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穿越1993

穿越1993

鳗鱼寿司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孤独半生,就算如今他已成为财名双收的成功人士,却仍旧难掩心中的遗憾。他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害死了挚爱的妻子还有两个女儿。如今老天爷给了自己重活一世的机会,在1993年,苏浩重新面对自己的人生,这一世他只想弥补遗憾,好好守护妻女。

主角:苏浩,林清然   更新:2022-08-22 11: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浩,林清然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1993》,由网络作家“鳗鱼寿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孤独半生,就算如今他已成为财名双收的成功人士,却仍旧难掩心中的遗憾。他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害死了挚爱的妻子还有两个女儿。如今老天爷给了自己重活一世的机会,在1993年,苏浩重新面对自己的人生,这一世他只想弥补遗憾,好好守护妻女。

《穿越1993》精彩片段

“清然,是我苏浩对不起你。”

“花花,朵朵。”

“如果爸爸还有机会,一定把你们当成小公主疼爱。”

“但是,现在已经太迟太迟......”

2021年,江北,连环车祸。

苏浩躺在血泊中,眼神尽是不舍。

撞击带来的疼痛感,让苏浩感觉记忆越来越沉。

他紧紧握住手中的一张旧照片,上面的记忆,让他的思绪又带回了从前。

九三年,苏浩和林清然在家乡结婚。

同时,他们还有一对可爱的双胞胎。

两个都是女儿,姐姐叫花花,妹妹叫朵朵。

她们刚好五岁,林清然都视为掌上明珠,姐姐和妹妹一样疼爱。

苏浩用尽手段,好的坏的都有,挣来了第一桶金。

有了钱,他开始性格大变。

苏浩流连舞厅酒吧,整日喝的烂醉,甚至还染上了赌博。

林清然苦苦相劝。

喝醉的苏浩,非但不怜惜妻子的劝说,反而对她非打即骂。

烂醉如泥,甚至当着两个小孩子的面,有时将喝剩的酒瓶,砸碎威胁。

两个可爱的小宝贝,吓得躲在一旁,抱着妈妈的腿哭泣。

为了姐姐妹妹,为了家,林清然整日以泪洗脸。

只能一腔苦闷,往肚里吞。

有了放纵,从此苏浩变本加厉。

一赌千金,连家产都赔个精光。

某天,大女儿花花突发高烧,需要送进医院治疗。

然而家徒四壁,林清然一点积蓄都没了,她被逼得毫无办法,只能去亲戚家借钱。

没想到,辛辛苦苦借来的医药费。

也被嗜赌成性的苏浩偷走,押上赌桌。

血本无归。

最终。

虽然花花及时送去了医院,但苏浩偷走了医药费,无钱治疗。

导致花花发烧过重,,各种并发症引发了窒息,已经挽留不住。

这么年轻的一个小生命,对于她而言,多么残忍!

林清然大受打击,最后一丝希望破碎。

男人的狠心,让她看不到未来。

既然希望破碎。

清然抱着小女儿咬了咬牙,从医院大楼坠下,凄然离开。

等到苏浩赶到医院,看着盖着白布的妻子女儿。

已然恨错难返了。

苏浩他后来虽洗心革面,孤身一人生活。

但这有什么用?却弥补不了内心的伤痛!

如今,车祸重伤的苏浩,感觉到走到了人生的最后一刻。

他看着照片,妻子林清然的脸容,竟流下泪来。

“清然,我曾经是个人渣,我对不起你。”

“我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现在我,无论有多后悔,都挽留不住你和两个女儿。”

“我真的很伤心,当初的我,会做了这么多对不起你的事。”

苏浩留下最后一句遗言:

“如果有来生,我希望能够偿还过错。”

一滴清泪落下,苏浩呼出的气息,渐渐变弱。

上天连一个认错的机会,都不肯给我么?

接下来的几秒,脑海里疼痛的思绪越来越重!

疼得撕心裂肺!

“啊。”苏浩抱着头,竭力阻止这一道痛感。

却完全没用,逐渐一道光,缓缓将他笼罩起来。

......

他捂着头,慢慢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冰冷的手术室。

自己手里的,还有一叠旧版钞票。

难道?

苏浩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与自己发生车祸那件不同。

就连身上的皮肤,也都变得年轻了许多。

回望着走廊墙壁的反光,能够略微看到自己的样子。

自己显然变年轻了!

这幅样子,不就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么?

他曾记得,当初自己这副模样,是在几十年前,女儿发高烧被送到医院的时候。

这俨然就是自己年轻的时候呀。

苏浩不自觉踱步,走进手术室。

一张泛红的日历,清晰映入眼帘。

上面的日期,竟是1993年10月21号!

这,不就是妻女坠楼的前一天?

俨然此时的清然,还没带着女儿寻短见。

“麻麻!麻麻!是粑粑来了,”

“粑粑,你不要打花花,花花害怕,花花害怕…”

同一时间,一个稚嫩无比的声音,有些熟悉。

高烧的滚烫感,让她眼神迷蒙,说话也很费力。

病床上,一个梳着小辫子,戴着毛绒帽子的小女孩,正在瑟瑟发抖,不断地往后躲去。

她很可爱,长得很像清然。

大大的眼睛,穿着小绿色棉袄,样子可爱。

苏浩稍一靠近,小女孩就更加害怕。

“你是花花?”

刚开口,一个女人就从手术室走了进来。

她冲上前,二话不说抱住了小女孩。

“苏浩,我告诉你,你不许伤害花花!”

“她是我的心肝宝贝,我不许任何人伤害她!”

苏浩定睛一看,那楚楚动人的脸容,分明就是林清然呀。

没有记错,因为清然的脸,始终保留在他的回忆中,一直念念不忘。

而病床上的小女孩,则是大女儿花花。

这时的他才明白,出了车祸,他并没有离开,而是穿越到了1993年。

回想过去,自己对林清然所做的一切,形如禽兽,苏浩就无比后悔。

痛定思痛,苏浩鼓足勇气:

“清然,你听我说。”

林清然竭力抱住花花:

“我不听,我不听。”

“苏浩,我不会再听你这个人渣的话,你要是想打花花,那就先打我吧!”

“如果能够保护到她,我被你打死,也毫无怨言。”

林清然默默含泪,抱住花花,像是保护身边最珍贵的一切。

她捂住花花可爱的脸庞,轻声抚慰:

“花花你不要怕,妈妈会保护你的。”

“妈妈说过,会一辈子宠爱你和妹妹。”

予声安慰,林清然忍住心酸,也要以最温柔的话语,安慰花花的情绪。

苏浩伸出手,想要抚摸女儿的脸。

这时候,一个留着短发的小女孩走了上来,挡在了床前。

“粑粑,你打我吧,朵朵求求你,不要去伤害麻麻和姐姐。”

“姐姐不舒服,粑粑,你打朵朵吧......”

童言童语,像是蜜糖浸润了苏浩的心。

这个女孩,和花花极其相似。

只不过,她是短发,花花是绑着小辫子的长头发。

这就是小女儿朵朵。

看到这幕,苏浩就越加心痛,自己从前做了多少错事啊!

热泪盈眶,此刻的苏浩,只想亲近一下她们。

“朵朵,爸爸不会打姐姐的。”

“爸爸只想抱一下你?好么?”

苏浩自知愧疚,伸出双臂来。

哪怕抱抱两个宝贝,都对自己内疚的心,都有一丝安慰。

朵朵童真善良,心事单纯,能够让姐姐花花不受到伤害,她忘却了苏浩的残忍。

抱住了朵朵的苏浩,闭上了双眼,并且,他还缓缓举起了手掌。

“不!朵朵,你快回来!”

林清然知道苏浩的为人,如果他伸手打朵朵,自己怎么阻止?


然而,下一秒。

苏浩却用手,轻轻抚摸着朵朵的头。

他用最温柔的力气,用爱意轻抚着女儿的脸庞,像是关怀备至。

“苏浩,你?”林清然表情惊讶。

她的男人,之前是个凶狠的赌鬼,可现在,却用最关爱的动作,安抚她那可爱的女儿。

不可能,林清然不相信。

朵朵红通通的娃娃脸,被苏浩手指捏了捏:

“朵朵,爸爸听你的话,以后不再打妈妈和姐姐了。”

“爸爸还答应你,要用一生的时间爱护你们。”

“好么?”

苏浩凑近朵朵的额头,给了她一个浅浅的吻。

朵朵那细嫩的脸庞,微微泛红了。

“粑粑,你不打朵朵吗?”

“希望你也别打姐姐哦,能不能答应朵朵呀?”

苏浩点了点头。

“粑粑,你说了不算,咱们拉钩好么?”

苏浩的脾性,连小孩子都不放心。

还以为苏浩不可能同意,这时的苏浩,却泛起了一丝灿烂的笑容:

“好呀,爸爸答应你。”

一个大手,一个小手,紧紧勾住,苏浩表情流露出宠爱。

林清然默然了。

这可能吗?反差极大。

一个人的性格,不应该说变就变,况且苏浩种种恶劣的事迹,在清然印象中,他是惯犯。

对!一定是为了赌资。

苏浩为了拿钱去赌,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这不过是他的花言巧语罢了。

林清然试图戳穿他:

“苏浩,你要拿钱去赌,我,我也阻拦不了。”

苏浩致以微笑:“清然,我不赌了。”

“我从今往后,我不仅不赌钱,顺便也把酒都给戒了。”

“为…为什么啊?”林清然的心里朦胧忐忑,她看到变化极大的苏浩,一时不知所措。

“为了你,和两个女儿。”

“我会努力做一个合格的丈夫,一个称职的爸爸。”

苏浩投去一个真挚的眼神,希望清然给自己一个机会。

一个可以赎罪的机会。

苏浩走到病床前,用手搭在了清然的手背上,用掌心手温紧紧握着她的手。

林清然,却像是诧异一般,没有选择松开。

“请相信我,我会用时间证明给你看的。”

林清然一时不会说话,她久久看着苏浩。

怀疑?感动?她的心渐渐复杂起来。

医生拿着诊断报告,走了进来。

“请问,哪个是苏花花的家属?”

苏浩转过身,毅然说:“我是她爸爸,医生,请问怎么了?”

“你女儿刚刚送到,发烧的很厉害,需要输液治疗,去前台给一下钱吧。”

医生苦笑,因为眼前这个叫苏浩的汉子,铁定不是好人。

女儿送到医院,都不闻不问的。

林清然心更是苦涩,苏浩嗜赌成性,肯定拿了钱就跑。

然而,苏浩眉头变得坚毅:

“好,医生,这是我女儿医药费,你拿去吧。”

苏浩把看了看手上的那叠旧钞票,毫不犹豫交在了医生手上。

“如果不够,清然,我就把家里的锅瓦瓢盆卖了。”

“只要治好我们的花花,让我干啥都成。”

这句话真是讶然了。

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在林清然心中荡然开来。

往前苏浩在家里,几乎是翻箱倒柜,拿钱去赌。

但是这一次?

让林清然直直地看着苏浩。

苏浩不好意思挠了挠头:

“咱们苦了点,可不能苦了咱们孩子啊。”

“我宁愿吃咸菜,喝白粥,能够治好花花,那就什么都可以。”

医生久久震撼,他完全是看错了眼前的苏浩。

看到为女儿这么付出,医生很感动,当即许诺:

“请放心吧,输液过后,你女儿还有什么问题,我尽量帮她治疗。”

“谢谢,谢谢医生。”

医生拿了钱,打算让护士来帮花花输液。

苏浩抱着林清然,轻声抚慰:

“放心吧,清然,医生说了,花花的病情没什么大碍,输液过后就没事了。”

林清然第一次没有抗拒苏浩的拥抱。

此刻,清然抱着花花,苏浩则抱着她的后背,做她的依靠。

这是苏浩难得的转心,虽然不知道他有何企图。

但清然毕竟善良,她愿意给苏浩一次机会。

阳光透过病床上的窗户,暖暖照在两人的身上。

输液完了,花花出了一身大汗。

烫烫的额头,经过探热针检测,很快就回复到了正常的体温。

医生有感苏浩的真心,多开了些康复药,交给了他。

拿到药的苏浩,牵着清然的手:

“咱们走吧。”

“去哪呀?”清然有些纳闷。

“咱们回家啊,花花才刚刚康复,身子得补一补。”

苏浩右手牵着清然,然后对花花说:

“来,爸爸背你好不好?”

“好呀好呀。”花花娃娃脸泛起粉红,点了点头。

苏浩轻柔地背起花花。

清然见苏浩背着大女儿花花。

她然后嘱咐小女儿说:“朵朵,待会过马路,要拉紧妈妈的手哦。”

“知道了,麻麻。”

朵朵蹦蹦跳跳,伸出小手来。

姐姐没事了,她也变得很开心。

......

当年的凭票上车,从城里到乡下有些不方便。

如果乘坐公车,两个大人,两个小孩,儿童半价的话,加起来总共需要四元钱。

这在那时,俨然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对于捉襟见肘的苏浩,更是如此。

林清然牵着孩子的手,默默陪着苏浩走路,节省开支。

一连走了几里地,连脚下穿的绿色布鞋都沾了泥。

“清然,你牵着朵朵累了吧?”

“要不换我吧,你先休息一会。”

突然宠溺,林清然备感不自然,微微推脱:

“不,我不累。”

她想说,如果苏浩觉得累的话,可以把花花放下来,先歇一会。

但是,这话就像堵在嘴里一样,说不出口。

她没法接受苏浩改变得这么快。

或许,有些事情,需要时间慢慢磨合,慢慢冲淡。

林清然关心小女儿,生怕朵朵累了,把朵朵抱在手上,倔强地往前走。

阳光微暖,两旁都是种植的茶田。

清新的茶叶味道,缓缓伴随微风吹来,让人心旷神怡。

清溪村,是当地有名的茶叶之村,在附近都很有名。

同时也是苏浩的家乡。

苏浩在村里有一栋土瓦房,门前还有一棵大柿子树。

然而推开了门,已是家徒四壁。

除了灶台的锅碗瓢盆,还有床上一家人睡的大棉被,一无所有。

“花花你累了吧?”

林清然心急问了一句,苏浩压低声音:

“清然,孩子睡了呢,我先抱她进去,让她在床上躺会。”

“你先看一下朵朵呀,我待会再出来。”

苏浩牵挂着花花,同时也挂心着自己的小女儿朵朵。

蹑手蹑脚,从背上接住了花花,便放慢脚步,来到一旁的卧室。

土瓦房,没有那么讲究,大厅旁边就是卧室。

卧室垫着红毯子,苏浩将女儿轻轻抱着,慢慢放在床上,生怕有一丝动静,会吵醒她。

看着花花熟睡的脸,苏浩用手支着下巴,出神地看着。

花花躺在床上,苏浩还不忘替她盖好了被子。

穿越回来,之所以如此疼爱妻子女儿。

苏浩自问,这是上天给予自己的一次机会。

他不想失去这次机会,每一个细节都想尽力弥补。

“麻麻,朵朵想吃柿子嘛!”

门外传来了小女儿朵朵的叫喊声。

朵朵才五岁,在门前的柿子树蹦蹦跳跳,还指着树上的柿子。


十月底的秋天,柿子树熟透,果实透出橘红色。

小孩子聪明伶俐,一看就知道好吃。

“不行哦,小孩子吃多了甜食,会蛀牙的。”

清然小心叮嘱道。

“不要嘛,不要嘛,麻麻,我就要吃柿子!”

朵朵委屈巴巴,连声音都提高了一些。

生怕吵到花花睡觉,苏浩来到朵朵身边,蹲下说:

“朵朵想吃柿子么?爸爸帮你摘好不好?”

林清然劝说:“可是,吃甜食对朵朵的牙齿不好的......”

“小女儿很快就换牙了,”

“朵朵以前在家里,什么都没有,现在我就帮她摘一个,就一个,好么?清然?”

苏浩话刚说完,林清然就无奈叹了口气。

她摇摇头,去灶台生火,转身用大锅煮水洗澡去了。

其实苏浩心里明白,清然是关心朵朵,但他一个做父亲的,又何尝不关心小女儿呢?

“粑粑,快点摘嘛,快点摘嘛。”

朵朵因为吃不到柿子,小脚蹦蹦跳跳,不够高的样子可爱极了。

苏浩轻轻抚摸着朵朵的头:“好好好,爸爸摘给朵朵,别吵醒姐姐哦。”

一伸手,苏浩摘了个又大又饱满的柿子下来。

“来,开不开心呀?”

朵朵用稚嫩的小手抱着柿子,脸上笑成了月牙儿。

苏浩看着柿子树,若有所思。

九三年,改革开放多年,经济渐渐转好了,人们的钱包也富裕起来。

一些山货,也变得抢手。尤其是这柿子,搁那个年代,可是妥妥的冬粮呢!

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不摘点柿子,等到第二天,拿到集市去卖呢?

好,说干就干。

苏浩卷起袖子,爬到了柿子树上,麻利地摘着柿子,一个,两个......

短短半个多小时,既不费力,又不费时间,连十分之一都没摘完。

又小心翼翼摸了下去,拿了一大袋柿子,去送给村长。

愣是借了四个大箩筐,两条扁担来。

再次爬树,摘的不亦乐乎。

好几次用绳子绑着大箩筐,轻轻放下。

装了六个大箩筐,全都是硕果累累,连竹筐都堆得满满当当。

数不清多少个了,村子靠近水泽,土壤很肥,柿子个个都长得很饱满,苏浩心想着,应该能够卖个好价钱吧。

“苏浩,你是做什么啊?”

清然喊着苏浩,生怕他又偷家里的东西变卖。

然后押上赌桌。

苏浩也看出来林清然的顾虑,急忙解释:

“我,我打算摘些柿子去市集卖呀,如果卖不完,咱们还能晒成柿子饼,我打算干点小生意,养活你和两个女儿。”

林清然惊讶了,这不可能!苏浩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了。

从前的他,嗜赌如命,贪杯好酒,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变得如此负责任来着?

曾经的苏浩,别说让他做生意养活家里了,就是做家务都懒。

林清然暗暗讶然,莫非苏浩他中邪了?

思索许久,林清然觉得还是不对劲,改天得找村里的问米婆子算一算才行。

苏浩下了树,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清然,我来帮你做饭。”

“这?”清然一时接受不了现在的苏浩,无从应答。

苏浩走去灶台,用手拿起米缸盖子,已经是快要见底了。

剩余的米,也只能兑点水,煮一锅稀粥。

“不行,”苏浩摇摇头,自言自语:“我说过要给妻子女儿好点的生活,现在没米下锅,这怎么行?”

况且花花刚刚退烧,她年纪小,需要补充营养。

苏浩一狠心,一咬牙。

他对林清然说:“清然,你等我一会。”

“苏浩,你去哪啊?”清然着急地问。

“我去找点东西,给花花补身子。”

苏浩二话不说,用扁担挑着一担柿子,往村长家奔去。

林清然真是惊讶了,但又非常质疑,只能小声地自问:“苏浩,他到底怎么了?”

她心里复杂万分。又不敢相信,苏浩真的为了她和两个女儿,会变化那么大。

这里面一时半会没有解释,林清然权当苏浩心情好。

对,也许就是苏浩心情好,才没有冲她发火。

苏浩挑着柿子,绕过了几条村路。

终于到了村长家。

好说歹说,用一担六十多斤重的柿子,才换回来三个鸡蛋。

回来的时候,苏浩满心欢喜,在灶台点起了柴火,先盛了一大锅水,煮稀饭。

稀饭煮的时间稍微长点,趁着这还有时间。

接着,再用油罐子残存的菜籽油,缓缓下大锅。

滋,一股油香冒开,芳香扑鼻。

这股油香,连睡在床上的花花,也都醒来了。

她揉了揉朦胧的大眼睛,翻身坐起。

“麻麻,好香呀,在煮什么呀?”

花花咿咿呀呀地说着,她已经很久没吃过这油香满满的东西了,连熟睡也忍不住醒来。

林清然也感到很突然,刚才的她因为怕洗澡水太烫,所以先把水倒进盆里放凉。

现在苏浩回来了,正好清然听到花花这样问,立马带着两个小宝贝,去灶台一看究竟。

只见苏浩刚刚下了鸡蛋,她纳闷地问:“苏浩,这鸡蛋是从那里来的啊?”

说到底,清然还是不放心。

苏浩笑了笑:“放心,这鸡蛋是我用柿子换来的,你先和女儿们先坐会,待会就有饭吃。”

林清然虽不知道啥情况,但是刚才看到苏浩挑着柿子出门,应该没什么事吧。

很快,饭熟菜香,晚饭就做好了。

唯一吃饭的木桌,早已卖掉了,但苏浩毫不在意,就在灶台边,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

“来,花花,你吃多一点,这鸡蛋你的。”

“朵朵,你年纪小,是该长身子的时候,这鸡蛋你的。”

苏浩说着,最后一块煎好的鸡蛋,正要递给清然。

清然为人善良,把筷子夹开。

“苏浩,还是你吃吧。”

苏浩款款一笑:“丫头,我年轻力壮,少吃点没什么。”

“倒是你照顾孩子很劳累,你吃吧。”

苏浩二话不说,把鸡蛋夹在了林清然的饭碗里。

这次林清然就算再推让,也没有办法了。

“请给我多一点时间,我会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

林清然笑的很淡然,她知道苏浩这样做,实在太艰难了。

谁敢肯定,明天的他不会变心?

这顿饭很简陋,甚至还算不上一顿晚饭,连肉都没有,让林清然却吃的有那么一点点温暖。

苏浩看着妻子女儿吃的很开心,他也傻里傻气的笑了起来。

现在的苏浩默默在想,自己一定能够给她们过上好生活的。

一定,且肯定!苏浩内心充满了自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