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隐婚后偏执首富将她抵墙角求公开

隐婚后偏执首富将她抵墙角求公开

榕树下的蘑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顾家千金,顾楚沁是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她家世好,成绩好,还拥有一个优秀的未婚夫,是一般人羡慕不来的好命。可好景不长,在订婚典礼上,父亲声称她是个冒牌货,而未婚夫则当众宣布与真千金在一起!在恶人的栽赃陷害下,顾楚沁被关进监狱。多年后,豪门弃女霸气归来,这一次,她定要报仇雪恨!

主角:顾楚沁,宁初尧   更新:2022-07-15 23:5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楚沁,宁初尧 的女频言情小说《隐婚后偏执首富将她抵墙角求公开》,由网络作家“榕树下的蘑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顾家千金,顾楚沁是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她家世好,成绩好,还拥有一个优秀的未婚夫,是一般人羡慕不来的好命。可好景不长,在订婚典礼上,父亲声称她是个冒牌货,而未婚夫则当众宣布与真千金在一起!在恶人的栽赃陷害下,顾楚沁被关进监狱。多年后,豪门弃女霸气归来,这一次,她定要报仇雪恨!

《隐婚后偏执首富将她抵墙角求公开》精彩片段

“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儿。”

顾峰把一张亲子鉴定扔在顾楚沁脸上,满脸的厌恶。

他走到慕欣容的身边,牵起她的手,向在场所有宾客宣布,“顾楚沁是个冒牌货,慕欣容才是我们顾家真正的女儿,今天的订婚不作数。”

父亲薄情的声音传了过来,顾楚沁的脑子瞬间被炸开,整个身子都在颤抖,这是她曾经最敬爱的父亲啊。

今天是顾楚沁二十岁的生日,也是和宁谨辰的订婚宴,台下无数宾客都在看着这场豪门闹剧,刚刚还在向她祝贺的公子小姐们,此时此刻看她的眼神,就像同情乞丐一样,如尖刀刺得她生疼。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冰冷的手铐落下。

“顾楚沁,你涉嫌故意伤害慕欣容小姐,现在依法逮捕你,请你配合。”警察冷冰冰说道。

“我没有,不是我,不是我。”顾楚沁拼命挣扎,她把目光投向一旁的宁谨辰,抓着他的手臂,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谨辰,真的不是我,是慕欣容陷害我的。”

“我知道你不喜欢欣容,可你为什么要害她?我已经答应和你订婚了。”宁谨辰冷眼睨着她,嗓音阴沉至极,用力地掰开她的手指。

“绑匪已经招供,目前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顾小姐是凶手。”警察在一旁说道。

顾楚沁的大脑一片空白,恐怖的愤怒立马占据了她的脑海,她冲过去,抓住慕欣容的肩膀,“你为什么要害我?”

慕欣容拍掉她的手,开始反抗,正好站在台阶之上,两人推搡间,一把把顾楚沁从台阶上推了下来。

身体突然失重!

“啊!”

顾楚沁大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眼前依然是熟悉的墙壁,残破不堪,傍晚的几缕残阳照射进来,在这所黑暗的监狱里,被吞噬得一点不剩。

她又在做那个噩梦了,哪怕已经过去了五年,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感到钻心的疼痛。

她所有的美好,在那一夜,戛然而止。

从顶尖学府的大学生、豪门千金,变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罪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原本只是判三年的刑罚,可有人狠了心要整她,硬是被判了十年徒刑,想要把她所有的青春,熬死在这不见天日的监狱里。

突然,门外传来脚步声。

“犯人顾楚沁,出来。”

顾楚沁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机械地穿上鞋子就跟着走了,没有一丝害怕和犹豫。

等她走后,监舍里另一个女犯人嘀咕道,“这女人真惨,不知道得罪了什么样的大人物。”

另一个人搭话说,“这还轮得到你担心?进来这里还想有多少好日子过?不过看她年纪轻轻的,也真是能扛,好像很久都没见她哭过了。”

“听说她得罪了宁家,真是活该啊。”

顾楚沁被两个陌生男人带到一个单独的小房间,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逼仄昏暗的灯光,地上多年来残留的斑斑血迹,两个男人狰狞的脸庞,几乎能把人心中所有的希望熄灭。

来到这里,就像来到了吃人不吐骨头的地狱。

幸好,她来得多了,地狱再可怕,也麻木了。

顾楚沁自觉地跪在了地板上,比起挣扎,顺从才是她最好的选择。

身后的男人拿起鞭子狡黠笑道:“早学乖不就好了。”

顾楚沁闭上眼,屈辱的泪水簌簌滚落。

浸过盐水的鞭子密密麻麻地落在了她的身上,鲜红的血滴滴答答地掉落在地上,新伤覆盖着旧伤,深入骨髓的疼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一次又一次刺激着她的神经。

以前刚开始挨打的时候,她会挣扎、会反抗,听见门口有人走过,拼命大喊“救命”。

然而,哪怕她把嗓子都喊哑了,把指甲都抓破了,所有路过的人都视若无睹。无论她做什么,越是挣扎,就会被打得越惨,直至皮开肉绽,昏死过去。

现在她知道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于是咬牙硬挺着,嘴唇被咬得紫青,但依旧不肯求饶,不愿认罪。

她的脑海里闪过往昔一幕幕,慕欣容、宁谨辰。

她不停地告诉自己:我不能死,我一定要等到出狱的那一天。

直到深夜,顾楚沁才被两个男人拖了回来,浑身上下散发着恶心的腥臭味,除了脸,全身没有一块好肉。

原来他是那么恨她!

当年如果不是她以顾氏股份作为筹码,宁谨辰根本不会放弃青梅竹马的慕欣容和她订婚。

当往昔所有的爱意都变成了恨意,胸腔里就像是有一万根尖锐的银针,想一下就是锥心刺骨的疼。

顾楚沁目光呆滞地看着已经发霉的天花板,眼神坦荡,平静无波,再也没有往日的璀璨光芒。

眼角的泪顺着脸颊无声滑落,她抬手狠狠抹去。

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星期,顾楚沁才能起身下床。

监狱里的窗户很高,照进来的阳光寥寥。

她站在窗户底下,细细地品嗅阳光的味道。

身后的门“哐当”被打开。

“犯人顾楚沁,有人要见你,出来!”

顾楚沁微微凝眉,到底是谁?

入狱五年了,除了好友宋清允,根本没有人来看过她,顾家就不必说了,已经和她撇清了所有关系,从前的许多好友也对她避之不及,唯恐和罪犯扯上了半点关系。

看见来人的时候,顾楚沁抿唇一笑,眼里重新燃起火焰,“你终于来了!”

“顾小姐久等了。”宁初尧眼眸玄寒地看着她,俊美精致的脸散发着寒气,带着深不可测的寒光。

看到顾楚沁的时候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当年冠绝云城的第一名媛顾楚沁,如今会变得如此落魄。

她的眼里早已没有了青春年少时的清澈,光是说话,似乎就花光了所有的力气。

脸上没有任何脂粉,嘴唇还翘起了干皮,可就是这样,也难以掩盖住她姣美的容颜。

宁初尧冷眼看着她的时候,一副睥睨众生的孤傲模样,让顾楚沁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顾楚沁在订婚宴上曾经见过他一次,宁谨辰同父异母的哥哥,华隆集团的总裁,宁家的掌权人,是云城跺跺脚就能发生一场大地震的人物。

若不是为了报仇,她是绝对不会招惹他的。

宁初尧唇角微勾,低沉而有磁性的嗓音开口说道:“你想怎么样?”

顾楚沁摊开手,“怎么样?宁少爷您说呢,我现在这个样子,也实在没法帮你做什么?”

宁初尧盯着顾楚沁的眼睛,“放你出来可不容易,凭什么要我为你冒这个险?”

顾楚沁笑着,眼底却是刺骨的冰冷,“就凭我能救宁小姐。”

众人皆知,宁初尧对妹妹宁可心极其宠爱,只可惜宁可心患有先天性肝脏硬化,一直在国外养病,这么多年来宁初尧一直在找合适的肝源,可都匹配失败,唯有顾楚沁成功了。

若不是宁可心最近病情恶化急需手术,宁初尧也不愿到这脏污的监狱来。

宁初尧眼神微眯,瞬间变得锐利起来,“你威胁我?”

“我哪里敢威胁宁少爷,不过和你做一场交易,我们各取所需罢了。”

“说你的条件。”宁初尧的眼神中带着冷意,气场如同黑夜般强大而薄冷。

“既然宁少爷那么痛快,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宁少爷你能给我什么?”顾楚沁盯着他。

宁初尧打量着她,“我可以帮你出来。”

顾楚沁耸耸肩,“宁少爷也太没有诚意了。”

她微微一笑,“我不仅要出来,我还要一套市中心的房子,还有一千万。”

“呵,你胃口不小啊。”宁初尧冷眼睨着她。

顾楚沁笑道,“这些比起宁小姐的命,根本就不值一提。”说罢,她向前俯了俯身子,带着深不可测的寒光盯着他,“最重要的是,我手上有你最想要的东西,比如那段录音。”

宁初尧饶有趣味地抬起眼眸,“那顾小姐要的应该不仅仅是房子和钱了。”

“那当然!”顾楚沁说着,眼神多了几分玩味,“我还要,你。”

她的脸上浮现出的笑妖冶魅惑,手指直直地指着他。

宁初尧抱怀,邪魅地勾唇,“顾小姐,你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还有犯罪的前科,确定配得起我?”

“我配不配得起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仅可以救宁小姐,还可以帮你坐稳宁家掌权人的位置,而这些对你来说都是最重要,难道宁少爷不是这么认为的吗?”顾楚沁眨巴着眼睛看宁初尧,等待他的答案。

宁初尧眸色微沉,顾楚沁的变化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她不是爱宁谨辰要死要活吗,还差点成了他的弟媳,如今她竟然把主意打在他这个大哥身上。

“宁少爷不必担心,我不会耗着你一辈子,我只要一年的时间,一年以后我净身出户,咱们桥归桥,路归路。”顾楚沁说着,脸上带着一抹淡然而又自信的笑。

可实际上,她的腿一直在发抖,强装镇定。因为她并没有太大的把握,只是在赌,赌她的赌注在宁初尧的心中足够重要。

“我答应你。”宁初尧那双深邃的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明天你就可以出来了。”

“宁少爷果然爽快。”

回去的路上,顾楚沁绷紧的神经慢慢松开,她抬头看向高高的窗户,外面有鸟儿在鸣叫。

阳光和自由,再也不是奢望。

这一天,她终于等到了。


宁初尧的速度很快,第二天清晨,顾楚沁就出狱了。

她回头望着待了五年的监狱,眼里一闪而过的是一抹深深的悲哀。

从二十岁到二十五岁,一个女孩最美好的五年,都被埋葬在这里。

现在的她孑然一身,暮气沉沉,再也找不回曾经的鲜活和炽热。

路边有一辆黑色迈巴赫停着,宁初尧坐在车上等她,修长挺拔的身躯如同一尊神,带着强烈的窒息感。

顾楚沁一上车,宁初尧就丢给她一本房产证,还有一张一千万的支票,冷冷开口道,“一个月后准备手术。”

“好,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

“现在。”

“这么着急?”

顾楚沁不得不感慨金钱的力量,工作人员给他们走了绿色通道,不到半小时就办好了。

走出民政局时,顾楚沁拿着结婚证傻傻地发笑,明明结婚是好事,但悲伤的气息,还是从她的头发、她的眉眼、她的嘴角,一丝一缕地流露出来。

原以为会和宁谨辰白头到老,没想到婚姻却成了她报仇的筹码,和一个她根本不爱的男人结婚。

“我要的东西呢?”宁初尧冷冷开口道。

“我进监狱之前交给别人了,等拿到了就给你。”

“你最好别耍花招,我能把你弄出来,一样能把你弄进去。”宁初尧眼神凌厉地看着她,“结婚这件事,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

说罢,迈着长腿离开,留下顾楚沁一个人在民政局的门口。

在云城,她已经无家可归了,幸好和宁初尧要了一个“家”。

宁初尧对她还算大方,给她的西城别墅里面一应俱全,就连衣柜里的衣服都安排好了,全是当下最时兴的款式。

顾楚沁迫不及待地洗了个热水澡,在房间里边擦头发边看电视,忽然看到一则新闻,“华隆集团二公子宁谨辰将于下月与娱乐圈流量小花顾欣容订婚”。

电视上,男人高大俊朗,女人纤弱柔美,她站在他的身边,天生一对。

好一对俊男美女!

凭什么你们就过得这么幸福!

顾楚沁死死地盯着顾欣容的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眼底红到吓人,似能泣血。

往日在监狱受辱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一点一点地剜出她的血和肉,她每想一下,就是锥心刺骨的疼。

“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晚上,宁初尧下班回到宁园,准备上楼时,助理宁御突然问道,“少爷,今天是您的新婚之夜,要不要去看看夫人?”

宁初尧脚步一顿,才恍然想起自己白天已经领证了,既然这场婚姻只是一场交易,所以他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家人。

不过,既然已经付出了成本,那他总得收回点利息。

一想到顾楚沁那张脸,他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戏谑。

“走,去西城别墅。”

宁初尧到的时候,别墅里漆黑一片,只有玄关处放着的鞋子,才证明真的有人在这。

宁初尧走到二楼主卧,伸手打开开关,顾楚沁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整个人满头大汗,双眼通红。

“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宁初尧走进房里,脱下外套,缓缓解开衬衣袖口。

“不好意思,我在监狱习惯了。”

顾楚沁重新躺下,抹了抹眼睛,才发现已经满脸的泪水,她又梦到五年前的那个噩梦了。

“哭什么,怪我新婚之夜没来陪你?”宁初尧带着一丝调戏的笑意爬上床,他的利益小娇妻看上去还真的是诱人。

“没有,你爱来不来,和我都没关系。”顾楚沁的话语里带着哭腔,可落到宁初尧的耳里,却成了娇妻的娇嗔撒赖,撩拨人心。

长臂一伸,顾楚沁就被他捞到了怀里,滚烫的胸膛又硬又结实。

下一秒,就被他压在了身下。

顾楚沁顿时慌了,立刻用手抵挡在他的胸前,稍稍拉开距离,挑衅道:“宁少爷就这么饥不择食?连我一个刚出狱的女人都不放过。”

“你不用激我,这没用。”

他轻轻地抚摸顾楚沁的脸,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她,不施粉黛的小脸落寞而苍白,似乎是受了什么重大打击,整个人都没有了生气。

可眼里燃烧的火,又把她的美展现得淋漓尽致,又倔强、又顽强,和其他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根本不同,莫名勾起了他的征服欲。

“顾楚沁。”

宁初尧低声念着她的名字,一想到当年她差点成了他的弟媳,心头就无端生起一股闷火,若不是后来出了事,占有这副娇躯的就是他的弟弟宁谨辰了。

他的眸色愈发凝重,闪着细细碎碎的欲火,“记住,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就要履行妻子的义务。”

“可我们只是……”

没有等女人说完,男人凶狠的吻就吞下了她所有的反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