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楚莘萧墨染小说

楚莘萧墨染小说

萧墨染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燕国的太子殿下,楚家的乘龙快婿。也是她楚莘一见钟情的白月光。她赌上了自己的终身幸福,为他嫁入了平南王府,动用自己的医术掏空了丈夫融安世子的身子,帮助楚家与太子彻底击溃了手握重兵的平南王萧家。她以为,皇上下旨抄萧家的时候,便是她回到楚家之日。

主角:楚莘萧墨染   更新:2022-09-10 04: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莘萧墨染的其他类型小说《楚莘萧墨染小说》,由网络作家“萧墨染”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燕国的太子殿下,楚家的乘龙快婿。也是她楚莘一见钟情的白月光。她赌上了自己的终身幸福,为他嫁入了平南王府,动用自己的医术掏空了丈夫融安世子的身子,帮助楚家与太子彻底击溃了手握重兵的平南王萧家。她以为,皇上下旨抄萧家的时候,便是她回到楚家之日。

《楚莘萧墨染小说》精彩片段

“啊……”

昏暗的牢房,一位身穿着浅青色长裙的女子,被人活生生的剥去了脸皮。

那张脸,血肉模糊。

而从她脸上取下来的面皮,却完整成型。

女人痛苦的抬起双手捂着滴着鲜血的脸,难过、绝望的看向站在牢房外面身姿挺拔的男子。

他,墨鸿祯。

燕国的太子殿下,楚家的乘龙快婿。

也是她楚莘一见钟情的白月光。

她赌上了自己的终身幸福,为他嫁入了平南王府,动用自己的医术掏空了丈夫融安世子的身子,帮助楚家与太子彻底击溃了手握重兵的平南王萧家。

她以为,皇上下旨抄萧家的时候,便是她回到楚家之日。

可是她错了!

她的父亲没有看过她一眼,她心心念念的白月光,亲自命人剥下她的脸皮。

这个时候楚莘才清醒过来,她只是楚家和太子的一颗棋子。

可她不甘。

她不甘!

楚莘跪着,一步步走到牢门前,伸手抓住了牢笼,痛苦的嘶吼道:“墨鸿祯,我真傻,我真是傻我怎么傻到相信你还会要我……”

站在牢房外的男子,眉目间透着一股厌恶感,看她走近,他往后退了一步,语气冰冷的说道:“楚莘,要怪就怪你命不好。”

“生来便是楚家的嫡女,却与姚雪阴差阳错,与她错换了人生,她替代了你,成为楚家的嫡小姐,你替代她,成了樟安村一寡妇的女儿。”

“生来尊贵有什么,活的贫贱,下等,你还痴心妄想被接回楚家后,能够与姚雪换回身份,做孤的未婚妻,楚莘,你真是可怜。”

“在孤心里,你配不上孤,姚雪虽是农妇所生,可她的教养是你连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的,若不是你懂点医术,你爹娘都不愿把你接回楚家。”

“你在楚家……就是个多余的。”

——多余的!

她楚莘忙活了一场,原来是楚家的耻辱。

现在棋废人亡。

他们就巴不得让她死。

楚莘“嗤嗤”的笑,又因心生悲凉而流下血泪:“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母慈子孝,父兄仁义,不过是循循善诱,我为鱼饵,助你皇室铲除百年忠烈萧家军,无耻,一群无耻之徒。”

楚家无耻。

太子无耻。

天家无耻。

她更无耻!

“哈哈哈……”她笑声震耳不绝,面目略带狰狞。

这时一道倩俪的身影,从外头走入,她看到楚莘那张血肉模糊的面孔时,吓的花容失色,尖叫了一声:“啊……”

墨鸿祯立刻回身,将那女子揽入怀中,抬起了另一只手,用宽松的衣袖挡在了楚姚雪的面前,柔声道:“姚雪,你怎么进来了。”

“她,她……难道是二妹妹?”



“不过是下贱之人,曾配做姚雪的妹妹,来人,把那个女人的手脚砍了,舌头拔了,眼珠子挖出来,将残肢送给融安世子,余下的泡在酒坛里,她引诱萧家谋反叛逆,罪大恶及,不配为人,。”

话落,楚莘被人按在板子上。

刀起时,鲜血四溅。

惨叫声也从牢里传出,但没多久,声音消失了。

她的舌被人连根拔除,眼~珠子被人掏出,她双目失明,口不能言,但她还能听得见外面的声音。

墨鸿祯还来看过她一眼,他告诉她:“在你十二岁那年,不是孤把你从匪徒手里救回来,救你之人是你的丈夫萧墨染,楚莘,平南王府那样金尊玉贵的家庭,你纵使嫁过去了,也没享到什么福分,想来,你天生命贱,是个无福之人,希望你来生投个好人家,别再遇到孤了。”

楚莘浑身痛,死对她来说成了奢望。

她泡在高浓度的酒水里,生不如死,暗无天日。

只知楚姚雪每日都会到她跟前,向她炫耀她的美好人生。

痛吗,痛。

但痛到骨子里,就麻木了。

后来,楚姚雪没来了。

外面响起了兵马踏城之声。

她再一次听到楚姚雪的声音,是她向萧墨染求饶,惨叫。

她的丈夫萧墨染,来了。

她明明看不见,却能感受得到,萧墨染用同样的法子将楚姚雪装进了酒坛子里。

然后抱着她的躯体说:“娇娘,我来给你报仇了。”

娇娘是她在顾家的名字。

楚莘躺在他的臂弯,那张被折磨的面目全非的脸,缓缓划开了一抹浅淡的笑。

她看不见抱着她的男人也失去了双腿,但这场战役他终究胜了,可她也晚了!

弥留之际,萧墨染对她说:“来生不做楚家女,萧家妻,只做你自己!”

对,她要做她自己!



“唉呀,我可没推你呀,这乡下长大的怎么跟泥做的一样。”一道熟悉又令厌恶的女声,在楚莘的耳边回荡开。

楚莘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自己摔在了小竹林旁的小道里。

撑在地面的双手,袭来了火辣辣的痛。

她一脸迷茫的盯着手。

她的手……不是已经被墨鸿祯砍了吗?

现在怎么还在。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一个乡下来的,也好意思戴这珠昂贵的钰翎钗,姚雪,我把它抢过来给你了,我帮你戴上。”

那尖酸又刻薄的声音,震得楚莘脑袋“嗡嗡”作响。

一段久远的记忆,蓦地冲入楚莘的脑海。

昭元帝五十四年,七月初六。

是她楚莘被楚家寻回的第二个月。

这一个多月,楚莘在楚家上下人的眼中,是一个忐忑、怯懦、又胆小怕事的人。

她本是楚家嫡长女,一出生就与明环村的村妇顾氏之女错换了身份。

而眼前站在她面前,身穿着紫霞晚雁裙的妙龄少女,正是那村妇顾氏之女——楚姚雪。

楚家的人虽然把她接回来了,但并未对外宣布两人身份错换的事实。

他们甚至为了稳固楚家嫡长女与太子的婚约,让她这个正牌的嫡长小姐,成为了楚家嫡次女。

而她的亲生母亲林氏,还每日给她灌输楚姚雪就是她的亲姐姐!

养母顾氏在她早年亡故,在被楚家人寻回后,她一度以为可以像那些有爹娘的孩子,过上完整的生活,不必再颠沛流离。

可是到了楚家她才发现,她与丞相府格格不入,反倒是楚姚雪更像楚家的人。

她的穿戴住行,都是楚姚雪先挑剩下的。

以前她不懂,后来她明白亲母林氏为什么对她这个亲生女儿那么冷漠……

无非就是觉得她不懂琴棋书画、不懂大家闺秀的礼仪,觉得她上不得台面,丢了她在贵妇圈的面子。

但是她依旧小心翼翼的讨好林氏,终其一生追求林氏的标尺。

最终……林氏冰冷的目光,刺骨的话语,让楚莘在下狱后彻底清醒了!

如今,这很远很远的记忆浮现脑海中时,楚莘的脸色怔住了。

她,重生了!

今日本是她楚莘和楚姚雪的生日,但她的身份位置被楚姚雪代替,所以就成了楚姚雪一个人的生日。

林氏为楚姚雪大办生辰宴,请了不少世族贵人,却只字不提刚回楚家的她。

眼前这三位,正是楚姚雪和顾氏与卓氏贵女。

一个叫顾菁菁,另一个叫卓嫣然。



她刚回楚家时,楚老夫人送了她一支压箱底的钰翎钗。

这支钗子楚姚雪觊觎了很久,楚老夫人一直没松口给她,楚莘一回到楚家,就得到了钰翎钗。

这让楚姚雪每每在私下碰到楚莘时,脸色都很难看,言语阴阳怪气。

但她再喜欢,那也是楚老夫人送的,林氏不敢硬叫楚莘让出来。

顾菁菁与卓嫣然大概是从楚姚雪这得知钰翎钗的事情,特意把她叫到楚家偏僻的后院小竹林,直接对她动手叫骂。

抢夺她钰翎钗的人,正是卓嫣然,晋安王的幼女!

好,很好!

既然上天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那这一次就……

血债血还!!


“这样……不好吧,这是我祖母给我妹妹的钗子,若是我祖母知道今日这件事情……”

楚姚雪抬手正欲拿下头鬓上的钗子,顾菁菁按住了楚姚雪的手道:“她敢去跟你祖母告状,以后我们这贵女圈,她就别想混下去。”

“说的就是你呢,乡巴佬,本小姐教你怎么说。”卓嫣然双手插着腰杆,凶巴巴的说:“若是你祖母问起钗子的事情,你就直接说……”

“这钗子太贵重了,还是姐姐更适合这钗子,所以我便自作主张,把钗子送给了姐姐。”

“你若是不这么说,往后这贵女圈,就像顾姐姐说的那般,你休想再混下去,只要你敢来我贵女圈,本小姐就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听明白了吗?”

卓嫣然的措词,在楚莘心里,一字不差的过滤了一遍。

这抢夺东西的借口与手段,与前世一模一样。

偏偏她上一世蠢,为了讨好林氏,怕得罪这些贵女,竟真的对楚老夫人这样说。

当楚老夫人听到她自己心甘情愿把钗子送出去时,她眼底透着一抹失望之色。

那时候楚莘不懂,她以为她只要让出来,祖母和母亲林氏都会很开心。



如今细细想来,老夫人是希望她争一争的。

而老夫人也不是无缘无故送她这枚钰翎钗。

听楚老夫人身边的琴姑姑说,她长得像老夫人早逝的女儿,也就是她的亲姑姑。

那钰翎钗是她姑姑生前的陪嫁物,也是楚老夫人的一个念想。

而她却把老夫人最珍视的东西,轻易转送给了楚家这个冒牌货嫡长女!

“跟你说话,你瞪什么瞪。”卓嫣然见她一直盯着自己,上前踢了楚莘一脚。

但楚莘把自己的双脚缩回,从身旁拿起了一块尖锐的石块。

卓嫣然吓了一跳,往后连退了几步,指着楚莘手里的石块道:“你要干什么?”

楚莘看着楚姚雪,略浅苍白的唇角微微上扬。

楚姚雪与卓嫣然一样,以为楚莘拿石头是要攻击之处,连忙着着顾菁菁往后退,然而……

就在她们三人退出五步远时,楚莘突然转过石块,重重的砸在自己的头上。

三人蒙了!

只见楚莘丢开石块,动作利索的爬起身,往外跑。

头部的伤很快流下鲜血,染红了她半边的脸。

楚莘从小竹林跑到辰宴大院时,那院里的贵人们,皆是被吓了一大跳。

“天呐,好多血!”

此时,林子里的三人缓过了神来,可楚莘早已不见踪影。

楚姚雪惊道:“不好,她往宴厅跑去了,快拦住她。”

三人及身边的贴身大丫鬟,手忙脚乱往外追,可追出竹林小苑时,哪里还有楚莘的身影。

而就在林子里的贵女们都离开后,竹林后面走出了三道身影。

走在前头的男子,身穿绿衣长袍,约莫十六七岁的模样,脸蛋略圆润,他手里拿着一只烧鹅腿,啃的津津有味。

一双眼睛盯着那走远的三名贵女。

一边啃着肉一边吐槽:“我竟然在楚家看了一出好戏。”

“老四,那卓嫣然是你的未婚妻吧。”说话的男人,体形高高瘦瘦,面目清秀,不说话时一副书生之相,一张口说话又遮不住纨绔子弟的风气。

而走在最后面的男子,打开山水折扇,一边摇扇子一边说道:“苏公子,我记得那顾菁菁是你下个月要过门的妻子。”

那一副纨绔相的苏公子,顿时垮了脸,但没一会儿,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贱兮兮的转头看向竹林里。

那里还站着一名容颜如玉,身姿如松的翩翩少年郎……


他穿着一袭玄紫色长袍,宽松的袖子丝滑的衣摆勾勒着一朵朵白色藤云,绣工绝妙精美。

精瘦有度的腰身挂着白玉云坠,偏紫色的玉穗垂落在身侧。

细看,那白玉云坠旁边还拴着一把精细致的匕首饰品。



楚姚雪回厢房换自己的舞衣,身上散满百花香的花水。

惊鸿舞的最高~潮是可引蝶入院,与蝶为舞,因此而惊艳四座。

她穿着红衣,一袭黑发全然散落在背后,墨发顺滑细稠长极腰部,脸上戴着一抹配有珠饰的面纱,双眼画着精致的蝶翼眼妆。

她一出场,那一身装扮就惊艳了众人。

贵妇们都以楚姚雪为榜样,要自己的女儿向楚姚雪好好学习。

四周赞扬的声音,让林氏很满意,也大大的满足了楚姚雪的虚荣心。

乐声渐渐响起,楚姚雪在偌大的院中舞台翩翩起舞。

她的舞姿伴着满园花香,与百花争艳,惊叹声、鼓掌声不时的传开。

墨鸿祯眼神温柔的盯着楚姚雪。

林氏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楚姚雪身上时,转头看了一眼墨鸿祯的方向。

见墨鸿祯那痴迷的神情时,林氏暗暗松了一口气。

还好楚莘的事情,没有耽误了姚雪的前程,想必今日过后……

“咦,你看天上那是什么?”

“听说惊鸿舞可引蝶,那一定是蝶群被吸引来了。”

“嗡嗡嗡”的声音,越来越大声。

很快……

一只,两只,三只……

甚至一群又一群黑呼呼又密密麻麻的东西,快速的涌入丞相府大院内。

其中有一只黑蜂落在了一名贵妇的手背。

那贵妇看到黑蜂时,尖叫了一声:“啊,是黑寡妇!”

黑寡妇,是最不吉利蛰人极痛的蜂类。

那贵妇一下子跳起来,将手背处的黑寡妇狠狠甩开。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人的大叫声:“黑寡妇,好多黑寡妇。”

“是楚大小姐引来的,快叫她停下来。”

“啊啊……快走开,快走开!”大批黑寡妇飞入院内,群攻身上散发着百花香气的楚姚雪。

楚姚雪因为驱赶萦绕于周身的黑寡妇,不小心扯掉了自己脸上的面纱,露出了红肿的嘴巴。

五岁孩童顿时指着楚姚雪道:“她的嘴巴被蜜蜂蛰肿了。”

众人听到孩童的声音,一边赶黑蜂,一边看向楚姚雪的方向。

那黑蜂才刚刚入院,楚姚雪的嘴巴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被蛰肿了。

这分明就是戒尺刑罚而成。

“快,大家往屋里躲。”有人机灵,抱着孩子跑入旁边的厢房。

院里的人四处乱蹿,走地快的很快脱离现场。

可楚姚雪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一批一批黑蜂,前扑后涌围着楚姚雪,“嗡嗡嗡”的蜂群声,在院里震耳欲聋。

楚姚雪只觉得浑身上下快痛死了,哪里还顾得着自己脸上的形容。

她面目狰狞,张牙舞爪的尖叫:“娘,救命,啊……快走开,走开……”

林氏早已坐不住了,她吩咐身旁的怜嬷嬷道:“快救大小姐,快!”

听说黑寡妇的毒针很毒,万一姚雪的脸被毁了……

林氏可不敢想,上哪再去找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儿。

墨鸿祯抢在下人救楚姚雪之前,先脱去外袍,飞上舞台。

他甩动外袍,想以此驱走楚姚雪身上的黑寡妇,谁知那些黑蜂连他也一块攻击。

一开始一小片,最后成群成片附上他的身体。

楚姚雪与墨鸿祯抱成一团,这下更多人慌了。

“快救太子殿下!”

几名宫中侍卫,冲上舞台。

与此同时,一名手里拿着叫花鸡的圆脸少年,另一只手里拎着刚从茅坑里“掏”出来的fen。

径直走上舞台,把fen泼向了楚姚雪与墨鸿祯的方向……


那粪水如天女散花一般,在院中舞台散开的瞬间,围在太子四周的侍卫们,纷纷缩起鼻子,低头嗅自己肩上、衣物那一片片湿哒哒的异物。

“这……这是什么?”

“好臭!”

那原本群攻太子与楚姚雪的黑蜂,只在一瞬间就飞离了院子。

平南王府四公子萧幼清,顿时跪在地上,一副惶恐不安的姿态认罪:“求太子殿下降罪。”

“方才草民见毒蜂黑寡妇涌入丞相府,便想到了三年前,草民的三哥曾在北疆运用过的引蜂术。”

“那黑寡妇最喜欢花香,而北疆一带是黑寡妇出没之地,草民的三哥借着黑寡妇的剧毒,用花香引黑寡妇到战地。”

“我方战士为赢得那场战役,满身满脸涂抹牛羊鸡粪,甚至是茅坑里的人粪,以五千人兵力战胜对方五万人马。”

“所以,草民便第一时间赶到丞相府的粪坑,掏来这一桶驱蜂之物,草民自知有罪,不敢邀功,求太子责罚草民,只要能救太子殿下,草民万死不辞。”

说完。

萧幼清把手里的叫花鸡放到嘴里,用力咬紧。

然后两手举高,冲着墨鸿祯方向俯身贴地,“瑟瑟发抖”的跪拜。

而墨鸿祯此刻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他方才一直抱着楚姚雪,当那一桶粪水浇过来的时候,那污秽之物尽数落在了他头顶和肩膀。

那一股味呀……

他可能都能把刚出世喝的第一口奶吐出来。

当然了。

他怀里的楚姚雪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她是背对着萧幼清的,粪水浇落时,她暴露在空气中的肩膀背部,直接接触那“异物”。

当萧幼清说浇在她身上的驱蜂之物是丞相府茅坑里的玩意。

楚姚雪当下推开墨鸿祯,还朝着墨鸿祯那边,狂喷口中秽物。

“噗——”

这一喷……

就直接喷到了墨鸿祯的脸面口鼻。

本就面色如灰的太子,此刻对楚姚雪再无耐心,甚至还露出了厌恶之色。

全福公公吓坏了:“天呐,天呐,萧幼清你怎么敢,你怎么敢……我定要叫皇上杀了你的头,快,快送太子殿下洗涑更衣。”

这时,太子身边的谋士赶紧出面阻止说:“太子殿下,那黑寡妇的蜂针是剧毒,少量被蛰不足为患,若像刚才那一大批黑蜂久久停留在殿下身上,殿下的四肢恐就要废了。”

“那粪物的确是驱赶黑蜂的好法子,当年融安世子也的确利用黑寡妇的喜好引蜂入战,就连融安世子也亲自涂抹驱蜂之物迎敌而上,才保住了北疆十一座城池,击退天孥人。”

墨鸿祯以“贤名”入主东宫。

他心里恨不得把萧幼清五马分尸,然而……

他不能杀他,反而还要好好的感激他,加赏他。

谋士又道:“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扶太子殿下回厢房洗涑,再好好检查过身子,及时拔出蜂毒针。”

“快扶太子殿下去洗涑。”林氏早已吓破了胆,此时也找回了一点理智:“定要好好伺候太子殿下。”

就这样,墨鸿祯被粪水熏地难以张口,只任由下人扶着他去偏院洗涑。

至于楚姚雪……

她被黑蜂蛰的太厉害,整张脸又红又肿,就在刚才口喷秽物时,就晕倒了。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楚姚雪身上,低声细语,议论纷纷。

就在这时,林氏身后的关嬷嬷突然惊呼:“这……这不是二小姐吗?”


“老奴刚才就觉得大小姐的惊鸿舞哪里不对劲,肢体僵硬舞步错乱,完全不像之前大小姐在宫宴起舞时来去自如。”

“二小姐之前在后院偷走了大小姐一只簪子被老夫人用戒尺刑罚过,没想到二小姐竟知错不改,顶替了大小姐的生辰宴,却招惹来黑寡妇,险些害了太子殿下呀!”

关嬷嬷这番话落下时,林氏忐忑的心情,顿时像杵着一根定海神针,瞬间冷静了下来。

那舞台上的人,早已被黑蜂蛰的面目全非,谁敢说她是楚家嫡长女楚姚雪呢!

只要把所有的错,推到另一个女儿身上,姚雪还是燕京第一才女,还是太子的未婚妻。

若是让人知道,晕倒在舞台上的是长女,那楚家与太子的这道婚约恐怕就毁了。

她本就想将楚莘送走,眼下就是楚莘为家族贡献的时候。

林氏顿时板着脸,一脸生气的样子,怒斥道:“楚莘,没想到你为了出风头,竟不惜一切代价欺上瞒下,如今还给家族蒙羞,惹出这等祸事。”

“夫人,奴婢看二小姐已经被黑蜂蛰晕了,二小姐脸上的伤恐怕不轻,就当时责罚了二小姐,眼下还是让人把二小姐扶回清芙院,治治脸上的伤,看看还能不能挽救一二。”

关嬷嬷每次提到“二小姐”这个称呼,就会故意喊得很大。

林氏心里是很着急楚姚雪脸上的伤,关嬷嬷的话无疑给了现在的处境一个台阶。

林氏故作气恼说道:“把二小姐送回清芙院,派人去马上找到大小姐。”

“是。”关嬷嬷顺理成章跟着舞台上的楚姚雪一块离开办宴大厅。

而刚才黑锋出没,大家都没有了用餐的心情,再加上那舞台上飘来一股子屎味,面对桌上再多的美食他们也咽不下去。

只是众人也不是傻子。

那舞台上的人被黑锋蛰的面目全非,一个婆子是怎么认出那是楚家二小姐的?

虽然有人质疑,但是谁也不想出头去得罪楚家。

很快,林氏就送走了宾客。

各家贵人临走的时候,林氏还送个大礼,算是变相的封口费!

此时,松青院那边,很快就得到了前院出事的消息,以及林氏用楚莘的身份,顶替召来黑蜂被黑蜂蛰的面目全非楚姚雪。

楚老夫人当下气的剧烈咳嗽:“这,这林氏……她……她竟敢……咳咳咳……”

“祖母。”楚莘从外面走入,听到楚老夫人的咳嗽声后,一个健步冲了进来,跪在楚老夫人身侧,梳理老夫人的后背,同时按压她锁骨中间窝的穴道。

楚老夫人很快稳定了下来。

但她还是气!

气林氏不顾亲生女儿楚莘的名节,把楚莘推出去。

气楚莘何其无辜,一出生就被换了人生,流落在外吃尽苦头。

好不容易被家族接回,却要被亲生母亲这样糟蹋。

“走,祖母一定给你讨一个公道回来。”楚老夫人握住了楚莘的手就要起身。

楚莘立刻按住楚老夫人,道:“祖母,最好的公道就是让世人认清我楚莘的身份,要一次杜绝此事。”

林氏把楚姚雪才情及自身的荣辱看的很重。

但凡有利用价值,她不会放过一点机会。

楚老夫人看着楚莘,听出了她话里有话:“孩子,你是不是有别的想法?”

“我陪祖母去福灵寺行医救济百姓!”

楚老夫人晃了一下神,老眼泛着泪光,苍老的手攥紧了楚莘的手。

一下子明白了楚莘的用意,道:“尤琴,东西先不用再收拾了,马上安排马车,我跟小姐直接去福灵寺,要快!”

要赶在林氏赶来阻拦之前,把楚莘带离楚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