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你是我的眼中月

你是我的眼中月

雾中蓝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顾清盛听信歹人谗言,不惜与家人决裂,都要嫁到将军府,却不想将军早有心上人,对自己的强嫁心怀怨恨,狠心利用她的真心,最终顾清盛落得个家破人亡身首异处的结局。重活一世,顾清盛好似换了个人一般,不爱将军,开始痴迷起亮眼的国师许卿意。

主角:顾清盛,许卿意   更新:2022-08-17 17:5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清盛,许卿意 的女频言情小说《你是我的眼中月》,由网络作家“雾中蓝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顾清盛听信歹人谗言,不惜与家人决裂,都要嫁到将军府,却不想将军早有心上人,对自己的强嫁心怀怨恨,狠心利用她的真心,最终顾清盛落得个家破人亡身首异处的结局。重活一世,顾清盛好似换了个人一般,不爱将军,开始痴迷起亮眼的国师许卿意。

《你是我的眼中月》精彩片段

“楚之耀!你不得好死!!”

“噗——”

一声刀剑入肉的声音!

“将军!”

偌大刑场当中,女子身形单薄,穿着白色的囚衣,跪在那高座男子的身前,手里那柄尖刃狠狠的刺到男人的心口当中!

她浑身是伤,染红了她布满伤痕的脸颊,青紫的嘴唇不断发抖,双眼猩红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从女子身后,被钉在刑场中一个个木桩上的人影萧索,有的已经肢体不全,皆是低着头颅没有了呼吸。

楚之耀挥手止住不断往女子身前逼近的官兵,浑身铁甲布满了从胸口流出的血。

他脸色发白,坐在座中一把捏住了女人的下巴,手指缓缓用力,只听咔哒一声,女子下巴脱臼

“顾清盛!我告诉过你的!你若是敢害昭昭!我定要让你整个王府都陪葬!”

一口带着血的清痰吐在顾清盛的脸上,楚之耀的笑容越发阴冷

“你就算杀了我也没有用,我已经身患绝症时日不多,今日陪你死在这里又有何妨?”

“不过你别忘了,你顾清盛,长乐郡主,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不是钦慕于我吗?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一定找到你,再次折磨你到死!顾清盛!这就是你害死昭昭的下场!”

“噗——”

那银光匕首再一次插到男人的胸口里!

顾清盛被钳制着,明明下巴已经脱臼,却还是含着血沫痛骂一声

“你这个畜生!”

呼吸逐渐涌不上来,眉眼却是清亮的看着楚之耀,里面夹杂着巨大怒火和悲戚!巴不得想把面前的人扒皮抽筋!

她长乐郡主一生安乐无忧!只因爱慕面前这人!求了皇上赐婚!

一切就落入了地狱的开端!

被他最爱之人洛昭昭诬陷鞭刑!她没有吭一声!

被他亲手喂下烈性红药,一生不能有孩子!她也默默忍受!

所承受的这一切,最后只是因为洛昭昭的死,她一整个王府的族人都要跟着陪葬!

这天理何在!

她的家人们!又何罪之说!

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

那一刀刀刺入楚之耀的血肉!却都无法发泄她心中的恨意和滔天的怒火!

无数血沫从楚之耀胸口飞出!染红了她一身的囚衣。

没有楚之耀的指示,官兵们都不敢阻止,而楚之耀似乎十分享受这一刻,任凭顾清盛发疯一般对自己发泄怒火。

犹如夜晚鬼魅,那女子一改以前温婉形态,化身厉鬼,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向自己索命!索整个王府的命!

她明明骨头都已经断裂!

她明明无法动弹!

这模样在楚之耀眼里异常的爽快!他大声笑了起来,瞳孔逐渐涣散!

神智也不过尔尔清醒,在最后一刻,他淡淡挥手,语气虚弱淡然

“杀了。”

“哧——”

几乎是毫不费力,那些官兵们的剑矛将顾清盛刺穿!接着挑了起来,像破布一样扔到一旁!血水顿时流了一地。

“将军!你怎么样!”

官兵们纷纷围在楚之耀身前,已经为时已晚。

楚之耀坐在高座上,看着灰蒙蒙的天

“昭昭,我来找你了。”

很快,这万人敬仰的将军就没了声息。

天空落起雨丝,整个晋楚都因为一代将军的陨落而悲痛。

刑场当中的尸体没人再去询问,刺杀将军,他们甚至连陵墓都不能拥有。

云靴踩在雨中的声音轻晃悦耳。

有人漫步到顾清盛的身边,一把油纸伞悄然挡下。

他眉眼如星一般明亮舒朗,温良气息让雨都慢了几分,如玉三千,娇柔盛颜在他面前都相形见绌。

似是天上明月眉眼弯弯,眼里带着灿烂星辰被蝶儿一般的睫毛轻阖露出半点。

伸手将沾湿在顾清盛脸上的发丝剥开,看着那受尽折磨的脸庞。

男人心似乎都跟着颤抖一下。

“不是我……”

不知是不是意念使然,还是最后一刻的回光返照,顾清盛轻微如雨丝的声音响起

“不是我……杀…昭昭…楚之耀……不得……好死……”

那根一直紧绷的弦终于断裂!男人身形开始颤抖起来,缓缓抱起了已经逐渐没有声息的顾清盛!

紧紧护在自己怀中,似乎想把她揉到自己骨血里,似乎这样,就不会失去她。

“我来晚了,郡主。”

他声线带着嘶哑颤抖,像是在自嘲一般

“天地不公,万物不公,郡主,微臣没有保护好你,你受苦了…”

雨丝渐大,落在两人身上,砸出一片凉意

“所以郡主……”

不知雨中是谁的哽咽

“清盛,我错了,大错特错。”

……

“这个,不要,这个也不要,还有这个!统统不要!”

一丫鬟在院子门口对着一匹匹送来绸缎指指点点,模样十分干练

“我们郡主爱穿素色,你们今个儿送来这么多鲜艳颜色是什么意思!”

“全部拿走拿走!省的郡主醒来看见眼烦!”

从院子里传来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丫鬟顿时一惊,也顾不得面前这些还唯唯诺诺的下人,转身步子飞快

“坏了坏了!郡主怎么醒这么早!听这咳嗽不会是落下什么病根了吧!”

她急匆匆的走远,身后下人才站了起来,有两个小姑娘看着那丫鬟的背影窃窃私语

“这谁啊,这么大的架子……”

“你不知道吧,这是郡主身边的掌事大丫鬟白露,平日里就听郡主的话,连王爷夫人的话都不见得会听。”

说完这句话,那小丫鬟轻笑一声

“不过说起来,这白露也是真惨,这次郡主做了这么丢人的事情,连着丫头也跟着丢人。”

“为了让王爷去求皇上赐婚给她和将军,郡主竟然以死相逼,声称如果不嫁给将军就投湖,没想到王爷根本不吃这一套,郡主气急,一下子真的跳湖了,这不刚捞上来几天吗!这事已经传遍整个晋楚了,咱们王爷是颜面扫地了!”

两人小声议论着走远,还带着嘲笑和看好戏的意味。

白露刚到门口,只听从房间里传来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接着就是顾清盛的尖叫!

她心中一跳,赶紧推开门进去

“郡主怎么了!”

在角落里抱头发抖的顾清盛,面前一堆碎掉的铜镜,她双眼含泪,颤抖抬头,看到白露那一刻双眼蓦然睁大,声音呆呆的

“白露……白露……白露是你吗…”

“……我真的……回来了?这不是梦?!”

 


“郡主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是白露啊!”

顾清盛这征愣模样将白露吓了一跳,她快速走到顾清盛身边,将脚下铜镜碎片踢到一旁,生怕这些碎片伤到顾清盛。

眼前女子身形瘦弱稚嫩,一双柳叶眉微颦,一只手捏着帕子替自己擦眼角要落下的泪水。

“郡主……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白露啊,郡主!”

这是白露,真实的白露。

前世白露跟随自己一起嫁进了将军府,最后却被那洛昭昭寻了个理由活活打死。

当时的自己伤心欲绝,去寻楚之耀想找个说法,得到的却是轻飘飘的一句“一个下人,死了就死了,昭昭高兴就好。”

现在,白露就无比真实的存在在自己面前,

触感,声音,以及身上所带的微凉温度,都是真实的。

她喉间忽然哽咽,不知道该对这年少的姑娘说些什么。

所幸,上天佑她,她终于回来了。

这一次……

楚之耀……洛昭昭……

势必让她们尝到自己前世的百般苦痛!!

将已经发红的眼睛用力擦了擦,顾清盛长舒出一口气,接过白露手里的帕子,忍住内心不断喷涌的仇恨和奋动

“白露,现在是什么时候?哪一年哪一天?”

她的声线带有颤抖,让白露更加心疼,同样红了眼眶

“郡主,现在是晋楚三十六年四月初七啊!”

“您前几日不小心落了水,昏迷了好几日了,方醒过来,怎么……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要是王爷知道该多自责啊!”

顾清盛却是又发了呆,嘴里不断念叨着

“三十六年……四月初七……”

她想起来了。

晋楚三十六年,是她记忆最深刻的一年。

在今年,她迷恋楚之耀到了疯狂的状态。

俗话说一句,官家小姐们当的通情达理,矜持高贵。

她为了楚之耀的青睐,却将这些全部抛之一旁,热烈的追求成了整个晋楚的笑话,也让楚之耀对她百般厌恶。

而自己的父亲端王,无论如何都不同意她的这门小小心思,为此,顾清盛还下了很多功夫威胁她。

四月四号,正是她以投河威胁端王失败,自己落水昏迷不醒的日子。

这哪是什么不小心落水,分明是自己不知廉耻,生生让父亲做了整个晋楚的笑话罢了。

现在自己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

四月七号……

“对了。”

像是想到什么,她抬起眼睛,幽黑的眸中带着莫测

“我记得,后天似乎是被召集的晋楚贵女们去落佛寺祈福的日子,对吗?”

晋楚每年四月初九,皇后娘娘都会在官家小姐中挑选一批跟她一起去落佛寺祈福,这是莫大的荣誉,由将军楚之耀亲自护送。

她是晋楚长乐郡主,此等身份,定然是次次都有名额。

不过在这一年,却因为被端王关了禁闭,没有随她们一同前往。

也是这一趟去落佛寺的旅程,楚之耀和洛昭昭第一次相见相识。

一切的转折点,都在这里。

顾清盛望着天外俞晚的天色,她扶着墙起身,昏迷太久已经导致她的身体十分虚弱

“我得去找父亲。”

这一趟落佛寺,她非去不成。

“可是郡主!”

白露搀扶着顾清盛,语气中全是担忧

“你还在被关禁闭呢!况且现在前厅有贵客,老爷说了谁都不见的!”

“不行!”

顾清盛忍住不断脱力的身子

“我必须去!无需多言!”

在去落佛寺前一天,会有落佛寺的师父来拜访,将祈福所需要注意的事项,以及祈福用的一些道具送来,年年亦是如此。

现在在前厅的,恐怕就是那师父了。

她现在这个情况,端王一定会替她给皇后娘娘告假,让师父禀报,自己必须赶在师父被送出府之前阻止他们!

白露又劝几句,见实在是执拗不过顾清盛,也就叹了口气,拿过外衫替她披上眼圈红红

“郡主又何苦这样,横竖白露觉得那将军不是良人之托,整日打打杀杀……”

顾清盛喟叹,心中也觉得有些好笑。

白露何其懂她,知道她想去落佛寺,却是误会了她是为了楚之耀才这么坚持,所以心中自然替她不平。

铜镜里的容颜苍白娇怜,一双杏眼水波莹莹,眉间紧锁,似乎天生带有一些委屈在里面。

唇瓣淡红饱满,在嘴角处似乎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给这精彩绝艳的容貌增添一分神秘。

像花,却是雾里的花。

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叹一口气。

自己的条件固然顶天,家世容貌样样不俗绝顶,偏生一手好牌被自己打的稀碎,皆数毁在那洛昭昭和楚之耀的手里。

现在的她,已非昨日。

……

傍晚微风并不凉爽,空气中带一抹干燥。

好歹收拾好,顾清盛被白露一路搀扶着到了前院,却在通往前厅的拱桥上见到一位故人。

那女子媚艳绕人,一身鹅黄色轻素罗衫衬托她的皮肤更加娇艳,此刻正和一旁的丫鬟嬉笑有声,一边往水池里喂着锦鲤。

她是桥上最美丽的风景,看着这等场景,顾清盛的心都缩了一下。

这是,自己的继母。

林氏。

端王府的现端王妃。

顾清盛生母走的早,剩下她和她哥哥顾丰南在府里孤苦伶仃,端王清廉正派,妾室都没几个,一直没有再娶。

后在府里的管家劝说下,这才重新抬了平妻来照顾还小的顾清盛。

她性子淡薄,谈不上对继母林氏多么熟络,却也是十分恭敬。

直到临死之前,林氏来大牢看她,将她生母的一封泣血遗书扔到自己身边,顾清盛这才恍然。

原来,她生母身体日渐愈下最后撒手人寰,一切都是林氏买通丫鬟日日以慢性毒药相喂!这才导致了最终这个结果!

可怜她的母亲,死之前才意识到自己被林氏所害,写了一封遗书却根本没有落到她的手中!

这是,何其令人痛恨!

而当初将楚之耀介绍给自己认识的,不正是这个继母吗?

后来日日在她耳边夸楚之耀的好,她正值懵懂年华,怎么能不为这英勇男儿动心?在接下来的事态就如今日了。

反过来说,自己这个样子,几乎全是林氏的推动导致。

前世也只有林氏,一人幸免了楚之耀的私刑。

当中原因,前世想不透,现在想,却是讽刺的很。

杀母之仇,窜辍捧杀之恨!

林氏!你该还了!

“我在院中昏迷三天不见母亲前来探望,清盛还以为母亲近几日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没想到在这里喂鱼倒是快活。”

顾清盛远远开口轻哧一声,由白露搀扶走近林氏。

肉眼可见林氏眼里闪过一抹慌张,捏着鱼饵的素手一下僵直。

 


“清儿!你怎么出来了,身子可好利索了?”

林氏的征愣转瞬即逝,脸上顿时挂起十分柔和的笑容,语气温柔夹杂担忧。

若没有前世那些事情,当真说她是个慈母也没人反驳

“来,让母亲好好看看,我清儿都瘦了。”

她伸出手要去抚摸顾清盛的脸颊,顾清盛微微闪身,低垂眸子让开那动作。

林氏的手在空中抬着,气氛还有些微妙,半晌才把手放下讪讪说道

“母亲知道,清儿生母亲的气……”

“不。”

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清盛打断,她绕过林氏背影冷淡

“今日来不是同母亲攀谈的,母亲并非我生母,叫您一声母亲不过是为了父亲听了开心,您关不关心我,与我也是无关,更不需要在这里如此惺惺作态。”

现在不是与林氏浪费时间的时候,她还急着赶到前厅去。

林氏听到这话,像是受了沉重打击,身形摇摇欲坠,瘫倒在身后丫鬟怀里,美丽的眼中含满泪水

“清儿怎如此说……这么多年……我……”

顾清盛脚步更快了些,丝毫不理会后面的林氏,下了拱桥前方就是前厅,却在迈最后的台阶时听到了端王的声音。

“那就麻烦……去禀报……告假……实在是惭愧……”

零零散散的声音传了过来,顾清盛豁然抬头,穿过层层青竹正好看到端王正在跟一个人行礼致歉,因为竹子密集,她看不到对方的容颜,只能远远知道那人身袭白衣,气质才绝。

料想应当是落佛寺的人。

还是晚了!

顾清盛抿抿嘴,而端王和白衣男子的身影已经慢慢消失在视线当中。

如果这师父去替自己告了假,将自己去落佛寺的名单划去!让楚之耀和洛昭昭相识,那从开始,自己的步子就落了下乘!

一定要想办法,在这次落佛寺的路上从中作梗!

“怎么办。”

眼看那边两人脚步微抬,顾清盛提起裙摆朝着拱桥之上走去!

现在唯一的办法。

只有,制造慌乱!

越大的慌乱越好!

“郡主!我们不去了吗!”

白露在身后跟随,一步三回头的望着那边渐渐走远的端王二人

“他们快要走远了!郡主!”

没有说话,顾清盛的脚步更快,一路又到了拱桥之上,林氏身边。

见顾清盛折而又返,林氏大喜,擦擦自己未落泪光的眼睛

“清儿……”

“母亲。”

顾清盛点点头,模样有几分顺从。

林氏便以为这是来与自己交好,刚要开口,只见顾清盛对着林氏抬起腿

“得罪了,母亲。”

接下来,在林氏还带着慈爱的目光里,顾清盛一脚,将林氏踢落河中!!

扑通一声巨响水花四溅!水面上的荷花跟着颤了几颤!鹅黄色轻纱漂浮在河面之上!不一会林氏的头就扑腾了上来,双臂不断挥舞!一口水一口水的往嘴里呛

“救……救……救命……”

跟着林氏那丫鬟明显被吓到了,还是顾清盛捅捅她

“母亲落水了,还不快喊?”

那丫鬟这才一个慌张扑通坐到地上,扯开了喉咙大声呼喊

“王妃落水了!王妃落水了!快来人啊!快来人!”

她这一声声音量极高,脸色都喊成了紫色的猪肝色。

见目的达到,周围不断有人声和脚步声聚集,顾清盛回头对楞楞的白露用了个眼神,也一踩拱桥跳了下去!

“郡主!”

白露想去抓顾清盛却一把落了个空。

这下那丫鬟更是不得了,声音又高了一倍

“郡主也掉水里了!郡主又掉水里了!快来人那!快来人!救救王妃!救救郡主!”

一阵阵的嚎叫声终于传到端王和那人的耳朵里,他们停住步子,朝这边看来。

端王一眼就看到在拱桥上脸色难看的白露,想起前两天的事情怒从心起,脚步往桥上走来

“这丫头,又在搞什么!”

那人没有犹豫,脚步也跟上,带走一片青竹香。

越发走近,端王就越能听到丫鬟大声呼喊的话语,脸色不由黑了一个度,脚步迈的更快。

两人赶到拱桥处,河里水花大做,被扑腾出来的水珠砸的很远。

顾清盛和林氏在河里不断挣扎,外人看着自然是焦急,河里两人的情况却又截然不同。

两人距离极近,林氏早已经慌了神不知道东南西北,趁这时间,顾清盛在水下的脚用力的踹着林氏。

该死的东西!

吃里扒外的女人!

上辈子自己最没提防的就是这个继母,没想到还被她摆了一道!

混合着冰凉刺骨河水,那被踹的疼痛更加明显,林氏脸难看至极,咕噜噜落下去又浮上来,不断痛哀着。

在上一世,顾清盛嫁到将军府后,曾经有一次落了水,周围无人,还是楚之耀路过勉为其难的将她救出来。

因为这事洛昭昭大为吃醋,楚之耀就更对自己没有好脸色,冷冷丢下一句“明天请个师傅来教你水性,以后别用这种花招吸引我的注意,晦气得很。”

当时的她心痛至极。

现在,她竟然还有一丝庆幸,幸亏自己懂了水性,否则还不会有这林氏吃瘪的时候。

现在这个时间,前厅多半是一些丫鬟,小厮们都在后院柴房劳作。

拱桥上陆陆续续围了不少人,那些小姑娘们叽叽喳喳,一个个急得要命却没有办法,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

顾清盛装模作样的对着水扒拉两下,狠狠对着林氏的肚子又来了一脚!

端王站在拱桥上看着下面乱成一锅粥的样子,四周又没男丁,正准备挽挽袖子自己下去救人,却被人阻止,清清淡淡一句

“我来吧。”

如风中细柳一般的温柔嗓音,最终也聚散在风里。

一抹白色身影从拱桥中跳下,如天上的谪仙一般带着极小的水花。

他落水的地方离林氏较近,刚想去抓林氏,只听一声颤抖娇喝,一个娇软身躯就扑到自己怀中。

“大师救我!我好怕!快救我上去!我好怕!我好怕!”

想先救林氏?门都没有!

顾清盛眯着眼睛,双手紧紧抱着这位所谓的大师,感受着他胸膛的健壮和那素雅的青竹香气,不禁有些疑惑

“落佛寺的师父,都是这么……”

那人似乎有些无奈,两人靠的极近,甚至呼吸都在交融,身上温度极高带动了两人心底的一抹思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