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冷艳总裁的逍遥保镖

冷艳总裁的逍遥保镖

秦穆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月溅星河,长路漫漫。风烟残尽,独影阑珊。谁叫我身手不凡?谁让我爱恨两难?到后来,刚肠寸断——

主角:秦穆   更新:2022-09-11 13: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穆的其他类型小说《冷艳总裁的逍遥保镖》,由网络作家“秦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月溅星河,长路漫漫。风烟残尽,独影阑珊。谁叫我身手不凡?谁让我爱恨两难?到后来,刚肠寸断——

《冷艳总裁的逍遥保镖》精彩片段

月溅星河,长路漫漫。风烟残尽,独影阑珊。

谁叫我身手不凡?谁让我爱恨两难?

到后来,刚肠寸断——

要放学了,秦穆打开音响,把车开到学府路江淮一中高中部门口。将座位放倒后,随手取了墨镜扔在操控台上,然后躺下来聆听音乐。

隔着车窗,静静地将视线投向天空那片蔚蓝。

很快,几乎不带任何情感的脸上,掠过一抹淡淡的忧郁。

阳光透过车窗,拉长了秦穆落寞的身影,车里渐渐多了种与他年龄不太相称的气息。

秦穆很喜欢这首歌,经常单曲循环唱到天亮,连手机铃声也换成了它。

或许这首歌,能够让他忘去烦扰,开启另一种境界的修练。

两年时间,这是秦穆给自己的一个期限。

回到江淮后,经朋友介绍,秦穆成了千娇集团后勤部的一名司机。

千娇集团是全国有名的服装企业,它是由一代名媛陈千娇一手打造的知名品牌,千娇集团以前只做女装,后来生意越做越大,才慢慢转型到了整个服装行业。

据说陈千娇本人很漂亮,四十出头的年纪,珠圆玉润,风采不减当年,是江淮商界的传奇人物。

她的两个女儿更是风华绝代,个个貌若天仙,倾城倾国。

大女儿陆雅晴才24岁,已经成为了千娇集团的现任总裁,陈千娇生意上的左右手。

小女儿陆雅婷17岁,江淮一中高中部的学生。

听说董事长和总裁今天晚上有个极为重要的宴会,所以人事部总监柳虹特意叮嘱了秦穆,让他放学后把二小姐接回去。

江淮一中执行最严格的封闭式管理,学生在周日下午进校,要到周五下午放学才能出来。

今天刚好周五,学校门口挤满了前来接人的私家车。

秦穆不喜欢凑热闹,将车停在对面的绿化带旁边。

音乐响了第二遍,还没见到陆雅婷出来,秦穆拨通了人事总监柳虹的电话。

“问你个问题,柳虹姐。陆雅婷漂亮吗?”

“去死!”

“秦穆我可告诉你,别跟我嘻嘻哈哈的。我把接二小姐这么光荣的事交给你,你可别给我捅娄子。”

柳虹在电话里开骂了,如果早知道这家伙的德性,当初就不应该答应他进千娇集团。平时跟自己油嘴滑舌也就罢了,居然敢打二小姐的主意?

秦穆听懂了柳虹的意思,委屈道,“哎,你可别往歪处想。叫我来接陆雅婷,你又不给我她的信息,我连她的电话号码,照片,微信都没有,叫我怎么跟她联系?”

“不用你跟她联系,我把你的电话,车牌号都告诉她了,她放学了会打电话给你。”

“而且凭你长得这寒碜样,只要往学校门口一站,别人都会远离你,到时她自然一眼就能认出你来了。”

“我寒碜?……”

嘟嘟嘟——

秦穆还没说完,柳虹就挂了电话。

“我去!”

“我长得寒碜吗?”秦穆对着镜子又重新认识了一遍自己。

这么俊朗的五官,身高一米八,长度也有一十八,这个柳虹性取向有问题吧?

秦穆能进千娇集团,的确是因为柳虹的关系。

柳虹和秦穆那个朋友熟,朋友和她打了个招呼,柳虹当初见秦穆一表人才,而且忠厚老实的样子,也没有做太多考虑就答应了。

可没想到这家伙表面上是一只羊,内心却是一头狼,不到三小时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魔爪嗷嗷地伸向自己。

好几次发现秦穆一直盯着自己的屁股看后,害得柳虹连紧身的裤子都不敢穿了。

因为公司里好多人都说,柳虹是千娇集团最性感的女人,同时也是公司里十大美女之一。

撇开了陈千娇这个董事长不说,柳虹排在第二,仅次于总裁陆雅晴。

性感有很多种表达方式,柳虹把它完美地表达在身材上,这种看得见的凹凸,想掩饰都掩饰不了。

派秦穆去接二小姐,实在是因为公司里太忙,根本抽不出人来。

今天晚上的宴会对千娇集团很重要,整个公司上下几乎都全力以赴,只有秦穆这个新来的没啥事,于是接人的任务就落到他头上。

自己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接个人而已。

大材小用。

手机响了,秦穆掂了瓶矿泉水从车里出来,远远看到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女孩站在校门口张望。

对方十六七岁,穿着宛城一中的校裙,至少有一米六几的身高,精致的五官绝对堪称校花级人物。

不用说,就她了。

秦穆没接电话,径自朝她走过去。

“你是陆雅婷吧?我是公司后勤部的秦穆,柳总叫我来接你。”

秦穆伸手去接她的书包,陆雅婷狐疑地打量了他一眼,“为什么不接电话?”

小手指在水果机上一划,重拨了一次电话,直到秦穆手机再次响起,并且在她眼前晃了晃,她才相信秦穆的身份。

小女孩警惕性很高的,秦穆微笑着点点头,“走吧!”

咔嚓!

秦穆弯腰的时候,陆雅婷已经拍下了他的照片,而且发给了柳虹确认。

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她才随秦穆来到校门对面的绿化带旁边。

一个女孩子心思缜密成这样,连秦穆都不得不佩服。

可是这样似乎解决不了问题,就在秦穆拉开门让陆雅婷上车的时候,路边突然窜过来至少四名男子。

为首的是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满嘴的烟熏黄牙,鼻翼两边好多芝麻粒般大小的粉刺黑头,脖子上挂着一根比小手指头还要粗的黄金链子。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碎发,一个小平头,还有一个胖子。三个人身上都有纹身,碎发男子还打了耳洞。

碎发和小平头直接上了车,一左一右将陆雅婷夹在后排的位置中间。

胖子没有上车,留在后面把风。

大黄牙不待秦穆再有任何念头,一把弹簧刀顶在他的腰眼上,凶相毕露,“上车!”

秦穆冷静地打量了一眼对方那张酷似猪腰子的脸,自然知道这些人是有备而来。

这些人分工明确,动作迅速,甚至连路人都没惊动,估计已经盯了不少时间。

看到陆雅婷被劫持,秦穆也不轻举妄动,没搞清楚状况之前,秦穆决定先低调一点,看看对方究竟是什么目的?

自己可是跟柳总保证,要把二小姐平平安安接回家的,你们是想砸我的饭碗是吧?

陆雅婷已经吓得脸色发青,大黄牙凶巴巴的把刀子一顶,“开车!”

秦穆不干了,掏了支烟出来,不慌不忙点上了,深吸一口,语重心长道:“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回头是岸啊!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说吗?干嘛为难人家小姑娘。”

后面的两个家伙几乎同时跳起来准备动手,大黄牙死沉着脸喝道,“真他吗的罗嗦,信不信老子一刀捅死你。”

秦穆还真不信邪了,淡定地看了他一眼,“大叔,你裤裆开了!”

大黄牙本能地一低头,就在这一瞬间,秦穆突然出手。

他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只觉得捏刀的手腕传来一阵钻心的痛,弹簧刀掉在位置下,与此同时,脸上挨了一拳。整个脑袋嗡嗡作响,打得他眼冒金星,当场昏死过去。

后面的两名马仔惊愕了短暂的半秒,不待他们反应过来,秦穆转身两击重拳,砰砰——直接将两人打昏。

草!敢威胁老子?

秦穆发动车子,风驰电掣般驶向郊区。

握草!什么情况?

留在现场把风的胖子发现形势不妙,赶紧掏出手机打电话,“老大,我们派出去绑架的人全部被人家绑架了。”



太彪悍了,两秒钟解决三名匪徒。

坐在后排的陆雅婷仿佛做了一场梦一样,愣是没反应过来。

“喂!你要干嘛?”

看到秦穆他把车往郊外开,她才急忙喊道。

“没事,我给他们上上思想品德课!”

十几分钟后,郊外一处烂尾楼工地。

“麻痹的,一把年纪了还学人家绑架?”

秦穆把象死狗一样的大黄牙从副驾驶室拖出来,又朝对方脸上连踹了几脚。长得跟二五八似的,还这么多粉刺,太恶心了!

秦穆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对方分明就是欺负自己老实,好对付,专拿软柿子捏。老子刚找的工作你就想砸我饭碗?

只要想到这事,秦穆心里就来气,于是又踹了几脚。可怜大黄牙那张原本就不耐看的脸,已经面目全非了。

后排的两名混混也好不到哪里去?被秦穆拖下车,一顿暴打之后,在痛彻心扉中醒过来。三个人倦在地上,抱着被打痛的地方哇哇大叫。

到现在估计他们还没明白,刚才经历了一场怎样的噩梦。

自己一伙人明明是出来绑架的,怎么反过来被人家绑架了?大黄牙晃了晃脑袋,想努力让自己清醒点,望着叼了支烟站在自己面前的秦穆,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惶恐。

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家伙,究竟有多恐怖?

他清楚地记得,对方只是一拳,就将自己打昏了,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咱们来谈谈人生吧!”

秦穆随手搬来一个足有三百斤重的大石墩,翘起二郎腿坐下来笑看着三人。

“哎,我这样子帅不?发型没乱吧!”

三人欲哭无泪。

看到秦穆不费吹灰之力搬起大石墩,几张脸全绿了。

留在车里的陆雅婷也看傻了,尼玛,真变态!

这么重的石墩,他就这样轻轻松松搬起来了!

这还是人吗?

三个绑匪,大黄牙一米八几,近二百来斤。

碎发和小平头块头也不小,都在一米七几,三个牛高马大的人被秦穆揍得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如果说刚开始他们还有点愤怒,看到秦穆轻轻松松搬来那个石墩,三个人心里完全绝望了。

大黄牙脸上再也看不到一丝凶气,反而多了一丝畏惧,狐疑的眼神,估计正在猜测着秦穆的身份。碎发和小平头脸上,更是一个大写的服。

秦穆坐在大石墩上,翘起二郎腿,朝大黄牙勾了勾手指,问道,“还玩绑架吗?”

“不玩了!”

“还拿刀子顶我吗?”

“不顶了!”

“还跟老子凶吗?”

“不敢了!”

“啪!”

大黄牙话还没说完,脸上挨了一巴掌。

秦穆一脸郁闷,“想找个理由打你为什么就这样难呢?”

“说吧,为什么绑架人家?”

大黄牙苦着脸,“兄弟几个最近手头紧,想弄点钱花花。”

啪!

脸上又挨了一巴掌,“没钱你还戴金项链?有点穷人的样子好不?拿来!”

大黄牙心疼地取下脖子上的黄金链子交到秦穆手里,好家伙,沉甸甸的,足足六十几克,按市价至少可以卖一万多,秦穆拿在手里掂量了几下,“东西先放在我这里了。”

目光扫过碎发和小平头,“你们两个呢?”

两人吓得一阵哆嗦,“老大,我们没钱!”

“啪啪!”

两人根本来不及闪躲,嘴巴就被抽肿了,连血都被打了出来。

没钱?秦穆又找到了一个打人的理由。

冷冷地扫了三人一眼,“把兜里的东西全部掏出来!”

三人哪敢怠慢?稍慢一点恐怕又得挨揍了,一阵手忙脚乱将身上所有东西全部掏出来摆在地上。

看到的确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秦穆很生气,害自己跑这么远,连个油钱都没捞到。

真以为老子是活雷锋啊,免费送你们郊区一日游?

“你们猜,我会把你们怎么样?”

秦穆又恢复了人畜无害,笑盈盈的模样。

三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陆雅婷从车上下来,“挖个坑把他们埋了吧!”

刚才的一幕她全部看在眼里,几个匪徒根本不敢在秦穆面前蹦达,难得有个报仇的机会,焉能错过?

扑通!

陆家二小姐语出惊人,三人吓得两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连大黄牙这种面相凶恶的人也是一阵瑟瑟发抖。

“大哥饶命,大哥饶命,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下次?行,那我暂且放你们一马!”秦穆笑盈盈地将大黄牙的金链子揣在口袋里。

三人暗自松了口气,哪想到秦穆突然一声厉喝,“把裤子脱了!”

“啊?”三人本能地捂着屁股,雅蔑蝶!

大黄牙正想开口求情,看到秦穆的眼里微微闪过一丝愠色,哪里还敢犹豫?赶紧地把裤子给脱下来,苦着脸哀求,“大哥,你轻点!”

陆雅婷则拧起眉头,把脸别过去。

心里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咦?丫的还有这爱好?

真变态!

秦穆根本就没想到纯洁的自己,被他们想得太污了。

抽出他们的皮带,将三人反手绑在工地的水泥柱上。

绑匪嘛,不绑起来怎么能叫绑匪?

将三个脱得只剩裤衩的家伙绑好后,秦穆满意地拍拍手,然后拿起大黄牙的手机拍了几张特写发朋友圈。

“效果怎么样?我拍得还行吧?咦,你蛋蛋露外面了。”

噗——!

陆雅婷捂着嘴蹲下来,实在是忍不住笑了。

秦穆将手机在大黄牙三人面前晃了晃,看到自己脱得只剩裤衩被绑在水泥柱上的狼狈模样,三人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太狠了,估计用不了一时半会,这些照片就会在圈子里疯狂地传开,让自己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啊?

当绑匪当成这样,自己算是头一个。

可三人根本不敢跟秦穆求饶,这家伙实力太变态了。只能苦着张脸装可怜,希望秦穆能够大发慈悲放过自己。

柳虹打电话来催了,秦穆一付还没玩够的表情,有些惋惜地扔了大黄牙的手机。

拍拍三人的脸,“好好呆着!下次长点记性。”

两人上车走了,留下绑在水泥柱上的大黄牙三人欲哭无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