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修真大佬的替嫁新娘

修真大佬的替嫁新娘

白木木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到天才辈出的师门中,上面六个师兄各个是天才,整个师门,唯有她这个最小的师妹干啥啥不会,废柴一个。好在她的师兄们宠她如宝,面对敌人时,永远冲在她的前面,替她遮风挡雨。顾清汐真的想自己出一次手,她想证明自己真不是弱鸡,她真的很强大的。

主角:顾清汐,陆天瑜   更新:2022-08-22 11: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清汐,陆天瑜 的武侠仙侠小说《修真大佬的替嫁新娘》,由网络作家“白木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天才辈出的师门中,上面六个师兄各个是天才,整个师门,唯有她这个最小的师妹干啥啥不会,废柴一个。好在她的师兄们宠她如宝,面对敌人时,永远冲在她的前面,替她遮风挡雨。顾清汐真的想自己出一次手,她想证明自己真不是弱鸡,她真的很强大的。

《修真大佬的替嫁新娘》精彩片段

再次睁开眼,是满眼刺目的红。红色的窗幔,红色的床单,一对正在燃烧的红色蜡烛,窗户和门上贴着鲜艳的大红喜字。顾清汐微微蹙眉,垂眸看了看自己的穿着。

凤冠霞帔?

洞房花烛?

她不是死了么?怎么会在新房中,还是新娘打扮?

“怎么样?洞房花烛,新郎老当益壮,被吸干之前还能让你无比销,魂,你是不是很期待?”耳边传来一个满是恶意的女声。

下一刻,脸上又传来刺骨的冰寒。微微抬眸,一名一脸扭曲笑容的少女握着柄闪着寒光的匕首,紧紧贴着自己的面宠,目光恶毒,却又充满了变态的快意。

这是什么情况?

顾清汐还惊愕的发现这具身体无法动弹。

被下药了?

洞房花烛夜,被下药的新娘,拿着匕首发疯的女人,怎么想都不是好事。

不等她细想,忽然头痛欲裂,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涌入了她的脑海中。

然后她终于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她确实死了,但是又活了。重生成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少女。只是,这少女还真的是个小可怜啊。

这拿着匕首的少女叫顾文莲,是顾清汐的姐姐。顾清汐小时候母亲就离奇去世,顾家家主再娶了顾文莲的母亲。顾家家主对继女顾文莲视如己出,对亲生女儿顾清汐却越来越苛刻。

顾清汐的日子便从此一落千丈,修炼资源再无半分不说,一应吃穿用度比下人还差。顾文莲更是常带着人欺她辱她。顾清汐从千娇百宠的大小姐沦落到人人可欺的小可怜,身上的伤口更是从来没好过。

顾家家主对顾清汐的态度更是恶劣,动不动就恶言相向,怒声训斥,有时候甚至还会动手打人。他那毫不掩饰的憎恶情绪更是助长了顾文莲和族人欺辱顾清汐的气焰。

而今天原本要嫁人的新娘也应该是顾文莲才对。因为她的资质比顾清汐好一些。所以有个宗门长老一开始看上的就是顾文莲,不过不是作为道侣,而是作为炉鼎。顾家的没落,以及顾家家主修为无法寸进,让顾家家主没有任何的犹豫就答应下来,把爱女献给那长老做炉鼎。

顾清汐想到这里,心中嗤笑一声。炉鼎这种,吸取他人修为给自己进补这种方式为人不齿,也有伤天和,这正道长老明显是知道的,所以搞了个遮羞布,弄个成亲的仪式来遮掩。

做了女表子还立牌坊,又当又立,说的就是这种人了。

只是这长老和顾家家主都没有想到。顾文莲胆大包天的抓了顾清汐来替嫁。顾清汐平日里就受尽顾文莲的欺辱苛待,用长相绝美的顾清汐来替嫁,顾文莲认为哪怕是那宗门长老发现新娘换了人,修为不如她,也不会太过追究。

“顾清汐,你这个废物。赶快去死吧!我才是顾家真正的大小姐!”顾文莲低下头,凑近顾清汐的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大小姐这三个字是顾文莲心中永远的痛。顾清汐的母亲才是原配,她的母亲是继室。只要顾清汐活着,顾清汐就是顾家真正的大小姐。哪怕顾清汐是个废物。

顾清汐没有慌乱,而是整理着记忆里有用的内容。

“小丫头,你醒了。”就在这个时候,顾清汐的脑海中忽然传来一个老气横秋的声音,声音里满是沧桑。

“你是谁?你在哪?”忽然出现一个声音,而且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突兀,看顾文莲的样子似乎毫无察觉,明显只有她自己能听到这个声音。

“我是谁不重要,我在你的手镯中。你只需要知道此刻你要做的事就是赶紧脱困,不然你就危险了。”苍老的声音继续说道。

手镯?!顾清汐垂眸看向自己的手腕。手腕上古朴精美的手镯赫然是她自小就戴着的那只手镯。手镯居然也跟着一起来了?自己的重生,和这枚手镯有关系!顾清汐的心里有这样的直觉。

这枚手镯是顾家祖上传下来的。而顾家并不简单,是玄学世家,更是玄学界的第一世家。顾清汐也被誉为玄学界的第一人。末世来临后,顾清汐无意中将血滴在了手镯上,手镯认主后她才知道这是个储物手镯。只是顾清汐后来为了保护国家一批特殊人才和一群高级丧尸同归于尽。

她再次醒来就成为了另外个顾清汐。

只是,手镯里从来只能存放死物,刚才说话的人,怎么会到自己手镯里去的?他是谁?

“小丫头,快逃吧,不然你就只能等死了。”那苍老的声音里似乎有了一丝急促。

“我动不了。应该是基础的束法。”顾清汐微微皱眉,她整理了记忆力有用的内容后,刚才已经察觉,自己不是被下药。而是被最简单的束法所束缚。不过她并没有慌乱。这个世界的灵气,居然如此的浓郁!待她稍微运转一下灵力就能破开身上的束缚。

“这个简单!”那苍老的声音满是自信。

顾清汐不再言语,而是疯狂的吸收着灵力。她早就明白,唯有靠自己才靠得住。从记忆中得知,这个世界,是个修真的世界!难怪灵力如此浓郁,和末世那稀薄的灵力相比,真的是天差地别。

和这声音的交流只是须臾之间。而顾文莲还在污言秽语嘲讽着顾清汐:“顾清汐你这个废物,你一会就好好享受你的洞房花烛夜吧。”

顾清汐面上依旧不显,她感觉自己已经能挣脱开这束缚了。然而就在此时,手镯中传来一股热流,瞬间传遍全身。然后她就是浑身一轻,微微动了动手指,那束缚已经消失!

是手镯中的人相助?顾清汐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手镯。

“你知道吗?”顾清汐在这一刻终于开口了,声音很轻。

“知道什么?”顾文莲一愣。

顾清汐没回答,只是无声的笑了,笑容在她绝美的脸上绽放,宛如摄人心魂的彼岸花,让人心神失守。


顾文莲一愣,旋即脸色阴沉:“贱人,你笑什么?”除了顾清汐的身份,她绝美的容颜也是顾文莲最为嫉恨的一点。

看到顾清汐的笑容,顾文莲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但是又觉得自己想多了。顾清汐这个废物被自己束缚住了,哪怕挣脱开又能如何?凭她的修为,要杀了体弱的顾清汐简直易如反掌。

顾清汐没有回答顾文莲的话,而是忽的站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拇指按在了顾文莲的额头上:“魂缚!”

当顾清汐收回手后,顾文莲的额头出现了一点殷红。那是顾清汐的血迹,刚才她用指甲狠狠划破了自己的大拇指。

顾文莲一愣后,接着是惊悚。因为她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你个贱人,你做了什么?”顾文莲没想明白,她明明用术法束缚住了顾清汐,为什么顾清汐挣脱了束缚,还反而束缚住了她?她心中震惊还有些恐惧,色厉内荏的怒吼道,“顾清汐,赶紧把我放开,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这是什么法术?以血为媒,魔道真言?”那苍老的声音激动的嗷嗷叫,“你怎么会魔道真言术?你是魔修?不对,你应该不是魔修啊。但是你怎么会魔道真言?”

顾清汐没有理会顾文莲的吼叫,也没有理会这声音激动的询问,而是一脸冰冷,眼神凌厉,夺过顾文莲手中的匕首,毫不犹豫插入了顾文莲的脑袋,直接爆头。

顾文莲瞪大眼,鲜血从额头流下,无声倒下。她到死都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只是瞪大眼睛往后倒去,死不瞑目。

屋子里瞬间一片死寂。

“丫,丫头,你刚才,刚才……”过了一会,那苍老的声音才又说话了,只是声音都不那么利索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刚才还耀武扬威的人,死了?

就这么死了?这也死得太快了吧?

临死前连放句狠话的时间都没有。

他真的老了吗?看不懂年轻人了。

年轻人都是这样人狠话不多么?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手镯里?”顾清汐蹲下来查看顾文莲的尸体,这才有空问那苍老的声音到底是谁。

“我?本座是魔道第一人魔道老祖!人称万灵老祖。想当初,真正的万人敬仰,门庭若市,站在了这个世界的巅峰,只是后来陨落,一直在沉睡。但是刚才空间扭曲,我被唤醒,然后就在你的手镯里了。你肯定听过我的名号的,毕竟我的名号那可是如雷贯耳。小丫头,你我有缘啊……”苍老的声音里有着一丝嘚瑟,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被顾清汐的动作打断了。

顾清汐对着顾文莲的心脏又是一刀。动作是又快又狠,毫不拖沓。

万灵老祖的声音戛然而止。

“继续说。”顾清汐声音平淡。末世之中,杀了后要补刀是基础常识。只是,这凶残的模式显然让魔道第一人的万灵老祖都震住了。

“你我有缘,你唤醒了我,我刚才也救了你对吧?有恩报恩,你说对吧?我要求也不高,只需要你……”万灵老祖斟酌着说话,结果话没说完,又被顾清汐打断了。

“修真界,是不是丹田还要补一刀才比较稳妥?”顾清汐看着顾文莲的尸体,皱眉说道,不等万灵老祖回答,手上又是一刀,准确狠辣的刺入了顾文莲下腹位置,然后在里面搅动了下。

万灵老祖:“……”

为什么我已经没身体了还会觉得有点凉凉?

到底谁是魔修?

“只需要我什么?”顾清汐将匕首的血就在顾文莲的衣服上擦了擦,淡淡问道。

万灵老祖:“……”

顾清汐站起来看了看四周,皱了皱眉,坐在了桌子面前。然后从储物手镯里拿出了一支符笔和一叠符纸。

“快逃啊,我们快些逃吧。”万灵老祖语气中有了一丝急促。

“逃?为什么要逃?”顾清汐已经运笔如飞,几道黑色的符文出现在了符纸上,隐隐透出一股肃杀之感。抽空回了万灵老祖一句。

“虽然你刚才用了真言束缚住了那人,但那是胜在出其不意。你修为才炼气一层,你这种水火相斥的两灵根的居然能引气入体已是不易。这样的修为也就可以偷袭下炼气三层的。那个长老虽然受伤跌了境界,但也是筑基修为。你别想不开啊,人家可不会站着等你把血点脑袋上的。”万灵老祖的语气有些焦灼。

“你死前是不是说了很多话?”顾清汐已经在画符,一张接一张,边画边看似没头脑的来了这么一句。看着笔下的符箓,体内的灵力运转是前所未有的流畅。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这个世界,似乎更适合她!

“啊?是吧?”万灵老祖疑惑的回答,不明白顾清汐说这话什么意思。

“顾文莲死前也说了很多话。”顾清汐还在笔走游龙的画符,嘴角勾起一抹摄人心魂的弧度。

“什么,什么意思?”万灵老祖在问出这句话后就后悔了。他直觉顾清汐后面要说的话绝非什么好话。

“反派死于话多。”顾清汐终于收笔,站直身体,将所有的符箓都贴在了屋中各处。

万灵老祖:……

整个屋子,被顾清汐贴了不下百张符箓。黑色的符文似乎形成了某种阵法,肃杀的感觉越发明显,阵阵威压之感让人觉得心悸不已。

“你是符师?这是什么符?五鬼阴煞符?”万灵老祖惊愕的问道,然后又立刻否认的自己的猜测,“不,不对,这感觉威力更强些。”这丫头到底是什么人?

顾清汐没回答万灵老祖的问题,而是把最后一道符咒贴好,然后把顾文莲的尸体拖到了一边。万灵老祖正疑惑人狠话不多的顾清汐此举是有何深意时,就看到顾清汐蹲下来把顾文莲身上的储物袋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薅了下来。包括腰间的一块玉佩。

“真是穷。”顾清汐还很不满的嘲讽了一句,“还顾家的大小姐呢,储物袋里就这点灵石。”

万灵老祖:……


他可能真的老了。

他觉得这表面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丫头更有潜力当大魔头。

薅完东西,顾清汐淡定的坐在了桌边,因为她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和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其中一个是原身的父亲,顾家家主。另外一个就是今晚的“新郎”,上元宗的那位又当又立的长老了。

“袁长老,小女已经在里面等候多久。”顾家家主的声音里满是谄媚,和顾清汐记忆中那冷漠威严的样子判若两人。

“我不会亏待你的。明日我会赠你一枚清元丹,助你突破。”上元宗长老点头说道。

“多谢袁长老!”顾家家主得到承诺,喜出望外,在门外停下了脚步,“那我就不打扰袁长老的雅兴了。”

袁长老矜持的点了点头,等顾家家主转身后就迫不及待的推开了门。

一进门袁长老就反手关上门,然后就看到一名姿容清美绝伦的少女站在屋子中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是什么人?”袁长老皱眉。眼前这个只是炼气一层,采补了对他的伤势恢复效果并不大。顾家难道出尔反尔,拿这种货色来敷衍自己?不,不会。想到顾家家主那谄媚的脸,袁长老立刻否定这个想法。那之前看中的那个叫顾文莲的女人呢?

“你猜。”顾清汐又无声的笑了。笑容绝美,摄人心魂,只是眼神中的凌厉宛如最锋利的宝剑。

袁长老眉头微皱,目光狐疑的从房中掠过,没看出什么异样,却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

“你杀了顾文莲!”袁长老心中闪过一个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念头。

顾文莲资质不俗,修为也不差,否则他也看不上她,以眼前这名少女炼气一层的微弱实力,怎么可能杀得了她?

可若非如此,顾文莲去了哪里,她又怎么会出现在这洞房之中,那血腥味又是怎么回事?

顾清汐微笑不语,只是笑容中又多了几分诡异。

“好大的胆子,竟敢杀我炉鼎!”这样的笑容,显然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袁长老勃然大怒。

他的伤势多年未愈,好不容易才找到顾文莲这个上好的炉鼎,若是好好采补,不但能助他伤势尽愈,还可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谁知道还没等他动手,眼前少女竟然杀了顾文莲,杀了他的炉鼎,断了他最后的希望!

怒极之下,袁长老猛的扬起手掌。

就在这时,房中奇光闪烁,现出一张张符箓。

“你是符师!”袁长老没想到区区一个炼器一层,竟然会使用符箓,不由微微一怔。

“你猜。”顾清汐依旧微笑说道。只是眉眼间的自信几乎俾睨天下。

“符又如何,区区一品罢了,你以为能奈何得了老夫?”袁长老轻蔑的说道,却没有急着出手。

顾文莲已经死了,眼前的少女虽然修为是弱了点,不过既然能学会符术,多少也有些点资质悟性,将就一下倒也未必不可。

更重要的是这名少女姿容绝美,比顾青莲不知强出多少,就算于伤势无益,却也能令人身心悦愉,总不至于白跑一趟。

而这名少女的美,即便是他这样阅女无数的人,都有些惊为天人。

少女一头漆黑的秀发,和她那白皙的皮肤,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细眉下一双漂亮的眼睛,眼神犀利冷冽,散发着一股难言的魅力。高挺的琼鼻下,是漂亮的樱唇,小巧的下巴,白皙纤细的脖子,这一切都完美无瑕,美得让人有些窒息,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神。

其实不是将就,早知道有这样的美人,怎么也要选她啊。想到这里,他的眼中闪过一抹邪光。

不过显然,他想多了。

还没等他话声落下,一道道符箓闪烁出黑色的晶光,仿佛活了一般,在空气中漂浮流转,刹那之间结成了一个杀意十足的符阵。

阴冷的气息瞬间吞没整个屋子,可怕的威压在这一刻降临。

“你,你是魔修!”袁长老有色微微的一变,拔出了长剑。

气息流转,冰冷的剑锋寒芒如水,透体生寒。

“筑基三层,他是筑基三层!”顾清汐的脑海中,再次响起万灵老祖惊慌失措的声音。

“逃!我帮你拖延片刻,你快逃!”也不等顾清汐回应,他又惊声喊道。

炼气一层和筑基三层,那可是天壤之别。别说顾清汐了,即便他堂堂一代魔道至尊,遇上这种情况就九死一生……不,不是九死一生,绝对是十死无生!

“他又蠢又毒还瞎。”顾清汐没有理会袁长老的猜测,而是嗤笑一声,在心里和万灵老祖对话。那淡定无比的语气,那嘲讽十足的话语,完全没有逃的意思。

“要死,要死,我怎么找了个疯子!”脑海里,万灵老祖已经开始惨嚎。不对,他已经死了啊。啊,难道又要再死一次?

“不对,不是魔修。你这实力居然也敢在本长老面前张狂,你怕是还不知道炼气一层和筑基三层的差距吧。罢了,本老长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肯好好伺候我,先前的事我便不与你计较,日后也少不了你的好处。”袁长老仔细看了看顾清汐,确定自己的猜测应该是错误的,眼前的少女应该不是魔修。再说了,如果是魔修,顾家会不知道?看着顾清汐那高冷绝美的脸庞,他眼中邪光更盛。

只是个炼气一层的小姑娘,他居然自己吓自己,袁长老在心中自嘲的笑了笑。

“你要死了。”顾清汐脸上的笑容很美,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冰冷无比,还是肯定的语气。

“狂妄无知!”袁长老皱起眉头,心中终于有些怒了。这小丫头大概还没有经历过修真界的毒打。

没过没有关系,她很快就知道了。

显然,这位长老不但想多了,而且想得太多了。

还未等他话声落下,符阵的中间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漩涡,疯狂的旋转着,让人看一眼就几乎要被夺去心神。

袁长老只觉得浑身一震,神魂刹那间陷入无边的旋涡,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扭曲着,撕扯着,撕心裂魂的痛楚涌入脑海,一身灵力也宛如凝固一般无法运转。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区区一个炼气一层,怎么可能伤到堂堂筑基三层的神魂?

“不……”袁长老已经没有时间多想了,因为下一刻,神魂猛的被撕裂,他狂喷出一口鲜血。

发出一声惊恐万分的尖叫,他猛的燃烧精血想往后退去,逃出这间屋子。然而整个人撞在门上,却无法将根本不结实的门撞开。

他萎靡的倒在地上,眼前突的一暗,撕裂的神魂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

“额额额额……”这一变故让手镯中的万灵老祖激动的发出一阵阵高亢的鹅叫,已经震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发生了什么?我在哪?我是谁?炼气一层的小废柴居然反杀了筑基三层的强者,自己还没睡醒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