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和亲后暴君总想从我身上搞钱

和亲后暴君总想从我身上搞钱

河道一小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几乎每个女孩在少女时代都写过几部狗血文,唐江月也不例外。二十四岁那一年,她看着十五岁稚嫩的文笔,不由得笑出了声!可随后悲剧来了,她竟然十分悲催的穿进了小说中!醒来后,唐江月便被送去敌国和亲!好在她绑定了一个幸运系统,本以为定能摆脱困境,可那位暴君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就连系统都懵了!

主角:唐江月,温孤离   更新:2022-07-16 00: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江月,温孤离 的女频言情小说《和亲后暴君总想从我身上搞钱》,由网络作家“河道一小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几乎每个女孩在少女时代都写过几部狗血文,唐江月也不例外。二十四岁那一年,她看着十五岁稚嫩的文笔,不由得笑出了声!可随后悲剧来了,她竟然十分悲催的穿进了小说中!醒来后,唐江月便被送去敌国和亲!好在她绑定了一个幸运系统,本以为定能摆脱困境,可那位暴君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就连系统都懵了!

《和亲后暴君总想从我身上搞钱》精彩片段

本命年,忌莫名大笑。

数九寒天,24岁的唐甜甜在家中喝着热乎乎的啵啵芋泥奶茶,翻看着15岁时写的作文《我的幸运系统》,刚看了两行,就笑出了鹅叫。

一阵阴风吹过,她竟发现自己置身于寒风呼啸、大雪纷飞的塞外。手里还攥着那几张泛黄的,右上角写有班主任批阅的“学好数理化,别做白日梦”字样的作文纸。

“小姐,你可醒了!可别再逃跑了,陛下派了那么多随从,还有费落部族迎亲的人,你……”一位身着白色披风、团团脸的小女孩紧紧握住她的手,压低着声音。

“小文竹,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别再唤小姐,这是当今的逐月公主,也莫再说什么逃跑之类的话,公主只是在风雪中迷了路。你若还是想活命,就牢牢记下。”一眉清目秀太监装扮的少年郎同样压低着声音。

小女孩果然被吓得噤了声。

看着面前两个古装打扮的人,唐甜甜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片场,走错?

鬼魂,索命?

作为一个自媒体从业者,她感觉自己不仅成为了热门话题,而且还被“爆”这个字给顶了上去。

与其围观爆点,不如活成爆点!这就是现代女人该有的生活方式!

可塞外野性的寒风就呼啸着、张狂着、吼叫着,吞噬着她猎奇的心。

原主的记忆零零落落,随之而来。

原主同样姓唐,名字却有诗意得多,叫做唐江月,是大容国没落王室宗亲的女儿。这个倒霉孩子还没挨到举行及笄礼,就遭遇祸事——代替云裳公主前往位于苦寒之地的费落部族和亲。

费落部族的首领温孤离乃是七国四海公认的暴君。

喝人血,吞生兽,杀人如麻。

最要命的是四国被送去和亲的公主都相继被他折磨至死。

据说那些娇滴滴的公主死相极为难看。

他们忌惮费落的战斗力,无人敢怒,只把希望寄托在财大气粗的大容国身上。

大容国宣战半年的结果就是——

唐江月哭哭啼啼坐上了花轿。

可怜的她一出塞,就伺机逃走。不仅被追了回来,头还磕在石壁上。

好在有惊无险。

边塞、七国、四海、和亲、暴君……

唐甜甜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巨大的信息量,就被搀扶进了一辆豪华的马车内。

侍女小文竹帮她把红色的披风系紧。

两名身法矫健的护卫塞给她一把琵琶。

红衣?琵琶?难道是和亲出塞的标配么?唐甜甜喃喃自语。

“等等!”她嚷了一句。

“公主,有何事吩咐?”一位国字脸神情颜色的护卫拔出腰刀,对着空中一挥。

“少安毋躁!少安毋躁!我刚有些受惊,想让小文竹随我坐在车里聊聊。”

“遵命!”国字脸护卫依旧面无表情。

小文竹愁眉不展地上了车子,抽泣着,“谢小姐,哦,不,谢公主,心疼奴婢。”

“喂,你,有没有,镜子?”唐甜甜慢条斯理的问,她吃不准这个架空朝代生产力发展到何种程度。

她多虑了。

小文竹从随身的包裹里翻出了各种各样的镜子,青铜的,黄金的、玻璃的,雕刻、印花、镶嵌等工艺也都炉火纯青。

她随意拿起一面嵌着一圈猫眼石的铜镜,细细打量着原主的容貌。

镜中的她虽一团孩气,但肤色雪白,明眸皓齿,眉如翠羽。

啧啧,不错!是个小美女!

唐甜甜对这个形象很是满意,尤其这纤纤细腰,这轻柔细密的秀发,是她多年觅而不得的。

“公主,奴婢看你的心情大好,是不是想通了临行前老爷说的那些话?”

心情自是好多了!

一周前,她将部门经理出轨的消息误发到单位工作群,每天都在经历社死,为了生计还不得不忍气吞声,听命于那个该死渣男的差遣。

如今,她摇身一变成了美丽的公主,尽管是冒牌的、要去送死的那种。

但苍蝇再小也是肉啊!

唐甜甜是个洒脱的人,她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穿成唐江月的事实。

至于那异域风情的暴君么?

“我要让你接受来自文明世界的降维打击。”

她邪恶一笑。


唐江月如此淡定的原因是基于她那无处安放的自信。

她本以为自己不会空手而归。

按时下流行的路数,她应该携带着百亿空间资源,开荒种田养崽崽,造福下这个落后的时代,随随便便走上人生巅峰。

然而,任凭她如何凝神,如何闭目,如何上下跳跃,都找不到与百亿空间相连的通道。

慌乱中,倒是传来很是遥远、颇为清脆的娃娃音:

【你好,主人,我是幸运系统!】

什么鬼?谁在说话!唐江月左顾右盼。

【我是无形的,你看不见我。不过不要紧,我会尽职尽责,按照你的意愿,将你需要的好运送到你的手中,你的手稿一定要保管好,否则的话,我就会自动崩溃。】

“什么手稿,你不会说是我这篇作文吧!”

【是的,没错,主人,现在我们马上送你去得到你期待的最大幸运!不是邀功,为了找到他,我真是煞费苦心!祝你一路顺风,天天开心,万事顺遂!】

果然嘴甜的人最幸运呢!唐江月内心OS一阵翻腾。

“我期待的最大幸运?一定不是那个,一定不是!”

这是徒劳的。

作文纸上赫然写着:我最大的幸运是能遇见一个邪魅狂狷的男人,他生活在千里边关、万里草原,虽然茹毛饮血、凶神恶煞,可却又有着挑战全天下的勇气!

他的爱慕者不计其数,他却……

唐江月记得,她曾经满怀憧憬、又略带一点小羞耻地写下那个年纪能想到最大尺度的话:“他却独独宠爱我”。

可得到的反馈就是:小小年纪不学好。

于是那日课间,她在班主任监督下,用涂改液抹去了她那直抒胸臆的愿望。

“系统,系统!”

【主人,我在!】

系统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善有礼,和天猫精灵一模一样。

“我擦下去的字迹一定还算数,是吧!”唐江月带着万般期待。

【主人,实在不好意思,被擦掉、被烧掉、被撕掉、被吃掉,统统都不作数的呢!主人,你还有别的问题吗?记得,今天也一定要幸运哦!】

系统大概和她有些混熟了,茶里茶气起来。

此刻的唐江月只想暴躁地吞了系统。

若是没有这个所谓的幸运系统,她应该在物产丰饶的大容国当着快乐的富家女。

那才是每日“996”的她享受不到的快意。

拜这个绿茶系统,啊,不是,幸运系统所赐,她终于要见到那个“有着挑战全天下的勇气”的男人了。

是的,他不但要挑战整个全天下,还要杀光全天下!

唐江月很是惶恐,她不知要靠什么去征服这个已经害死四位和亲公主的暴君。

难道,要去学《一千零一夜》的女主一样去讲故事?

讲什么?名侦探柯南么?会不会刺激得他更加兽性大发?

她不由得仰天长啸,为什么不给我百亿空间,而塞给我这个劳什子的幸运系统?还是她在15岁少不更事时定义的狗屁幸运!

天理何在啊,啊——


恢弘、气派难道不是对宫殿的最基本要求吗?面前这若干座白房子到底是做什么的?

唐江月接过了那个被费落使者称之为“极品”的黑不出溜的大碗,站在高处,俯瞰着这一建筑群落,充满了怀疑。

不仅仅是她,她身后黑压压的和亲队伍也悄声地议论开来:

“这费落真是寒酸啊!怪不得人说这是七国四海最好战,又最穷的地方呢!”

“是啊,我老家韩阳县那个土财主的马厩都比这气派呢!”

“有房子住就不错了,我听说啊,在这里的人都睡在帐房里,风刮一刮就倒了!真是穷啊,住都不能住得牢固点。”

“这个落后的地方居然能单挑五国?果然是南人垂泪北人笑!”

“……”

小文竹和大俊一左一右地站在她身边,真诚地发问:“公主,奴婢们能不能有个落脚的地方?”

“你们?看来,就算是我,也怕是和其他妃子同居了!你么数数这一共才几间屋子?”唐江月轻声道。

“穿越前住合租房,穿越后成了公主还要和别人合住吗?”她绝望地想,“我那时认定的幸运都不包括住的宽敞一点吗?真是不识人间疾苦啊!”

偏偏费落接亲的大臣鲜虞仙还很自傲地说:“这是我们王上新盖好的宫殿,王妃有福气,以后不用睡大帐了。”

这福气还是给你好了!唐江月心道。

这个留着络腮胡,爆炸头型的老头,不晓得他是什么官职。大容国的人都称他为鲜虞使者。

唐江月知道,大容送自己过来是为了平息战火,多少带了些屈辱的性质,所以两国“折中”选择的“福地”,就选在费落部族的小叶城,与都城大叶城车程不足一日。

小叶城外就是原主酝酿的逃跑地点,只可惜出师未捷身先被穿。

唐江月就很神气地带着大批的宫人、能工巧匠,及装有粮食、医药的种子、各色珍稀物件,代替原主和费落少得可怜的迎亲队伍在“福地”会合了。

费落的士兵扛着约十几个箱子,不知道里面装着何物,算是聘礼。

这同大容国抬着嫁妆的浩浩汤汤的队伍成了鲜明的对比。

唐江月原认为这是那位嗜血暴君对她的轻蔑。

直至她随着鲜虞仙来到大叶城,见到那寒酸的宫殿之后,才知这里真的已经穷到根本拿不出什么好东西了。

“公主,听大俊说,昨日半夜盖天将军吃醉了酒,说什么福地选择选在小叶城和不选又有什么分别?还不如直接将公主送到那个暴君的大帐里来的实在?公主,将军心里还是不痛快的。”

他不痛快,干我何事?

难道是前任?

随着原主的一部分记忆开始闪现,她有了答案。

唐江月家虽是皇室,但实在隔了太多分支,到她父亲这一辈,已吃不到皇家的什么红利,在边境支远县过着闲适日子。

唐江月从小就和少年英雄李由,也就是后来的盖天将军,生出了很多的情谊。两家大人只等唐江月及笄之后,就商议婚事。

只可惜大容皇室里人丁凋零,女子甚少。除了生母地位卑微的云裳公主竟没有别的适龄女子。

偏那云裳公主因母亲不受宠、外祖家又没势力,在备受冷遇中长大,却成了位宫斗高手,成日在父皇面前上演各种苦情戏码。

终于,和亲这个破事落到皇帝都已经遗忘了的那位支远兄长一家头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