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风水师

神医风水师

小碗混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离不仅精通医术,还将相术学习得有模有样,而他能学有所成,全依赖他那位行踪不定的神秘师父。但他没想到,师父没有让他在身旁侍奉,竟然让他下山去做上门女婿。为了报答师恩,陆离踏上了赘婿之路。但上门女婿的日子不好过,有钱人家的女婿更是难。他被嫌弃三年,只因太过低调。终于,在岳母一家遭遇大难时,他无畏的挺身而出,瞬间惊艳所有瞧不起他的人!

主角:陆离,苏清依   更新:2022-07-16 00: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离,苏清依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风水师》,由网络作家“小碗混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离不仅精通医术,还将相术学习得有模有样,而他能学有所成,全依赖他那位行踪不定的神秘师父。但他没想到,师父没有让他在身旁侍奉,竟然让他下山去做上门女婿。为了报答师恩,陆离踏上了赘婿之路。但上门女婿的日子不好过,有钱人家的女婿更是难。他被嫌弃三年,只因太过低调。终于,在岳母一家遭遇大难时,他无畏的挺身而出,瞬间惊艳所有瞧不起他的人!

《神医风水师》精彩片段

浦东市,苏家府邸,一座偏房内。

一个身穿休闲服的年轻人独自待在房间内,眼神复杂的看着面前的灵牌。

“哎,老家伙啊,我八岁跟你上山,整整学艺十三年,三年前,好不容易出师了,你却给我整这么一出,成了你苏家的上门女婿。”

“你这是把我往死的坑啊,造孽啊。”

“你说,我们这一行讲究因果报应,在你死后三年内我不能用所学到的本领,今天,是你的三周年祭日,我也算是履行了你的要求,从今以后,天高任我飞,我一定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呸,一定要大展拳脚。”

陆离越说越激动,慷慨激昂。

三年,他压抑的太久了。

整个苏家,甚至连他名义上的妻子,都不曾正眼瞧他,要不是他和苏老爷子这份师徒关系,只怕早就被赶出苏家了。

他想走,想离开这个勾心斗角的地方。

但老爷子对他有恩,要不是当年遇到他,自己恐怕早就饿死街头,更何况这个婚姻是他老人家亲自安排的,于情于理,他也不能一走了之。

更何况,他早就推算出苏家会有一场劫难,稍有不慎,可能从此凋零,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头的后世就这样没落。

忽然,陆离的手机响起。

“陆离,来前厅一趟。”

电话那头,是一个非常冰冷的声音,言简意赅,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陆离早已习惯了这种口吻,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将灵牌放好,才闪身出了厢房朝着前厅走去。

前厅内,此刻聚集了很多人,最中央站着一道倩影。

她身穿米黄色雪纺衫,搭配一条阔腿裤,将整个人的气质突显出来,五官精致,标准的鹅蛋脸,芊芊细眉,三千发丝齐肩。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是一个容颜倾国倾城的女人,没有一点点瑕疵。

而此刻,女人脸色明显不怎么好看,面露寒霜,双目冷冷的扫试过眼前的人。

她正是苏清依,是陆离名义上的妻子,苏家老二家的唯一女儿。

“堂姐,该说的我们已经说完了,现在咱们苏家继续用钱,而你手头的月牙湾项目压了太多的钱,必须套出来让家族度过难关,这是你的义务。”

“我们都知道,这个项目当时你是听信了那个废物的谗言,大家不怪你,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那个项目当时占用了家族八千万的资金,已经整整三年了,依然没被开发的迹象,我们苏家耗不起了,我已经替你找好了人,他愿意出一个亿买下那个项目,这还是我动用很大关系才找到的买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这钱足够我们上其他项目了。”

一个身穿西装的年轻人冷笑着看着苏清依,撇了撇嘴说道。

这话一出,整个前厅都热闹了起来,众人纷纷附和。

“就是啊清依,别再犟了,那个项目绝对不挣钱,不然也不会拖了三年,赶紧出手吧,大家伙都需要这笔钱。”

“人家苏海找这个下家不容易,当断则断,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我建议尽快出手。”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支持苏海的决定,一面倒的斥责苏清依。

苏清依苦涩一笑,这一天她早有预料,三年来,仅仅这个项目,她扛了太大的压力。

面对众人的口诛笔伐,苏清依犹豫片刻后,道:“月牙湾的项目,绝对能挣钱,我建议大家再等一等,这是我们苏家翻身的唯一机会。”

但是,苏清依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

“够了,我们真没那么多的时间陪你耗下去,苏清依,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苏海一脸怒意,显得有些不耐烦。

“要不是看在咱们是一家人的份上,谁愿意给你收拾这个烂摊子,你最好识时务一点。”

“今天不是和你商量,转让合同我已经准备好了,直接签字吧,剩下的事情也不用你管了,反正这钱也是家族的钱投的,和你并无关系。”

苏清依秀眉微蹙,她已经看清了,今天家族大部分嫡系在此,就是给她施加压力来了。

“呵呵,我不签字。”

“项目的负责人是我,除了我,你们谁也没权利将它售卖。”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苏清依也直接寒着脸说道。

“你还真是自私,不可能让整个苏家都围绕着你转吧?”

“二哥的项目需要两千万的缺口,我也谋划了一个项目,一千万就够了,总公司也需要五千万过渡,只要把项目卖了,咱们都好过,你可别拦着大家发财,否则,别怪我们不顾及亲情。”

苏海阴沉着脸说道,语气越来越烦躁。

“呵呵,亲情?”

“爷爷走后,我就渐渐的被你们架空了,三年来,我唯一的项目就是这个,而你们呢,不说别人,单单你苏海,已经前后做了五个项目了吧,用了家族不下三个亿的资金,现在全都失败了,想从我这里找补回去?”

“不仅仅是苏海,在座的各位,应该没有几个占用家族资源,资金,比我少吧?”

苏清依怒了,被架空,她也没这么生气过,没想到这些人这么无耻,家族穷途末路之际,居然将主意打在了自己身上。

“大伯,从你接手总公司开始,市值二十个亿,现在呢,满打满算五个亿,你还不清楚这是什么原因吗,任由他们胡闹下去?”

说到最后,苏清依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她心疼,不能看着这些人将老一辈的心血就这么付之东流。

最上座的苏伟峰面色一沉,眉头拧成一团,作为苏家的当家人,有一种被挑衅的感觉。

“够了,苏清依,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跟大伯说话。”

“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必须把字签了。”

说着,苏浩朝着身边两个保镖使了个眼色。

俩保镖将苏清依团团围住,其中一个更是试图抓苏清依的手要签字。

苏清依反手扇向保镖,但却被苏海一脚踹倒。

她一个趄迾,身体失去了重心,眼看着就要磕到门梁上。

最后关头,一双宽厚的大手将她稳稳的托住,这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对不起,我来晚了……”

陆离拧着眉头,担忧的将苏清依身体扶正,看着眼眶发红的老婆,旋即眼神一凛,缓缓的抬起头。


“谁干的?”

声音冰冷,掷地有声,在大厅内回荡着。

原本嘈杂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陆离。

苏海微微一怔,旋即讥讽的笑道:“哈哈,陆离,你疯了吧,一个废物,也敢用这种口气跟我们说话?”

“怎么,要兴师问罪?呵呵,你也配?”

“是我打的,苏清依执迷不悟,目无尊长,我替伯父教训了一下而已,你这废物有意见?”

“其实都怪你,月牙湾的项目,是你建议苏清依入手的,当时看你刚入赘苏家,爷爷也还活着,我们都没说啥,但今时并非往日,我们苏家现在需要这个项目换钱渡过难关,也不知道苏清依当时怎么想的,就听了你这个废物的话。”

苏海不屑的絮絮叨叨。

“说完了?”陆离嘴角挂着阴恻恻的笑意,询问道。

苏海一愣,然后略显僵映的点了点头。

但下一秒,他就看到一个沙包大的拳头砸向他的面门。

未等他反应过来,只感觉五官极度扭曲,牙齿更是直接迸飞两颗。

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陆离单手将苏海拎起,右手左右开弓,毫不留情的扇在苏海脸上。

“啪”

“啪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前厅回荡着,渐渐地,这些人才反应过来。

不过一个个都面如土色,眼前的一幕太颠覆认知了,他们还从没见过仅仅依靠人力,能徒手将一个上百斤的成年人给举起。

恐怖如斯……

“这些年,你叫了我多少声废物,我打多少巴掌,不过分吧。”

陆离喃喃道,手上丝毫没停下来的意思。

苏海已经被揍得翻起了白眼,最后还是苏伟峰叉嘴道:“够了,陆离,你这是在玩火。”

陆离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又扇了几个巴掌,才将面部已经肿成猪头的苏海直接扔了出去,然后不紧不慢的探了探身上的灰尘。

“放肆……”

苏伟峰怒喝道,明眼人都看出来,陆离丝毫没给他面子。

“你,闭嘴。”

“你是苏家当家人没错,但不配,不能一碗水端平了,这些年,我和清依经历了什么,你比谁都清楚,可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刚刚居然还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欺负一个女人,这是你默许的吧。”

“呵呵,单论辈分而言,我是老爷子的徒弟,咱俩平辈,你没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的,我也只是替你教训教训晚辈而已。”

陆离冷哼一声,这些年,他一直忍气吞声,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他们的得寸进尺,现在居然还动手打人,如果自己晚来一步,只怕苏清依就要负伤了。

苏伟峰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到陆离会一改常态,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陆离,你吃错药了吧,再怎么说你不过是一个外人,苏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我……”

话还没说完,再次被陆离打断。

“你,闭嘴。”

陆离眼神闪过一道锋芒,瞥了苏伟峰一眼。

苏伟峰只感觉脖颈一凉,所有的话都堵在嘴边,居然真的住嘴了。

“我也不想管这些破事,但我答应过老头,至少确保苏家的基业不至于断送在第三代手里。”

“哎,老头,枉你精明一世,生下的这几个儿子确实不咋地,我再不出手,苏家只怕要真的没落了。”

陆离喃喃道,旋即目光死死的盯着苏伟峰。

“你颧骨凹凸,本是富贵之相,但可惜,眉间太宽,守不住财,现在额头更是微微凹陷,这是财富断了的迹象,照这么发展下去,苏家不久矣。”

这话一出,人群中瞬间炸开了锅。

“放肆,陆离,你少在这胡说八道的,敢这么跟大伯说话?”

“你再怎么说,也是苏家的女婿,有你这么诅咒的吗?”

“晦气,真是晦气,我建议将这种人逐出苏家。”

面对一片指责,陆离却不屑的撇了撇嘴,道:“是不是诅咒,你们应该清楚,老爷子当年的风水术可是闻名天下,作为他唯一的徒弟,这话几分真假,你们自己掂量着看。”

整个大厅再次沉寂下来,静的可怕,好似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到。

是的,至少陆离这个身份,他们就不能不信三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中年人匆匆走了进来,面色慌张。

“大哥,不好了,整个公司的股票大跌,崩盘了,银行开始催我们还贷,苏家完了。”

中年人哭喊着,引起大厅内其他人一阵动荡。

“什么……”

苏伟峰腾的从座位上站起,神色慌乱,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切来得这么突然,尤其是陆离刚刚说过那话之后。

“都怪陆离这个扫把星,乌鸦嘴,我要撕烂你。”

苏海从地上爬起来,含糊不清的说道,然后拼命的招呼保镖,打算一拥而上。

“不怕死的话,你尽管试试。”陆离淡淡的撇了撇嘴,对于苏海的叫嚣,丝毫没放在心上。

苏海一怔,一边捂着生疼的脸,一边说道:“呵呵,你一个外人,也敢在苏家祖宅叫嚣,真没看出来,你还深藏不露,但那又如何,我还从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今天,你必须横着出这个大厅。”

说着,苏海一挥手,示意保镖继续上。

“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苏伟峰了开口,面色非常复杂。

“大伯,这事你不用管了,我会摆平,不然传出去咱们苏家的脸往哪搁。”

但没想到,下一秒,苏海的笑容便僵在脸上。

“啪……”

他又挨了一巴掌,不过这次打他的,却是他敬重的大伯,苏伟峰。

“滚下去,丢人现眼的玩意。”

苏伟峰厉声呵斥道,随后看向陆离,一脸诚恳。

“我知道你和老爷子学了点手段,还请你救救苏家,你一定有办法的。”


整个大厅陷入一片寂静,苏海不可思议的捂着脸,看着大伯,眼神委屈,他想不通一向疼爱自己的大伯怎么会突然这么对自己。

包括整个苏家的嫡系,此刻也是满脸震惊。

家主苏伟峰的态度,让他们难以捉摸,这岂不是代表苏家要将这个废物女婿奉为座上宾?

几乎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疑问,即便心有不甘。

陆离却丝毫没在乎众人的眼光,意味深长的瞥了苏伟峰一眼,笑道:“办法自然有,但是,就看你肯不肯做了。”

苏伟峰已经万念俱灰,股市的崩盘让他完全慌了神,他很清楚苏家现在的情况,虽说性格过于迂腐,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家产败尽。

此刻听到陆离说有办法,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连忙追问道:“什么办法,还请告知,我一定照做。”

这虔诚的态度,让陆离很是满意,早当如此,苏家也不至于到了现在这般绝境。

“唯一的办法,就是全力配合我老婆,完成月牙湾的项目,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陆离淡淡的说道,脸上挂着一丝不羁的笑意。

“什么?”

苏伟峰忍不住惊呼出声,面露难色。

客厅内的其他人也忍不住了,纷纷开口道。

“大伯,别听他的,他根本就没安好心。”

“就是,这分明就是想编个理由保护苏清依,他们夫妻俩是一伙的。”

“家主,你可要想清楚啊,月牙湾的项目,三年了依然没有迹象,这里面涉及开发局成立项目的事情,不是我们能操控的,谁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我建议,就按照苏海说的,将这个项目卖掉,最起码咱们还能赚两千万,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众说纷纭,这一点,陆离早就想到了,不过他并未动怒。

“一群井底之蛙,清依最近天庭饱/满,双耳垂厚,这意味着有大财运,可她已经被你们苏家架空很久了,手中唯一值钱的,就是月牙湾的项目,我推断不错的话,也就是这两天,这个项目就会启动。”

陆离侃侃而谈,对于这点面相之术,他还是很自信的。

众人一片唏嘘,但脸上都写满了怀疑。

苏海冷笑两声,道:“废……陆离,我承认你是跟着爷爷学过一些本领,但这件事关乎苏家的生死,岂可儿戏,更不是凭你所谓的看面相能决定的。”

“你真把我大伯当傻子吗,这种小伎俩能瞒过他的眼睛?说白了,你就是想替苏清依解围呗,用不着以风水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做噱头,没人会相信的。”

其他人纷纷附和,表示很赞同苏海的话。

苏伟峰也是面色沉重,不过并没着急表态,只是笑着说道:“侄女婿,你也知道这个项目怎么回事,其实在我们所有人的心里,已经把它放弃了,现在苏海还不容易找到了出手的机会,我们还是想换了钱最稳妥。”

陆离耸了耸肩,叹了口气道:“哎,老头,这可怪不得我了。”

说完,他扫了苏伟峰一眼,继续道:“我一直以为,你还有点远见的,没想到,啧啧,我且问你,一个亿,能解决苏家目前的困境吗?”

苏伟峰一怔,然后摇了摇头,这钱全部投入股市,也没办法起死回生,只能收缩家族近乎一半的产业,才能保住。

他没明白陆离问这话的意思,沉声道:“那也没办法,我作为苏家的当家人,就得为了他们负责。”

陆离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并未多言,其实他最后也只是在给苏伟峰一个机会罢了。

既然他已经做出了选择,自己也没必要舔着脸去说什么。

“那成,你们不就是要钱吗,一个亿是吧,反正卖谁不是卖呢,这项目,我出钱,买了,以后这个项目和苏家再无任何关系,由我老婆全权负责。”

陆离淡淡的说道,却惹得所有人一片唏嘘。

“不是,陆离,你是不是疯了?”

“你出钱?哈哈,笑死我了,你拿什么出?指望苏清依每个月给你的六千元零花钱吗?”

“就算你一分钱不花,三年来,最多二十万,这可是一个亿的项目,你……”

苏海肆无忌惮的笑着,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大的笑话。

陆离冷哼一声,玩味的瞪了苏海一眼。

后者的笑容立刻僵在脸上,连忙收敛,好似想到了刚才挨揍的画面,甚至都不敢和陆离直视。

“侄女婿,我知道你们很看重这个项目,我也想成人之美,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但你们有那么多钱吗?”

“清依,据我所知,你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吧,失去苏家的支持,你用自己的积蓄开了家公司,目前已经欠了银行三百万了吧,真要吧月牙湾的项目卖了,你可就啥也没了。”

苏伟峰眯着眼睛问道,心里也已经逐渐确定陆离在故弄玄虚,说不定就是想帮苏清依解围,才这么说的。

也罢,他倒想看看,这俩人能玩出什么花样。

陆离眉头一拧,他诧异的看了一眼苏清依,平时他只是在家做饭做家务,对于苏清依工作上的事一概不问,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

苏清依脸色通红,她皱了皱眉头,然后拉过陆离,道:“项目给他们吧,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行了,这事不用你插手了。”

说完,苏清依不甘心的看了苏海一眼,道:“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本来月牙湾的钱就是苏家投的,签字吧。”

得到这个消息,所有人的脸色都豁然开朗。

“清依啊,你终于做了一次正确的选择。”

“放心吧,大家伙都会记住你的好的,有了这一个亿,我们苏家也能撑一段时间了。”

“苏海,赶紧给你朋友打电话,让他过来签字啊。”

闻言,苏海也赶紧拿出手机。

苏清依心乱如麻,所有人的嘴脸她已经看清了,没有任何留恋,交出手里最后一个项目,她也和这个家没什么关系了。

念及于此,她忽然转身看向陆离,犹豫片刻,道:“我知道,这三年来,你承受了很多,等处理完这边的事,咱们离婚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