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医武狂婿

医武狂婿

中原剑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王涛被神秘的老道士在深山养了二十年,那一日,老道士将他吹嘘成了气运之子,贱卖给了豪门大族当赘婿。日子长了大家族发现自己似乎上当了,于是男人的苦日子便来了。身旁众人皆对他很是不屑,他满不在乎,直至那一天,他的强敌上门,恪守赌约的他发现自己苟不住了……

主角:王涛   更新:2022-07-15 23: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涛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武狂婿》,由网络作家“中原剑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王涛被神秘的老道士在深山养了二十年,那一日,老道士将他吹嘘成了气运之子,贱卖给了豪门大族当赘婿。日子长了大家族发现自己似乎上当了,于是男人的苦日子便来了。身旁众人皆对他很是不屑,他满不在乎,直至那一天,他的强敌上门,恪守赌约的他发现自己苟不住了……

《医武狂婿》精彩片段

华夏,滨江省,曲水市。

天色刚黑,王涛就盘坐在横江大桥下的桥柱上,巨型的圆柱破水而出,一大半支撑起桥梁,只留下半席的空地刚好能坐一个人。

如此无凭无依的地方,任谁看到都不明白他是怎么上去的。

身下数十丈是滚滚的东逝水,头顶上的桥面不时有汽车疾驰而过。

王涛好似全然不受影响,双目紧闭盘坐,如老僧入定。稍许过后,他忽的睁开眼看向对面桥柱的一处。

那桥柱的凸起像是残留的一滩混凝土,此刻那凸起处正斜斜的站着一个一身补丁的老道士。

那道士像是斜插在桥柱上的羽毛。

“师父,您来了?”

王涛压抑不住喜悦的说道。

“嗯!”老道士吴道子点点头接着欣慰的说道。

“这十几年我经常不在你身边,你能达到登峰镜确实证明你有天赋且足够勤奋。又能这么快发现我也证明这二年来你确实听我的话一直在修炼心境。”

武道九境:贯通、存青、坐照、登峰、练虚、凝气、蜕凡、假丹、真仙。

如今王涛正是登峰境,又得到师父的夸奖,显得很是高兴。

他站起来,低头躬腰很是恭敬。

“师父对我有养育之恩,师父的话莫敢不从。”

王涛父母双亡,从记事起就和师父生活在一起。

后来大了些,师父经常外出,留他一个人在深山的破旧道观上修行。

他四岁练功,七岁习医,十岁修道,十四岁跟随天龙军团进入荒谷绝地对抗异兽,十五岁因为屡屡立功,破例成为天龙军团总教官,十六岁成为天龙军团元帅之一,创立文明刺刀特战组。

二年间斩杀异兽无数。

被国家元首授予国家突出贡献奖,被联合国组织授予人类卓越贡献奖。

正当王涛踌躇满志的时候,师父忽然写信给他,让他抛弃所有的荣誉回山修行。

并给他一部手抄的叫心典的修心法门,让他潜心修行。

所谓心之所动,一典容之,这就是他修炼心境的心典。

王涛修行心典一练就是二年,这两年他的武功小有进步,心境的变化却是翻天覆地。

日日的修心他的过往经历好似一点点的清晰,但是自我的感觉却一天天的淡漠。

到如今回首过去,如同看别人的电影一般。

“师父,你写信让我来曲水市等你,是准备以后把我带在身边吗?”

王涛平静的心湖泛起涟漪,他希冀的看向这个经常一失踪就是一二年的师父。

自他七岁后,就很少看见师父了,即便回来也是教他武功之后就会匆匆离去。

二年修心,师父始终是他心中的坎,他不愿意抹平。

甚至他提前五天就动身来到曲水市,一直在桥外庄稼地修心,默默等着师父到来。

“哎!二年的修心,你还是太容易动感情了。也罢!我这次来就是给你最后一个任务,我要和你打个赌。”

吴道子神色复杂的看着王涛,深深的叹口气。

“师父,什么任务?什么赌?我赌赢了是不是就能跟着您游历天下了?”

王涛眼睛一亮,一想到能跟着师父,他的什么心典全抛到了脑后。

“我收了沈家家主三千块钱,把你卖过去三年配婿,你到了沈家要听从沈家的安排。只要你能在沈家待三年,认真生活,还能保持童身。”

“而三年之后还不想杀我,就算你赢了,我会告诉你一切你想知道的。”

“一切?包括我生父母的消息吗?”

王涛没有在意配婿是什么意思,想来应该是某一种工作吧。

此刻他想起小时候那些年,他一个人下山去乡镇里采买东西,被当地全员小孩追着骂野种的事情。

别人都有父母,而他只有行踪不定的道士师父。

“可以,只要你能做到。记住是待在沈家三年,认真生活,还能保持童身,而三年之后还不想杀我。”

“师父啊!从小到大你的哪句话我没有做到啊!难道就因为你把我卖了,我就要杀你吗?你太小看我了,我这辈子无论如何都不会跟您作对的。”

王涛有点赌气的近乎发誓的说道。

“哎!你还是太年轻啊!你对我又了解多少呢?”

话音一落吴道子抖手向王涛射出一封信。信封旋转着准确无比的落入王涛的手里。

王涛抓着信,抬头再看师父已经无影无踪。唉!什么时候才能跟着师父修炼啊!什么时候我也能像师父一样来去无踪啊。

王涛平复一下心情,展开书信。一张王涛的身份证,一张普通的银行卡,还有一张信纸上的几句话。

“我以三千块钱将你卖入沈家配婿,此后三年你要忘记过去的事情,用心生活,保持童身,三年后如果还不想杀我,我会告诉你一切的一切,包括你父母的死因和你现存的亲人,还有我的身份。”

王涛听罢心神巨震。难道父母的死还有蹊跷?我还有亲人在世?师父又是什么身份?

平复许久王涛深吸一口气,把纷杂的念头赶出脑海。

师傅还真是老顽固,还是喜欢写信啊。

明明有现代的通讯手段,王涛从没有见师父用过,连带着敬仰师父的他,也很不屑现代科技的电子产品。

明明看太阳就知道时辰了,偏要低头看表,费劲。

王涛看完纸张的字迹之后,纸张忽然开始碳化,不一会一阵风吹来,黑色灰尘散落滚滚的长河之中。

王涛毫不觉得惊奇,这种阅后即焚的“法术”自他十岁时就见过了。

他一度央求师父教他,师父却语重心长的告诉他。

“这是半仙之法,只要你刻苦修行,以你的天赋到了我的年纪未尝不能超越我。”

王涛暗暗记在心中,毕生以师父为榜样。思绪过后,想着还是要履行承诺的。

他身体一抖,浑身肌肉紧绷,徒手如壁虎般轻易的抱住桥柱,几个腾挪间就落在二千米长的横江大桥上。

夜色如水,他还要找个地方休息。

破旧的布鞋,短小不合身的衣服,他走在路上常常被人认作乞丐,他心境超然,倒也无所谓。

这些天王涛一直在附近的庄稼地里修心,他不动用真气,任寒暑侵蚀着凡体,任虫蚁扰乱着他的清净。

他的心念不生不减,一颗道心愈加坚定。

甚至是毒蛇都钻出来挑战他这位不速之客。

附近没有别的地方能比这里能更让他磨练心境的了。

王涛到达庄稼地里修心的时候,一辆加长的豪华商务车里正飞快的行驶在公路上。

沈傲冰正歪着脑袋靠着车窗边休息,她刚从分公司回来,处理完那边的麻烦事,她已经十分的疲倦。

 


前面不远就是跨江大桥了,过了桥就是曲水市里了。

她这样想着,坐了半天的车,她浑身的臭汗,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洗个热水澡。

“嘎”

刹车声骤然响起,车子猛地减速,沈傲冰身体前倾,小脑袋重重的撞在前面的椅背上。

“怎么回事?”

沈傲冰捂着额头,痛的眼泪直流。

“小姐,不好了,前面的路被一辆车子堵上了。”

司机语气凝重,他是退伍老兵,并不是十分慌张。

沈傲冰把车窗降下来,果然看见前面的道路被一辆蠕动的大挂车拦住。

“大挂车就是掉头而已,你慌张什么?”

“呼,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咱们后边其实一直有一辆车跟着,我原先以为只是顺路,如此看来恐怕不是这么简单的。”

司机回头看一眼,只见跟着的那辆跑车正慢慢的靠过来。

“快做决定,那个车子靠过来了。”

司机脸色微变,身为经受严格训练的老兵,他可是看出不寻常来,一旦前后被堵,可就插翅难飞了。

“能逃吗?”

沈傲冰想起商业死对头吴家。

最近吴家好似受了什么刺激,做法越来越大胆了。

“我尽力吧!小姐把安全带系好,抓紧了。”

随着话音落下,发动机轰隆爆响。

在沈傲冰刚把安全带系好的功夫,车子陡然前穿,接着一个漂亮的漂移,车子越过中心花坛驶入对向车道。

在对象车道上一个转角,往来路的方向疾驰而去。

“坏了,被发觉了。大哥怎么办?”

后面跑车上的人发现商务车掉头逃跑,司机紧张的问道。

“艹!咱们是跑车,难道还怕跑不过一个商务车?叫兄弟们行动起来,就说大鱼脱钩了,准备B计划。”

副驾上的黑脸大汉模样的人,哑声不满的笑骂道。

“好的!”

跑车轰鸣声更响,掉头朝商务车追去。

“坏了,人家追上来了。咱们商务车跑不过人家的跑车。”

老兵司机脸色难看,眼睁睁看着疾驰的跑车越来越近。

沈傲冰脸色苍白,忍着极速的恐惧,拼命的抓住扶手。

“跑车底盘低,咱们底盘高,前面拐弯进乡道。”

老兵司机眼前一亮,循着乡道开进去。路灯开始变得稀少,路况也变得复杂,好几处坑洞处,差点把商务车车轮陷进去。

身后的跑车轰鸣声渐远,老兵司机钦佩的看一眼后视镜里的沈傲冰。

美艳动人,清冷绝尘,不愧是掌管沈家药业的女强人。

又开了一段时间,一路上鲜少再看到车。

正当司机准备拐上国道的时候忽然前面出现一辆农用车,拦住了去路。

“收庄稼的?”

司机愣神的功夫来到近前,他降下车窗正要呼叫,忽然看见从农用车兜里跳下来几个蒙面大汉来。

“坏了!”

司机刚发动车子准备掉头就看见后面的路也被一辆拖拉机挡住去路。前后被夹恐怕难以逃脱了,一时间司机脸色难看到极点。

“别做无谓牺牲,找个机会就你先逃走,去沈家报信。我不信他们能把我怎么着。”

沈傲冰冷静的说道。

“等会我先出去吸引注意力,你伺机逃走。”

沈傲冰脸色苍白的下了车,一道强光手电照的她睁不开眼睛。

“啧,啧。冰山美人,曲水市有名的女强人,没想到今天会落入我的手中吧!哈哈哈。”

一个沙哑的声音得意的吼道。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知道你们这么做犯法吗?”

沈傲冰强作镇定。

“一堆废话!”

沙哑的男人冷笑道。

“是你跟我们走,还是我们绑你走,细皮嫩肉的可别绑坏了,少爷要怪罪下来可就不美了。”

“你们是吴家派来的吧!想绑架我交换我们沈家的古方是不是?”

沈傲冰一副看透一切的神情。

此时道路两旁的庄稼地里,正打坐的修心的王涛听到外面的动静,依旧保持心念不动。

但是听到沈家二字的时候,他猛地睁开眼,歪着脑袋留神的倾听着。

这不会就是师父让我去工作的沈家吧!王涛这样一想倒是还真有可能。

他心中犹豫,到底要不要管这桩闲事。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怎么想就怎么猜吧。”

沙哑的声音毫不惊慌,冲着几个小弟摆手命令道。

“动手,把人绑起来”

眼看着几个蒙面的小弟走过来,沈傲冰回头冲着老兵司机大吼一声。

“快跑。”

司机老兵早已经做好准备,他推开车门,一个箭步往路旁的庄稼地跑去。

“砰,砰,砰”

的几声巨响在夜空里炸开,老兵司机惨叫一声,倒在庄稼地里没有了声息。

这帮人竟然有枪?要知道华夏禁枪十分严格。这帮人必然是穷凶极恶之徒。

一瞬间沈傲冰升起一股绝望,接着见老兵司机可能中枪身亡,她的心中又升起无限的悲凉。

想起那个青梅竹马绝情的人,那段没有结果的爱情,她的心里充满死志。

此时庄稼地里的王涛也是一副日了狗的神情,因为四声枪响,足足有两枪朝着他的位置射来。

要不是他登峰境界的实力,早中流弹受伤或者死亡了。

一帮坏人,欺负女流,还拿枪打伤一个人,何况这沈家还可能以后就是自己的老板。

本就犹豫的心,下了决定。王涛猛的站起来,拿出兜里的汗巾围着脸,朝路面走去。

“我跟你们拼了”沈傲冰猛地冲向身后一个蒙面的小弟。

她狠狠的冲那人的眼睛扣去,那名小弟早接到命令不能伤害沈傲冰,他那里敢还手。

“啊”那名小弟眼睛一痛,竟然差点被沈傲冰把眼珠子扣下来。

他狠狠的一拳对着沈傲冰的脑袋一拳。

沈傲冰只感觉天旋地转,然后世界慢慢的变得模糊,恍惚间他看见庄稼地里走出一个蒙面的人,接着她就陷入一片漆黑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猛的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躺在沈家的病床上。

“爷爷,姑奶,爸爸,大伯,怎么回事?我不是被人绑架了吗?”

沈傲冰看一圈自己的亲人,又看看病房,满脸疑惑的问。

“你被人发现在路边商务车里昏倒了,然后报警。警察通知我们,我们才知道你出事了。还好你平安回来了。”

沈超关心的看着女儿说道。

“司机呢?”沈傲冰又问。

“司机中枪了,虽然救过来了,但是终生瘫痪了。司机的枪伤我看过,本来是必死的,只是那人医术高明吊住了命。你还记得那晚是谁救了你吗?”

沈建民看着心爱的孙女,面色凝重的问。

他们沈家开的是医药公司,自然明白神医意味着什么。

更何况还可能是个武学的高手,若是能招揽进沈家,那真是沈家兴旺在即啊!

到时候就把选好的女婿踢掉,然后用傲冰绑住那人。

以傲冰的美貌,恐怕是个正常人都会心动吧!沈建民暗自谋划着。


沈傲冰眼前浮现出那晚那个从庄稼地里走出来的高大蒙面的男子。

难道是他,打跑了匪徒,救了自己。这样想着沈傲冰把那晚的事情详细的说一遍。

“至于歹徒?警察有点眉目,可能是野狼帮的人干的,估计和吴家脱不了干系。”

沈燕咬牙切齿的说道。沈燕是沈建民最小的妹妹,二个人差了四十多岁。

“唉,这两天叫沈家的人小心点。咱们和吴家的恩怨也该到了了结的时候了。”

沈建民叹口气的说道。

“那个神秘人既然不愿意露面,咱们也不要去刻意调查,惹得人家反感。傲冰的大婚将近,咱们还是准备起来吧。”

沈建民沉吟一会又说道。

“大哥,你说的那个要娶傲冰,入赘到沈家的人到底是谁?我们连见都没见过,怎么能让傲冰嫁给他?”

沈燕不甘的问。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我是不会坑我的亲孙女的,这件事情傲冰也是同意的。你们只管照办,这件入赘的事情我全权负责。”

沈建民脸色一沉,其他人都噤若寒蝉的不敢再说话。

沈建民想起那个算命的老神仙,他介绍的气运之子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第二天一大早,王涛从打坐中站起身,他苦笑摇头,从一个烂尾楼走上大道。

想起昨天真是晦气,不但莫名被人惊扰修行,还破例出手打跑歹徒救了个美人。

他毕竟十岁修道,虽不是道士,也要讲点道心。道家讲的是缘分,没有必要他是不愿意出手的。

好在那个漂亮的娘们的可能是沈家的,何况他还差点中流弹,也不算师出无名。

想到这里他的脑海闪过那晚滑腻的手感!城里的娘们就是滑腻啊!他不知觉的搓搓手,猛地意识到自己的邪念,不由的暗念心典。

王涛连续念十几遍,各种猥亵的念头才被清理出脑海。

他的心中不由的感叹。

女色毒刀!红尘浊世!果然比深山修心难的多了。

王涛想着还要去沈家,他沿着路边走向曲水市市中心。

按照他的认知,到了繁华的地方找起人来总是容易一些。

王涛明明可以走的很快,却走的很慢,修心就是体悟,他要体悟行走的感觉。

王涛寸头,身材高大,样貌稍显清秀,虽当不上帅,看起来也足够雄壮。

尤其是他的宽阔的肩膀和滚圆的熊腰,一看就很有力气。

只是他的打扮显得异常的寒酸。

藏青色衣服上满是补丁,一双青布鞋盥洗的发白。

长裤只到小腿肚子,短小的衣服与他高大的身材显得格格不入。

他流浪汉的样子走在路上,惹得路过的人一阵阵异样的目光。

大多数都是一副鄙夷的神情,甚至有一个年轻的妈妈指着王涛,教育自己的小孩说。

不上幼儿园,不读书,以后就和他一样没有出息。

那孩子哭花的脸吓的一呆,目光惊恐的打量着王涛,忽然哇的一声哭的更大声了。

朱秀芳一阵心疼,抱着儿子就要远离王涛,结果却被王涛当场拦住。

“臭乞丐,你要干什么?”

朱秀芳脸色凝重,把孩子抱在怀里,镇定的看着王涛。不用问眼前这乞丐肯定是来报复的,他肯定听到了她刚才侮辱的话。

哼,自己没有出息还不让人说了。这是法治社会,我才不怕你呢?

“有二件事。第一,想问你,沈家在哪?知道吗?”

王涛扫一眼已经被吓得停止哭泣的孩子,然后慢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糖丸。

“沈家?什么沈家,曲水市姓沈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个沈家?”

朱秀芳皱起眉头,后退二步捂着鼻子。

原来这臭乞丐是问路的,虽然没有什么味还是捂着鼻子的好,万一有传染病呢。

“那曲水市哪里姓沈的最多?”

王涛又问。

“那应该是沈家大宅吧!就在中心大道上,最气派的大门就是沈家。”

朱秀芳沉吟一下说道。

“哦!那谢谢了。第二件事,你的儿子脖子上有伤,这个药丸拿去给他服下吧!能治淤青、小儿多梦,惊厥、多动。”

王涛说着把手里的糖丸递给朱秀芳。

这是他在深山炼制的小玩意,山里没有人,这些药都喂了动物,效果好的出奇。

“脖子有伤?”

朱秀芳接过糖丸,轻嗅一下,一股清新的草木之气。她又疑惑的去揭开孩子脖子上的衣服一看,果然有一个乌青的大人指印。

她心里吃惊,联想到最近老是上新闻,一些幼儿园的幼师虐待儿童的事件,她的心一痛,好像终于找到了孩子不愿意去上学的原因。

她抬起头看向王涛,王涛已经走远。

“沈家是大家族,治安很严,你要不到饭,可以来御景小区门口等我。”

朱秀芳冲着王涛的背影大喊,看着王涛走远,她犹豫一下把糖丸放进孩子口中。

来不及想王涛的神秘,她抱着孩子匆匆的向市教育局的方向走去。

哼!这大人手指印就是最好的证据,只是那个乞丐怎么看到的?他有透视眼?

王涛又走了一会感觉人流渐少,他不由的怀疑自己走错路了,连续招呼二个人,那二人无比嫌恶的忙说不知道。

这时他又看见对面来了一大一小二个乞丐。

“老伯,请问这条路是中心大道吗?”

王涛微笑着问道。

“不是!这是成华大道,往前是去二仙桥。”

那老乞丐拉着一个四五岁的小乞丐,面带亲切的打量着他。不用问也是把王涛当成乞丐同行了。

“你问中心大道是去沈家吧?”

老人看出什么会心一笑。

“你怎么知道?你能告诉我怎么走吗?”

王涛吃惊。

“正好我也去,那咱们一块吧。”

老乞丐亲热的邀请。

“今天天一亮我们就起床了,足足走了二十公里。希望赶到沈家的时候,还来得及吧。”

老乞丐想到今天是沈家大喜的日子,去的晚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好烟好酒的招待了,顺便再要点红包。

王涛见识浅薄,此刻却想差了。

难怪这老乞丐知道自己去沈家,原来今天是沈家招工的日子啊!这样一想自己来的正是时候。

自己师父和沈家家主说好了,要招自己配婿,职位已经定好了。

这样想着王涛心中大定,想到和师父的赌约,哪怕不给钱只给口饭吃这个工作也接定了。

王涛跟着乞丐又走了半小时,隐约的听见前方传来吹吹打打的喜庆声音。

不大会就来到一处豪华的大门前,门前的挤着一群乞丐,正被保安赶到路边排队。

“呵!沈家这次招工规模很大嘛!幸好自己的职位已经定下了,既然定好了职位,应该不用排队吧。”

王涛这样想着来到沈家大宅大门前的空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