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畅销巨著

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畅销巨著

香蕉披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是作者“香蕉披萨”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程如锦沈昭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纹的缎袄,碧色挑线襦裙,便亲自带着下人去了松鹤堂用饭的花厅。她进去的时候,恰好苏老夫人和赵夫人也刚走进来。苏清妤上前规规矩矩行了礼,又说道:“今日的菜是我前几日在护国寺学的,祖母和赵夫人别嫌弃。”赵夫人五十出头的年纪,身量不高,但是精神矍铄,看向苏清妤的时候明显眼睛一亮。“怪不得我姐姐一直夸,这样貌和气度,在京中也是一等一的。”......

主角:程如锦沈昭   更新:2024-07-10 21: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如锦沈昭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畅销巨著》,由网络作家“香蕉披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是作者“香蕉披萨”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程如锦沈昭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纹的缎袄,碧色挑线襦裙,便亲自带着下人去了松鹤堂用饭的花厅。她进去的时候,恰好苏老夫人和赵夫人也刚走进来。苏清妤上前规规矩矩行了礼,又说道:“今日的菜是我前几日在护国寺学的,祖母和赵夫人别嫌弃。”赵夫人五十出头的年纪,身量不高,但是精神矍铄,看向苏清妤的时候明显眼睛一亮。“怪不得我姐姐一直夸,这样貌和气度,在京中也是一等一的。”......

《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畅销巨著》精彩片段


苏清妤先是查看了一下厨房的菜,心里盘算着都做什么,珍珠在她的指挥下也开始洗菜切菜。

“小姐,您什么时候学的做菜,还真的有模有样的,这花弄的还怪好看的。”

珍珠看着盘子里那朵萝卜围成的花,心情瞬间便轻松了下来。

就听苏清妤说道:“别急着笑,你先想办法去弄点素油,这些油里面都掺了荤油了。”

珍珠一愣,上前看向坛子,“小姐怎么看出来的?我看着和平日的素油没什么区别啊?”

苏清妤没时间跟她解释,只是嘱咐道:“你就说这里忙不过来,回去喊人。我需要的素油不多,你找个小点的瓷瓶揣在怀里给我带过来,别被人发现了端倪。”

“另外,再给我带一身衣裳。”

珍珠闻言郑重地点了点头,推开门走了出去。

过了差不多一刻钟的功夫,珍珠和翡翠一起走了进来,两人从怀里掏出了四个小瓷瓶,里面装着素油。

之后主仆三人一个烧火,一个切菜,一个做,配合的倒是默契。

眼看着到了用饭的时辰了,八个素菜一个汤也预备好了。

苏清妤换了一身月牙白璎珞纹的缎袄,碧色挑线襦裙,便亲自带着下人去了松鹤堂用饭的花厅。

她进去的时候,恰好苏老夫人和赵夫人也刚走进来。

苏清妤上前规规矩矩行了礼,又说道:“今日的菜是我前几日在护国寺学的,祖母和赵夫人别嫌弃。”

赵夫人五十出头的年纪,身量不高,但是精神矍铄,看向苏清妤的时候明显眼睛一亮。

“怪不得我姐姐一直夸,这样貌和气度,在京中也是一等一的。”

说着就拉住了苏清妤的手,直接从手上褪下了一只通体碧绿的玉镯子。

苏清妤见多了好东西,这东西一到手上,她就知道是顶级的料子。

“赵夫人,这镯子太贵重了……”

苏清妤话还没说完,就听赵夫人说道:“叫什么夫人,按理说你也该叫我一声姨母,长者赐,不可辞,收着。”

“是,姨母。”苏清妤乖顺地叫了应了一声,赵夫人乐的合不拢嘴,拉着人不放手。

“这丫头我一看就喜欢,可惜啊,之修若是活着就更好了。”

“不过没事,你既叫了我这声姨母,往后在沈家若是受了什么委屈,姨母一定给你做主。”

苏老夫人见状也笑着说道:“我们家这丫头啊,说话行事可都没得挑,如今家里的俗事都是她在管着,一点都不用我们操心。”

能和卫国公府拉近关系,苏老夫人求之不得。卫国公府赵家先祖是开国功臣,三百年过去了,这一代卫国公还领着黔州二十万大军,手握重兵,实力不可小觑。

苏清妤扶着两位长辈坐下,又亲自掀开菜盘上的盖子。

“祖母,姨母,这道菜叫罗汉豆腐。豆腐是护国寺的,里面加了点温泉庄子送来的蒿菜。”

“这道菜叫佛光普照,是用白果……”

苏清妤正介绍菜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苏老夫人眉心微皱,谁这么没规矩?不知道她在待客么?

“姑母,今日这菜不能吃。”顾若云不顾丫鬟婆子的阻拦,执意闯了进来。身后还跟着程如锦,程如锦手里拎着食盒。

苏老夫人不悦地看向顾若云,“你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不知道我这里有贵客么?”

顾若云带着程如锦上前给赵夫人行了礼,然后解释道。


这两人都是武将中的清流,世家里的权贵。来一个都是苏家天大的面子,何况是两个一起。

苏承邺此时顾不得苏清妤,连忙上前见礼,又问道:“您二位怎么来了?”

卫国公环顾四周,见苏家气氛有些不对,还以为是因为自己来晚了,便带着歉意地说道:“今天下聘这事怪我,路上遇到一个故友,聊了几句。我让他们先来念聘礼单子,他们念了么?”

忠义侯和卫国公关系向来亲近,便调侃道:“都怪你,懒驴上磨屎尿多,我就说先下聘,你非要跟陈老三扯两句。”

苏承邺恍然大悟,徐家下聘不光请了端亲王和丘尚书,这是还请了忠义侯和卫国公来?

这可真是京城世家里,从未有过的荣耀。

可也没听说卫国公和忠义侯跟徐阁老关系这么近啊?

虽有些狐疑,但是苏承邺还是坚信,这是徐家为了给苏家体面。

苏宜慧见状脸上泛起喜色,高傲地白了一眼苏清妤。又吩咐边上的小厮,“还不把那丫头拖下去,下聘的日子闹成这样,真是晦气。”

说完又对卫国公和忠义侯解释道:“让两位大人见笑了,家里姐姐不懂事,下聘这么重要的日子也不知道避讳,您二位别在意。”

按理说这种场合没有苏宜慧说话的份,可她为了显摆自己得徐家看重,就硬生生上前找起了存在感。

还未等卫国公反应过来,苏宜慧又扬声说道:“父亲,还是让大姐姐回去吧,我越想越觉得晦气。她是要嫁给死人的,还是别靠近我的聘礼了,我怕沾上霉运,到时候对徐家也不好。”

卫国公脸色忽然变得古怪,他看向苏宜慧,“你说什么?嫁给死人晦气?”

苏宜慧想,卫国公既然是帮着徐家下聘的,那自然一切都为徐家考虑。她见卫国公脸色有些沉,便心生喜意,卫国公定然也是觉得这事犯了徐家忌讳。

这事闹大了,父亲说不定会把苏清妤直接禁足,就算不禁足,也会训斥她一顿,让她在众人面前颜面扫地。

想到此,苏宜慧便张嘴回了卫国公的话,“我大姐姐配给了沈家三爷,您说这大喜的日子,她仗着掌管中馈来给我清点聘礼,这不是故意找晦气么?”

“我父亲说了她两句,还不高兴了,带着丫鬟要死要活的,丫鬟又见了血。”

“真是让众位见笑了,我这就让她回去。”

说完她瞪了一眼苏清妤,“大姐姐还不回去,影响了我的婚事,你担待的起么?”

仗着和徐家这门亲事,苏宜慧今日可算扬眉吐气了,说话都比平日硬气了不少。

苏清妤正在吩咐身边的丫鬟,把玛瑙先送回去,再好好找个大夫。

听苏宜慧这么说,她便转头冷声说道:“沈三爷以身殉国,嫁给他我只觉得荣耀,你若是再提晦气这两个字,别怪我不客气。”

前两句只是随口一说,后两句才是她要说的。

没想到她话音刚落,就听卫国公大喝了一声,“说的好。”

下一刻,卫国公就阴沉着脸,满是杀气地看向苏承邺,“苏侯,你女儿竟然背后如此诋毁之修,你是不是该给本侯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忠义侯也是满脸怒意,目光阴狠,仿佛下一刻就要动手厮杀了。

苏承邺猛然惊醒,卫国公是沈三爷的亲姨父,他说来下聘,可没说给徐家。


小厮的话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财物?当年程家满门流放,所有产业金银都归了国库。

顾若云被苏承邺托关系救出来的时候,买件衣裳的钱都没有,哪来的财物?

就算在苏家几年,有老夫人年节赏的,那也不会有这么多吧?

苏清妤已经走上了前,直接掀开了两个箱子,一个里面都是白银,一个里面装着古董首饰,单拿出每一件,都是精品中的精品。

小厮们还在往出抬箱子,一箱箱的珠宝古玩,古籍孤本暴露在众人之下。

苏清妤不可置信地看着顾若云,“表姑母,今日我审问下人,好几个人都说你是幕后主使。她们说贪墨的银子都进了你的口袋,我还不相信,没想到表姑母真的做了这样的事。”

苏清妤痛心疾首说完这番话,又走到了老夫人身前。

“祖母,我挪走那三十万两银子是有原因的。”

“母亲走了之后,我查了内宅的账目,发现账面看着是平的,但是里面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后来我又悄悄查了外院的账目,又发现父亲买了很多珠宝古董,但是库房内的东西却对不上账目,差了几十万两的东西,我以为父亲是被谁蒙骗了。”

“恰好大舅舅那边遇到了点难处,我就先把银子都还给了大舅舅。我是这么想的,咱们两家是姻亲,咱们家有难处,大舅舅也不能袖手旁观,总好过都被旁人骗走。”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些东西和银子,都到了表姑母的手里了。”

苏清妤的话说了两个问题,一个是苏承邺和顾若云苟且之事,还有顾若云贪墨之事。

这两件事都不是苏清妤一个晚辈能处置的,她也等于变相在催促老夫人做决断。

苏老夫人看向苏承邺,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们两个先去梳洗换身衣裳,一会儿去松鹤堂回话。”

又看向雪z姨娘等人,“你们也都过来吧。”

莲姨娘觉得女儿还小,就让乳母带着苏顺慈先回去了。

众人跟在老夫人身后,一起去了松鹤堂,那几箱子财物,也一起抬去了松鹤堂。

半个时辰之后,苏承邺带着顾若云到了松鹤堂的偏厅,众人按照长幼坐下。

老夫人此时一个头两个大,她也没想到苏承邺会给顾若云那么多东西,还被当众翻了出来。后宅的事不患寡而患不均,顾若云连个妾都不算,谁能服气?

她心里无比庆幸,还好林氏去庄子上了,不然以林氏的脾气,怕是更加不好收场,还容易动了胎气。

苏清妤见都不说话,她也不急,坐在那静静喝茶。

过了好一会儿,老夫人才开口说道:“承邺,这件事你怎么想?”

苏承邺此时也是一团乱麻,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他还没仔细琢磨。

此时见老夫人问,便说道:“既然都知道了,那就纳若云为妾吧,之前一直瞒着,也是因为她的身份有些特殊。”

“至于那些东西……都是我送给她解闷的。”

“贪墨一事还要详查,也可能是下人胡乱攀咬。”

一番话下来,摆明了是要保住顾若云。

苏清妤却忽然开口说道:“父亲纳妾的事,我一个做女儿的无权过问。但是那些东西,必须全部拿回来。”

苏承邺眉心紧皱,看向苏清妤,“你这叫什么话?为父送出去的东西,岂有要回来的道理。”

苏清妤哼了一声,说道:“父亲是不是忘了,您买这些东西花的银子,都是我母亲的陪嫁产业赚的。”


“姑母,我也是刚知道的,底下的人疏忽,送到小厨房的油里面掺了荤油。”

“大小姐年纪小,想来是没发现,还好姑母和国公夫人还没动筷子,不然可就是罪过了。”

“还是如锦这丫头机敏,早上知道这边做素菜的厨子生病了,她就做了几道素菜,想着给您送来,我一听说油的事,就赶紧带着她来了。”

“这丫头虽说厨艺一般,但是好歹心诚,姑母和国公夫人别嫌弃。”

苏清妤低垂着头,唇角泛起一抹冷笑。顾若云还真是沉不住气,不管不顾就进来邀功,也不怕闪了舌头。

苏老夫人闻言看向苏清妤,“怎么回事?”

苏清妤有些委屈地看向顾若云,说道:“表姑母这是什么话,祖母诚心吃素我能不知道?这些菜都是我做的,怎么可能有荤油?”

“我知道因为上次在沈家的事,表姑母和表妹对我一直有想法,那也不能这样冤枉我啊。”

苏清妤说话尾音发颤,强忍着才没掉下眼泪。

赵夫人见状连忙把苏清妤拉到身边,“看把我们这小丫头委屈的,我吃了三十年素了,有没有荤油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今日这些菜,我能保证都是素油做的。”

苏老夫人见状连忙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眼前的笋尖,紧接着就重重撂下了筷子,“若云,这菜都是素油做的,一点荤油都没放,你闹这一出是怎么回事?”

顾若云见状脱口说道:“不可能。”

赵夫人眉头紧蹙,看向苏老夫人,“这位是?”

见赵夫人问起,顾若云连忙上前说道:“老夫人,晚辈顾若云,这是小女如锦,也是要嫁到沈家的,往后还要倚仗赵夫人多照应。”

“如锦,快给你姨祖母行礼。”

程如锦刚上前,就听赵夫人说道:“别,一个妾室,别跟老身攀亲。”

“什么样的身份做什么样的事,说什么样的话,还是不要逾越的好。”

赵夫人又转头对苏老夫人说道:“咱们这样的人家还是要谨慎些,别让无关紧要的人给家里招了祸事。”

苏老夫人面上无光,强扯出一抹笑意回道:“您说的是。”

又转头瞪了一眼顾若云,“还不出去。”

就这样,顾若云带着程如锦又灰头土脸出了松鹤堂。

苏清妤则一直陪着两位老夫人用饭,用过饭下人们上了茶,两位老夫人又商议起了婚事。

赵夫人一句话,让苏清妤傻了眼。

“虽说之修走了,但是沈家三夫人却不能受委屈。”

“之修之前住的西院,已经派人开始修整了,清妤进府就住到西院,不需要受长房和二房的约束。”

苏清妤整个人僵在了那,她记得前世沈家给沈三爷找的是商户江家的女儿,只低调的迎到了老宅拜堂,后来就送到了沈家城西的宅子,单独住着。

怎么到她这,一切都不一样了。

苏清妤想到这,又猛然清醒。小商户的女儿和侯府的女儿没有可比性,她的身份是一定要住到沈家老宅的,沈家怎么可能让她住到城西三进的小院子里。

她抬头笑着说道:“多谢老夫人抬爱,清妤受宠若惊。”

既然已经这样了,她也只能安然接受,总不能说要分家另过。好在沈家西院开了单独的门,应该影响不到她做自己的事。

好不容易送走了赵夫人,祖孙两人再次回到松鹤堂的宴息室。

苏清妤低声说道:“祖母,今日小厨房的厨子一起生病,小厨房的油又被人添了荤油,孙女想好好查一查,该惩治的下人也不能姑息了。”


沈昭并未理会程如锦,而是走到老夫人的轿子前,虚扶了一把,完全当自己是家里晚辈一般的姿态。

沈家大夫人陈氏也迎了出来。

“叔母来了,快请进。”

“我可有日子没见到清妤这丫头了,真是越长越标致了。”

程如锦看着陈氏关切的目光,心里冷笑,陈氏这样,她只觉得恶心。

她和沈昭的婚事是十年前两家老太爷在世的时候定下的,这几年沈家权势越来越盛,陈氏便有了想退婚的意思,私下里没少给她白眼,觉得她配不上沈昭。

前世沈三爷离世后,陈氏便转变了对她的态度,和之前判若两人。当时她还以为陈氏终于看见了她的好,接受了她。却没想到,一切都是利用。

沈三爷骤然离世,大房和二房根本来不及伤心,就开始争权夺势,谋夺产业。程如锦不光出身侯府,还有个做皇商的外祖家,是沈昭眼下最需要的助力,陈氏这副嘴脸,也不过是想抓紧落实婚事罢了。

一行人进了庆元居的宴息室,就见沈家老夫人正在临窗的炕上坐着,一身素衣,眼眶红肿。

见苏老夫人进来,她忙让身边的婆子扶着她起身,上前拉住苏老夫人的手,“弟妹,你来了?快坐。”

苏老夫人扶着她坐下,宽慰道:“嫂子节哀,之修走的突然,你要保重身子。”

“我就是心里过不去这个坎,他还不到三十岁,还未娶妻生子,怎么就遭了祸了。”沈老夫人说着,又捏住棉帕轻轻擦拭了两下眼角。

陈氏心里记挂着沈昭的婚事,便上前劝道:“母亲,叔母,你们年纪大了,切莫太过伤心,免得伤了身子。”

又吩咐沈昭,“你带着清妤去给你三叔上香,小心护着,别被人冲撞了。”

沈昭躬身应是,带着程如锦和程如锦去上香。

一路上,沈昭一直和程如锦说着沈家最近的琐事,语气亲近,看不出一点对这门婚事的抵触。

程如锦余光描向身边的程如锦,见她一直紧咬着下唇,时不时幽怨地看着沈昭,就差直接扑到沈昭身上了。

而沈昭则会时不时给程如锦一个眼神,开始是安慰,后来直接是警告。

程如锦微微摇了摇头,嘴角泛起一抹自嘲的笑意,前世她是多瞎,愣是没看见这俩人私下里眉来眼去的样子。

因男女有别,所以内院也设了小灵堂,女眷们都在内院上香。

上香的地方离庆元居不远,内院的管事婆子在此处守着,还有几位沈家的小姐在跪着烧纸。

程如锦恭敬地走上前,接过婆子递过来的香,跪下磕了三个头。

磕头的时候,程如锦在心里很认真的跟沈三爷道了歉。说一会可能会扰了他的丧礼,让他不要怪罪,她也是不得已。

心里嘀咕完,她起身插好香,退到了一旁。

再回到庆元居的时候,沈家三小姐沈月正给老夫人送参汤进来。

“祖母,您好歹喝两口,不然身子受不住。”沈月一身孝服,在边上劝着。

沈月是沈家大房庶女,亲母早亡,自小就在陈氏身边当嫡女养着,也记在了陈氏名下。

前世沈月和程如锦交好,几次帮程如锦说话,甚至不惜顶撞陈氏。

因沈三爷离世后,沈家大房和二房争权争的厉害。可两房的主事人加一起,也比不上半个沈三爷的能力,沈家接连出事,一度举步维艰。

程如锦被杀之前的半年,沈月由陈氏做主,嫁给了端亲王做继室。那端亲王已经四十多岁,后宅光小妾就不少于几十人。

为这事,程如锦几次求沈昭,但是都没能改变沈家的主意。那时候老夫人又病重,整日昏睡着,陈氏一手遮天,沈月到底嫁去了端亲王府。

沈老夫人没喝汤,吩咐沈月和沈昭,“你们带着苏家两位小姐下去说话,不可怠慢了。”

沈月和沈昭躬身应是,带着程如锦和程如锦出了正房。

因是丧礼,不是寻常的聚会,几人不好说说笑笑,便找了一处雅致的花厅说起了闲话。

“来人,上极品紫笋,清妤妹妹喜欢。”沈昭薄z唇轻启,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灼灼地看着程如锦。

“多谢沈昭哥哥,难为你还记得我喜欢喝紫笋,哦,对了,表妹怕是喝不惯紫笋吧?”

沈昭也不知怎么想的,脱口说道:“再上一壶桂花茶,加一勺椴树蜜。”

说完自己也愣住了,连忙下意识看向程如锦,见程如锦已经转身跟沈月说话了,才松了口气。

程如锦刚才还委屈巴巴的神色,立马就舒展开了,笑着说道:“多谢沈昭哥哥。”

等到下人们上了茶,程如锦看向程如锦的花茶,“表妹这点喜好,连沈家的下人都知道了?”

沈月并未听见刚才沈昭的话,诧异不已,“这是个什么喝法?我怎么没见过?”

程如锦解释道:“表妹是江南人,喜欢甜一点的花茶,我们府上是常年备着的。”

沈月便更狐疑了,嘟囔道:“程小姐名声这么响亮么?连我们府里的下人都听说了?”

沈昭心下慌乱,解释道:“是我之前听清妤妹妹说的,刚才便吩咐了一声。”

又觉得不能再在这陪客了,万一被程如锦发现了端倪,事情就麻烦了。

便起身说道:“我还要给三叔写祭文,就先回书房了,月儿陪好客。”

沈昭离开之后不到一盏茶的时间,程如锦又伸手抚额,低声说道:“我有些头晕,可否去客房休息片刻?”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顾若云气急败坏地回了韶华堂,打砸了半个卧房才算消气。

整个韶华堂,敢进门劝的也只有大丫鬟绿茹,因为绿茹是自小跟着她的,也是她最倚重的人。

“夫人,您别生气,小大姐没多久就出嫁了,您的好日子长着呢。”

顾若云紧绷着唇角,咬牙说道:“绿茹,去告诉周不仁,我答应他的提议。”

绿茹一怔,低声问道:“他说了那么多次,夫人都拒绝了,怎么忽然又答应了?”

顾若云白皙的手指抚摸着青釉莲花茶盏的纹路,眼中射出一道凌厉的精光。

“从前我想着能接管那四家粮行,所以我不愿意和周不仁合作。现在既然看不到机会,那就得换条路了。”

“到时候林氏母女没了赚钱的产业,我看她们还怎么在家里颐指气使。既然侯府是谁养家谁说的算,那我就只能下点猛料了。”

绿茹却有些迟疑,“夫人,您和周管家的事若是被侯爷知道了,可就麻烦了。”

“真的要和他合作么?不如您好好服侍侯爷,以后少爷和小姐前程也不会差。”

顾若云哼了一声,说道:“侯爷只是嘴上哄着我,实际上什么好处都不肯吐出来。”

“至于周不仁,我自然能拿捏住他。”

-----------------

进了腊月,苏宜慧和徐良平在护国寺的事渐渐没人再提,听说徐阁老把孙子关在了家里一个来月,刚刚才放出来。

徐家见这事生不起什么波澜了,便低调的来苏家下了聘礼。毕竟两人已经圆房了,婚事宜早不宜迟。

替徐家来下聘的一位是端亲王,也算是徐家的亲家,还有一位是礼部尚书丘大人。不管徐家聘礼下了多少,只看来下聘的两人,就给了苏家十足的颜面了。

苏承邺听说这两位来了,顿时喜笑颜开。

聘礼的交割在正厅门口,苏清妤要提点管事们清点聘礼小心入库,所以听说徐家来下聘,便匆匆走了过来。

一抬抬的聘礼进了苏家的大门,院子里摆的满满当当。

不远处,苏宜慧一身大红色的火狐皮斗篷,耀眼夺目。她身边的程如锦也如同冬日里一朵娇嫩的小白花,两人手挽着手,一起朝着苏清妤走了过来。

“三表妹,徐家这聘礼也太阔气了,可见徐家是真的拿你为重。”

程如锦自从和苏清妤撕破脸,便也不装了,这些日子和苏宜慧打的火热。

一句话说的苏宜慧喜笑颜开,下巴已经快要抬到了脑门上。

屋内端亲王和苏承邺还有老夫人寒暄了几句客套话,才递上了聘礼单子,说道:“苏侯,老夫人,徐阁老对这门婚事很是看重,苏家小姐有福了。”

苏承邺接过聘礼单子刚要看,就听外面传来了小厮报聘礼单子的声音。

“聘金五万两白银。”

“喜饼两百斤。”

“三牲海味六抬。”

……

苏承邺猛然站起身,“徐家给了五万两银子的聘金?”

这怎么可能呢?当年端亲王嫡女嫁给徐家嫡长孙,给的就是五万两的聘金,让整个京城为之侧目。

可苏家庶女和端亲王府嫡女肯定不能相比,徐家嫡长孙和庶出的孙子更不能比。

徐家怎么给了这么多?

此时的端亲王也愣住了,他记得聘礼单子上的聘金是五千两,怎么外面念的是五万两?难道是念错了?

可这下聘不光是念单子,还要苏家清点才能入账,苏家没人提出异议,那就说明真的是五万两。


“宜慧,这件事姨娘会给你父亲说的,怎么也不能让你寒酸着出嫁。”

苏宜慧见雪z姨娘说的信誓旦旦,心里又踏实了不少,想着到时候一定要打一套像样的头面。

苏家一连定下了三个女儿的婚事,两桩是丑事,另外一桩还是嫁给死人。所以这些日子,苏家众人都格外低调,就连苏承邺都很少在外喝酒,下了朝就都是直接回府。

沈昭连着几天查看各院的账册,却一个人都没发落,甚至问都没多问一句。之前还提着心的各处管事婆子,又都松了口气,都暗自猜测,是不是大小姐根本看不懂账册。

那日早上,沈昭正在打点要送到庄子上给林氏的衣物,翡翠进来禀告,“小姐,卫国公府赵夫人来了,说是替沈家商讨成亲的细节。”

赵夫人是沈老夫人的亲妹妹,沈家如今还在发丧,请她走这一趟也合情合理。

“我记得赵夫人也是吃素的,你去祖母那边的小厨房看看,缺什么少什么,都来回我。”

翡翠离开之后,沈昭又吩咐玛瑙,“去给我挑一身素气又大方的衣裳。”

她猜祖母会让她去给赵夫人请安,所以该预备的穿戴,还是要提前预备了,免得到时候失礼。

沈昭刚换好衣裳,翡翠就步履匆匆走了进来 。

“小姐,出事了,老夫人小厨房的两个厨子,一起拉肚子了,我们要出去找个做素食的师傅么?”

大厨房师傅也不是不能做,只是做的不那么精致,若是平时倒是没什么,但是今日有客人在,若是菜色上失礼了,沈昭这个掌家的小姐也难辞其咎。

沈昭眉目微挑,冷艳的面容沉了下来,“我去看看。”

她可不信会那么巧,这边赵夫人进府,那边厨子就拉肚子。若是有人存心的,再找八个厨子来也没用。

沈昭悄悄从松鹤堂的小门进了后院的小厨房,小厨房内已经乱成一团,几个平日负责洗菜切菜的婆子正在小厨房无所事事,不知道该干什么。

见沈昭进来,几人像是有了主心骨,“大小姐来了,这可怎么办啊?”

沈昭扫视了几人一眼,又四下看看,然后轻轻挽起了袖子,“你们都出去吧。”

站在一边的王婆子眼睛一转,上前笑着说道:“大小姐,还是再请个做素食的师傅来吧,不然耽误了老夫人的午饭,我们担待不起啊。”

沈昭冷眼看向王婆子,“我会做,你们都出去吧,我和珍珠来就行了。”

王婆子见状带着讨好般的笑意,劝道:“大小姐想自己做?那不如我们留下洗菜配菜吧,不然我怕大小姐……”

沈昭直接打断了王婆子的话,“出去吧,耽误了祖母的午饭,我一力承担。”

王婆子和另外三个婆子互相对视了几眼,几人脸上都带着看热闹的笑意,一边往出走还一边嘟囔,“可不是我们不帮忙,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可别怪我们。”

珍珠愤愤不平,“小姐,这些人也太过分了,伺候老夫人,也不能这么嚣张吧?”

沈昭哼了一声,随后说道:“先不管她们,先把午饭应付过去。”

珍珠闻言瞬间慌了,“小姐,我只会煮个宵夜熬个粥,做给老夫人吃的素菜,我不行啊。”

沈昭白了她一眼,“你不行没关系,我行。”

前世沈老夫人一直对她照顾有加,后来老夫人病重,她便在她身边侍奉了一段日子,也学会了做素菜。


苏承邺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就等着苏清妤继续跟他争辩。可苏清妤却忽然转变了话题,这让苏承邺有些措手不及。

下意识问道:“去温泉庄子?在府里不能养胎么?”

苏清妤说的温泉庄子,是林氏的陪嫁产业。庄子里面不仅能泡温泉,还种了不少新鲜的瓜果蔬菜。每年到过年的时候,苏家都会用这些新鲜果蔬送人,长了不少面子。

最重要的是,温泉庄子里伺候的人都是林家的下人。

林氏坐在一边还记挂着女儿的婚事,一听说要让她去温泉庄子养胎,便有些迟疑。

“清妤,娘不能把你自己扔到府里。”

苏清妤低声劝道:“娘,什么事都没您的身子重要。温泉庄子比府里暖和,您喜欢吃的蔬菜和果子也都有,去了那心情也跟着好,这样对孩子是最好的。”

她又转头看向老夫人,“祖母,母亲怀这一胎不容易,若是男孩儿,就是嫡子,还是要小心点好。”

苏家长房没有嫡子这件事,已经成了近几年老夫人最大的心病。眼下林氏怀孕,老夫人比谁都希望这一胎能万无一失。

沉吟了片刻,便开口说道:“清妤说的也有道理,晚音,你就去温泉庄子养胎吧,府中的事就别跟着操心了。”

“至于府中的事务……”

交给苏清妤,老夫人心里不大放心。

苏清妤自然也清楚老夫人是怎么想的,笑着说道:“祖母,我只是总揽全局,具体的琐事还有下面的管事处理,我有不明白的,也会来问祖母。”

“再说我要嫁到沈家,这些事总得学起来的。”

林氏和苏承邺还不知道苏清妤要嫁给沈三爷,此时听苏清妤这么说,两人都一脸惊诧。

苏清妤便把在沈家的事详细的说了,包括程如锦是怎么爬了沈昭的床,她又是怎么无奈之下答应嫁给沈三爷。

随着苏清妤的诉说,林氏的脸色也越来越沉。她冷眼看向顾若云,咬牙说道:“好心收留你们,居然还养出了冤孽。”

苏清妤怕母亲生气,低声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娘,女儿有自己的想法,您别生气,我们回去再说。”

林氏站起身,又看了看苏承邺,语气中带着警告的意味,“侯爷,这府里来路不明的人,还请侯爷料理好了,不然别怪我这个当家主母不客气。”

林氏虽是商贾出身,可这些年侯府的开销用度都靠她的嫁妆产业支撑着,所以有些话虽难听,苏承邺却也只能听着。

当年若不是苏家二老爷苏承衍赌输了几十万两银子,又贪墨了不少银两被弹劾,苏家也不会求娶林氏女。

两家结亲之后,苏家从林家借了三十万两银子,给苏承衍填窟窿,又上下打点,才保住了官职。

林家顾及女儿和外孙女,便也没打算要这银子,那笔账现在还在两家的账面上挂着。

苏承邺在林氏面前没底气,所以平日里也不怎么去主院。这次林氏有孕,还是因为他上个月喝酒,稀里糊涂地去找了林氏。

“这事就这么定了吧,我先回去了,这一天的事,搅的我头疼。”老夫人说完,就由元嬷嬷扶着,上了暖轿离开了。

苏清妤也陪着林氏回了紫薇苑,程如锦回了自己住的青云轩。

苏承邺则悄悄去了顾若云住的韶华堂。

顾若云把孩子交给乳母带下去,又呵退了下人。

“表哥,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光明正大站在你身边?”

“我受够了这样寄人篱下的日子,还有元澈,他才是侯府的继承人。”

顾若云一句接一句的追问,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压下心中的不安。

苏承邺今年三十六岁,面容端正,身材颀长。穿了一身淡青色直裰常服,窄腰锦带,腰间一块上好的寿福玉佩。

他此时背对着她,墨立窗前。

沉思了半晌,才说道:“我可以跟夫人说,纳你为妾。你若是担心孩子们的婚事,可以都记在夫人名下。另外我还有点私产,都给元澈和如锦。”

顾若云眉目紧蹙,她要听的可不是这个。她若是想做妾室,也不用等到今天。这是苏承邺答应她的,也是她应得的。

“表哥若是这么说,那我就去跟夫人说,元澈是我生的,如锦也是表哥的孩子。还有当年……”

苏承邺眉目一沉,厉声呵斥道:“别胡说。”见顾若云眼眶湿润,泪眼婆娑,苏承邺又放软了语气。

“若云,你总得给我点时间。如今侯府都靠夫人的产业支撑着,我需要时间做准备。”

虽是解释,语气里却已经透出不耐。

顾若云能在苏承邺身边这么多年,拿捏人的手段自然是一等一的。

闻言上前两步,双手环住苏承邺的腰,脸贴在了他的胸前。

“表哥,我是一时心急了,我都听表哥的。”

只是低垂的眸子里,却划过一抹狠戾。

苏承邺离开之后,顾若云喊来了大丫鬟月桃,低声问道:“我记得你那个表哥,是不是在外院管着车马……”

---------------------

紫薇苑内,林氏坐在宴息室的临窗大炕上,手边是一盏温热的鸡汤。

苏清妤知道,这门婚事最难过的就是母亲那关,老夫人那边还能用利益诱导说服,但是母亲是真正的为她好。

见林氏进门就未说话,苏清妤小心翼翼地说道。

“娘,相比嫁给沈昭,我真的宁愿嫁给沈三爷。”

“而且就算我嫁给别人,怎知不是下个沈昭?”

“让我窝在后宅和妾室明争暗斗,和婆婆曲意逢迎,真的还不如嫁给沈三爷那个死人。”

“再说沈三爷这次是以身殉国,皇上还追封了爵位,我虽然只是名义上的沈三夫人,但是朝廷和沈家也会对我多加照拂。”

“我猜,过几年沈家就会给我过继个子嗣,也不算老无所依。至于钱财,母亲给我的陪嫁,足够我吃穿用度一辈子了,这样的日子不好么?”


老夫人刻意说她不是苏家的姑娘,就是为了敲打她,私心里也有不想承认她身份的意思。

程如锦低垂着头跪在地上,紧咬着一口银牙,心里恨极了沈昭。如果不是沈昭,祖母怎么会这个时候来祠堂?

“是,祖母,我再也不敢了。”

不多时,平宁侯苏承邺快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双手捧着鞭子的管家苏忠。

来的路上,苏承邺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所以进门之后,扯过鞭子先朝着苏元恺的后背打了上去。

啊。

就听苏元恺一声惨叫,后背直接渗出了血迹。

沈昭眼底划过一抹报复的快感,只觉得通体舒畅。

一连抽了三鞭子,苏承邺才停下手上的动作。苏元恺哪受过这样的惩罚,跪在苏承邺腿边,抱着他的腿求饶。

老夫人站在边上一直没说话,微眯着眼睛捻着小叶佛珠。

见苏承邺停下了,才开口说道:“女儿家不好上鞭子,她们两个,就在这跪上三日吧。”

“元嬷嬷,你亲自带人在这看着,不许给吃的,也不许她们偷懒,给我好好跪上三天再说。”

佛堂罚跪,是世家内宅常用的惩罚手段。普通的罚跪可以时不时歇着,甚至还能睡上一觉。这次老夫人动了大气,一点不许通融,寒冬腊月跪上三天就能要人半条命。

不等两人求情,老夫人就抬脚走了出去,显然不想再多说,苏承邺见状吩咐人把苏元恺抬回去,也离开了。

佛堂内只剩下程如锦和苏宜慧,还有元嬷嬷带着丫鬟盼夏。

“两位小姐,还请好好跪好。”元嬷嬷沉声说道。

两人只得面对佛像跪好,沈昭看了看手里的食盒,遗憾地说道:“那这些素菜,我只能带回去了。等两位妹妹出去了,我再给你们接风。”

次日一早,沈昭刚起床就听说松鹤堂发卖了两个守门的婆子。她淡笑了一声,这家里也该整治了。

吃过早饭,又去给老夫人请了安,沈昭吩咐珍珠叫了母亲的陪房林二进来。

林二今年四十多岁,管着林氏除了铺子之外的其他陪嫁产业。像是城郊的田庄,城里的房产都是林二在打理。

“大小姐,您找我有事?”林二进来先行了礼,才开口询问。

沈昭示意他坐下,吩咐人上了茶,才低声说道:“林二叔,我有事要麻烦您了,帮我找个稳妥机灵的人,去宣府查点事。”

林二见沈昭说的郑重,神色也肃穆了起来,“大小姐尽管吩咐。”

沈昭说道:“我怀疑苏元澈不是父亲的血脉,当年父亲是在宣府把这孩子接回来的,那个叫莫语的妾室是父亲外放的时候纳的。我想请林二叔帮我查查,莫语到底有没有孕,还有生孩子的细节。”

既然他们说苏元澈是妾室莫语生的,那她也正好将计就计,看看他们最后还有什么话说。

林二闻言面色一变,“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亲自去宣府走一趟,对外就说我老家有事,回去探亲了。”

沈昭想了想,说道:“这样也好,林二叔办事细心,您亲自去我自然放心。”

又低声嘱咐道:“如果这孩子不是莫语生的,那么证据要落到纸上,能带回来的人,最好带回来。”

“别怕花银子,多带点银子出门。”

“另外一定谨记,不管查到多少,过年之前都务必要回来。”

林二离开之后,沈昭茶还没喝上一口,账房白先生就来了。


“国公爷……不是帮徐家下聘来的么?”苏承邺试探地问道。

卫国公哼了一声:“徐家?我帮徐家下什么聘?我和忠义侯是帮沈家给苏家大小姐下聘的。”

忠义侯向来看不上徐家,闻言也没好气地说道:“徐家可指使不动我。”

苏承邺又看向念聘礼单子的小厮,“那你刚才念的,是谁家的聘礼?”

小厮也愣住了,回道:“当然是沈家的啊。”

合着他念了白天,白念了?

沈昭见状走到卫国公和忠义侯身前,行了个礼,然后说道:“还好您两位来的及时,不然小女子怕是要和沈三爷一同下葬了,还是被一对玉如意逼死的。”

卫国公和忠义侯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就是晚来了一会儿,怎么还闹出人命了?

“外甥媳妇,你跟姨父说说怎么回事,天大的事我卫国公府给你做主。”

赵敬武和苏清妤按照辈分是姨父和外甥,但是私下里,两人却是莫逆之交。

前几天听说苏家大小姐愿意为苏清妤守节,赵敬武可以说是感激涕零。守节的女子不是找不到,但是像沈昭这样的家世,这样的品貌实在难能可贵。

此时赵敬武想起苏清妤,心里便涌起了一股怒意,今日若是让人当着他的面欺负苏清妤的媳妇,那就是他赵敬武无能。

苏承邺见状连忙上前解释,“误会,都是误会。清妤啊,刚才是爹爹不好,还好你那个丫鬟忠心,为父会重重赏她。”

老夫人也上前劝道:“清妤,咱们还是先忙正经事,这些事我们关上门来再说。”

沈昭紧咬着下唇,眼泪在眼圈里打转,一副故作坚强又心有顾忌的样子。

她感激地对卫国公说道:“多谢国公爷关心,都是内宅的琐事,就不耽误您的工夫了。”

她这个样子,倒是让卫国公更生气了,这姑娘明显是被苏家威胁了,什么都不敢说。

“今天这事必须说清楚,我和忠义侯进来之前,苏家到底出什么事了?”

“你不光是苏家嫡长女,还是沈家未过门的三夫人,岂能任人欺辱?”

站在边上的苏顺慈一直脸色紧绷,见大姐姐没说话,便有些心急。她看出来了,刚刚来的两个人是能给大姐姐做主的。大姐姐再不说话,这两位大人走了怎么办?

十二岁的苏顺慈忽然握紧拳头,眼神逐渐坚定。

她从婆子手边挣脱了出来,跑到了卫国公面前。

说道:“国公爷,他们好多人一起欺负我大姐姐。三姐姐说,这是她的聘礼,又笑话我大姐姐嫁给死人,还说嫁给死人没用。”

“后来我大姐姐看了下那个玉如意,三姐姐就推了她,但是东西没坏。父亲却怨怪大姐姐,还要动家法打她。”

“要不是玛瑙忠心,大姐姐现在八成已经被父亲抽死了。”

“我想问问国公爷,就因为我大姐姐要嫁给死人,就活该这么被欺负么?”

沈昭低垂着眸子,眼中闪现出一抹笑意。若不是场合不对,她都要给苏顺慈鼓掌了。

她没想到苏顺慈会站出来,本想再僵持一会再开口,但是她开口的效果,可不如苏顺慈这个旁观者好。

尤其是最后一句,嫁给死人就活该被欺负,简直等于把沈家和沈三爷的颜面踩在了脚下。

果然,卫国公脸色又阴沉了几分,看向苏承邺了。

“平宁侯给本国公一个解释吧?怎么之修去了,他未过门的媳妇就被你们这么欺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