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成又胖又丑的懒渔妇

重生成又胖又丑的懒渔妇

鱼香肉丝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自从穿成这又懒又丑的胖渔妇之后,本以为可以实现海鲜自由,谁想家里穷啊,这些她根本不配吃!偏生自己那便宜俊俏的相公还背上了公婆交下来的债务,下面还有一双儿女要养活……面对偏心眼的公婆,难相处的恶毒妯娌,林小渔这一天天为了一家四口简直是忙坏了。

主角:林小渔,吕成行   更新:2022-08-17 17:5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小渔,吕成行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成又胖又丑的懒渔妇》,由网络作家“鱼香肉丝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穿成这又懒又丑的胖渔妇之后,本以为可以实现海鲜自由,谁想家里穷啊,这些她根本不配吃!偏生自己那便宜俊俏的相公还背上了公婆交下来的债务,下面还有一双儿女要养活……面对偏心眼的公婆,难相处的恶毒妯娌,林小渔这一天天为了一家四口简直是忙坏了。

《重生成又胖又丑的懒渔妇》精彩片段

“娘!你不要死啊娘!”

箬叶村西头的沙滩上躺着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女人,她身边跪坐着一个瘦小的丫头,小丫头匍匐在女人的心口,干巴的小手拍着女人苍白的脸颊,“娘!醒醒啊娘!”

女人的脸被海水泡的有些发肿,一头油腻脏污的黑发浸透了水,一团团的搭在头上,像是杂草一样。

许是小丫头拍打脸的力度有点大,刚刚还直挺挺像是死透了的女人忽然轻哼了一声,睁开了双眼。

“别打了,再打脸都要肿了。”

林小渔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入目是大片赤黄的水,嘴里可以尝到咸腥中带着苦涩的味道。

这是忘川河吗?

林小渔哀叹一声,她千防万防,还是没能逃过自家恶心老公和他小三的毒手!

那对狗男女,连孕妇都害,以后怕是不得好死!

想到这里,林小渔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肚子,是瘪的......她肚子里的孩子呢?怎么会没有了?!

“娘,你怎么了?”

娘?

林小渔抬眸,视线对上小丫头泪汪汪的大眼睛,她的瞳孔里倒映着一张肿的像馒头一样的大脸,很陌生。

什么情况?这个馒头脸是谁?这小丫头又是谁?

“你是谁?”林小渔捏捏小丫头的脸蛋。

“娘,他们说你跳海了......”

跳海?

林小渔呆了,她看着小女孩,脑子里忽然一阵剧痛,一段陌生的记忆闯进她的脑海。

她魂穿了。

这里是东海之滨的一个小渔村,叫箬叶村。

原主也叫林小渔,是渔民吕成行的媳妇,生了一对龙凤胎,大的是哥哥叫小理,小的是妹妹秋秋,今年正好是五岁了。

记忆里,吕成行是个算得上勤劳,但是沉默寡言的男人,分了家,背着父母交下来的二十两债,跑船赚来的钱都被吕老太给抠走了。

母子三人吃了上顿没下顿,两个孩子更是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日子太苦了,苦的原主熬不下去了,选择了跳海。

“娘,你去跳海,是不要我了吗?”小女孩正是秋秋,她的眼里噙着泪水,捧着林小渔脸的小手也微微用力。

“没有,只是脚滑掉进了海里。”林小渔否认,不想让孩子失望。

她感受到孩子手心里传来的温暖,想到了前世自己尚未出世的一对孩子,想必老天爷还是垂怜她的,她为了报复狗男女做了那么多狠辣之事,还是给她机会开始新生活。

林小渔把秋秋的手放在掌心里,慈爱的看着她,“秋秋,哥哥呢?”

秋秋睫毛湿漉漉的像是一只温良的小鹿,指着不远处,“哥哥在那儿!”

不远处一个身形瘦削的小男孩站在礁石上看着沙滩,眼神略微空洞。

一儿一女,林小渔的唇角忍不住荡起一抹笑,这是上天弥补给她的两个孩子,她一定好好的养着。

“秋秋也饿了吧,走,娘带你和小理回家,娘给做好吃的。”

秋秋被林小渔紧紧的牵着手,唇边荡起了小小的梨涡,心里甜滋滋的。

林小渔牵着儿女的手往家里走去,一路上不少村民用诧异的眼神瞧着她们,村里的风藏不住事儿,林小渔跳海的事儿早都都传遍了。

捡了一条命的人自然不介意旁人的眼光,林小渔高高兴兴的带着儿女回家。

一推开门,林小渔就傻眼了,记忆里知道家里穷,但是远不如视觉上瞧见的那么强烈。

院子里的板凳是瘸了条腿的,晒着的干野菜随意的搭在竹竿上,被风吹掉了不少在了地上,沾了一地的泥灰。

一眼瞧过去,整个家破破烂烂的,几乎找不到能吃的东西。

林小渔额角凸凸的跳动着。

“秋秋,咱家还有什么吃的不?”

“就奶上午拿来的红薯。”秋秋指了指门口的竹篓子。

篓子里是吕老太送来的粮食,这吕老太是个惯会装点门面的,平日里对她们娘三横挑眉毛竖挑眼,连口剩饭都舍不得给。

也就是快要到吕成行归家的日子了,才会送点吃的过来堵原主的嘴。

原主也是蠢笨,平日里吕老太给的红薯都是舍不得吃,偏生留到吕成行回来才敢吃,让吕成行误以为他们母子三人日子过得尚可,安心的出去跑船。

这一小篓子的红薯只有六个,林小渔淘了两个出来。

“娘给你们煮红薯吃,你和哥哥长身体呢,得吃饱。”

林小渔把自己的头发用屋里的一截布条扎了起来,生怕头发上的臭水滴到了锅里。

正准备去烧火,院子掩着的柴门被人一脚踹开,发出巨响,吓得两个孩子都浑身一抖。

“三弟妹,听说你跳海了,怎么没死啊?”


吕老头生了三个儿子,依次是吕成金、吕成银、吕成行,周氏就是吕成金的媳妇。

周氏梳着一个干净利落的发髻,脑门上的头发梳的噌亮,还抹了桂花头油,一股子香味儿。

她连着生了三个带把的,在吕老太那里是顶有面子的。

有面子归有面子,但是周氏爱躲懒,少不了被吕老太骂,每每这会儿她就来奚落林小渔,瞧瞧比自己过得差的,总能觉得自己这日子过得还不错。

她每次都是抱着饭碗来的,这次也不例外。

只是瞧见林小渔的样子,吓得她后退几步,差点连饭碗都摔了,“吓煞我了,老三家的你怎么搞的跟女鬼似的!”

“托大嫂的福,还没真成女鬼。”

林小渔对这些人都很陌生,只有记忆里“难搞”二字的标签,这一下子标签活着跳出来了站在她的眼前。

她自顾自的把红薯放进锅里,周氏探头过来瞧,瞧见是两个红薯,就砸吧着嘴道:“啧啧,真可怜,三个人就吃这两个红薯啊,能吃饱吗?”

林小渔抿着唇,把锅盖盖上,开始烧火。

周氏见林小渔没什么反应,这可和她期望的不一样,往日里林小渔可是会巴巴的掉眼泪,哭诉她的日子多么不容易,最后她再炫耀一波,心里的快感可谓是达到巅峰呢!

“我说三弟妹,你这日子过得也太难了,你瞧家里今天吃什么!看我这块大肉,这么肥,娘割得上好的五花肉勒,炖了个把时辰呢,这味道绝了。”

周氏见林小渔坐在灶膛前不理睬她,还不甘心的把饭碗递过去炫耀。

“三弟妹,你闻闻!你闻闻!你怕是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吧。”

林小渔抬起眸子冷冷的看了周氏一眼,如此蹬鼻子上脸的人还是头一回见。

周氏再一次把红烧肉凑近林小渔的鼻尖,心想着,你倒是继续装啊,这么香的红烧肉,有本事别咽一口唾沫!

谁知道林小渔唇峰一抬,一口叼去了整块红烧肉。

“啊——,我的肉!”

周氏尖叫的时候,林小渔趁机抽走了她手里的筷子,甚至把她手里的粗瓷碗夺了过来,用筷子狠狠的扒了一口饭,又把筷子在饭里搅了搅。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她砸吧了嘴。

吕家吃的糙米饭虽然比不上白米饭的口感,但是在这箬叶村大部分村民都吃不起干饭的年头,已经是大户人家的水准了。

“林小渔,你还我饭!”周氏气疯了。

她没想到林小渔根本不按她预想的那般做,还抢了她的饭,顿时气得浑身发抖。

林小渔鄙夷的看着周氏,就这点心理素质还敢来惹事,“哝,我尝过了,大嫂说的没错,肉很香。”

周氏的双手都在抖,家里十日才吃得上一回红烧肉,就被林小渔咬去了一口,她的心疼得在淌血啊。

周氏正准备接过饭碗,林小渔却把手一缩,道:“哎呀,忘了和大嫂说,我长了口疮,你瞧瞧,嘴里有泡呢,都烂了化脓了。我吃过的饭也不知道你能吃不?算了算了,想想大嫂家里富硕,也不差这碗饭,不如就给我们了吧。”

“你!”周氏感觉自己被林小渔给耍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小渔把饭倒进了她自家的缺口的土陶碗中,还有那半块红烧肉。

周氏气得直翻白眼,抬手就去掀林小渔家的锅盖,“你吃了我的晌午饭,你家红薯得抵给我。”

这要是不捞两个红薯回去,她就得饿一下午的肚子。

周氏掀开锅盖就往煮沸的水里捞红薯,林小渔的拿着根柴火就朝她手背抽来,“敢动我家红薯一下试试!”

“你吃了我的饭,凭什么不赔我红薯。”周氏疼得她龇牙咧嘴。

“你端着饭都送到我嘴边了,我能不吃?有本事你就别来炫耀。”林小渔说完冷哼一声,把锅盖重重的盖上,叉着腰就站在周氏跟前。

大有一副动红薯一下就和她拼命的架势。

“你给我等着!”

周氏气呼呼的往外走,也没注意地上,突然绊倒了秋秋伸出来的脚,摔了个狗吃屎。

“你个贱丫头,赔钱货,滚一边去。”周氏爬起来就推了秋秋一把,秋秋“咚”的一下,脑袋磕在门框上了。

“孩子都欺负,你要脸不?”林小渔手里的柴火棍对着周氏扔去,急忙去把秋秋扶起来,用掌心揉着秋秋被磕到的地方。

周氏心里琢磨着林小渔是跳海都没死成的人,果然胆子变肥了,她现在奈何不了她,等着叫娘来收拾她!

“林小渔你个黑心肝的,活该你儿子是个傻子,你闺女是个赔钱货。就你男人,也只配给我们吕家赚钱,你们家活该穷一辈子!”

要不是秋秋磕到了脑袋,林小渔现在就去自家多年不清理的茅坑里舀一瓢屎浇她头上,让她好好清醒清醒。

“娘,你好厉害,可以把大伯娘赶跑,还赚了一碗饭和一块肉。”秋秋的眼睛亮晶晶的,被林小渔的手掌揉着,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小狗一般。

“头上都肿了包了,疼就在娘怀里哭会儿。”林小渔一把将秋秋抱进怀里,这孩子坚强的让人心疼。

“娘......疼!”秋秋原本是不觉得疼的,林小渔这么一问她鼻头一酸,小声的啜泣了起来,林小渔感受到了肩头的濡湿。

她的目光看向小理,小理的目光则看着自己的脚尖,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刚才周氏说他是个傻子,难道是真的?

“小理......”林小渔低声轻唤。

小理的脑袋慢悠悠的转了过来,和秋秋一般赤黑的瞳仁正视着林小渔。

秋秋反倒从林小渔的怀中跑开,飞快的跑到小理的身前,张开纤细的胳膊挡在他前头,“娘,哥哥不是傻子,他不是。”

记忆里因为村里人说小理是傻子,原主很嫌弃这个儿子,稍有不如意就是打骂。

有时候是拿柴火棍打,有时候是用手扇脸,有时候是用脚踢,小理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想起这些,林小渔的指尖都抠入了掌心之中。

原主怎么舍得?!

这一儿一女的好福气,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她怎么就凭借别人的三言两语就这么对待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亲生骨肉呢?!


“乖,娘只是叫你哥哥过来吃饭。”林小渔把心疼都藏进了眼底,伸手过去揽着两个孩子的小小身体,把他们往桌边带。

家里的八仙桌不知道是哪一辈儿传下来的,四条腿瘸了俩,下面垫着一些石块,勉强支撑着还能用。

林小渔把那口装满糙米饭的土陶碗放在八仙桌上。

这可是干饭啊......

“咕咚”秋秋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还忍不住舔了舔唇角。

小表情被林小渔抓包后,她老老实实的捂着嘴等林小渔分配饭食。

林小渔看着秋秋跟乌龟爪子一样的小黑手,这才留意到两个孩子身上穿的衣裳,一缕一缕的,都快碎成布条了。

还有他们脚上穿的草鞋,鞋底都烂了半边,大脚趾都露在外面品尝西北风了。

林小渔无奈的眯着眸子,都怪她沉浸在得到了一双儿女的喜悦之中,等会儿吃了饭得赶紧给这俩孩子拾掇拾掇才行。

她将土陶碗里的饭均匀的分成了两份,两个孩子各一碗。

小理捧着碗,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眼珠子微微的转动了好几下。

平日里他连分到的野菜都是只有秋秋的一半,确定这是林小渔让他吃的,这才捧着碗快速的扒起了饭。

“娘吃什么?”秋秋没有动筷子,心里记挂着林小渔。

“娘吃了一肚子海水,不饿。”

林小渔正观察着小理,笃定这孩子不傻,才高兴的取下了自家的有好几个缺口,连刀柄都只是用布条绕了几圈的菜刀。

将那块被她咬了一小口的红烧肉一分为二,然后放在了两个孩子的碗里。

秋秋看到红烧肉,眼睛突然亮了一下,用筷子小心的碰了碰那块红烧肉,抬头仰着有些脏的小脸问,“娘,真的能吃肉吗?我从来没吃过呢,不知道是不是大胖他们说的那么香。”

林小渔听这话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她赶紧别过头,不叫俩孩子瞧见。

这要是在前世,这么点大的孩子,哪个不是家里的宝?哪个不是千娇百宠的?哪里能顿顿吃不饱,连肉的味道都没尝过呢。

她回过头摸了摸秋秋带点婴儿肥的脸颊,“乖,尝尝就知道香不香了。”

秋秋如同珍宝一样,用筷子夹住肉,另一只手护着,生怕掉了。

小小的咬下一口在嘴里嚼着,秋秋眯着眼睛一副享受的小模样,咬了好久才舍得咽下去,“娘,我也是吃过肉的人了,肉真好吃。”

“嗯,小理也尝尝。”林小渔看着在一边不动那肉,专心吃糙米饭的小理。

“哥哥,我尝过了,肉可好吃了!”秋秋摇着小理的胳膊,裂开嘴露出小米牙,牙缝里还夹了一根肉丝。

小理微微皱着眉头,把肉夹起来丢到了秋秋的碗里。

“哥哥......”秋秋嘟着嘴,不明白小理的意思。

林小渔看着小理,记忆中这孩子也是从牙牙学语过来的,按理说是会说话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忽然闭口不言了。

可能不是不会说话,而是不想说话。

这孩子是有什么心结吗?

“小理,娘没得口疮,那是骗大伯娘的。你和秋秋都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吃荤腥哪能长得高长得壮实呢?以后娘一定让你们经常能吃上肉。”

林小渔目光坚定,前世的自己可是一个手艺人,虽说现在换了身子,但是手艺还是印在脑子里的,就得看看她这门手艺有没有市场了。

说着,林小渔将那半块红烧肉放回到小理的碗中。

看着两个孩子都小口小口的啃着肉,林小渔对于钱的渴望一下子萌生到了最大。

她从锅里捞了个红薯,掰了半个吃了起来,看着孩子们吃的香甜,她心里面也甜滋滋。

吃过了晌午饭,林小渔就开始收拾。

村里有一条淡水河,记忆里原主都是从河里打水的,她去到河边却瞧见有人洗粪桶有人洗衣裳的,顿时就不想用这河里的水了,

林小渔又跑到村子中间唯一一口水井那儿打了水,足足走了十几个来回,把家里的水缸都填满。

接着就是在灶上架上柴火开始烧热水,烧好了热水林小渔就把俩孩子塞到澡盆里一通洗刷,这第一趟洗出来,水都是发乌的。

足足洗了三遍,澡盆里的水才瞧着清澈些。

“娘,洗热水澡好舒服,以后我能三个月洗一次吗?”

因着没有换洗的衣裳,两个孩子都被光溜溜的的塞到被窝里,秋秋的小脚丫还露在被子外面,一边动着脚趾头,一边开心的说道。

“能啊,天热了咱就天天洗。”林小渔抓住秋秋的小脚丫,塞回了被子里。

有她在,断不会把孩子们养成邋遢的模样。

林小渔目前苦恼的是孩子们没衣裳穿,就他们身上换下来的破布条子根本没法洗。

别说用棒槌了,可能用力搓两下,布条就能碎成末末,到时候连身上的肉都遮不住了。

林小渔在衣柜里翻找了起来,瞧见自己统共也就一身刚够换洗的夏衫,这时她瞧见一身青色的短打男衫,瞧着布料还有些新。

她的眼眸里发出一道亮光!

林小渔前世的手艺,做的就是汉服周边,包括衣裳、发簪手帕之类的。

她还拥有一个独立的古风工作室,曾经和许多电视剧团队合作过。

将一件男衫改成两件小衣裳对她来说不在话下,先将男衫根据孩子的身量剪成前后片还有袖片,不够的地方再用边边角角凑一凑,最后再缝起来便是。

箬叶村虽然不富裕,但幸好家里的婆娘嫁妆针线和梳头匣子都是必备品,林小渔在衣柜底下翻出针线剪刀,开始剪裁。

“娘是在给我们做新衣服吗?”秋秋躺在被窝里,把被子拉到脖子上,一张小脸上的眼眸显得格外的大。

“是啊,秋秋怎么知道?”林小渔坐在窗边,选了青色的丝线来缝衣裳。

“我看大胖娘做过新衣服,新衣服真好看,我和哥哥都能穿吗?”秋秋侧目瞧了哥哥一眼,发现哥哥也在看娘。

“有,都有,娘还要好一会儿才能做好呢,你们先睡会儿。”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