她:“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你要搞,动作也搞小一点,闹那么大的动静,让村里人怎么看我们。”

许王氏愁的眉头都快拧到一块儿了,小声嘀咕着:“现在闹饥荒,能吃上饭就不错了,还要什么面子啊!”

许王氏说的是实话,最近几年,一直闹饥荒,被活生生饿死的人不少。

光是能够吃饱就够让平常人家羡慕了。

这年头卖媳妇和女儿,外孙女只不过是一件寻常的事情罢了。

这时,刚刚包扎完的许芩,慌慌张张冲了进来,“娘,不好啦,苏韵拿着行李带着两个小崽子逃走了!”

许王氏和许舟年相互对视了一眼。

……

而此时,苏韵背着一个沉重的包裹,两个孩子也没闲着,都帮忙提着不少的东西。

苏韵打算离开这个村子,回到娘家生存。

母子三人走了不知多久,看着天色马上就要暗了下来,就在一处山脚下的小破屋里暂时落脚。

苏韵打量了一圈,这里应该是猎户的暂住点。她到屋子后面找回来一些干草,铺在地上,就成了今晚母子三人的小床。

两个小孩儿见前方有一条河,拿着荷叶弯身去盛小河里的水。

苏韵转头一看,急忙跑了过去,把两个小孩拽上岸,一脸斥责:“谁让你们去河边的,要是不小心掉下去了怎么办?”

朝朝有些委屈:“娘,你别生气,我们看你累了,想给你盛点水喝。”

暮暮带着哭腔说道:“呜呜呜,我听娘话,哪儿也不去,娘,你别生气。”

苏韵从未想到年龄那么小的孩子那么懂事,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轻声的说道:“没事儿,娘没事儿,下次不许去了,太危险了。”

“咕噜噜……”

从暮暮的肚子传来一阵声音,苏韵这才回过神来,这两个孩子还没有吃饭呢。

苏韵满脸歉意,“娘都忘了,你们还没有吃饭呢,朝朝你带着妹妹在这屋子里等着娘,娘这就去找些吃的,马上就回来。”

将孩子送到小破屋,苏韵就赶紧去寻吃的去了。

满山遍野的,她有些犯难,不知道要怎么找到吃的,前世学的是医,此时她后悔没有学农,不然还能随便挖一点无毒的野草填充肚子。

“叮,检测到宿主在寻求系统小五的帮助。”

“检测到五十米处有棵胡颓子、山葡萄。”

“检测到八十米木薯……”

苏韵浑身一震。

这……这是,系统?

她简直不敢相信,半个月前穿过来,她曾经试探过多次,想着会不会跟书中那样带个金手指什么的,结果啥都没有,现在她都已经不想了,不料系统就这样明晃晃砸到她头上。

她哆嗦着,试探的在脑中问道,“系,系统,你怎么才来啊?”都要喜极而泣了好么,这迟到的惊喜!

脑海里,系统回答,“我一直在,只是时机没到,我找不到理由出现。”

苏韵疑惑,“什么样的时机?”

系统,“我是求生系统,起码你要找吃食,或者找钱,我才能出现帮助你,可你之前,除了做家务,被婆婆谩骂,护犊子,或者抱怨系统不出现,除此之外就没有打开金手指的机关,我砸出现。”

苏韵,“……”原来她之前她所作的事情,都不是打开金手指的机关,原来找吃的,才是。

苏韵无奈,“好吧,我错了,不过现在你出现不晚,我们母子三人的伙食靠你了!”

说着,她迫不及待的冲着系统指引的方向跑过去。

很快就看到了一棵胡颓子树,上面红彤彤的小野果,十分诱人。她吞了吞口水,采摘几个放到嘴里,酸中带甜,好吃!

她将外衣脱下,摘不少放在衣服上,又见地上有不少的野葡萄,个小,酸的掉渣,但考虑到营养问题,便也采摘了跟胡秃子放在一起。

在之后,又跑去挖木薯。

怀里抱着大丰收,苏韵看着蔚蓝的天空,一脸的满足。

要知道,半个月前的她,那是灰心丧气的要命。原主因为生病卧病在床,而她就在一场车祸中穿越到了这里,醒来就占用了原主的身子。

可是命运作弄人,她穿越过来竟然成了寡妇,还带着两个孩子。

她原本打算跑的,可是一看见这两个孩子受苦就莫名的心软,可能是占着原主的身子,有血缘感应吧。

既来之则安之,苏韵叹了一口气:“哎,还是赶紧回去给她们弄吃的吧。”

苏韵刚一进屋,就看见两个小孩抱在一起睡着了,心里一暖。

头一次当母亲,这种感觉她自己也说不出来是什么。

她将野果放在一边,从包袱里掏出来了一块床布搭在了两孩子的身上,就转身去处理木薯。

这个屋子有灶台,还有打火石,不然今天这个火都生不起来。

不久,屋子里就充满着烤木薯的味道,香味也把两个小孩给诱醒了。

暮暮揉搓着双眼,迷蒙的看着苏韵:“好香啊,娘你在做什么好吃的啊?”

苏韵转头,语气温柔的说道:“醒了吗?娘烤了木薯,这就给你们拿过来。

暮暮等不及了,起身来到苏韵面前,蹲了下来,仔细的闻了一番,“咦,不是,不是这个味道,我分明闻到了肉香!”

苏韵疑惑的看向她,学着她的样子一闻,竟然真的是一股子烤肉的味儿。

母子三人出门,顺着香味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身材壮硕,身背弓箭的男人正坐在篝火边,手里吊着一只烤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