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夫君该上朝了

夫君该上朝了

荔月清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成人见人嫌的草包女,作为朝廷大员的嫡出女儿,却落得个被上不得台面的姨娘和庶妹欺辱!林清芷发誓要替原主替自己讨回公道,让那些欺辱利用自己的人,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做大家嫡女。

主角:林清芷,上官羽谦   更新:2022-08-08 19: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清芷,上官羽谦 的女频言情小说《夫君该上朝了》,由网络作家“荔月清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成人见人嫌的草包女,作为朝廷大员的嫡出女儿,却落得个被上不得台面的姨娘和庶妹欺辱!林清芷发誓要替原主替自己讨回公道,让那些欺辱利用自己的人,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做大家嫡女。

《夫君该上朝了》精彩片段

燕赤国,暮色沉沉。

京郊山上松林中,躺着一个血迹斑斑地女子。

“啊!”林清芷猛然睁开眼,忍痛看向满身的伤痕,谁把她打了!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顶尖雇佣兵,绝不能忍!

身为雇佣兵,林清芷向来见鬼杀鬼,见神杀神,人称“鬼见愁”。

今天在战斗中她马失前蹄,躲敌军子弹时落水没了意识,再睁眼时就到了这里。

“嘶......”林清芷额头一疼,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海中。

她竟然穿越了!

原主也叫林清芷,是燕赤国御史大夫的嫡长女,身份尊贵但生性懦弱。

原本是晋王的准王妃,因姨娘和庶妹嫉妒她的身份,她们与晋王关系甚好,于是挑唆晋王与原主退了婚,又把她推下山崖,对外说原主是羞愤自杀。

最终,原主华丽丽地嗝屁了,而自己魂穿到了这具身体上。

林清芷感叹,她这个穿越穿的可真倒霉呀。

“哎,既然我替你活了下来,就一定要为你报仇的!”林清芷拍着胸脯道。

眼下先根据记忆中的路回府吧,会一会姨娘和庶妹。

夜色越来越暗,林清芷加快脚步前行。但路过一颗高大松树时,忽然听得一声巨响。

“什么东西?”她心中一惊,好像从树上掉下一个人!

林清芷快步上前,循着暗淡地光线,看到一名肩上受伤的白衣男子,面色痛苦的躺在松树下草丛里。

这是怎么回事,刚来就碰到了刺杀?

林清芷撕下裙摆上的布,本着人道主义原则为男子做包扎。包扎完,她看到男子腰间的荷包,荷包上绣了个“户”字,且所缀的流苏十分精致,她忍不住的把玩着。

“嗯......”上官羽谦闷哼一声,慢慢睁开眸子。

“你醒了?好了,那我就走了!”林清芷站起身来说道。

上官羽谦看向荷包,蹙了蹙眉,女子是谁?

“站住。”上官羽谦嗓音清冷地说

“怎么啦?”林清芷挑了挑眉。

“你是何人?”

林清芷皱眉看向上官羽谦:“我自然是救你的人啊!”

上官羽谦凤眸微眯,拔出软剑指向她:“谁人派你前来?”

林清芷瞪大眼睛,这个人没毛病吧!她一把拂开上官羽谦的剑:“本小姐倒霉,碰到你了不行啊!”

好深的功力!上官羽谦盯着林清芷,林清芷的面容印在他脑海中。

他正要讲话,这时空中闪过一束蓝色烟花,上官羽谦迟疑一下,运起轻功飞身离去。

“喂!”林清芷对着他背影喊了一声,这个人好讨厌!

不过夜色愈发深了,林清芷且循着记忆中的路速速回了府。

二更,御史府。

雪兰院中,林婉雪和苏姨娘正在说笑。

“女儿啊,今天林清芷必死无疑,马上你就是御史府的嫡女了!”苏姨娘眼中泛过一抹精明。

“那个蠢货,早该把嫡女之位让给我了。”林婉雪高傲道。

苏姨娘走上前打开房门:“咱们今天可要好好庆祝庆祝......啊!”

她刚一打开房门,就看到一个脸色惨白披头散发的“鬼”。

林清芷踏进房门,声音冰冷:“苏姨娘,你怕什么?”

林婉雪也吓了一跳,林清芷伸出手,同时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瘆人声音:“妹妹啊,我好冷,黄泉路上好冷啊,你陪我好不好?”

“滚开!”林婉雪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林清芷,死了也不安宁!

“林清芷,我可不怕你,活着时你斗不过我,死了更斗不过我!”苏姨娘厉声道。

这时几个婆子上前,林清芷猛然回身,对几个婆子吼道:“哇!”

“啊!”婆子们从台阶上滚下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呦,你们几个人胆子这么小,还好意思害人呢。”林清芷调侃。

苏姨娘和林婉雪脸色一变,林清芷在扮鬼吓唬她们!

“林清芷,你好大胆子,王嬷嬷,叫管家来,请家法!”苏姨娘下令。

“苏姨娘!”林清芷斩钉截铁道:“我倒要问问你,害人性命者该如何请家法!本小姐今天把话撂在这儿,咱们都是一个府上的,你若是好好相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若是惹是生非,别怪本小姐不客气!”

苏姨娘扬起巴掌:“小贱人!”

然而巴掌还未落下,就让林清芷反手一掌,苏姨娘脸上多了个红手印。

众人不可思议地看向林清芷,她疯了?

“苏姨娘,再会!”林清芷露出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笑,走出雪兰院。

苏姨娘恨得牙根痒痒:“贱人!贱货!我一定要杀了她!”

这边林清芷回到原主的枫芷院,原主的两个丫鬟采夏与采薇看到林清芷时纷纷不可置信:“小姐,小姐您还活着!”

“嗯。”林清芷微微笑道。

但二人看到林清芷身上血迹斑斑,立刻心疼起小姐,一个去烧洗澡水,一个给林清芷换干净衣裳。

采夏一边给林清芷梳头一边带着哭腔:“今天晋王和您退了婚,京城的人一定嘲笑您,这可怎么办呀。”

“一个渣男,不要也罢。”林清芷挥挥手。

“渣男?”采夏好奇,这是什么意思。

林清芷脑海中闪过原主的记忆,晋王南程英是原主未婚夫,但素日里欺辱原主好性儿,暗地和林婉雪私通,半年前还想放火烧死原主。

林清芷梳理了这些人际关系,再次感叹原主这是碰到了什么渣男。等见到南程英,一定好好给他几耳光!

沐浴完,又给伤口上了药,忙完已快三更,她还不太适应古代的生活,躺在榻上整理了一下思绪,方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林清芷起了个大早,采夏给她梳头时,说起马上是丞相府夫人举办宴会的日子。

丞相府夫人?宴会?

林清芷来了兴趣,一定热闹的很啊。

“什么时候举行呀?是不是会去好多达官贵人?”林清芷一边对着铜镜摆弄发簪一边问。

“对,两天后老夫人也会从道观回府,带府上的人一同前往。”采夏说。

林清芷勾唇一笑:“到时候,可有好戏看喽。”


两日后,清晨。

阳光为大地染了一层碎金,快到晌午时,几辆气派的桐油木马车停在丞相府门前,马车上缀有玉佩,贵气逼人。

苏姨娘率先下了马车,又扶老夫人下来。

她两日没针对林清芷,就是想让老夫人回来做主。

老夫人站定,斜眼看向走来的林清芷:“听闻你这几日在府上为非作歹,今天宴会上万不可给我们丢人,之前的事待回府再处罚你!”

苏姨娘紧着说道:“清芷啊,你刚被退了婚,原本不能来丢人现眼,但你毕竟是林府的人,我们就赏你一口饭吃,你可要懂得感恩啊。”

苏姨娘抬高了嗓音,引来周围人嘲讽的目光。

林清芷却气定神闲道:“多谢姨娘教诲!”

苏姨娘走到林清芷身边低声道:“你的一巴掌我还记着,今天给你点颜色瞧瞧!”

“好,期待姨娘的表现。”林清芷笑道。

丞相府的花园中,闺秀们三三两两的聚着。

看到林清芷时,纷纷目露厌恶之色。

林婉雪眼中泛过一丝嘲讽,:“我姐姐说许久未出府见见世面了,这次非要跟着,我们也是可怜她,便让她一同前来了。”

林清芷心中冷笑,听听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林婉雪的仆人。

二房嫡女林雨笙眸子冷了冷,正要挤兑林清芷,此时仆人打个唱喏,丞相夫人来了。

“见过丞相夫人。”众人福身行礼。

丞相夫人笑道:“诸位不必多礼,快快入座吧。”

大家坐下后,丞相夫人吩咐人上了雪霜茶,让大家品尝。

林婉雪饮了口茶后,站起身来走到主座前,柔声道:“夫人,婉雪觉得饮茶必要听琴才合适,今日准备了一首曲子,想献给夫人。”

“哦?林二小姐准备了才艺?本夫人很想看看。”丞相夫人道。

林婉雪给她丫鬟使个眼色,丫鬟抱了琴给她。

林婉雪坐定,故作谦虚嗓音婉转说道:“婉雪给诸位献丑了。”

她缓缓弹起《春江花月》,琴声缓慢而悠扬,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又时而急促,听得人如痴如醉,最终,琴音戛然而止,让人回味无穷。

她站起身,目光中带着几分骄傲。

众人听得如痴如醉,半晌才回过神来,纷纷夸赞:“林二小姐弹得好啊,不愧是才貌双绝的女子啊。”

林婉雪眸中闪过精光,话锋一转问林清芷:“不知姐姐准备了什么才艺?”

林婉雪直接点了她的名儿?林清芷勾唇一笑,好,很好。

林雨笙插了一句嘴:“她能有什么才艺,不过是个草包罢了。”

“哈哈哈。”闺秀们发出嗤笑声。

林清芷起身:“丞相夫人,老夫人,我想献绿腰舞。”她本就面庞娇美,做雇佣兵时为了迷惑敌人学过舞蹈,有时靠舞者的身份接近敌人。

话音刚落,就听不远处有人走来,伴随着男子的声音:“绿腰舞?本王今天有眼福了!”

林清芷眉头一蹙,往外看去,来人是南程英!

众人一同行礼:“拜见晋王!”

南程英盯着林清芷戏谑:“本王竟然不知,林小姐会跳舞?”

“晋王天天与我妹妹厮磨,自然不记得我擅长什么。”林清芷反击。

林婉雪脸上噌的一红:“林清芷,你胡诌什么!”

林清芷笑道:“跳舞需要伴奏,恰巧妹妹今天带了琴来。不如——”

“怎么,你想让我给你伴奏?”林婉雪忍不住问。

“有劳妹妹!”林清芷勾唇笑道。

丞相夫人说:“二小姐,你的琴音我们还意犹未尽,不如再弹奏一曲吧。”

林婉雪忍着怒气答应。这时,后山亭子中,一位身穿月牙白锦袍的男子看着这一切,他收起手中折扇,眸中泛过一丝玩味的笑意:“有趣!”

男子身后的侍卫道:“大人,林家大小姐,也没外头说的那么懦弱嘛。长得......嗯,也挺好看的。”

男子回眸,侍卫对上男子目光时立刻闭上了嘴。

花园中,乐音起。

林清芷随着琴声起舞,她舒展腰肢,轻抬云手。青丝墨染,若灵若仙。她腰肢一动,飘逸地如空中飞扬的雪珠儿,轻盈地如步步生莲的仙子。跳了一刻,众人的目光便无法移开,老夫人也满意地点点头。

林婉雪一面弹琴,一面嫉恨地瞪着林清芷,忽然她耍滑头,故意将音符弹奏的很快,想让林清芷脚步错乱出丑。

林婉雪加快弹奏,琴声槽槽错错,林清芷的舞步明显比琴声慢了。

苏姨娘讲风凉话:“清芷的舞技不太行啊,可别丢人现眼了。”

老夫人面露怒气,可下一秒,林清芷将苏姨娘打脸。

林清芷长袖一抬,如同鹊鸟夜惊,同时展示身姿妙态绝伦,水袖横飘,展示出水波荡荡之情。

暖阳下,林清芷花手一翻,指尖划出令人痴迷的弧度。裙角与环佩碰撞,发出了世上最美的音律。仿佛整个世界在配合林清芷舞动。

此时,几只黄鹂飞过,林清芷手一伸引了一只鸟儿飞来,一面与鸟儿玩乐,一面调整舞步。

丞相夫人赞叹:“如此活灵活现的跳舞,本夫人还是第一次见呢。美哉,美哉!”

“对啊。”周围人应和。

林婉雪越听越气,手下弹琴不觉得力度加重,倏然间一不小心,只听“崩”一声,琴弦断了。

众人正看的在劲头上,忽然琴弦断了甚是扫兴。还是林清芷来了一个回旋舞姿,颇有西域胡舞的飒气之风,才完美收场。

大家不觉得对林清芷刮目相看。

而林婉雪和苏姨娘对视一眼,二人眼中充满愤恨。

“林大小姐。”南程英开口:“林大小姐令本王刮目相看啊。”

林清芷抬了抬眼帘,见色起意的人渣!

“王爷还有事么?”林清芷直截了当问。她真想一记旋风腿将南程英踢到湖里。

南程英被这话一噎,此时仆人来通传,户部尚书上官大人来了。

众闺秀们面露喜色,自花园门口处走来一男子,只见他目如丹凤,眉似卧蚕,三千青丝用玉冠束起。月牙白的锦袍衬托的他温润如玉,又如落入凡尘的神邸。

这个男子......林清芷回忆着,是松林中受伤的人!


“拜见上官大人!”众人道,丞相夫人派人给上官羽谦上茶。

上官羽谦可是京城名贵,十岁中举,十五岁中状元,仅仅二十一岁便做到三品尚书之位。

相传他中状元时,皇上赐他三道免死金牌,可见对他的欣赏之情。

且他还是京城女子的梦中情人。

丞相夫人看出几个闺秀想和上官羽谦搭讪,便让大家自行游园。丞相夫人到厢房歇息。

林婉雪看丞相夫人离开了坐席,就给丫鬟春兰使了个眼色,丫鬟听命退下。

林婉雪又走到林清芷身边,挽住林清芷胳膊:“姐姐,在那边有一处假山,我带你逛逛。”

林清芷蹙了蹙眉,不过想看看她想干什么,便和林婉雪一起去了。

“平时让姐姐参加宴会,姐姐总是闭门不出,你是不知这花园里有多漂亮。咱们往前边看看。”林婉雪笑道。

林婉雪带她走着,缠着林清芷足有一刻钟的功夫,而后过了假山忽的不见了。

林清芷正好奇呢,听得宴会处有人喊:“不好了,夫人中毒了!”

又听得一阵慌乱声,林清芷快步回到宴会上。

丞相夫人双眼紧闭歪在座子上,周围已有丫鬟请郎中了。

林婉雪从另一方向走来,丫鬟春兰也跟在她身后。

林婉雪问苏姨娘:“母亲,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夫人不知怎么就中毒了。”苏姨娘看着林清芷说:“清芷啊,你刚刚去哪了?”

她这话,把众人目光引到林清芷身上。

老夫人一脸威严地看向林清芷,林清芷道:“妹妹说带我看假山,我便和妹妹去了。”

“你胡说,我哪里有约你看假山?”林婉雪装作无辜。

林清芷看着林婉雪的样子,似乎明白了。

“大胆!”老夫人斥责林清芷:“你敢害丞相夫人!”

春兰跳出来说:“奴婢刚刚看到大小姐去了茶房。”

嗯?众人再次看向林清芷。

老夫人率先说:“来人,把大小姐押回府,等候处置。”

“慢着!”林清芷道:“春兰,你说我去了茶房,是什么时候?”

“就在......就在一刻钟前。”春兰说。

“一刻钟前?”林清芷眸子眯了眯。

春兰被盯得发毛,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林婉雪心中骂了一句没用的废物,接着说:“姐姐,素日里你在府上张扬跋扈,怎么出了府还要害人呢?”

林婉雪这话,让众人对林清芷厌恶了几分,还有人在议论她。

林清芷不急于辩解,她自有分寸。

待郎中来了,郎中查验了一下,发现丞相夫人的茶水中被下了毒,好在是常见毒药,郎中开了几副药便好。

“茶水中下毒,定然是林清芷干的!”将军府嫡女说。

林清芷面不改色对丞相府嬷嬷道:“臣女斗胆问问茶房的人,有没有见过我。”

“好,带茶房的人。”嬷嬷说。

茶房的王管事过了会子来了,他说今天人手不够,他就让别的小厮在府上洒扫,茶房只有他煮茶。

嬷嬷问王管事是否见过林清芷,王管事一口答应说见过。

“各位主子,林大小姐来茶房打开壶盖子看了看,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又不敢多问。”王管事道。

“姐姐,还真是你干的!你不管自己脸面,难道还不管御史府脸面吗?”林婉雪呵斥。

南程英在看热闹,上官羽谦说道:“若无证据,怎可轻易治罪?”

林清芷走上前,越过林婉雪一把握住春兰的手腕:“春兰,献身的滋味不好受吧。”

春兰是林婉雪大丫鬟,原主被扔下山的事就是她联系的凶手。

春兰心中一紧:“大小姐,你,你说什么?”

林清芷徐徐说道:“二小姐让你下药,但茶房有王管事在,你就给王管事献身了,并让他隐瞒你下药的事。”

“大小姐,你污蔑奴婢!”春兰急赤白脸说。

“二小姐与我到假山时,你不在,现在又与二小姐一同前来。而且你面色泛红,喘气粗重。剩下的不必我明说了吧!”林清芷道。

确实,春兰在茶房献身给了王管事,王管事得了一个黄花大闺女,简直不要太爽。

丞相府嬷嬷道:“府上绝不允许出肮脏之事,郎中,劳烦您好好查查这二人。”

“好。”郎中说完,将春兰与王管事带下去一番查验,周围的闺秀都红了脸,又很好奇。

最终郎中说:“他们二人确实有苟且之事。”

“啪!”林婉雪上前给春兰一巴掌:“你这下贱奴婢,敢做如此丢人现眼的事!”

“小姐,我......”春兰委屈地捂着脸。

小姐说了,这次一举扳倒大小姐,就升她为副管家,所以她才豁出去献身的。

而王管事还沉浸在刚刚的美好中,春兰的身子真香啊,他做鳏夫多年,好久没碰女人了。

“要不,春兰也没婚配,就把她许配给我吧。”王管事搓着手嘿嘿笑道。

“我才不要嫁给你!”春兰脱口而出。想起王管事在她身上的猥,琐样子,她就犯恶心。

其实春兰完全不必献身,只要给王管事塞点银两就好。

可惜林婉雪不愿破费,让春兰想办法,春兰只好采取了下下策。

老夫人恨不得现在把春兰杀了:“好好的宴会成了这样,老身实在愧疚,这就把春兰带回府处置。”

老夫人抬眸看到众人嘲讽的目光,连忙带御史府的人匆匆走了。

林清芷对嬷嬷和郎中道了谢,与老夫人一同回府。

众人也没心思呆着了,纷纷告辞。

南程英出了丞相府,一把拦住上官羽谦。

“上官羽谦,你真风光啊!”南程英开口嘲讽。

虽说上官羽谦是大臣,但他实在能力太强,南程英把他视作眼中钉。

上官羽谦眉头微蹙,对方继续道:“你今天故意来抢我风头是不是?还替林小姐讲话,八成你看上她了?”

“让开。”上官羽谦简短地吐出两个字。

南程英一拳打向上官羽谦:“你眼里没我这个人是吧!”

上官羽谦侧身躲过手一反打,南程英顿时胳膊火赤赤地疼。

他恼羞成怒,又不知为何脚下踩空摔下台阶去。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