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妾生来就不懂爱

妾生来就不懂爱

胡二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她错爱渣男,被算计欺骗,倾家荡产,一尸两命。重活一世,薛敏玥成了父母双亡,携巨款上京投奔亲戚的薛氏嫡女,遇上各怀鬼胎的亲戚们,她早已习以为常,前世她与这种狼子野心的人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如今决不能重蹈覆辙。

主角:薛敏玥,顾辰璟   更新:2022-08-17 17:5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薛敏玥,顾辰璟 的女频言情小说《妾生来就不懂爱》,由网络作家“胡二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她错爱渣男,被算计欺骗,倾家荡产,一尸两命。重活一世,薛敏玥成了父母双亡,携巨款上京投奔亲戚的薛氏嫡女,遇上各怀鬼胎的亲戚们,她早已习以为常,前世她与这种狼子野心的人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如今决不能重蹈覆辙。

《妾生来就不懂爱》精彩片段

“啊!”

陈家后院里,凄楚的叫声让烛火晃了好几次。

破旧的矮床上,薛荔肚子高隆,襦裙掀到了大腿上,双腿之间渗出的血水把那床薄薄的棉被染成了黑色。

床边,她的丫鬟紫鹃拿着帕子给她擦汗,短短的一刻钟里,那帕子的里拧出的汗已经汇满了整个盆底。

眼看着一个时辰了,孩子还没有生出来,紫鹃猛地站起来:“这样下去可不行,小姐你等着,我去求侯爷,这毕竟也是他的孩子,他不会这么狠心的!”

她冲出去,刚一拉门,门外大亮的闪电猛一下照亮了来人的脸,雪裙衬得她原本雪白的皮肤更加吓人。

来人正是陈祚陈侯爷的夫人,原来的大姨娘陆芫晴。

紫鹃下意识张开了手,“你来干什么!”

“我不是来找你的。”陆芫晴趾高气昂地对身边的丫鬟摆了摆手,紫鹃被推开,昏暗小屋里的薛荔就进了她的眼里。

薛荔早就已经听到了紫鹃的话,眼看着破门而入的陆芫晴,她气若游丝:“你这个时候想干什么?”

“姐姐这么警惕,可真叫我伤心。”陆芫晴坐下来,也不嫌血污了她的裙子,“我是听闻姐姐难产,特地过来帮忙,姐姐倒好,这样防着我。”

说着,她就伸手摸上了薛荔的肚子,尖尖的指甲擦过她的肚皮,叫薛荔毛骨悚然。

“我不需要你帮忙。”薛荔扫开她的手,瞪着她,“你也不要叫我姐姐,如今你已是陈祚的正房夫人,我不过区区一个小妾,你我身份天差地别,我配不上!”

“姐姐说这话我可就伤心透了。"陆芫晴捂着心口,“当初若不是承蒙姐姐看我可怜,认我做义妹,带我上京,我可没有今天这么好的日子。姐姐大恩大德,我永不能忘!”

薛荔冷笑:“所以你便抢了我的丈夫?”

陆芫晴脸色微变:“他本来也不是你的。若非你薛家遗产只是让陈家代管,你以为夫君愿意和你成亲?他愿意捡你这个破鞋?”

薛荔心中一震,望向她。

陆芫晴掩面低笑:“你果然是个蠢货呢。你失贞一事,你猜陈家扮演了哪个角色?不然他怎能如此凉薄,干脆地将你贬妻做妾?”

薛荔十五岁之时,父母亡故,念及家中没有儿郎,在临终之前,薛荔的娘亲便将薛荔托付到了薛荔的一个远房姑母家中。薛荔家中从商,是四五个男子一块同薛荔父亲做的生意,她父亲一亡故,那几个伯伯叔叔就把生意瓜分,只有一个叔叔有良心,替薛荔争得她父亲遗产十之四五,交给了薛荔。

薛荔年纪轻,又是一个女子,生意便随托付一块交到了陈家手里代管,许诺薛荔出嫁便归还。可就在薛荔快到京城的时候,船家遭遇了劫匪,薛荔被劫匪之一玷污了。

此事瞒不了陈家,闹了一通之后,陈祚觉着是他贪玩没提前去接薛荔害的薛荔,便求他娘,让他和薛荔定了亲。

薛荔彼时已经是满心的崩溃,他如此对待她,薛荔不免动情,后来她嫁给了陈祚,薛氏的遗产当然也落到了他的手里。薛荔本也伶俐,这笔钱加上她本身的聪慧,让陈祚官运亨通,一路官至洛阳候。

可也是这时,陈祚变了。

 


先是违背许她唯有一心人白首不相离,陈祚纳了五房妾室又是在她孕时,将她贬妻做妾,抬她的义妹陆芫晴,为夫人。

她这时候如梦方醒,觉得一切都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

现在,陆芫晴又过来告诉她,失贞之事与陈祚脱不了干系?

薛荔拧住衣裙,肚子的钝痛和心痛来回搅动,她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恨恨地看向陆芫晴。

“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你若有良心,如今我二人就不会是如此,陆芫晴,你想做什么!”

姐妹十几载,她起初没认清陆芫晴的嘴脸,现在她还不清楚吗,假如陆芫晴真的那么好心,陆芫晴又怎能干出来爬床、顶替她成为陈家夫人的事来?

她偏偏还挑在今日来,要知道,自她被贬为妾,陆芫晴从未来看过她一眼,只是不停地叫人克扣她的所有用度,让人逼她冬天里洗衣,夏日里烧煤……

陆芫晴根本不会突然大发慈悲的!

陆芫晴莞尔:“姐姐当真是误会我了,我自然也是有良心的,这不,为了让你死得明白一点,我还特地告诉你这些。”

死!她想要杀自己!

薛荔用手捂住了肚子,“陆芫晴,我好歹是陈祚明媒正娶的人外头都知道我有身孕……”

“嘘!”陆芫晴竖起一根手指,“我当然不会没理由。”

她拍了拍手,一个老婆子就走了进来,手上还提着一个药箱。

婆子蹲下,打开药箱,那里头放着接生用的东西,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药瓶。

“陆芫晴!”被捂着嘴的紫鹃挣脱左右,冲到床前,“你有没有良心,当年你陆家要把你陆芫晴卖给瘸子做妾,是小姐心疼你,给了你爹钱,才让你活命!上京之后,小姐也从未亏待你,怕你与陈家两不相关受欺负,认你做了义妹,还教你读书认字,替你相看郎君,你怎么能这样对她!”

“谁要做她义妹,要说是妹妹,她还照样由着你来冲我发火,还让我跟你穿一个裁缝做的衣裳,让紫薇去管铺子!"陆芫晴呵斥,“还有什么相看,于衙内庶出的儿子算个什么狗屁东西,她嫁嫡出,我嫁庶出,她嫁四品京官,我嫁八品?这也罢了,大不了便是我让一步,嫁陈家二房的也行,她呢?她倒好,转身便把我许配给了别人,让她身边一个粗使丫鬟做了他的妾!”

“我连个丫鬟都不如?”

“我不!那我偏要嫁陈祚!”

“她能嫁,我陆芫晴又凭什么不能!稳婆,动手!”

陆芫晴双眼赤红,在电光里阴恻恻的瘆人。

她身边的稳婆闻言,拿出一把剪刀和一些工具。

薛荔忽然之间猜到她要做什么,艰难地支起身子后退:“你疯了!”

紫鹃连忙去挡,几个人一下上前,可紫鹃拼了吃奶的劲护着薛荔,谁都动不了她。

几人推搡来推搡去,陆芫晴阴着脸上前,紫鹃看见她张口就骂,可她还没来得及骂出声,就只发出了一声闷哼,捂住了肚子。

陆芫晴手里正拿着一把匕首,那匕首已经沾了血,正滴答滴答往地上滴。

“紫鹃!”

 


薛荔目呲欲裂,可紫鹃只能缓缓地转过头看着她,下一瞬,紫鹃愕然倒地,四面八方的人没了阻挡,直接就去抓薛荔,那一双双的脚直接从紫鹃的尸身上踩过去。

“陆芫晴!”薛荔挣扎,“你这个白眼狼!”

陆芫晴冷笑昂着头:“是你咎由自取!”

不由分说,稳婆已经把薛荔的手脚被绑在了床角上,薛荔看着稳婆拿着剪刀,望向陆芫晴,“这是陈祚的孩子,你这么做,陈祚不会放过……”

陆芫晴微微一笑:“你怎么知道?”

话没说,稳婆剪开了一些皮肉,薛荔疼痛不已,所有的力气只能用来高喊:“陆芫晴!”

她的孩子,她的孩……

稳婆把孩子捧了出来,陆芫晴看了一眼,非常不高兴地抿了抿唇:“还是个儿子。”

说完,她摆了摆手,稳婆十分受教,高高举起了手。

薛荔猛地爬起来,还没能阻止,只见稳婆手狠狠地往下一甩,那孩子就没有了啼哭的声音。

“紫鹃!陆芫晴,陆芫晴!陈祚不会放过你的,陈祚……”

薛荔一下疯了,双眼不断冒血,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挣不开绑着她手脚的绳子,反而因为剧烈的动作,导致她出血血更多,让她的脸一下就消瘦惨白了下去。

活像一个会动的活尸,吓得陆芫晴身后的丫鬟们都发着抖,低头不敢再看。

陆芫晴倒一点也不怕,竖起了食指,笑着:“别陈祚了,你以为我今天来,他会什么都不知道吗?”

薛荔一僵,陆芫晴掩唇:“他就在外面呢。”

薛荔冷抽了一口气,眼泪震惊得掉了下来,“这是他……”

“他要娶公主了。”陆芫晴声音冰凉的说道,“那公主今年才十六岁,已经有身孕了。她身子不好,还有心悸之症,若让你薛荔生了个儿子,怕往后是会出事,所以陈祚让我杀了他的亲生儿子。哦,对了,其实他还有交代呢!他还让我,杀了你,取心,去治公主的心悸之症。”

“我不信!”薛荔咬牙,满口是血。

“不信?”陆芫晴疲倦地叹了口气:“那你就去阴曹地府自己问阎王吧。”

“动手,我有些困了。”

刀子一下捅进了薛荔的心口。薛荔闷哼一声,却已经感觉不到什么痛了。失血过多早让她油尽灯枯,薛荔连挣扎的力气都不剩。

她听见开门的声音,吃力地转头,光从门外射进来,她看见陆芫晴走向站在门外的陈祚,陈祚看着陆芫晴,一脸温柔,似乎感觉到她在看他,陈祚回头,有些担心地看着陆芫晴,动了动嘴唇。

薛荔读出来,陈祚在问:“这下她总不会再碍事了吧?”

陆芫晴答:“你宽心,已经处理干净了。”

一对狗男女!

她当年是怎么瞎了眼……

想着,薛荔一顿,看向了虚空中的某一处,忽然哈哈大笑。

笑声哀厉凄悲,吓得稳婆都不禁瑟缩了一下,然而,这不过是回光返照,只一瞬间,笑就停止了。

稳婆大约猜到了什么,探头去看,吓得跌下床榻。

薛荔已经死了,但脸上还保持着冷笑,两边嘴角全部都咧着,脸上都是血,然而最恐怖的,还是她那双红得发黑的双眼。

薛荔死不瞑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