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和亲公主

和亲公主

宋玉悲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云锦千里迢迢北上和亲,却被镇北侯扔在破旧的院子里自生自灭,中间大病一场差点一命呜呼。明明生活在同个屋檐下,一个不闻不问,一个刻意躲避,结果都成亲两年了,还不知对方长什么样......第一次见面,云锦被当作替身给......之后的羞辱、践踏成了家常便饭,直到她拿着休书掉落悬崖,肚子里的孩子亦是保不住。云锦那颗千苍百孔的心,终于死了.....

主角:   更新:2024-01-18 02: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和亲公主》,由网络作家“宋玉悲”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云锦千里迢迢北上和亲,却被镇北侯扔在破旧的院子里自生自灭,中间大病一场差点一命呜呼。明明生活在同个屋檐下,一个不闻不问,一个刻意躲避,结果都成亲两年了,还不知对方长什么样......第一次见面,云锦被当作替身给......之后的羞辱、践踏成了家常便饭,直到她拿着休书掉落悬崖,肚子里的孩子亦是保不住。云锦那颗千苍百孔的心,终于死了.....

《和亲公主》精彩片段

    靖宇堂。

    精致古朴的香炉袅袅,幻化出氤氲四溢的烟雾。

    案前端坐一男子,银发如雪,眉目微挑,双唇不点而朱。

    他手边几摞书卷和书信都叠放得一丝不苟,字亦如他的人一般,风骨硬瘦。

    面前摊着的一卷书,好久都没有动过一页。

    阖上书,银发男子皱了皱眉,以手支额,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许是头风又犯了,他唇角几不可觉的微微抽搐,眼角也落下淡淡的疲惫黑影。

    “暗羽,出去走走吧。”

    男人忽然开口。

    站起身,长长的银发下白色衣袂纤尘不染,舒展开来,步伐行云流水飘然似仙。

    “是。”

    暗羽立即跟上。

    出了靖宇堂才发现,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夏日倒是难得如此和风细雨,那银发男子并不以为意,在雨中负手而行,任温和的雨丝轻轻沾湿他的长发……

    宏伟的幽州城有内外之分。

    外城占地极广、人烟纷扰,内城却更像是个极其宁静雅致的小型宫廷。

    亭台楼阁,雨榭湖泊,曲叶风荷……

    漫步在雨天的美景中,人的心情也自然而然的变得平和。

    主仆二人漫无目的的四处闲逛,一路行到一个湖泊边上,银发男子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

    后面闷头跟着的暗羽其实没有欣赏雨景的风雅兴致,他更担心的是主子的身体。

    虽说主子的武功深不可测,毕竟身子不算好。之前更是生了一场大病,一夜之间青丝全白,万一淋雨一着凉,引得头风愈发严重可怎么办……

    暗羽只顾着出神,一时也没注意到男子停下的脚步,等他抬起头来,发现主子站在原地盯着远处的湖水发呆。

    暗羽循着他的目光看去,湖水也没什么好看的嘛,不过满池的荷藕倒是越长越密。

    百无聊赖地四处巡视了一圈,却意外发现湖泊对岸的亭子里有一抹绿色的身影!

    天啊!那不是小秋么?她怎么……

    再一看,暗羽的反应更激动了!

    果然,小秋跟着的不是夫人还能有谁……

    暗羽慌忙查看主子的脸色,还好还好,主子的神情依旧平淡无波,应该还没有发现对面的人……吧?

    这下好了,前两天刚被主子问起,今天就碰上了!

    要是主子一个不高兴,兴许还以为是他八婆,自作主张给安排的……

    那他真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主子,雨大了,还是回去吧?”

    暗羽上前一步想把人先劝回去,要是再多走两步,说不定就真碰上了。

    说起来,在这么美的场景相遇还是挺浪漫的,但是对于成亲两年却连面都没见过的夫妇二人来说,想想都觉得尴尬……

    “嗯。”

    楚离渊思绪被打断,收回了放空的目光,再看看湖面上一个个雨滴打出的渐大的圈晕,以及变得更加阴沉的天色,淡淡地道:

    “去那边亭子上避雨吧。”

    ...........

    暗羽瞬间石化!

    “那边亭子?”

    不行去,看来看去,这里也就一条弯弯曲曲的水上栈道是通往对面的水榭……

    “主子,天色不早了,还是回去吧……”

    天知道,他是鼓足多大的勇气才敢“忤逆犯上”。

    “那个,晚膳也快好了,凉了就不吃了!”

    借口越来越烂,连暗羽自己都快听不下去了。

    果然,楚离渊向来淡然的眼神微显诧异。


    他这个侍卫一向不喜欢多管闲事,既不木讷也不呱噪刚刚好,这也是把他留在身边的原因之一。

    唯一会出口相劝的,除了他的身子,就只有那个女人了……

    “公主,您身体不能吹太久的风,咱们还是回屋吧?”

    一名穿着翠绿衣裳,扎着两只可爱小髻的侍女一边玩着自己娇俏的发梢,一边盯着主子仍在灵巧移动的笔尖。

    她面前的白衣女子面容绝美,面色带着一点苍白,身材亦略显消瘦,然而她施施然往石凳子上一坐,也是气质高雅,美丽不可方物……

    坐在亭子里听着一片雨声,美丽的眼睛望向亭外美景,指尖画笔却不停的游走。

    不一会儿,一副青莲雨荷图已栩栩如生、欲然纸上。

    “嗯,很快就好。”

    白衣女子没有抬头,嘴角却噙着温婉的笑意。云锦心知今儿出来久了,小秋这小丫头一直站在旁边看她作画,早已是不大耐烦。

    她素来知晓侍女的顽童心性,能耐住这么半天站着不动,已是难为她了。

    画已经差不多成了,云锦柳眉微颦,略略思虑,随即用画笔在画纸边缘提了两句即兴的小词,再搁下笔站起来身来,对一旁歪着头看她写字的小秋笑道:“好了,该回去喂我家小秋了……”

    小秋原想反驳自己并不贪食,然而看到久病初愈的主子露出温柔又灿烂的笑容,再看一身雪白裙装与她身后那一湖雨景,小秋其实很想说——

    公主才是真正的画中仙!

    世间哪个男子能娶妻如此,德、才、貌无一不备——必然是世上最幸运也是最幸福的男人!

    可惜啊,世事怎会如此弄人?

    这样好的女人,世间却没有一个男子能看到她的光华,就算是别人想看,也没有了机会……

    小秋暗暗的将心里那股憋屈藏好,笑眯眯拿起披风给公主披上。

    虽然天气不是很冷,还是带了披风出门以防万一。

    云锦仍是浅浅地笑着,背过身任小秋替她整理衣装和身后的长发。

    小秋麻利的替她系好披风,再将她一头青丝拨出来,就在云锦低头敛目的这一刻,眼尖的小秋突然发现湖上有两个“踏波”而来的人影………

    这一泓湖水占地不小,曲曲折折的水上栈道也并不短,远远看过去,只注意到远处的人影,却看不清其脚下踩着的层层圆木,倒真好像是仙人临水一般!

    特别是某个银衣银发的,长袍广袖,蹁跹似仙……

    而他身后跟着的那个黑色身影,则让小秋百分百肯定来的不是仙人,而是她最最讨厌的某人!

    暗羽是怎么搞的?怎么把他引到这里来?!

    这还真是冤家路窄!

    公主的身子刚好一点,难得出来散散心,又少有的起了兴致作画……

    天知道那个冷漠的镇北侯会不会把公主赶出亭子淋雨,虽然来时有带伞,但她就是不想主子平白无故的又受委屈。

    以前,她总是劝公主主动些、硬气些,可她从未真正想过,这样凄惨的日子过了两年,如果公主突然见到那个人,要如何是好?


    什么斗争什么改变以后再想,真要面对那个男人,小秋还是退缩了,而且公主的身子也不好…….

    所以此时此刻,当然是走为上策!

    只一瞬间的功夫,小秋心里的念头已经转了七八圈。

    机灵地拉住云锦的衣角,不让她转身往湖那边看,同时取过油纸伞迅速地撑开,遮住了云锦可能投往某处的视线。

    “公主,雨有些大了,奴婢搀着您走,可别嫌弃小秋噢!”

    小侍女紧紧的贴在云锦的身侧,挽住她细瘦的胳膊把纸伞倾斜一边,彻底遮住了她的视线。

    曲风亭建在湖心,并不只一处通往岸上。

    除了雨中楚离渊走的那条小道,还有另一条,正是云锦来时的路——

    她们主仆住的栖梧斋,算是幽州内城里面最偏僻的位置,距离某人住的靖宇堂那是极远的。

    整个内城的人本就少得可怜,偌大的华丽“宫廷”像个没人观赏的花园,寂寥冷清得很。

    她家公主向来深居简出,某人嘛,应该是忙得要死,明明在一座城里住了两年,硬是一面都没见过。

    要不是公主大病初愈出来赏景,像这样“狭路相逢”的机会其实是微乎其微的。

    雨点打在油纸伞上的声音不像来时那么轻,噼噼啪啦的快把伞布敲破了。

    湖里的荷叶都被打得一颤一颤的,芙蕖亦随着雨儿点着头。

    云锦看得兴起,张口还想再吟两句诗,却发现身旁的小秋不知怎的,紧张兮兮像是如临大敌,她又觉得好笑,硬生生把口中的诗句咽了回去。

    裹了裹身上的披风,同侍女一起加快了脚步,直奔岸上而去。

    她其实没有告诉小秋,她怕水,挨水挨的太近会头晕目眩,走路太快会让她更加害怕,还有,那副画还留在石桌上呢。

    罢了,有纸镇压着应该不会被风吹跑,等天晴了再回来取吧。

    反正这里人少,湖心的亭子应该没有人去。

    暗羽一看到小秋带着夫人从另一条小道溜走,心里的大石总算是落了地。

    主子对夫人再怎么不屑一顾,只要没正面碰上,总不会让人家太难堪……

    一直走在他前面的楚离渊却突然停了下来。

    雨中行走早已银发半湿,向来冷淡的秀美面容亦被一层薄薄水雾蒙上了一层特别的面纱,那双无情无欲的凤眼,睫毛湿漉,眼眶内好似也变得氤氲起来……

    事实上,他早就看到了亭子的人,而且比暗羽想象的要早。

    往常以他的性子,定然是转身就走,走得越远越好。

    今日却不知怎了,脚下踏出了第一步后,想停也停不下来……

    不过是两个弱女子而已,前日也见过她们在亭子里赏荷,此时他与暗羽避雨,也无需刻意躲避…

    他当自己是这么想的。

    眼看离那亭子已经近了,却见一把不大的油纸伞施施然遮住了两人小小的身影,还故意倾斜着,将某人纤细的白色身影遮了个严严实实。

    那个自作聪明的臭丫头肯定没发现,她身边的白衣女子其实步子有些踉跄,一路被她拖着走。

    自己避雨,却偏巧“赶”走了亭中原有的人?



从刚见到她第一眼,他就已经被这女人牵着鼻子走了。

这个女人就像是水,明明柔得可以任你搓扁捏圆,却又可以瞬间从你掌心流走。

一时满面谦卑恭顺,柔弱哀伤,一时却像只好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